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88章生活越来越幽默(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8章生活越来越幽默(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今天县里开乡镇工作展望会,冯提前二十分钟到了会场,他原本是想在会场外停车的地方候着李凯旋的,可是觉得那样目的性太明显,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于是就在会场靠近门口的地方选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但是李凯旋迟迟的没来,倒是围上来一些别的兄弟乡镇领导,大家陆陆续续的聊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了,都各就各位,有的就趁着这个机会去洗手间放水清理肚子里积压的存货,免得会开了半截内忧外患,冯等周围没人,也慢条斯理的从走廊往洗手间走,这时就看到一个身材丰满的女子背对着自己正要往洗手间里进,而墙体视线的盲点位置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说:“哎呀杨领导杨机要,你亲自来啦1

这说话的男子正是李凯旋,而女的是机要科杨怡知,杨怡知性格开朗,生的艳丽,长的丰腻,和李凯旋不陌生,冲着李凯旋说:“难道李***给我捎上?”

“稍你?稍不能,得敬,要背,最好是抱着,捧在手心。”

“那你还先来了?”

“先行为敬,我这不是候着呢。”

杨怡知咯咯一笑:“这两步路就到了,要不你和我进去等?”

“反正就两步路,我还是在外面等。”

李凯旋这样一说,杨怡知笑的更开心,冯听着两人调笑就停住了脚步,然后墙拐角后没有了声息,就听到杨怡知似乎轻声“嗯”了一下,好像是被李凯旋在身体哪个部分摩挲了一下,而后听到一声轻拍,杨怡知进洗手间去了。

真是胆大心细脸皮厚,冯觉得自己应该回避一下才对,可李凯旋却没有立即从墙后面出来,冯看身后没人,垫着脚倒着往回走了几步,然后加重了步子再往前走,但是李凯旋并没有在厕所门前站着,但是李凯旋也不可能真的和杨怡知进到女厕所里,等冯进到男厕,发现李凯旋果然又重新回到了男厕里面正在点烟抽,冯心里就说杨怡知的绰号叫“羊一只”,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膻气大得很,看来丰满的身材和豪爽的个性对李凯旋是有莫大的吸引力。

“烟瘾大,待会得憋,这会就得先过瘾。”

这会厕所里面还有一个人在大蹲,冯点了一下头没说话,李凯旋吸了口烟说:“冯***不抽烟,抽烟的好处你就不知道了,我给你说啊,这抽烟有三好,哪三好,一是狗怕,抽烟的人背驼,手里又拿着烟,狗以为你弯腰拣家伙揍它,所以就怕,这在下乡搞工作进门入户的很能用得上,我说的可是经验之谈,这二来是入室行窃的贼怕,你想,抽烟的人嗓子痒,嗓子痒就咳嗽,贼听到咳嗽声知道你还没休息,他就不敢进你的家门,这不是防贼?再有,抽烟的人精神好,呵呵,这个最有讲究,为什么呢,一般来说抽烟的人寿命短,活不长,寿命短的人年纪轻,年纪轻的人自然精神就好。”

李凯旋说完自己先乐呵了起来,那个在解大手的人这会冲水出来,一边笑着说李凯旋高论然后和冯打了招呼出去了。

李凯旋又说:“现在的烟民可分成四等,一等烟民是既不带烟也不带火,走到哪里都有人巴结你为你敬烟并小心翼翼地为你点上,二等烟民是只带火不带烟,因为你办公桌堆的、耳朵上夹的、口袋里装的烟都有人贡献,只劳你自己动动手点一下火,三等烟民是既带烟也带火,不想占他人便宜,便宜也不让他人占,四等烟民是只带烟不带火,口袋里好烟自己不抽,专门分给别人抽的,”这时冯解完手看着李凯旋,李凯旋说:“我是混合者,四不像,这会属于自娱自乐型。老弟咋回事?”

李凯旋的话戛然就拐了一个弯。

“市里来了个女记者,这几天将我缠的头昏脑胀。”

其实秦致知到半间房采访的事情李凯旋知道,这事又不是多保密的,他心知肚明,但是嘴上仍然问:“怎么了?不就一个女记者。”

冯看了李凯旋一眼就往外面走,走了一步又停下来等李凯旋,李凯旋将一支烟吸完随手扔了烟***说:“好好招待一下,攻关嘛,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别人也未必接受,还费唇舌,为什么不试试最终套路呢?还能难倒你老弟。”

最终套路就是出钱。

对付男记者无非就是招待、喝酒、娱乐、送礼,对女记者往往直接简单的多,直接的投其所好,送钱,可以省去许多繁文琐节。

这会厕所没人,李凯旋对冯的称呼又变成了老弟,冯说:“这女的也不知道是谁招来的,在半间房像是夜里的蚊子盘旋着,嘴上像是按了锥子,逮住问题一个劲的问,你就是将嘴扎成布袋她都能给你戳一个窟窿,也不嫌累,还油盐不进……市里有熟人没有?”

