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85章生活越来越幽默(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5章生活越来越幽默(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活人是可以在活人心中死去的,而死人却可以在活人心中活着。

从李玉对父母以往的只言片语中得知,李博谷和李玉的母亲一直相敬如宾,冯知道,李博谷是爱着姚丽华的,李博谷将对姚丽华的那份爱意一直深埋在心里,随着岁月的漫漫,那种爱恋已经转变成了一种心灵上的寄托和对美好的向往。

在心里深爱着一个人,在生活中和另一个人长相厮守,冯不知道李博谷这是一种无奈,还是一种幸福。

爱情观是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演变的,一个时代的人似乎是很难理解另一个时代的人对于爱情、对于人生的看法和态度。

现在,李博谷已经是尘归尘土归土。

关于李博谷是土葬还是火化这件事上,冯早先是做好了准备的,他本着入土为安和南莫村的村支书高志邦商量好,准备给李博谷做墓地土葬,但是李玉却说李博谷在生前就说过他死后要火化的,自己作为女儿也不好不违背父亲生前的意愿。

不过将李博谷火化之后,今天李玉将李博谷的骨灰带回来和她母亲埋在了一起,一直陪着李玉的冯这时候才知道,原来李玉母亲的坟就是在功德塔一侧的那个山坳里,也就是冯每一次看到李博谷从山凹走来的那个方向。

牛乙岭被监视着居住却跑得没影了,这让唐经天十分恼火,将执行任务的两名干警狠狠的臭批了一通勒令他们停职检查,而后就叫人带着寺洼村的会计往省城去,说是给这个会计鉴定一下精神状态,有病的话就住院,八年不好往十年治疗!

车子到了半路上,会计思前想后的终于心理崩溃了,交待了刘秋华和牛乙岭的一系列问题,讯问笔录完成,唐经天立即向冯做了汇报:“冯***早就看出来刘家人是三岁男孩的鸡ba,硬不了几分钟,这下看那俩***怎么狡辩1

“恭喜唐所长旗开得胜,还是那句话,如果涉及到证据确凿的人和事,要按照程序办理。”

唐经天心说我这不是要你高兴,这一切还不是按照你的谋划进行的,再者办事不给领导汇报领导怎么知道我在做什么?这不是接近领导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不然今后你怎么为我请功?当下答应了一声等着冯挂了***。

天有些阴沉,迎面一阵山风吹来,李玉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喷嚏,冯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就要说话,李玉摇头说:“我没事,快走吧,可能一会有雨。”

事出保密,安葬李博谷骨灰的事情也就是冯李玉和高志邦三个人,高志邦这会背着铁锨和锄头走在前面,李玉脚踩着昏黄的土坷垃幽幽的说:“是扎西拉姆多多的《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

“什么?”

李玉见冯有些不明白,看着远处的山峦说:“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来我的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这是李博谷在临终前从口中最后吐露的只言片语的出处了,冯不知道该说什么,李博谷说这些也未必都是出于对自己和李玉关系的误会,但是却说让自己和李玉要好好的。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能做到事实上很难。

风愈加大了,将树枝子吹的乱摆,冯在前面为李玉开着路,李玉的视线随着他的身影高低起伏,心里叹气,希望总是美好的,可是终归是希望罢了。

回到镇上,高志邦要去县里办事,将李玉捎了回去,冯到了老***大院前拐了进去,这一段因为忙,也没来看屯一山,前几天朱阳关的李凯旋和冯喝酒,冯知道他那个镇出产烟叶,就要了一些,但是一直放在车后备箱没机会给屯一山,这会倒是很顺路。

“这烟叶不好,”屯一山一如往常的躺在门前廊下的椅子上听着收音机里咿咿呀呀的唱着地方戏剧,冯从屋里拿了杯子给自己倒了茶水喝着,听屯一山对烟叶评头论足了一会,雨点就落了下来,打在满院子的树叶上唰唰作响。

雨越来越大,难得忙里偷闲,冯就动手开始准备下午的饭菜。

一切似乎回到了往昔,唯独就是***不断,提示着冯如今的身份已经和往日不同,终于忙完,两人正在吃着的时候,李凯旋的***打了过来。

李凯旋因为在泾川市被小姐给玩了那事让冯撞见,本来就想和冯发展关系,这下反而有了理由,三天两头的找冯喝酒吃饭,这会张口也是:“冯老板,来吃饭。”

冯怕李凯旋过来蹭饭,就说自己正和本家的叔叔吃着,李凯旋听了只有说自己单练了。

客气两句,李凯旋说:“老弟,今天找你还有一件事,请给点面子。”

冯笑说:“除了项上人头,你老兄看上哪请随便。”

李凯旋也笑:“你们镇上今天将什么寺洼村的村干部给连锅端了?”

