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24章我已经不再是我(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24章我已经不再是我(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还是按照往常一样将裘樟清送回了五一九,因为裘樟清这几天有点上火,就为她泡好了菊花茶,就要走的时候,裘樟清说:“你开车去吧,可以回来晚些。”

裘樟清所说的开车去,就是开她的专车去的意思,冯本想回绝,但是又一想,还是谢过了裘樟清。

如今裘樟清在梅山地位稳固,几乎人人都认识冯了,他再低调也没什么意思,裘樟清让他开着自己的车去,那就有裘樟清的道理,为裘樟清服务的司机本想将冯送去的,可是冯还是坚持了自己开车,司机这一段和冯也熟悉了,就笑说冯主任不想让自己去蹭酒喝,冯说:“还真有这样的意思,反正下午没事,你还是回家陪嫂子吧。”

到了半间房的时候也不过中午一点多,不过冯没有直接去胡红伟那里,而是先到了老镇***大院,他给屯一山带了几瓶酒。

这些酒也不是什么有名的牌子酒,而是一些小厂家的古酒和陈酿。

有一次,冯陪着裘樟清到下面镇里去,镇上的一把手是男的,他知道这县上的女***是不喝酒的,但不准备也不行,总得有个心意,就别出心裁的搞了两瓶老酒放在了桌上,结果这酒没开瓶就浓香异常,裘樟清闻着酒香感了兴趣,斟上一杯,发觉酒呈***,竟然有些粘稠,试着尝了一口,结果有些不可收拾,那天破天荒的抿了三两多,后来当然裘樟清昏昏沉沉的就休息了,在那个镇上住了一夜,镇上的一把手登时大喜,在场的人也都皆大欢喜,该镇上的工作人员也都满心喜悦,因为女***能这样,那是镇上的无上光荣,是对镇里工作的肯定,这是很有面子的事情。

裘樟清这一觉醒来后觉得精神饱满,全身舒坦,就对冯提及了这事。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冯还没有来得及找那个镇委***要酒,这镇上的一把手就闻弦乐而知雅意的给裘樟清送来了十多瓶老酒,这些酒当然都不是一个牌子的,试想老酒哪有那么好收集的,也不知这***都费了多少力气从哪些旮旯村落里找到这么几瓶,送的时候自然是经过了冯的手,而裘樟清又不是酒鬼,哪能喝了那么多,于是酒就存放在了冯跟前。而这镇***也有意思,从此后没过几天就要专程的来县里一趟,不为别的,就是送酒、送老酒,冯自然来者不拒,拒绝也不是冯的风格,这一来二往的,老酒送的越来越少了,一瓶两瓶的已经难能可贵,不过不耽搁这镇上的***和冯成为熟人,慢慢的称兄道弟起来,而别的基层和县直机构的人也听说了这件事,也都开始在酒上做功夫以此来接近女***,冯这里现在几乎已经可以开一个老酒陈列馆了,原来隔断起来一直空闲的那两套房子几乎成了放酒的酒窖,冯也自诩为店小二,好在听说梅山搜寻古酒的队伍将武陵地区都搜刮的差不多了,不然冯还真是有些头疼于酒满为患,后来有一次裘樟清知道冯去看屯一山,就说让冯拎两瓶老酒去,冯当然欣然从命,不过到了路上猛然想起裘樟清这收集老酒的事情做的似乎大有深意,屯一山喝着冯带去的老酒一语道破天机:“一个没有任何喜好的人是不存在的,一个没有任何缺陷的人是可怕的,如果一个领导丝毫不给下属接近的机会,这个领导累,做下属的更累,这种关系是不能长久的。”

屯一山的话一针见血,其实这里面还有更深层的秘密,裘樟清也确实是有些喜欢喝点老酒,她现在比从前当代n长那会,要沉稳多了,心思也很重,以前休息还看电视上的广告,这会根本就是枯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有时候晚上一个人就抿一杯两杯,也有让冯作陪的。也许洗了澡、喝点酒能睡得踏实些。

屯一山这会刚刚吃完了饭,见到冯拎着酒进门也没吭声,和从前没什么两样,冯问候了两声,说自己要去胡红伟那里,屯一山指着柜子说:“里面有两条烟云烟,你带走。”

冯说:“怎么,还搞交换?”

话是这样说,冯知道屯一山是不爱吸卷烟的,他爱抽的是老烟***,就是木柄铜头的烟锅,而老烟***用的是烟叶子,现代的盒装烟屯一山抽不习惯。

“鸡蛋换盐,两不找钱,你去胡红伟那里,总要带礼物,这会要是用不上,还能给别人。”

冯和屯一山不需要客气,拿了烟开车出门,到了大门口就碰到了镇上中心小学的副校长李博谷。

李博谷这会骑着一辆女式的自行车正从学校的路上拐过来往镇上去,冯停住车问:“李校长,去哪?”