李凯旋眨眨眼说:“有是有,我的熟人哪有你老弟多?”

李凯旋的意思是自己的关系不硬,冯皱眉:“裘***不在啊,我找谁?”

李凯旋明白了冯的担忧,自己也是一个镇的负责人,记者来揭黑就是给镇上眼药,搞不好影响大了会波及到今后的职位走向,而且市一级的记者不像省里的,省里来***多一请二送三没事的几率比较大,而市里的则往往都是受了某种派遣或者是有明确目的前来的,更难打发。

“上头来查,下面在闹,夹在中间我都快烤熟了,真是没在县里那会舒坦。”

冯的意思已经表达到位,多说无益,伸手拉开了门让李凯旋先走,李凯旋本想停伫,再一想太客气了显得虚伪,一出去也站着等冯出来,这时恰好杨怡知也出来了,李凯旋看冯在洗手转换了话题:“各处各菩萨,一人一活法,总会有办法的。”

杨怡知的视线从李凯旋转移到了冯脸上,还是像以前那样叫了一声冯主任,然后问李凯旋怎么了,李凯旋郑重的说:“我在想我为什么不能让鬼来推磨?”

杨怡知知道李凯旋在胡说八道,也洗了手挨着冯往会场走,李凯旋一边走一边说:“刚刚有人给我发了一短信,说哥俩考功名,结果哥哥高中弟弟落榜,弟弟回家怕丢面子,跟自个老婆说哥哥下面没了,哥哥回来全家庆贺,唯独嫂子闷闷不乐,晚上嫂子非哥哥下面,一看竟然还在,嫂子大喜欲狂,当时就和哥哥恩爱无比,哥哥事后长叹,说:功名利禄还不如个鸡ba管用。”

杨怡知一听先是笑然后一皱眉,说:“这谁编的段子?你们乡镇的领导说话真是太直接了。”

“杨机要你不知道,在乡下说话办事不能太文绉绉,否则很难开展工作,大家都爱听这种带把的和***的,不然人家以为你咬文嚼字的瞧不起人,或者是没工作能力,起码是没什么经验,缺少工作方法。”

冯知道李凯旋是说什么,他是让自己直接对症下药,可难道自己给秦致知送一个貌似潘安体健如永动机的男人去?

三人到了会场门口,政法wei***肖抗战皱着眉走了过来,杨怡知本来送完了文件是要回办公室的,这下也停住和冯李凯旋站着。

没等三人问好,肖抗战说:“你们镇外出打工的人有多少?”

李凯旋愣了一下,嘴上说:“有一千人左右……”

“不包括随着建筑公司干活的人,我说的是外出在哪家企业、工厂、矿山里做事的,比如安装工,搞物流货运的或者服务行业等等。”

“那就是八百左右。”

“你呢?”

“截止上个月底有三百七十三人,这个数字幅度在十人左右。”

杨怡知听冯回答的这么具体,就瞧着冯的眼睛,可是丝毫看不出有胡诌的迹象。

“你们两个镇的人数有差别。”

肖抗战若有所思,冯回答说:“以前我们镇出去打工的人比朱阳关的人多,朱阳关镇底子厚,主要是最近半间房发现了金矿,人员返潮了。”

冯是变相的说李凯旋在朱阳关工作做得好,穷则生变,吃得饱睡得暖谁愿意外出打工颠仆流离?半间房要不是发现了金矿,外出的人会比李凯旋那个镇人数多。

肖抗战听了也不说话,就迈腿往会场进,杨怡知也随即用目光和冯李凯旋告别离开,可是肖抗战没走两步他又返了回来,朝着外面去了,搞的李凯旋和冯都莫名其妙。

今天主持会议的是副***乔本昌,除了裘樟清外,严守一、易本初等领导都在主席台就坐,冯瞧着易本初,从面相来说,易本初脸瘦无肉,嘴唇稍薄,倒真是有些天生干纪委的潜质。

会开到一半,冯的手机震动,他低头拿出来一看,上面是一条短信:“共chan党的会,国min党的税。”

这短信不知道是谁发的,号码很陌生,一会冯瞧见有几个人都低着头在下面看手机,然后嘴角都带着一丝不可言传的笑,知道他们和自己一样了。

会议开完已经是傍晚,这时冯才听说梅山县有二百余人在赣南泾川市打工,但是泾川市那边的企业拖欠了梅山县的打工者为数不少的工资,为了讨薪,这二百余人围堵了打工的那家厂矿,结果几乎全被当地以寻隙滋事给抓了起来,而没有被抓的人跑了回来,找到了县里当初组织务工的劳动局要求解决问题,这事情就被放映了上来。

怪不得会前肖抗战有那么一问。

到了晚上八点多,冯忽然接到了县纪委打来的***,说让他现在到县***局去一趟。

这个***有些让人颇费思量,到***局去***局的不来通知,却让纪委的人打***?

冯到了***局之后,发现***局长皮建斌在、肖抗战在,易本初在,竟然唐经天也在,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