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09章变奏(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9章变奏(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在梅山县医院安安静静的休息了一个了星期,出了院,回到了半间房镇。

冯在医院的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除了胡红伟、李雪琴之外,梅山县***没有任何人再去探望他。

回到了半间房,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种安静有序的状态,冯每天按时上下班,没人知道他在那个四楼的水利站办公室里究竟在做什么。

这样,时隔半个月后,有一天快到中午的时候,镇***一个工作人员到了四楼叫冯下去接***。

冯到了下面,接听了***之后,里面竟然传出了赵枫林的声音:“马蜂!你小子原来在半间房啊1

“赵枫林?你好。”

赵枫林说:“你藏匿的够深啊,要不是我今天看内参,还真不知道这事,你小子竟然就躲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说吧,该怎么惩罚你?”

内参是向各级党政机关专门呈送的一种新闻报道,有一定的级别性,有的内部参考发行只限于省一级机构,有些就只能到达市一级,因此冯不清楚自己怎么就上了内参,内参的内容,关于自己的,又是什么。

“枫林,不知你在哪个单位?出学校门几年了,真是就要失去联系了。”

“我在市里的政策研究室,好了,别的不多说,改天来市里,一定联系我,记着我的***。”

“好,我这边还有点事,要给市长交一个稿子,咱们回头聊。”

赵枫林原来是在武陵市政策研究室工作。

市政策研究室是有根据市领导的指示为领导起草拟写有关文件和领导讲话文稿的职责,不过赵枫林在给自己打***之前,难道就没有在写那篇所谓的给市长的稿子?在和自己寥寥数语之后,就挂了***,只给了自己他的手机号,却没有问自己的号码,也许,赵枫林认为自己是没有手机的?还是说他根本不会打自己的手机号?

好久没有人叫自己“马蜂”了,这勾起了冯的许多回忆,可是赵枫林那种潜意识里略带上位者语气的腔调让冯有些不舒服,看看手里记载的***号码,冯回到了四楼,想来想去的,还是将赵枫林的号码输入到了手机里面。

“赵枫林就认为自己总会有事找他的,而他绝对不会因为什么‘私事’找自己,所以,他认为有自己在半间房***的联系方式就行了。”

冯如今的手机里存的号码不超十个,关于老同学,就是柴可静和赵枫林,只不过柴可静的号码几乎是强迫他存入的,赵枫林却是下达命令式的。

这天下午,冯接到通知,刘依然***要见他。

冯到了刘依然的办公室,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这人是副镇长刘奋斗。

“刘***,刘副镇长。”

“小冯来了,坐。”

刘依然坐在他那张和当初裘樟清xian长办公室里似乎也并不逊色多少的办公桌后,桌子上,放着一份稿子,似乎就是冯那会写的那份梅山水利工作的调查报告书,只不过,这份自然是复印件,至于手书的原件,没有意外的话,这会已经成为粪土的一部分。

冯也不细看,刘依然面上略带笑容:“之前奋斗镇长给镇党委递交过一份水利站改革计划书,经过dang委慎重研究考虑,觉得在目前的条件下,可以在我镇实验性的实施,现在叫你来,就是看看水利站那边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谢谢***,谢谢刘副镇长,前些时候,省水利厅许厅长对我们县水利工作做出过批示,要水利系统认真做好水土保持防治工作,加强对开发建设项目水土保持方案的审批,确保从源头把好水土流失防治,还要我们严格执法,认真查处水事违法案件,依法治水,对水利基础设施加大管理力度,我觉得,只要将许厅长的重要指示切实落实,我们镇的水利工作就可以更上一个台阶。”

冯并没有过多的谈自己的想法,他的话基本就是照搬许厅长的,刘依然和刘奋斗对视了一眼,刘奋斗就说:“小冯,你说的那个水利站的改革,在我们县可是史无前例,所以,刘***是慎之又慎,同时也是顶住了巨大的压力的,这一点,你务必清楚。”

“是,谢谢刘***对我的信任,对我们水利工作的支持。”

刘依然挥了一下手,吸了一口烟说:“水利工作,利国利民,将水利工作搞好,是我们镇***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个人没什么,你下去将工作做好,也就是了。”

冯再次感谢了刘依然,然后等刘依然说了让他下去筹备的话后,就离开了。

既然镇里同意自己的设想,冯就按照最初的计划,他给胡红伟打了个***,说借胡红伟的皮卡车用几天,胡红伟爽快的答应了,亲自将车送到了镇***,冯就到镇上按照车子的尺寸做了宣传水利法的牌子固定在了皮卡车上,还在车上插了几面彩旗,搞了一个电喇叭放在车顶上,然后足足在半间房镇大街小巷和各个村落齐齐的绕行了一个礼拜,喇叭里净是他曾经写过的那些宣传水利的标语口号,惹得半间房镇上的人都说水利站的这个水利员是孤单寂寞的疯了,原来这个人不光爱写大字搞宣传,这会升级换代喜欢开车搞宣传,视觉轰炸变成了听觉轰炸,双管齐下。

而且冯是哪人多去哪,赶上半间房镇***的那一天,他将车子停在了老镇***大门口,自己站在车边给围观过往的人分发水利法的宣传单,不厌其烦的给大家解释各种关于水利的问题。

十天之后,有人终于觉得水利站的冯站长不是疯了,而是有目的的疯了。

五月十六号这天,冯一大早将宣传水利法的皮卡车开到了房河边上最大的一个鱼塘前,没等他停车,有人就过来问:“水利站的,你不去大街上放喇叭,难道要将车子开进水里给鱼虾讲?”

