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300章笑话(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0章笑话(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人在讲话时喜欢不断重复使用某一个词,这其实是一种习惯,就像人在一生中除自己的妻子之外,总要在心里默默去爱或者欣赏另外一至两个女性一样。

什么年龄段会喜欢生么样类型的异性,假如现在这一个年龄段爱的若是一个名叫“滞后”的女性,再一个年龄段就有可能爱上另一个名叫“超前”的女性,而有时候会觉得清纯的女子很可爱,可是有时候却觉得风韵的女人才是自己的最爱。

冯爱过杨凌的单纯朴素,也爱过尚静的敢作敢为和泼辣,更爱柴可静的知书达理,但是仔细一想,好像这并不是感情生活的全部,譬如说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就时不时的幻想过李蓉的美艳绝伦,也陶醉于裘樟清的气质高雅。

可是,在面对严然的时候,却怎么都喜欢不起来。

很久没见严然的面了,这会一见冯忽然的明白了,原来严然在自己的眼里就是那种长不大的小妹妹同样类型的女孩。

小妹妹没什么不好,严然是具有小家碧玉的气质的,但是冯知道,这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种类型,她不适合自己。

杨凌也楚楚动人,可是是那种让人怜惜随即心生保护感,和严然的单纯是有区别的。

看着严然却想了这么多,冯心里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微笑,对着严然和李玉问了好。

李玉已经做好了坐冷板凳的准备,她知道冯这个表面人畜无害其实内心十分冷傲的男子是对自己有意见的,今天的见面是严然拉着自己来的,不过自己倒是有些趁风使柁,也不明白为什么就顺势跟着一起到了,可是看到冯的笑,李玉还是有些不能适应:他为什么笑?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冯,我们都知道那件事不是你做的,李玉有了一个发现,她提醒了我,本来想打***告诉你,可是觉得三言两语说不清,是这样”

严然表现的还是和当初一样,冯心说她到底喜欢自己什么呢?难道自己错了当初不应该和她分开?

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和她在一起过?

也许今天的见面就是一个错误,彼此应该相见不如怀念才是。

是啊,自己其实就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别人对自己好自己没珍惜,却将这份好还给了***人,活该遭报应让柴可静不理自己……可是自己到底和哪个女人干那种事还让人家怀孕了?

“……人的血液在体内是不会凝固的,这是因为人体的血管内膜光滑,血小板不容易破损,不能够释放足够的血小板因子,加上血液在血管里不停的流动,这样会将已经活化的凝血因子稀释带走,还有,血浆中含有一定量的抑制凝血因子的物质,譬如说肝素,肝素是一种很强的抗凝剂,在临床上常用来治疗弥漫性血管内凝血,也就是dic,同时,人体内的抗凝血因子对已经形成的纤维蛋白还有溶解作用,这可以防止纤维蛋白沉附因子的血管阻塞,而人体的血液要是流出体外的话,一般五到六分钟内就会凝固,再到二十四小时的时候凝血块就会完全的收缩,将血清析出,而血块的颜色也会随着时间变成暗红、红褐乃至褐色……”

严然说起了自己的专业知识有些滔滔不绝,但是这更加的显示出了她对冯的关心,冯很耐心的听着,李玉手里捧着咖啡看看冯,再看看严然,咳嗽了一声,严然转过身看李玉,李玉说:“简单的说,人的血液流到体外颜色和凝固的状态是会根据时间的长短变的,那晚救护车将那个被撞的人送到医院,我在场,从他腿部外伤血液凝固的程度可以说明,这人受伤的时间在一个半到三个小时之间。”

严然点头紧接着说:“你那晚是一见到那个伤者就报警了,这个时间不会超过三分钟,然后等救护车到了现场并将伤者带到了医院进行治疗,这中间的时间在四十五分着左右,也就是说,那个人被车撞的时间和你到了那里的时间是不吻合的,这就说明肇事的人不是你。”

“在那么长的时间里那个路段难道就没有通过一辆车?如果有,却没有一个人下来去帮助那个伤者!这会到好,救人的反而成了肇事者1严然有些激动:“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冯,你要将事实***说出来!你是无辜的。”

“谢谢你,严然,谢谢李玉,谢谢你们,不过……”

“不过什么?还有什么不过?”

冯等严然情绪稳定点才回答说:“你说的有科学道理,但是这中间是会存在误差的,有人会讲血液在体外凝固的过程会因人而异。这件事,不是那么能轻易讲述的明白的。”

“为什么?难道大家还不相信科学?是因人而异,但是系数不会误差太大埃”

李玉听明白了冯的话外之音,她往后面椅子上一靠,心说这人看问题总是那么的透彻,想的总是那么多,他身上拥有的是和年龄不相称的沉稳和辩思,既然他能这样讲,那么这车辆肇事事件难道还有别的隐情?

“第一个到现场的***,也指证说是我撞得人……”

“这是诽谤1严然又激动了起来:“他看见你撞人怎么当时不向上级汇报?为什么当时不扣留你的车?”

