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13章我在黑夜中行走,我在寻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3章我在黑夜中行走,我在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经过和派出所联合行动,半间房镇房河流域办理取水证和缴纳水费的人13单位再也没有了观望的念头,知道镇上这回是动真格的了,于是每天到镇***四楼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以前几乎不和冯说话的人,这会也有事没事的到四楼坐坐,路上碰个面的,也都笑笑的开始打招呼问候几声。

这一段总有镇里的一些领导给冯说哪一家水产养殖户或者哪个厂经济困难,要求减免用水费用,冯基本只管***,将缴纳水费多少的问题和人情来往上的事情都推给了刘奋斗,一是因为刘奋斗管的就是财政这一块,二来,冯觉得自己跟刘奋斗稍微熟一些,算是有意为之,于是登门求刘奋斗办事的人骤然多了起来。

这样一搞,刘奋斗觉得冯非常会做人,心里觉得自己真是没看错他,有意无意的,只要有人请吃什么的,就一并将冯叫上,于是一来二去,冯在半间房镇也算是有了几个熟人,加上他为人低调,办事不拖拉,说话风趣,有人知道他还没结婚,就要给他介绍对象,冯知道了,总是笑笑不答,实在推不过,才婉拒。

这天中午冯又喝了酒,天气逐渐炎热,他回到屋里躺着眯眼,门半开着,一会有人叫了一声,可没人答应,这人掀开竹门帘进来,冯却没反应。

来的人是李雪琴,她这会肚子已经很圆了,因为觉得自己和冯很熟,进门来看到冯和衣而卧,睡得正香,于是将手里拎着的东西往桌上一放,再一看冯,李雪琴怔了一下,脸瞬间竟然红了。

本来这会天就热,李雪琴怀了孕,行动之间容易出汗,冯这会睡着了,躺在那里,可是裤子上却隆起了一大块,李雪琴自然知道冯是勃qi了。

冯是单身,长的精神,一表人才,李雪琴之前和赵曼开玩笑说自己已经结婚了,不然就会和冯好的话,这会看冯身体的反应,心里就有些毛毛的,反正他也不知道,李雪琴就鼓起勇气,将羞燥放在一边,眼睛在冯身上不住的扫描。

难道真是像赵曼说的,怀了孕那方面的需求反而大了?还是自己憋的很了?

自从怀孕之后,赵曼和李金昊之间几乎没有做过两口子之间的事情,再说李金昊本来就不沾屋里的土,成天在外不回来,李雪琴也几乎就住在了娘家,这会看到冯这样子,越想李雪琴全身都有些酥酥的,腿上几乎有些痉挛,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不要脸,真是色迷心窍了,就往屋外走。

可是李雪琴要离开,冯却醒了,他一看李雪琴的背身就叫了一声雪琴姐,然后坐了起来。

李雪琴回头,冯就看到她一脸的汗,李雪琴眼神在冯的裤子上瞟了一下,嘴里说:“不知道你睡着了,我要走,你却醒来了。”

“真热的天,雪琴姐这是干嘛?”

冯问的是桌上放的礼品,李雪琴就笑:“怎么,我不能给冯站长送礼了?”

冯就掏了钥匙用挖耳朵勺透耳朵。

李雪琴自然知道男人一透耳朵,注意力分散,下面血液消退,就会变软,就将眼睛投向了别处,说:“屋里收拾的还干净啊,哪个心俊手巧的女子给你拾掇的?”

冯笑笑没吭声,李雪琴说:“真是,姐给你介绍一女朋友吧?”

冯站了起来,裤子下面已经平坦了,说:“谁能看上我啊,雪琴姐你这是干嘛?”

“说了给你大站长送礼啊,怎么,嫌弃礼不够重?”

李雪琴不知不觉的,语气有些娇嗔,冯说:“雪琴姐怎么也这样,我都无地自容了,怎么回事,哪个亲戚朋友在房河边上有事由?你一句话的事,还让人家搞这个,大中午的,你也不热?”

冯说着出去打水摆了毛巾,回屋给李雪琴擦脸,李雪琴一边擦汗一边想,这毛巾上也没异味,他真是爱干净的,见冯知道了自己的来因,嘴里就说:“还不是上次后店子村我那个姨表兄!他在河边养鱼,不知怎么就知道了你从前和我在司法所呆过,这不,就找到了我。”

冯就笑了:“这样说,我还要先感谢那位表兄才是,那次记者的事情,我亏欠他和雪琴姐在先了。”

“什么亏欠不亏欠的,你还和我生分1

“是啊,雪琴姐不是也和我生分吗?”

