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42章孤星(六)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42章孤星(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从严治dang、从严治吏,营造良好的从政hi境和heng治生态,以高度的政hi自觉、思想自觉、行动自觉,切实把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扛稳、抓牢、做实,坚定不移推进反腐倡廉建设要狠刹各种不正之风,坚决查处违纪违法行为,下大力气解决污染政hi生态的各种问题,为各项事业推进提供坚强保证。dang员干部要防微杜渐、警钟长鸣,守住底线,不踩红线、远离高压线,始终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干事,真正做到心中有dang、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

“建民啊,你是梅山的检察老人了,更要严于律己,不能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犯错误,要在关键的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高建民嗯嗯的答应着,和从前对待屯一山的训话没有丝毫的差别。

等屯一山挂了***,高建民坐在沙上沉默了很久,他拿起了***,拨了一个号,可是还没拨通,他又将***挂了,穿戴好衣服鞋帽,看看老伴已经睡着了,又给她掖了掖被子,然后轻手轻脚的出了门。

高建民到了检察院,见到的值班的人就问,院里这两天有什么事情没有。

值班的人想了想,觉得高副检在这个时候来到院里询问自己这个问题,并不会是无的放矢,综合种种的因素,于是就回答:“以前裘县长在的那会,那个化局市场办的主任,现在是半间房水利站的站长,昨天被二科的人带回来了。”

果然出事了。

高建民的心沉了下去,先不管冯到底犯了什么样的错误,或者有没有什么错误,单单依照自己对屯一山的了解,老县长绝对不会莫名其妙的在这么晚的时候给自己打一个同样似乎是莫名其妙的***。

屯一山今晚对自己说的话,前面的话可以忽略不计,最后那一句在关键的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当时就很让高建民非常疑惑,如今终于明白了,所有的问题,所有的症结,都在这个被二科批捕的冯身上。

冯是什么人,简单的说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副科长待遇的公职人员,往复杂的地方的想,是之前代1i县长裘樟清的救命恩人,再深刻一点的挖下去,冯就是裘樟清的人,是裘樟清留在梅山的人。

高建民已经将要接近耳顺之年,人生中风风雨雨也见得多了,裘樟清虽然在梅山政hi失利了,但是虎死威不倒,她离开了梅山政坛,这并不代表裘樟清在梅山、在武陵市彻底的丧失了言权,否则她当初也不会就凭空降落到了梅山,只是大意失荆州,导致了失败,某些人想重新抬头,无可厚非,他们要改正从前被划为错误的,将那些错误的要改成正确的,或许是为了泄愤,或者是为了立威,更或者是报复,于是,已经离开了文化市场办主任职务的冯,就被揪了出来,倒了霉。

每件简单的事情背后总是隐藏着不简单,透过表象看本质是高建民的本职工作,也是他终身都在追求的目标,他略作思考,脸色平淡的问:“二科谁负责这事?”

“郝科长。”

“郝爱民……”高建民本来想去见见冯,可是走了几步,他又拐了回去,步入了茫茫夜色中。

高建民似乎无功而返,他回到家看看在熟睡的老伴,到了阳台上给郝爱民打***,他不想离卧室近,那样可能会将老伴吵醒。

郝爱民的***通了,回答说传唤冯是蓟ian察长下达的命令,自己和赵兴云去带的人,带人的原因是有人匿名检举冯在担任文化局市场办主任期间,有***受贿和渎职的行为。

高建民不想和郝爱民多说,和郝爱民说多了也没什么意思,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他挂了***,又拨通了检察院院长蓟仙长的***,而蓟仙长对高建民丝毫没有隐瞒,论资格,论年纪,蓟仙长其实是高建民的后生晚辈,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蓟仙长说,批捕冯是县委***、***a委***潘守约的指示,自己不得不执行。

至于潘守约为什么会要蓟仙长传唤冯,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再问了。

高建民很想请问蓟仙长一句,检察院办案到底是依法办事,还是依照领导指示办事。

但是这样的话说了没意思,于是高建民又沉默了。

检察院怎么对待被批捕的犯罪嫌疑人,高建民是哑巴吃饺子,肚里有数的,高建民回到屋里,再次给老伴拽了拽被子,洗洗漱漱,在睡觉之前,给检察院的人打了一个***,让人去给冯送点吃的和水,至于***的话,高建民没必要说,相信接***的人会明白自己在这个时候打这样一个关照某一个人的特别的***,究竟目的是什么,立场是什么,至于***的人有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会不会看自己的面子,接下来会怎么对待冯,那高建民也就管不了那么多,听之任之了。

高建民交代完了,这时检察院接***的人忽然说了一句:“高检,这个冯,有点意思。”

高建民没问冯怎么有意思,那边也知道他的脾气,自顾的说:“这个冯从被郝科长和赵兴云带进咱们院,就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样?

哑巴?

