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06章变奏(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6章变奏(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自己拿了冯的两条云烟送了礼,这会有人又给自己送回两条一模一样的,虽然不好意思接受,但得到了人品上的肯定,李博谷心里到底还是高兴起来。

捡钱的事情过去了好几天,李招娣那边也没有了动静,李博谷就要抽空去看看李秀堂的,没想到接到了县***的传票,李招娣因为钱的事情,将他告了。

县***的严法官审理这个案子,严法官说:“你们这案子情节简单,争议标的钱额小,双方当事人明确,适宜简易程序,我先调解,调解不成,再走程序依法审理。”

李招娣再次诉说了自己的诉讼缘由:“法官,证人没到场,有证人证言能顶数吧?”

“能。”

李招娣这下看着李博谷说:“他大哥,你这下还有什么说的。”

李博谷脑子嗡嗡的,看着几份证人证言,里面的确都是说那天傍晚自己承认捡钱的事情,李博谷沉默了一会,对着严法官说:“法官,事情的经过就是我当天到后店村村喝酒了,回去在半路睡了一觉,醒来捡了一块手表,因此,村人问我是不是捡钱了,我就说是,这表不是钱买的?捡了手表和捡钱道理是一样的,可是我弟妹丢了钱,她就以为她丢的钱是我捡的,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我捡的手表已经还给了失主,这是有据可查的,我根本就没捡到什么钱,那就是一句话,可是没想到随便的一句话,让我困扰了这么久。”

严法官也不过三十来岁,听了问李博谷:“你捡到手表,人家失主领走了?”

“是,我们镇上给刘***开车的小伙子,叫廖有为,你可以调查的,他为了感谢我,还送我了两条云烟,烟还在家放着。”

严法官看看李博谷和李招娣说:“事情就是这样?我看可以就此结束,都是一个村的,李博谷又是老师,我说句案子外的话,你不能丢了钱因为一句话就一直盯着人家,你丢了钱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这些证人证言能够证明的仅仅只是一句话,没有实际意义。”

李招娣懵懵的,忽然意识到自己要败诉了,停了好大一会说:“你说你捡了表,你让那人来说。”

自己的话李招娣不相信,李博谷就看着严法官,严法官看看时间,问:“是不是有人证明李博谷确实当天捡了手表,这事就了了?”

李招娣咬咬牙说:“是。”

李博谷也点头:“那好,我让廖有为和你说清楚。”

但是李博谷找了廖有为好几次都没有结果,廖有为是刘依然的司机,刘依然作为镇上的***事情很多,廖有为随着刘依然整天就不在镇上,李博谷还有课,加上到了临近年底,学生也要***,工作上的事情也很忙,时间一下就过去了半个多月,有一天李博谷回家半道上碰到了拄着拐的李秀堂,往前给李秀堂问好的,李秀堂鼻子哼了一声没理李博谷,自己一瘸一拐的走了。

李博谷登时回家也不吃饭,骑了车子就往镇上去,结果在镇上最大的饭店外看到了刘依然的汽车,他终于在里面找到了廖有为。

廖有为一听李博谷让自己作证的话就先是推脱自己没空,被李博谷纠缠的狠了干脆扭头就走,李博谷好不容易逮住了廖有为总要让他说句话的,要不然今后自己怎么做人,于是拦着廖有为不让他走,结果两人在饭店里就吵起来了,廖有为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恼怒的问:“李校长,你究竟要干嘛呢?”

“不干什么啊,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我不去。”

“你不去不行啊,你不去,怎么能证明我?”

“你捡钱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能没有关系呢?如果没有捡到你的手表,就没有我嘴里的那句话,没有那句话,我就不会让人误会,这就是***事。”

廖有为伸手指了指李博谷,摇摇头就走,李博谷就拦,廖有为一甩手,李博谷本来就瘦,一下摔倒了地上,饭店里的人都认识李博谷,更认识廖有为,也不好拦廖有为,就将李博谷扶了起来,这时刘依然和廖文志从包间里走了出来。

廖文志是镇上管组织的副***,是半间房的三把手,他看到了这一幕,问廖有为怎么回事,廖有为皱了眉不说话,刘依然是知道李博谷当初怎么当上中心小学的副校长的,就给廖文志使了个眼色,廖文志过去握住了李博谷的手问候了一声,对着廖有为怒喝:“站着干嘛!还不给李校长道歉1

廖有为是廖文志的外甥,听了舅舅的话就走了过来,廖文志扶着李博谷重新进到了包间里,问明了情况,训斥廖有为,让他和李博谷一起去给李招娣说明白事情的缘由,还不住的给李博谷道歉,弄得李博谷倒是很不好意思。

廖有为开着车带着李博谷到了李招娣的家,见到了李秀堂和李招娣,廖有为就说自己那天的确是丢了手表,让李副校长捡到了,特地过来说明一下情况。

李招娣哼了一声,说:“你们一个是镇上***的司机,一个是学校的校长,都是领导,说话都是一回事。”

李博谷说:“他弟妹,话可不能这样讲,我们还一个村的呢。”

廖有为哪有心思听他们说这些,转身就要走,李秀堂问:“你说他捡了手表,表呢?”

廖有为看看李秀堂,将衣袖一抹,手表就露了出来,李秀堂嘴里冷笑一声说:“编谎都不会1

李博谷纳闷了,问:“他兄弟,你到底在说什么?编什么谎?哪有?”

李秀堂撑了拐站起来说:“这官司打定了!他手上戴着的是啥表?顶多一百多块,他还拿着两条云烟去谢你,云烟多少钱一条?值得吗?骗鬼呢1

李博谷懵了,廖有为这会戴着的确实不是那天捡到的那一块,廖有为咬了一下牙说:“这到底和哪块表有什么关系?我感谢李校长是敬重他的为人,你们胡搅蛮缠什么!我的事完了,你们再闹,和我没关系了。”

廖有为开车就走了,李博谷解释说:“他那天丢的不是这表啊,甭管怎么说,人来了,事情总是说明白了吧?”