冯一说,李雪琴也笑了,冯说:“你将泵矸葜ず藕途咛宓刂沸聪铝耍艘膊挥玫秸蛏侠戳耍ぐ旌昧耍抑苯痈憔托小!?div id="adtxt0">

李雪琴是有备而来,将姨表兄的***复印件给了冯,看看时间,知道冯还要休息,就要走,冯却让李雪琴将礼物带走,俩个人就在屋里推来推去,李雪琴握着冯的手就皱眉:“我总不能再带回去,这是他给的,多沉啊,我怕累。”

李雪琴将冯的手一丢,转身往外走,冯听到外面走廊有人,也不好提东西出去了,就跟着到了外面。

这会骄阳似火,虽然有树遮挡着,可是仍旧很热,李雪琴见冯出来就说:“这老***也没个空调,晚上怎么睡?条件也太苦了些。”

“睡不着就数星星,多诗情画意,有人还在那边水泥地上打地铺的,别人都能受得了,***嘛矫情?这叫天当被地当床,早上起来还能看太阳。”

李雪琴一笑:“你倒是会苦中作乐,说的还顺口。”

李雪琴上了奇瑞车,冯给她关了门,两人说了再见,车子就出了镇***大院。

可是冯还没回到屋里,李雪琴开着车又回来了,说:“那什么,你最近不是事多吗,我这几天请了假,不上班,这车就不用了,你开着,我见你总是用胡红伟的皮卡,他矿上也很忙的,那不好。”

冯就看着李雪琴,李雪琴赧然一笑,翻了一个白眼,问:“看什么看1

“雪琴姐请假,不是有什么事吧?”

“有什么事?能有什么事?我就是嫌天热,不想上班。”

李雪琴从车上下来,坐到了副驾驶上,冯关了屋门,开着车将李雪琴送回了店子村,然后又将车子开了回来。

这天下午要下班的时候,刘奋斗将冯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冯以为又是说哪个领导打招呼,哪个关系需要照顾之类的话,刘奋斗却问:“小冯到水利站好几个月,工作做得不错,大家有目共睹,不过,担子太重了,怕你忙不过来,镇上研究决定,给你添加几个帮手,给水利站加几个人。”

原来这样。

以前水利站没利可图,谁都不想去,这会有了经济效益,就往里面送人。

不过这种情况到哪都一样,再说决定权不在自己手里,刘奋斗已经说了“镇上研究决定”了,自己来也就是接受决定的。

“谢谢领导关心,我也是觉得能力有限,没有三头六臂,是要有人来协助了。”

刘奋斗很满意冯的说辞,说:“镇上这次初步准备给水利站分配六个人,这些人有三支一扶的,有合同制的,也有聘用的,比较复杂,都出于方方面面的考虑,你心里有数就行。”

“总而言之,你,还是水利站的一把手嘛。”

冯心里默然,刘奋斗说的是初步,那言下之意就是还有后续动作,难道自己这个光杆司令,队伍就要不断壮大膨胀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反正这些人又不是从自己兜里掏钱发工资,有人来了装点门户,不算是坏事,只是早先怎么没人挤着往水利站进呢?

关于刘奋斗说的三支一扶和合同制、聘用人员,这个情况是有些复杂。

在半间房镇***,人员分为两个大类,就是在编和不在编,还有超编的问题。

在编的工作人员有两种,公务员和事业编制,公务是真正的官员,就像刘奋斗和冯这样的,这里面按照行政级别,又分为领导干部和一般干部。

半间房镇***是科级单位,最大的领导就是正科级,就是刘依然、杨树明、向春峰和郭克明这几个,另外还有十几个副科级干部,什么副***、副镇长、党委委员,而一般干部就是普通的科员,其中有早些年不在编人员通过聘用制转入的,有通过公***考入的,有省委组织部下派的选调生,还有机关工勤人员,这个工勤人员主要指的是司机。

事业编制的,组成就比较广,有农业、林业、水利、农机、计生服务等,但是不能统一而论,有的单位还有两种编制,比如计生办是行政编制,计生服务站就是事业编制,其实是一个部门而已。

