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95章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95章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其实关于乔本昌风信息传播的范围很有限,发布的范畴基本都是针对于县委和各局、乡、镇的领导,但正因为这样影响就更加的恶劣,只因为如今对于乔本昌而言是非常时期。

接着,梅山仍旧有许多人都知道了乔本昌的花边韵事,口口相传往往比媒体覆盖的面积更要广泛。

有些人觉得这件事纯属偶然,只是该乔本昌倒霉,也有些人觉得事出必有因,肯定有人在捣鬼。

按照谁在一件事里获得的利益最大谁就是事件的主谋这一逻辑推断,有人就想到了事件的主导者是易本初,因为易本初现在在县里已经排名第三,老二下台了,如果没有意外老三自然替补上去,这是常识。

不管怎样,最简单的方法往往是最直接最有效的。

市里随即来了调查组,可是结果和冯猜测的一样,那些关于乔本昌和妙龄女子光着身体在一起的图片都是真的。

据和调查组有内幕联系的有关知情人士的说辞,乔本昌之所以和***的女子在一个屋里大致和李凯旋差不多,乔本昌当晚也喝酒了,所以早早的回去休息,他也记不清自己当时是关闭了门还是没有,结果睡着睡着就有一个光溜溜的身体钻进了他的被窝,一惊醒才知道自己被应zhao女郎给主动送货上门了。

梅山县委几位***当中,凭着冯的了解,乔本昌是仅次于肖抗战比较正派的一个人。

这个时代有些尴尬,很多词语失去了它原本应该有的含义,像说谁是好人言下之意是指这人没什么本事,人畜无害,所以就好,而说一个人正派也有些贬义,意思有这人脑子不灵光,不会黑白通吃,不能如鱼得水,死板守旧,但是肖抗战和乔本昌的确担当的起“正派”这个词的原始蕴意的,尽管肖抗战的正派是真的正派,而乔本昌则是那种因为迂腐而获得的正派名声。

乔本昌当然严词拒绝那个不请自来的小姐,他并没有像李凯旋一样到了嘴边的肉不吃白不吃,李凯旋当时是觉得秃子进庙不是和尚也算是和尚了将事情给坐实了同时也挨了宰。

乔本昌和李凯旋两人共同的特点是都丝毫不敢声张,唯恐被人知道后浑身长满了嘴也说不清,同样的都不心甘情愿的掏了钱,只是李凯旋获得了快乐钱花的多,乔本昌则只给了那女子五百块花钱消灾。

但是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是谁拍摄的,乔本昌实在是一点印象都没有。

既然这样,事情就是真实存在的,市里领导当然要重新考虑梅山新代xian长的人选,这是组织程序,可没等到组织上下结论,乔本昌就病了,他住了医院,至于是什么病,没人说得清,他暴躁易怒,动不动就摔东西打人,而且他的体重急剧的下降,一天一个样的速度在瘦骨嶙峋起来,骨瘦如柴,实在是健康堪忧,而且听闻乔本昌还有一个症状就是见不得年轻一点的女子,一见就愤怒的不受控制,像猫看到了老鼠一样,所以由此种种,易本初自然而然就成了新任dai县长,至于关乎乔本昌的那些图片到底是谁拍摄,从哪个渠道流传出来的,因为图片中只见那个女子的身体而不见整体的面部,所以查证的速度就很慢,或者说干脆的无从查证,但有关部门还在追查。

最近县里人事变动频繁,新领导就职的多,会也就多了些。

这晚又散了会,已经是二十二点多了,冯先将李玉送了回去,然后往半间房回。

夜色漆黑似墨,也没有一丝风,天地一片静寂,到了房河湾,刚刚拐过一个自然转向的坡,冯看到前面路边有个人匍匐在地上,迎着自己车子的方向满脸都是血,路基上还横着一辆摩托车。

怎么回事?这人出车祸了?

冯将车子停靠到路边,开着车灯下了车过去。

这个男人是被车撞了。

可是肇事车辆在哪?看来已经逃逸了。

冯左右看看,因为所处山坳,丝毫看不到远处的情景,这人见到冯过来嘴里呵呵的发出声音,只是冯一句也听不清,他就蹲下问:“你被车撞了?”

“哪里疼?手脚还能不能动?”

这人没能动弹,只是眼睛在眨,冯见他蜷缩着腿,裤腿已经被撞破,一只脚上的鞋子也不见了,身上却不见流血,就说:“你不能说话?我现在打***叫救护车来。”

冯一边拨打着急救***一边问,等***接通,说了自己的位置和眼前的情况,而地上躺的这人已经昏迷了。

在车祸中对于不知道哪里受伤的人是不能随便挪动的,以免会造成伤者二次受伤或者加重伤口崩裂,冯不是医护人员,所以不能轻举妄动,他重新回到自己车子跟前,想要从车里拿警示标志放在车后位置,于此同时拨打了报警***。

正在和接警的人说发生了什么,一辆警车闪烁着警灯过来了,冯心说这不会是出警的车子,没来由来的这么快,他一边打***一边对着驶过来的警车挥了挥手,但是这警车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一直的开着远光灯,冯干脆的站在那里不动了,但这辆警车倒是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了一个人,这个人竟然是李雪琴的老公李金昊。

