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16章浪漫风暴(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6章浪漫风暴(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夜已经很深,一切都已经陷入了沉静,冯看着房顶怎么都睡不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许多事情的片段,直到手机嗡嗡的有了来电提醒。

***竟然是阮煜丰打来的,时间这时已经是凌晨一点。

“你在哪呢?你没事吧?”

阮煜丰没有回答冯的话,说:“你往学校门口来。”

冯还想说话,阮煜丰已经挂了***,冯穿着衣服想了各种可能,轻轻的关了门,几分钟后到了大门口,阮煜丰就站在门卫室的阴影处,还没接近冯就闻到了一股酒味。

阮煜丰没说话,一招手就往校外走,看门的人一脸带笑,轻声说了一句:“你回来一敲窗户就好,”阮煜丰笑着说了句麻烦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到了大街上,阮煜丰就开门进到了路边的一辆车上,冯看看四周,然后钻了进去,说:“你喝酒了?到底怎么回事,你下午去了哪里?”

阮煜丰看着冯说:“有人想搞我的事。”

“谁?”

阮煜丰没吭声,开动着车就走,冯说:“去哪?这都什么时候了?”

阮煜丰猛地踩了刹车,冯和他都没有系安全带,冯差点撞上了挡风玻璃,阮煜丰侧目看着他不说话,冯恼怒的说:“你干什么?”

“那天在宾馆的事情你给谁说了?”

“***你大爷的1冯大声骂了一句拉开车门就要下车,阮煜丰冷冷的说:“将话说清楚再走不迟。”

“说你个鸡ba毛!我他妈本身就够倒霉了,到了党校认识你后更加倒霉,你那天玩的不亦乐乎都日上了,我却差点被抓,你要是出事顶多花钱请人吃饭,老子就彻底要玩完,今天又被纪委的人给盘问了老半天,折腾到了现在还睡不着,还在担心你怎么样了,你却说这种没屁yan的话!***媳妇的,别让老子今后再看到你1

冯骂着又要下车,阮煜丰却猛地哈哈大笑起来,冯一愣,骂道:“笑个!神经病1

阮煜丰依旧笑着说:“别生气,我就知道你不会乱讲,这不故意逗你玩呢,走,带你去个地方,咱们慢慢聊。”

“不去,我要回去睡觉了1

“你能睡得着?”阮煜丰嘿嘿的说:“走吧,今晚请你喝好酒,另外好好玩玩。”

“玩鸟!还玩?”

“不就是玩‘鸟’,你喜欢被别人玩还是主动的用鸟玩别人?”阮煜丰趁着冯说话,将车开动了,见冯又要怒,叉开话题问冯下午纪委的人都问了什么。

“你怎么回事?不是一个一个的被叫走的,怎么不见你了?”

阮煜丰笑笑说:“不是一个一个的叫走了吧?轮到了你那儿不就是最后一个?”

阮煜丰什么都知道?冯说:“所以你觉得我给纪委的人说了什么?”

“不是,我不是说逗你玩吗?咱两不仅同窗而且一起嫖chang,我不信你信谁?”

“我可没嫖。”

“对,那不叫嫖,叫增进男女之间感情乃至升华到**上的相互愉悦,或者叫体液组织交换和玩,你不没交流好吗?有的是机会,今后这种事我来为你安排,说到做到。”

“你真会做生意!***还是隐形职业?”

阮煜丰笑笑的说:“别那么恭维我,我就是促进经济良性发展我的意思是别的人没被问话,那就是欲盖弥彰了,做样子,其实目的也就是出事的王富民和你我。”

阮煜丰并不傻,冯觉得自己没必要继续恼火下去,否则就会过了,说:“我就说他们先问了我关于王富民的事情,然后就往那天的事情上扯,我说我们是去宾馆里写心得去了……”

“你倒真是会掰。”

“我说的是实话,你不将心得带在身上吗?他们还问我当时写了没有,我说我还在构思,但是被检查的***给搅和了。”

“冯同学是老实人,回答的也得体,我的心得的确就在身上,要身心兼备才能体会到妙处和精华。”

“你才别扯了,正经点好不好?”