“这中间绝对有内幕1

“人怎么可以这样?”

人怎么可以这样?可是人就这样了,还不是一个人,是几个甚至是一群人,严然,你太看轻人性的丑陋了冯忽然的就明白了自己不适合和严然在一起的原因,原来是严然太单纯和善良了,自己其实根本配不上她,所以自惭形秽,所以退避三舍。

“我向有关部门反应过了,只是没有从医学专业的角度去阐述,”冯决定不再对严然进行隐瞒,不然他真的觉得自己愧对于这个依旧为了自己而愤怒、而奔走的女孩:“但是结果就是,没有结果。”

这世界并不是总阳光灿烂的,有白天就有黑夜,有美好就有龌龊,当严然和李玉告别了冯回到了单位,食品药品监察局的同事对她开玩笑说你老爸冶下出了一位英雄人物,严然不明所以,那个同事点开了电脑让她瞧,严然就看到了冯那天赤手空拳的攀爬到十几米高的广告牌上救人的视频。

“你看看下面的跟帖,我的天,火爆的不得了,被誉为新时代的拼命三郎呢!这人真是个疯子,据说还是什么***?那岂不是疯子***?呵呵,你认识他不认识?”

严然没听清同事在说什么,她一遍又一遍的将几种版本的冯救人视频看了又看,同事坚信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冯绝对不会去撞人,还逃逸,这都是可耻的诬陷!

严守一今天回家的有些晚,这几天工作上的事情太多了,就这,今天女儿还给自己打了两个***,***的内容竟然都是在说冯。

冯冯,你喜欢冯,可是冯喜欢你吗?

进了门严守一就看到严然呆呆的看着一个方向,听到开门声严然起身迎了过来:“爸,冯绝对不是那种交通肇事逃逸的人,你上说的,他从那么高的地方救了一个人呐,大家都说他是新时代的雷锋,是舍己救人的楷模,是一心为人民的好***……”

又是冯。

严守一没吭声坐到了沙发上,妻子仍旧的是出去打麻将了,严守一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救人的事情,我知道,可是这不能代表他没撞人吧?这两者没什么内在的联系,然然,看事情要一分为二,功劳是功劳,过失是过失,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嘛。”

“可是撞人的事情不还在调查,这救人的事情却是很明显的。”

严守一决定将话挑明:“然然,你喜欢冯?”

严然愣了一下,点了一下头,严守一伸手抚摸着女儿的手说:“爱情是双方面的,你喜欢他,可是他喜欢你吗?”

“我不管他喜欢不喜欢我,爱情是要付出的,爸,我就是喜欢他,我……”

“爸,你应该将撞人那件事查清楚才对,他那么的优秀,他能到今天这个位置上是付出了多少才得到的,他是一个能干实事的青年干部,你作为领导,不应该让他干了好事却被污蔑,这不公平。”

公平?优秀?今天的位置时他努力的结果吗?付出就能得到?和冯一样的年轻人有多少,可是像他这样当了镇委***的,又有几个?没有裘樟清,谁知道冯是谁?

严守一很想开导一下女儿,但是知道此刻说什么她都是听不进去的,她同县里的一部分,嗯,应该说是相当多的一部分人一样,都觉得冯是不会撞人逃逸的,更何况这两天网上抄的沸沸扬扬的高空救人事件,冯已经成了一个***明星。

本来如果没有牵扯到自己的女儿,严守一还不想过问这件事,但是此刻他觉得自己只是一个父亲,而不是一个县的领导,自己有责任让女儿过的幸福,可是要幸福,就得远离有威胁幸福的人或者事物,冯恰恰就是导致女儿不幸福的那个罪魁祸首。

严守一很想将裘樟清离开梅山前的种种表现给严然说出来,尤其是那天晚上,宾馆里有很多人都看到裘樟清很是失态的从外面跌跌撞撞的跑了回来,裘樟清在外面发生了什么?

没人敢胡乱的议论,但是严守一却知道了七七八八。

裘樟清是高高在上的领导,可是领导也是人,而且还是一个如花似玉正值妙龄的女人,裘樟清在梅山的时候自己小小不言,她离开了自己也不能说她的过失与善恶,可是她每每看向冯的那种眼神,分明就是一个女人对心爱的男人那种神态嘛,难道看出这一点的只有自己?不可能。

也许,裘樟清就是因为害怕事态无法控制了才走的?那就是说,冯和裘樟清之间必然存在着什么,还有,两人这会也必然还有联系。

nan宠!

面首!

更难听的词语严守一不想想起来,就从这一点来说,他觉得自己都不能让冯和自己的宝贝女儿走到一起,不然别人会怎么议论,说冯之前勾搭上了女***步步高升,现在更是成了严***的乘龙快婿?

本来严守一还在犹豫的心理在今湍有了一个决断,自己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越陷越深的,而且,也不能让自己成为大家口中的一个笑话。

这个冯,太可恶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