李金昊现在在***队上班,看这样子他是要去后店子村李雪琴的家。

冯和李金昊隔着一辆警车也能闻到李金昊身上的酒味,他报完警后挂了***,李金昊的表情有些难以言喻,他想称呼冯,可是又叫不出来,冯主动说:“你好,我刚路过,看到路边躺了一个人,全身是血,已经不能说话,可能是遭遇了车祸。”

李金昊一听,也不看冯了,绕到了路边,冯见他完全是按照勘察事故的方法在办,然后听他打***叫了事故组,就站在一边。

救护车来的很及时,将伤者带上车离开,这时冯对李金昊说:“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李金昊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冯转过身上车的时候,似乎觉得李金昊在看自己的车前方,心说这人一干***都干出了职业病了,习惯性的就在审查见到的人和物,难道自己是肇事者?不过也不为怪。

冯离开,这才又有一辆警车到了出事的地点。

过了两天后,县上***队来了两个***向冯了解当晚的情况,冯叙述了后了解到出事的人是半间房镇上的人,当晚正从县里往家里回,一辆车从他的背后撞了上去,但是他并没有看清撞他的是什么车。

到了第三天,冯正在镇上开会,办公室来人说有一个女的想见冯,说是前几天出事那人的妻子,冯让那女的先等,开完了会,就让这女的进来。

这妇女有三十多岁,也不知是不是农民的习性,见到了当官的就有些唯唯诺诺,话也说不成句,冯给她泡了茶,问询了她丈夫的伤情,知道人已经清醒,但是一条腿骨折了,还断了几根肋骨。

这女人好大一会才说:“冯***,你,知道不知道谁撞得人?”

“没有,当时我路过看到你丈夫躺在路边,我报了警叫了救护车后,咱们县里的一个***就来了,接着救护车也来了,后续的事情,有***处理。”

这女人似乎欲言又止,但是坐了一会也没说别的话,最后还是闷闷的离开了。

但是,到了第四天,忽然似乎全镇都在传着冯开车撞了人还逃逸的消息,刘奋斗、焦一恩几个都过来给冯汇报了这事,一会焦海燕也进来给冯说这个传闻:“哪都在说冯***撞人的事情,这不胡乱造谣?得查查,这种风气不能涨。”

焦海燕正说着,王茂强也来了,进门后就说:“这都是谁在胡说八道?这不是欲加之罪吗?伤者没看清肇事者,反倒是对救他的人赖上了,这今后谁还敢管闲事?”

焦海燕笑笑的说:“王副镇,这种事也不是闲事,那些话是肇事者说的?”

“怎么不是闲事?开车过去不管不问的就没事,好心好意的叫救护车倒是惹上了事,也对,不是闲事,是屁事1

王茂强说的粗俗,焦海燕没再言语,王茂强又说:“冯***,我今一听说就想到了我那个老同学,他那会不就是被人冤枉了?让唐经天赶紧查查,这舌头下面压死人,何况胡乱的议论你,得治治,什么跟什么嘛。”

焦海燕并不知道王茂强说的那个老同学是已经故去的李博谷,就问:“王副镇的老同学是谁?怎么了?”

“这个回头我给焦副***汇报***看看是谁在胡说八道,乌鸦嘴1

王茂强没停留走了,焦海燕又坐了一会闲谈几句也走了,冯看着她刚刚坐过的地方,心说无风不起浪,这一个个表面都是人转过身就都成了鬼。

纵然冯心里有猜测,可是没想到有的人会那么心急,快十一点的时候,县纪委打***让他去一趟。

梅山县纪委是和监察局合署办公的,和冯谈话的是纪检监察一室的人,这个监察一室主要联系各乡镇和县直单位的案件查处工作,负责承办所联系单位县管干部的违法违纪案件和***重要、复杂案件的核实、调查工作,而县管干部则是县委发文任命的干部,一般指的是副科级以上的人员。

“呵呵,例行程序,冯***,来,抽烟?”

冯谢绝了,这人就说:“那好,喝茶,喝茶,我知道冯***忙,我长话短说,有人反映冯***不小心开车撞到了人,颇有影响,所以,领导就让我们来问问。”

哪个人撞人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的?

冯看着这两个一个笑呵呵一个板着脸的工作人员说:“领导要问,你们这也是工作,我应该配合,情况是这样的……”

听冯说完,那个一直笑脸相迎的人说:“这样?就是说冯***前后没在事发地点停留几分钟?”

“十五分钟左右吧,救护车将伤员就走,我就离开了。

一直没吭声的那个人猛然的问:“你说的是实情?”

冯回答:“是实情。”

“可是,我们掌握的情况和你说的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人就是你开车撞的1

冯皱了眉:“说话要有证据。”

“呵呵,大家别激动,都是工作,工作,呵呵,履行程序嘛……冯***,有人说看到你撞人了,是的,有人看到了。”

冯讶然:“哦?谁说看到我撞人了?”

“别激动,呵呵,这个人的名字本来是不应该告诉冯***的,不过,这也就是件工作中的小事,冯***也不是外人,是吧?”

“工作是工作,交通肇事逃逸是犯罪,我既然来了,就没有外人内人的分别,麻烦请告诉我是谁指证我撞了人的?”

“呵呵,冯***别着急,呵呵……”

这人呵呵的还没完,另一个人冷冷的说:“是李金昊。”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