“好,我不说了。”

说着话,阮煜丰将车子开到了那天来过的那个宾馆,见冯很是不理解,笑笑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这次两人没有去那个都是女人的房间,而是直接到了住宿的地方,在一个房间门口,阮煜丰按了几下门的密码,进去后冯发现里面有好几个套间,隐隐的听到似乎每个房间都有人,阮煜丰看出了冯的疑惑,眨了一下眼就推开了一个门,里面有三个人乱作一团,是两个女人一个男子,这两个女子穿的都很少,几乎****,有一个叉开两条白萝卜一样的腿正跨坐在男子身上扭着身体,整个光滑的脊背都露了出来,所以冯并没有见到这个男子的脸。

阮煜丰进去哈哈一笑,屋里的三人才惊醒了,那正在和女人纠缠的男子露出头一瞧,对着阮煜丰和冯就笑。

冯心里一惊,这男子竟然就是那天带队来查宾馆的那个***。

阮煜丰这半天都去了哪里?

心里想着,阮煜丰将冯和那个男子做了介绍,然后大家喝了一杯酒,冯和阮煜丰就走了出来,阮煜丰说:“我们也去去晦气?”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走吧,”冯叹了一口气说:“咱回去,要不我回去?我真的有些累了。”

阮煜丰不再坚持,两人再次开车往党校回,但是这一路都没有再说话,回到党校门口阮煜丰将车就停在靠近墙的地方,却没有叫门卫上到车顶翻墙进去了,冯只有依法炮制,到了院里面,阮煜丰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大门?

冯说:“你给了门卫什么好处?你这是要让看门的等你一夜,明天你还拐回去给他说因为回来的太晚不忍心打扰他休息天气又太冷所以才翻墙进来的,而且他还会感激你说你真是个好人。”

阮煜丰点点头说:“冯,你真的只是缺少一个机会。”

冯并不领阮煜丰的情,说:“人在最沮丧或最高兴两种极端情绪时,最容易出事。前者叫祸不单行,后者叫乐极生悲,我知道你交游广阔,关系过硬,但是你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你毕竟在党校,这个范围特定,大家干什么都在别人眼里呢1

这时两人接近了宿舍楼,都放轻了脚步,进了宿舍门,阮煜丰抢先一步又去撒尿,但还是不关洗手间的门,等他出来后冯进去先冲了马桶,才洗了一下脸。

“赵枫林和那位关系有多密切?”

阮煜丰脱了衣服又袒露着自己,冯看着他毛茸茸的腿就想起了那天他在这里压着焦海燕白花花身体的情景,嘴里答非所问:“快了,过年的时候就可以给你刮毛了。”

阮煜丰准备说话,冯却开门出去了,一会等冯回来,阮煜丰笑:“感谢你了没有?”

“人家感谢的是你,我又不是组织bu的,不能给人家儿子调整位置。”

原来冯去了门岗。

“我问你的话呢?”

冯瞥了阮煜丰一眼摇头:“你是玩玩还是认真的?”

“这有什么区别?”

“认真的就没必要管人家以前都经历过什么,你要的是她的现在和今后,玩玩你管人家之前的事情干嘛?再说你有老婆,她也有了正式的对象,你需要的是***还是情感?”

“你倒是开明,可今天这事你不觉得和焦海燕有关?”

“我也觉的是,但是你有证据?再说你又能怎么样?”

“怎么样?我要不是我,今天才真的像是你说的那样完蛋了。”

阮煜丰往床上一躺,又坐了起来:“赵枫林喜欢焦海燕?那他还将焦海燕介绍给齐明鑫?”

齐明鑫就是焦海燕的男朋友,冯摇头说:“我不懂,但是我觉得你显然是***了哪个人什么,如果今天的事情真的和焦海燕有关的话,你还是见好就收吧。”

阮煜丰奇怪的看着冯:“见好就收?你不觉得现在很有意思?”

“有什么意思?你有没有意思我不知道,但是风声鹤唳的大家都没意思。”

“我就是觉得很有意思,你看,赵枫林可能还喜欢焦海燕,但是他现在有了对象,他就不可能和焦海燕明着有来往,而焦海燕又是一个不甘寂寞的女人,赵枫林出于很多缘由将她介绍给了齐明鑫,这样,可谓是一举几得……”

“但是你的出现让赵枫林觉得可能焦海燕会喜欢你舍弃齐明鑫,加上你***了赵枫林的占有心里,他就找机会对付你。我说既然这样你怎么不收手?你不已经达到目的了吗?”