风声都传到朱阳关镇去了?冯不能说不知情,嘴里嚼着饭嗯啊着,李凯旋说:“***人,我就不多嘴了,那个刘秋华刘春华的,你老弟上点心,该罚就罚,要没多大事,就让人回去,我回头让他们感谢你。”

“怎么回事?我这会有些糊涂。”李凯旋直接的点名说了刘春华和刘秋华,这让冯讶然。

李凯旋叹气说:“实不相瞒,你老哥我这个位置,多亏了易部zhang的大力支持,他家侄子的事情,我不知道不说,知道了,就要嗦两句,我也就是张老脸了,你老弟要是觉得还值钱,就担待点埃”

刘秋华是易本初的侄子?

天上猛地一个惊雷,闪电嘁哩咔嚓的连续闪鸣着,耀的人眼前惨白一片,雨被风吹着斜斜的飘着,几乎就要落在冯和屯一山的脚下,屯一山纹丝不动的在吃着饭,冯借着这个机会心思回转,问:“我说老哥,你没搞错吧?易bu长可是姓易,和姓刘的怎么都是两个姓,什么侄子?”

“易部zhang是刘氏兄弟的姑父,易bu长的妻子是刘秋华的姑姑埃”

原来这样?冯一直就在想为什么刘秋华在寺洼村肆无忌惮的胡作非为,原来有易本初这个县领导做后盾,可是为什么刘秋华以前没有将这层关系给敞开了说明呢?

比如说刘二春要求入党的事情,要是有人给暗示一下,还能通不过?

“据我所知,易领导以前生活条件是不行,他和刘秋华姑姑的婚事刘家人不同意,但是这位姑姑还是嫁了,结果,两家几乎断了亲,也就是最近这几年,刘秋华家的老人都去了,刘家兄弟才上门找到了易部zhang。”

“事就这么个事,你老弟受累。”

易本初从方旭陈长青那会就一直站在裘樟清这一边,所谓跟着组织bu,年年有进步,易本初盘踞组织高位多年,梅山许多的干部都是经过他的手提拔上来的,可以说易本初如今在县里隐隐的已经是第四号人物,涉及到了他,又是从李凯旋的口中说出来的话,冯就不能不想这究竟是易本初的意思,还是李凯旋确实在自作主张的替易本初摇旗呐喊。

“你老哥的话,我自然认真考虑,不过我还不知道情况究竟发展到了哪种境地,这事涉及了***、县纪委,检察院那边也插手了,寺洼村的人议论很厉害,镇上也有反响,方方面面的,我得沟通呐。”

李凯旋笑了:“你是半间房的一把手,你要是说不行,那就真不行,你要说要沟通,那多半有机会,老弟,不看僧面看佛面埃”

“得,我回头专程去见你,咱哥俩再谈。”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刘秋华还隐藏了这一手。

吃完了饭冯正在洗碗刷碟子,李玉的***打了过来,说裘樟清回来了,让他现在过去。

雨正大,急也不急那一时半会,冯将碗筷放好了才走,临走时给屯一山说刚刚拿来的烟叶让他凑合着先抽,回头再给他搞好的。

屯一山看着冯的车子离开了大院,咳嗽了一声点燃了烟锅子,这时屋里的固定***响了,他过去一接,里面传出一个男声问了一句爸,然后问吃饭了没有,嘘寒问暖之后又叮嘱说不要抽烟了云云,屯一山不耐烦的应付了两句挂了***。

……

胡德铨被查处了,冯早有心将焦一恩提上来,现在时机成熟,裘樟清没打折扣的就同意了。

裘樟清这次回来,看起来心情十分不好,脸色像是外面凝固起来的乌云,一拧估计能在屋里下起雨,冯到了五一九后陪着裘樟清坐了半个小时,裘樟清让冯开着车和自己去市里办事,说李玉的父亲刚去世,就在家多休。

然而到了市里裘樟清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让冯载着自己到了财政宾馆去泡温泉了,等一套服务下来,裘樟清回到房间休息,气色好了很多,和冯说了一会话,脸上才露出了笑。

第二天两人并没有离开宾馆,快中午的时候,冯当时正准备叫裘樟清吃饭,推门进去正好就看到裘樟清满脸怒容的将手机摔了出去。

冯一愣,看看皱着眉的裘樟清过去将手机拾起来,而手机并没有摔坏,***又响了起来,冯也没看上面的来电显示,犹豫一下将手机递了过去,裘樟清看着冯深深吸了几口气将手机接过,冯又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裘樟清给冯说:“吃完了饭,你送***省里。”

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