可是李秀堂和李招娣再也不理会李博谷,李招娣在一边指桑骂槐的,李博谷只好郁郁不乐的骑车回去了。

这样过了几天,李博谷又接到了县***的传票,还是李招娣诉他捡钱的事情,李玉经过这么久的折腾已经有些怒了,她和李博谷按传票上的时间一起到了县里,心里想着要是实在不行,自己就去找冯,让冯出面解决这件事,反正自己已经欠了冯几个人情了,虱子多了不咬人,这份情谊,自己今后慢慢还就是了。

可是到了***,严法官给李博谷说案子撤诉了。

“撤诉了?”

“对,刚刚撤诉,就是不告了,事情完结了。”

莫名其妙的事情莫名其妙的完结,李博谷心里怎么想怎么都不明白,他又去了李秀堂的家,李秀堂却不见他,李招娣也不理睬他,李博谷去了好几次,终于李秀堂被他缠的烦了,恶声恶气的说:“你不都让人家将钱送回来了,还来问什么?有意思吗?”

“什么将钱送回来了?我?谁?五千块?”

李博谷站在李秀堂的院子里想不明白,李秀堂冷笑:“你去问你那个给***开车的同伙去1

“同伙?”

一心想知道到底为什么的李博谷再次的经过多日后见到了廖有为,这天天下着小雪,廖有为看着李博谷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的模样,等了好大一会才说:“***,李校长,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跑来跑去的,有意思吗?我就是嫌弃你们烦,或者说我就是为了帮助你们两家解决问题,这还不成吗?你别再来找我行不行?大家都很忙,你自己想不明白,你就慢慢去想,别总想在别人这里找到自己生活的***了1

廖有为开着车一溜烟的走了,李博谷看着雪越下越大,心说自己又错了?原来自己总是在别人那里寻求生活的真谛的,原来自己就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原来自己一直执着想要刨根问底的所谓问题,在别人那里根本就不是问题。

李博谷浑浑沌沌的到了学校,模模糊糊整个下午都不知道怎么过去的,晚上回到家,躺在炕上也不想吃饭,李玉不知道父亲又怎么了,一会看到父亲摸索着,知道他在找烟,就从柜子里将廖有为给的那两条烟拿出来,一边拆一边说:“多贵的烟总是要吸的,吸完了眼不见心不乱1

李博谷挥手制止说:“别动,人家的烟,我明天就去还给他……”

李博谷的话音未落,李玉已经将整条烟拆开了,可是一拆开李玉和李博谷就呆住了,烟盒里露出的不是一盒一盒的烟,而是一扎一扎的人民币。

因为天下雪,路上很难走,李玉连夜到县城见到冯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二点多了,听李玉说完了情况,看着十多万的现金和另一条拆了半截的烟,冯决定,还是将这事给裘樟清汇报一下。

廖有为作为刘依然的司机戴七八万块钱的手表,这没什么,可是一条烟里包装着十多万的现金,而且这些钱明显的廖有为就不知道,这里面就存在一些问题了。

这些烟是哪里来的?

钱又是谁包装在烟里面的?

烟又是谁的?

廖有为是从刘依然那里拿的烟,还是从他舅舅廖文志那里拿的,或者,是谁想通过廖有为送给刘依然还是廖文志的?

裘樟清听完了李玉重复的话,让冯安排李玉先住下,李玉说:“***,我还是先回去吧,明天学生要***,再说,我回去,比较好。”

李玉的回答让裘樟清觉得这个小姑娘考虑问题很全面,就让冯安排车,冯看着裘樟清说:“***,还是我送***回去吧,不用麻烦别人了。晚上雪大,出租车,我也怕不安全。”

“那好,你路上注意,慢点。”

冯载着李玉,车开了很久,张口说道:“对不起,这件事是我错了,是我没考虑周全,让***费了那么多的周折。”

李玉回答说:“怎么能怪你?我爸人就那样,再说和你给的烟没关系。”

雪越下越大,到了半间房,李玉没有让冯将自己送至家门口,说村里路不好走,冯也不想张扬,叮嘱了李玉到家给自己打个***,李玉对着冯摆摆手,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说,就走了。

正在这时,胡红伟发了一条短信,问冯在哪里,有事和他说,冯就将***打了过去,胡红伟知道冯就在半间房,说让他等着自己,有话见面说。

胡红伟话说的神神秘秘的,冯不知道他有什么事,等了一会,李玉的***打过来了,说已经平安到家,让冯回去的时候注意安全。

现在离过年也没多久了,每年这个时候,许多事情就扎堆的挤在一起,偏偏心事也就多了起来,人总是不外乎内在和外在的烦恼,一个是自找的,一个是***中避免不了的。

正在胡思乱想,胡红伟开着车过来了,他进到冯的车里,看着冯嘿嘿的笑,冯纳罕,问:“笑什么?捡到宝了?高霞又怀孕了?”

胡红伟也不争辩,从兜里掏出一个卫生纸包的疙瘩,打开后,里面是一块石头,冯借着雪色一看,问:“矿石?”

胡红伟点头说:“金矿石1

金矿石?金子!

“我当兵那几年,咱们半间房就有黄金***部队的来勘探过金矿,那时候都传的风言风语的,说咱们这发现了大型的金矿脉,但是具体内情谁也不知道,***部队的人很快就离开了,前前后后的这些年有些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在山上打过矿眼的,只是白忙活。”

冯看着胡红伟手里的矿石,问:“你当兵回来就承包滑石矿,那时候心里就有想法吧?”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