阮煜丰嘿嘿一笑说:“你不懂,越是有挑战的事情我就越想去完成,赵枫林这会不敢和焦海燕有什么了,我却有,我就很有成就感,五号人物身边的人又怎么样?我玩他的女人我不更觉得爽?这多有意思,而且我还就是告诉你,我最喜欢看别人对我恨之入骨又无可奈何。”

冯摇头说:“我感觉你挺累的,算了,睡觉吧。”

冯刚刚躺下,阮煜丰冷不丁的问:“王趁铃的体验很不一般吧?”

“什么?”

阮煜丰笑笑说:“没什么,我就是见她这一段面带桃花,觉得你两应该有实质性的突破了。”

“突你个头!你还会看相了?就算有那个意思,我在哪和她搞实质性的突破?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有魄力还能逮住机会?这是宿舍,你不怕别人逮住我还怕呢。”

冯一说阮煜丰笑了:“你还别说,我有时候真是佩服自己,那天真是爽,要不,哪天你们准备好了,我给你们让出房间?”

阮煜丰见冯不吭声,将灯关了说:“想了吧?你说她那胸怎么那么大腰却那么细?皮肤也太好,是不是白虎?我遇到的没毛也是剃了的,真正纯天然的还没见过……”

“你有完没完?”冯嘴里呵斥着,心想王趁铃下面真的还没毛,但没仔细看过,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修剪了。

……

元旦过后功课就紧张了起来,加上王富民出了事,学校对青干班的学员管理上严格了起来,每天除了正常的课外晚上还要补课,补课完了还要写作业,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副校长及各位领导也轮番的来做了几次讲座,并且在讲完后要求学员都写一篇学习日志,这样搞的像是打仗急行军一样,本来大家在来党校之前都是各部门的要职,所以这样的快节奏让很多人晚上休息不够,有的还熬夜有了黑眼圈,原来还能抽空出去的一些活动也只能暂停了,让四十一个学员几乎都私下骂娘说党校简直是与世隔绝的监狱,将学员都历练成了苦行僧,但是冯听到的议论最多的是怪王富民一个老鼠害的满锅腥气。

这样搞了半个月,大家都商量着要请假,阮煜丰却已经得到了学校的指示,他对大家说请假是不可能的,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比比焦裕禄孔繁森,他私人是很同情同学们滴,但是上面的命令也是坚决不能违背滴,他自己都想去天门山泡温泉了,但也是无可奈何滴。

阮煜丰这样一说,有人就提议让阮煜丰再次安排大家去天门山搞个两日游,这样得到了很多人的响应,阮煜丰只有答应了。

刚好又是一个周末,同学们都像是被解放的农奴和放虎归山一样地坐上了阮煜丰借来的豪华大巴兴冲冲的就往赣南天门山出发。

这一段王趁铃每天和冯都在早跑的情形已被大家所熟知,而且三零八三零九两个宿舍的人因为距离近写作业做功课的也总在一起,因此上了车王趁铃就很自然大方的坐在了冯身边和他说说笑笑。

开车没多久,冯接到了焦一恩的***,说寺洼村出现了大面积的塌方和很多深深的天坑,原因是近来地下开采挖掘矿业太严重,造成了不少村民房舍倒塌和人员伤亡,县里虽然已经部署并开展了紧急救援措施,但情况不容乐观。

接完了***冯沉默了,王趁铃不知道***的内容是什么,问冯怎么了,冯说:“哲学问题。马雅可夫斯基说,当***把你逼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不要忘了,你身后还有一条路,那就是犯罪,记住,这并不可耻。”

“出什么事了?”本来两人就坐在车子的最后一排,说话也没人注意,但王趁铃仍是压低了声音:“要我帮什么忙?”

冯摇头说:“没什么,我在想西天取经要是有汽车就好了。”

“乱说什么呢?不想说别勉强。”

“好吧,其实我想说的是有些人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等待和犹豫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

王趁铃听了停了一会说:“那你就别犹豫。”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