冯问:“你是鱼塘的负责人?”

“负责人?哦,你是说这鱼塘是谁家的,是,是我。”

“你好,我是咱们镇水利站的,你这鱼塘里用的水,是集体的,还是从房河里抽取的?”

“什么意思?听不懂埃”

“我是说,你养鱼用的水,是你们村里机井抽的水,还是从房河里抽取的?”

“嘿嘿,自然是从房河里抽的,谁用村里机井的水?机井的水抽出来多凉?想把我的鱼冻死?机井的水不要钱?电费老贵了。”

这人一说,觉得有些不对劲,皱皱眉,冯问:“就是说,你这鱼塘的水全是取之于房河里的,对吧?”

“是啊,犯法了?”

“犯法倒是没有,不过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利用国家所有的水资源,是要办理取水许可证的,你有水利部bu门的用水许可证吗?”

“什么鸟证?没听说过1

“没听说过不代表不存在对吧?根据你的话,我可以理解为你没有办理从房河里取水的许可证吗?”

这人不吭声了,冯掏出了笔和责令***通知书,问询了这人的姓名,将表一填,递给他说:“请你在七天之内,到咱们镇镇***四楼水利站办理许可证,逾期没有登记办理的,就是违法,后果自负。”

这人一听就恼了:“这是我的地,我一直就这么用的,我从小到大还一直冲房河撒尿来着,你倒是将我贡献的水费给我啊1

冯不说话,上了车,这人还在唠叨,冯将车掉过头,这人走到了冯驾驶室边上说:“我就不去,你能怎么?”

“你有权向上一级行政主管部门进行行政复议,怎么滴,后果这会我给你说不清楚。”

“那你来是干嘛的?”

“我来?嗯,我可以现在就告诉你的是,你朝着房河里撒尿,不怎么讲究卫生,要是你在房河边构建了一个厕所的话,有可能会造成污染水资源罪,将会面对拆除、责令整改以及罚款的处罚。”

说完,冯开着车离开了,这人将手里的通知书揉了揉,就要扔掉,可是再一想,又将通知书摊开了。

离开了鱼塘,冯又选择了一家临泽房河而建的滑石粉厂,这家的厂长正巧在,冯就问他从房河中取水,有没有办理取水许可证。

这个厂长摇头说知道工商证税务证,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取水许可证。

冯就给他也来了一张***通知单,这厂长眯着眼说:“听你这意思,我今后从河里抽水,是要向你缴费?”

“你的理解不太正确,不是向我缴费,而是通过我们水利部门的征收,向国家缴纳水费,我们国家对水资源是依法实行取水许可制度和有偿使用制度的。”

“不对吧?我这厂每年给环境保护局缴纳了污水治理费,这怎么说?”

“环境保护局和我们水利系统是两个部门,你的厂在半间房的地域上,给环保局缴费,那你是将污水排放到了房河,而你用的水是来自房河,这个也需要***缴费,否则,就是违法的。”

“违法?我有环保局的手续。”

冯看看这个有些气愤的厂长,问:“环保局让你排水排污,可是他们同意你从房河里取水吗?你要是不明白,这会就可以打***问问他们,看环保局怎么解释。”

“国家水资源是实行区域管理,你们企业用水是从房河里抽取的,房河这一段的水资源是镇上水利站管理的,你没通过我们了站里批准,就是不合法的。”

“那之前怎么没有人提过这事?”

冯说:“以前没有的事情,现在就不能有?”

“你这是巧立名目,就想要钱1

“巧立名目?这个名目不是我立的,我这是依法管理,只能说从前管的太少了,你没有用水行政审批手续,没有经过镇***同意,你要是不***,不缴费,我们会对你进行处罚。”

“处罚个球1

冯看看这个厂长,点头说:“我只管水!处罚不了你身体上某个器官。请你于七天之内,到镇***水利站办理取水许可证,否则,后果自负。”

“自负?老子大不了不用,我打水井1

“你说的打井取水,也可以,不过打井也需要水利部门同意,欢迎你就打井的事宜向我们水利站咨询。”

这厂长本来想骂,可是眼睛一眯,又闭嘴了。

就这样,冯在七天之内接连的通知了镇上六十多个沿着房河的企业和用水单位及个人。

和最初的设想一样,七天之内,没有一个人到镇***找冯办取水许可证。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