“哦咦”李博谷像是吆喝骡子牲口一样的叫了一声双脚落地停住了车,笑着说:“哦,是县上冯主任哩,我到镇上买点东西,后店子的胡红伟他娃不是出满月,我要去看看,不能空手。”

原来李博谷是要给胡红伟的孩子买礼物,冯就问:“李校长怎么去的晚了?”

“的是,本来是和校长一起的,我改作业,就忘了时辰。”

冯一听就下车,说:“你要骑自行车去?这样,你把车放老***院子里,我带你去,我也是去胡红伟那里,不然你到了就晚了。”

“这个,冯主任事多,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走。”

李博谷迟疑了一下说:“我还要买礼物,再说,回来又要麻烦冯主任,这个不美哩。”

现在人上礼几乎都是上现金,送礼物也是名烟名酒的,李博谷虽然当了副校长,其实经济条件还是亟待扭转,冯决心将屯一山给的烟让李博谷带去,嘴上就说:“这样,你把车放在我汽车后仓里,回来咱们真的有可能不能同行了,你就骑车回来,再有,你先上车,我给你仔细说。”

冯不由分说的将李博谷的自行车放在了汽车后面,开了门让李博谷坐上,启坏乃担骸拔夷腔峤枇诵±罾鲜σ磺Э榍恢泵换峄顾庖欢挝乙灿们滞凡豢碓#茫艺庥辛教跹蹋退闶窍鹊值阏耍赝酚星嗽倩垢钣窭鲜Γ愀狄幌拢庋蹋阏媚芩透煳埃〉迷俾蚶裎锪恕!?p> 冯年轻有为,自己的女儿青春芳华,他们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来往,李博谷还真是说不准,不过这会接受冯的烟是很不合适的,李博谷摇头拒绝说:“这哪行?钱是钱,烟是烟,我不是说抵账不抵账,你和小玉之间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你这烟,我今天就用了,不过烟钱,我还是要给的,毕竟你也用钱嘛。”

李博谷的话绝对不是客气,他真的就要掏钱,冯说:“李校长,你是不想让我抵账啊?你要给钱,我就没意思了。”

冯这样一说,李博谷却还是不答应:“那不成,你这烟多少钱?”

李博谷说着从兜里掏出了钱,冯一瞧,十元二十元五块一元的没几张,大致就是六十多块,嘴上就说:“李校长,你干嘛呢这一条一百九。”

李博谷听了就怔了:“一百九?”

“嗯,整条价,零卖一盒二十来块李校长你别这样,我都说了回头我和李玉老师说这事。”

“一条一百九……”李博谷情不自禁的将放在后座上的袋子拿了起来,一看,果然两条云烟,脸色就迟疑了,看着车外飞驰的景色都没说话,停了好大一会才说:“那好,回头让小玉将钱给你。”

冯一边开车一边看李博谷的表情,听李博谷这样一说,越觉得自己今天这样做很有些不妥当。

李博谷为人很实诚,作为教师,学生和家长都反映很称职,在教学上是没的说,但是就像是李玉说的那样,除了教书,他对处理人情世故上有些欠缺,做事很认真,会认死理,他兜里只有六十来块钱,那就是说他今天给胡红伟买的礼物必然在六十块以内,自己拿了两条几百块钱的烟要所谓的“抵账”,已经超出了他能接受的范围,李博谷不占自己便宜,一定是会给钱的,本来李博谷的经济就不宽裕,那自己不是成了变相卖烟的?这势必给李博谷造成思想上的困扰,造成了实际上的负担。

好心也会办坏事,冯有些自责起来。

有些事对于某些人不算什么、撑死了就是芝麻大的事情,过手即忘,可是对于另外的人这事就由芝麻变成了西瓜。

冯真是觉得自己错了。

因为有了愧疚,冯就找了教育方面的话题和李博谷聊着,尽量的不让李博谷想烟和钱的事,在经过李雪琴娘家门前时,他禁不住观察着,可惜大门紧闭着,到了后店子村口,老远的就听到锣鼓的喧闹和歌舞的声音,非常吵杂,这会还不到上学的时候,三五成群的孩子在街道上跑老跑去的玩,手里拿着的不是糖果就是瓜子和鞭炮,还噼里啪啦的点燃了乱扔,很明显的都是从胡红伟家里出来的。

胡红伟这次请客还是和结婚时候一样,在家里摆了宴席,乱哄哄的人满为患,车子也进不到里面,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