而冯是公务员,却在事业单位的水利站做站长,就是例外情况,而且水利部门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却是有行政处罚权的,因此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各个单位在各地区的差异各不相同。

事业编制可以获得***,中级***的工资水平相当于科级干部,另外还有一部分人,他们通过县事业编制***,被下派到乡镇锻炼,时间一般是一年。

再说不在编人员,这个情况在半间房镇就更为复杂了,这里面有历史的因素,也有就是人为造成的,不在编人员大部分人待遇不高,大概就是在编人员工资的百分之六七十,缴纳企业保险,有医疗保险,有的还有住房公积金,但是基数很低,这些***多没有升职的希望,干多干少一个样,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因为工资低且缺乏增长的机制,工作热情自然不高,这些人运气好的会被分到一个肥差,可以另外捞点油水,有的利用在机关的人脉承揽工程或兼营商业,甚至还有的人一天上半天班或者是根本不上班,这些人中又可以分为刘奋斗说的那些三支一扶、执行副科级待遇人员、执行编制待遇人员、大中专毕业生、合同制工人、乡聘人员、部门聘用人员、县下派公益事业岗位、劳务派遣人员等等。

三支一扶,就是大学生在毕业后到农村基层从事支农、支教、支医和扶贫工作,这种情况几乎是每年都有,一干两年,这些人的工资由县委组织bu发放,享受同等在编人员待遇,靠公务员、事业编加分。执行副科级待遇人员,这部分***多数是社区管理部门的领导,他们原来是合同制工人,后来干了社区的一把手,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没有晋升科级干部的可能,为了安抚他们,就把他们安排成科级副镇长或是兼任个闲职,工资和副科级干部差不多。

接下来还有享受在编待遇人员,这部分人也是原来的合同制工人,这些人因为种种的因素,镇***就让他们享受在编人员的工资待遇。还有大中专毕业生,因为国家逐步取消学生分配,地方***就对分配到乡镇***的学生不安排编制,就是不在编大中专毕业生,这种人在全国情况比较普遍,有的人也转为在编干部的,有的考取了公务员、当然也有辞职不干的。

至于合同制工人,这部分人是原来企业管理部门转入的,有的是从乡镇聘用人员中转入的,有合同,有企业保险,待遇比镇聘人员好一些,还有镇聘人员,这部分人就是之前***聘任的临时工,待遇比合同制低,大部分人已经干了二三十年,有些人家里还有地,和农村代课教师的情况差不多。

此外还有部门聘用人员。说是部门聘用,其实就是镇里聘用,工资还是镇上发,就是比原来的镇聘人员低一些,这些人主要是近几年成了的行政执法人员,还有退职的村干部,他们基本不参加考核,不用签到,管理非常松散。

此外,还有县下派公益事业岗位,这些人是县直部门聘用的临时工,被对口派到乡镇参加特定工作,由乡镇管理,工资由县里发放,他们有五险一金,但是待遇并不高,还有从外单位借调的人员,比如从教育、卫生部门借调来的,却在镇***上班,工资从原单位领取,也有调到县直部门或垂直业务部门去的,还有一些单位还自己***临时人员,比如食堂工人和环卫工之类等等。

刘奋斗和冯谈了话,第二天那六个人就到水利站上班了,这几个人四男两女,除了一个女子青春芳华外,其余五个不丑不俊,不老不少,不黑不白,就是六不人士。

冯猛然就想起了六不女干部牛阑珊,之前自己在司法局曾经是六不人士的下属,这会到了半间房镇,风风雨雨的,跌跌撞撞,摇身一变,自己成了六不人士的上司。

风水轮流转,人世变幻,不能预知祸福。

半间房镇***的工作分配只是一方面,其实真正忙起来,各部门都是凑集一起干,互相借用人手,哪忙哪件事比较紧急比较重要,大家一拥而上就去哪。比如说去年后店子村老炮台的事件,当时冯是司法所的,刘再芬是妇联的,可是却被安排到了同一个地方去办事,而且在各个部门的规章制度中几乎都有一条: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这任务几乎都是机动临时的,因此乡镇一级的***虽然几乎和中yang的机构设置只差了拥有外jiao权力,但是真正办起公来,内容形式很不相同,部门之间没有太严格的界线。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