高建民习惯了在床上思考问题,因为他觉得床是自己最能放松的地方,思维也活跃些。

想来想去的,高建民又想到了冯,这个年轻人自己见过几面,但是说不清楚为什么,冯给自己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就好比那次在裘樟清的办公室里回答李显贵的话,冯就那么的不疾不徐,不瘟不火,结果让李显贵口不择言。

想到了裘樟清,高建民似乎在裘樟清和冯之间联想到了什么,可是那种感觉稍纵即逝,高建民努力的在想了,但是仍旧没有抓住那消失的一点是什么。

夜里,老伴翻身的动作让高建民从睡眠中醒来了,他看看老伴没有异状,知道她是真的在睡而不是假装熟睡,假装的目的是不让自己担心她,这个老伴,总是为自己想的多,自己和她,有什么谁麻烦谁,谁拖累谁了呢?

高建民也翻了一个身,但就是这时,他猛地想到了,自己在临睡之前想到的关于裘樟清和冯的问题,这会忽然的就知道自己在疑惑什么了。

裘樟清离开了梅山,依照裘樟清的能力,她完全可以将冯调离梅山这个是非之地,难道她没有想到她走了冯会在梅山步履维艰?会陷入困境?

或者,裘樟清说了要将冯挪一个地方,可是冯不愿意?

依照对裘樟清的了解,这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女人不可能不对冯做出安排,否则她那会也不会将冯从半间房调到县里工作,她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那这样的话,就是冯不愿意离开梅山了?

冯为什么不离开梅山?

高建民坐了起来,轻轻的穿上拖鞋又到了阳台,他打开窗户,点着了一支烟。

夜色如魅,这个县城终于陷入了沉静,对于未知的事物高建民是有选择的探究的,神神鬼鬼,高建民从来不去理会,他就爱琢磨人,也因为工作的原因,他等于琢磨了一辈子人。

人类***所有的事情归根到底都是人和人的问题,解决了人的问题,就也没有了问题。

一支烟就要吸完,高建民终于觉得这个年纪轻轻的冯,这个可能面临牢狱之灾的冯,非常有意思。

这个世上,对于人来说,最难还清的就是人情债,最让人难以释怀的,就是让别人觉得他从心里欠了你什么,而且,欠了你的那些内容还是用金钱或者别的什么物质难以替代和偿还的。

冯救了裘樟清的命,这对于裘樟清来说,就是欠了冯的人情债,裘樟清的命不能以一命偿还一命的方式来回报冯,所以她就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升冯的职位。

但这样就能让裘樟清从今以后不感恩冯吗?

不能。

要是裘樟清在离开梅山的时候让冯跟自己离开梅山,或者给他安排了别的去处,冯却没有愿意,那么这个冯不是傻子,就是自己活了五十多年来见过的一个比较特别的人了。

以自己对冯为数不多的了解,这个年轻人绝对不是一个头脑简单容易冲动的人,这小青年做事,绝对会三思而后行,而且每走一步,至少会多考虑几步今后要做的、可能会生的事物,那样的话,冯会考虑不到裘樟清离开了梅山,他留在梅山就是给某些人当随即而来泄愤的靶子?

既然如此,冯坚持留在梅山,做什么?等待着被郝爱民和赵兴云传唤进检察院还一语不,顽抗到底?

假如,自己是裘樟清,要是知道了冯这个曾经救过自己命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在梅山遭到屈辱,会怎么办?自己会怎么做?会有何反应?

逆鳞!

裘樟清要是知道了冯被批捕进了检察院,会怎么样?

这个冯啊!

一支烟吸完了,高建民再次有些佩服隐居一样的在半间房洞若观火的老县长屯一山,他那个***似乎什么都没对自己说,高谈阔论像是作***报告一样云里雾里的大半天,就对自己说了在关键的时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什么是关键的时候?怎么保持清醒的头脑?

这得靠自己的悟性。

虽然自己要退休了,可是不能在最后的关头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犯糊涂。

屯一山也想到了这一点,怪不得他之前对冯和旁人就不一样,原来他才是明见万里,眼光如炬,而且对冯是另眼相待,自己倒是后知后觉了。

这是一场高智商聪明人的博弈,这个游戏不是普通人能玩的了的,智商和情商低下的,也许根本就不知道这件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事情中竟然隐藏着这样多的玄机……

高建民忽然的笑了起来,他在窗户玻璃中看到了自己模样的影像,他觉得很有意思,他为自己能够悟通这一点而感到高兴,起码自己在此刻开始,与某些愚昧者和懵懵懂懂者划开了界线,有了距离,自己很久都没有觉得这样开心了,也很久没有遇到一件能让自己期待着有拭目以待那样的感觉的人和事物。

这个冯,从出现在自己眼中的第一刻开始,就给予自己惊喜,哦,不是惊喜,而是特别的感觉,嗯,这将会是一个好故事,自己应该看这场戏演下去,绝对不能错过了,否则,真是有些意兴阑珊。

裘樟清这会不知道清不清楚冯的事情?自己要不要给她打个***?

高建民否决了自己的这个念头,他觉得自己这会还是按照屯一山的说辞,依照自己在检察院中碰到问题正确的反映渠道,去解决这个事件,就当裘樟清不存在,这样,似乎这出戏会更加的具有可读性和可观赏性。

无论如何,这个冯,假使不是个疯子,那他就是一个隐藏的很深、非常狂热的命运赌徒!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