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80章娱乐到死(九)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80章娱乐到死(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280章娱乐到死,请到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谢谢。

冯不能呆的时间太久,聚了一会,他就要走,大家心里都有些话要讲,不过今天的时机不对,也就起身送别,心里都在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单独的再见见冯。

在坐的每个人都有车,最后还是将送冯的任务交给了胡红伟,其余的人在饭店门口目送车子走了很远,才又进去。

“我觉得胡凤举的事情是胡德全指使的,这老家伙,牙没有几颗馊主意倒是不少,意见大得很。”

胡德全以前是后店子村的支书,但是后来被胡红伟代替,冯觉得胡红伟说的有些道理,问:“能不能给胡凤举找个事干?他没有经济来源,吃不饱肚子,有人拿他当***,给些好处,他当然会跑得快。”

“他能干什么?关键是他什么也不干,你就是送吃的给他,他都懒得伸手接,巴不得你喂到他嘴里,整个一个废人1

“也不对吧?他敢在省市领导在场时候振臂一呼,敢当着成千上万人的面抛头露面,怎么就是废人?起码是勇于表现自我的吧?”

冯一说胡红伟就笑了,冯又说:“古时候揭竿而起的人为什么要***,不就是没得吃没得住没得穿,说***,其实还是贫富差异起主要作用,你瞧哪个生活安逸的人吆喝主动闹***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你现在就是既得利益者,什么是既得利益,搁你身上你就是当权者,有人对你有意见很正常,作为你就要将这些不安稳的因素消灭化解掉,这样你才能继续的行使你的权力,才能维护你已经享有的和即将得到的利益。”

胡红伟看了冯一眼,摇头说:“好,我知道了,那我也没法让所有人都满意吧?算了,等唐霸天将胡凤举的事情搞明白了,我给他找个事做。”

冯没吭声,显然胡红伟并没有完全理解自己的意思,可是冯也没打算给胡红伟说的多明白,有些事情,还是靠自个的悟性的,自己讲的多了,反而局限了他的思维,要是形成了依赖,今后事事都让自己说的通透明白,那就得不偿失了。

胡凤举可以找个事干羁绊住发点钱让他闭嘴,那对胡德全该怎么办呢?

很快的就到了县里,冯让胡红伟将车停在离宾馆有几十米距离的一个阴影处,说:“我现在有点身不由己,倒是想当初和你的那些战友一起喝酒的日子。”

“我最近也没见他们,要不哪天我约一下?哎对了,你说那事李聪惦记着呢,不过还没消息。”

冯听了转换了话题:“博望集团前总经理出了车祸,那肇事的拉水泥车主和司机,你知道是哪人吗?”

胡红伟一愣,点头说:“知道,是市里面……”

“出事那条道我知道,你要是拉几十吨水泥,从山下往上开,能开多快?奥迪车从山上往下又能开多快?奥迪避不开载重车?”冯没等胡红伟说完就打断了他。

胡红伟猛吸一口烟瞧着一脸沉寂的冯,说:“你是说……”

“我什么都没说。”

冯再一次打断了胡红伟,看着闪亮的路灯,伸手一拍胡红伟的肩膀说:“赶紧回去吧,高霞还等着你呢,喝酒了路上慢点。”

胡红伟笑笑说:“我没喝多少,那好,我走了。”

“到家给我发个短信。”

胡红伟又笑:“好,早请示晚汇报,要得。”

冯看看附近没人,就要下车,这时候手机震动了,他下车对着胡红伟挥挥手,走了几步,等胡红伟将车开走了才掏出手机,一瞧是柴可静打来的。

“这么晚还没休息?小心成熊猫眼。”

“成了熊猫眼也是被你害的,”柴可静在那边轻轻笑着:“还说我,你不也没睡?”

“领导都没睡,我哪敢抢先?还想不想进步?我这熊猫眼不为了和你配对?”

“难听死了,什么配对?我哪有熊猫眼?”

“好好好,你没有,我有,领导身体健康,左右逢源,招财进宝,芳龄永昌。”

“嗯,正要给你说呢,恭喜我吧。”

“什么?”

柴可静听起来心情很好:“我升职了。”

“成正科了?呀,真是成了领导,你得请客呀领导。”

“不要吧?招摇了,别人还不以为我想收礼?咯咯咯。”

柴可静又是几声笑,这时路上开过去一辆卡车,本来城区是不准大货车通行的,零点时分,没有***,这车就开的飞快,车声呼啸的,柴可静就听到了:“你在哪?”

“我刚从胡红伟那回来。”

“少喝点酒,熬夜还喝酒,现在不要紧,老了身体受不了。”

柴可静有些娇嗔,冯听到她关心自己,心里暖洋洋的,嘴上就说:“明见万里啊!你离得远,我不没人管吗?”

柴可静一听就沉默了,好一会才说:“冯,我想你了。”

冯一听,登时想将自己在省里买房子的事情告诉柴可静,可是转念间又忍住了,觉得还是今后等时机成熟再告诉她,给她一个惊喜。

“嗯。我也是。”

这时冯已经走到了宾馆前厅,两个值班的服务员对着冯笑,冯也对她们点头示意,接着就进到了电梯里,柴可静说:“好了,不聊了,知道你到宾馆里了,说话不方便,赶紧休息吧。”

“嗯,好,熊猫眼。”

“呀!不理你了1

柴可静挂了***,冯看看通话时间,到了楼层里,对着还在楼层值班室外坐着的唐艳点点头,按了隔断门的密码,走了进去。

裘樟清的房间没有声音,看来已经熟睡了,他回到屋里洗漱完了,站在窗户前,没有开灯,看着外面在风中摇曳的树枝花草,懵然一种有些累的想法。

自己使出浑身解数,这会也不过是副科,柴可静一直顺风顺水的,却已经是正科级别了。

生活真的就像是在拉屎,有时候你尽管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出来的,却是个屁。

柴可静升职,冯不是不为她高兴,只是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

胡凤举死活不承认有人在背后指使他告状,他那天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唐经天只有将他放了,胡红伟坐在车里看着胡凤举出了派出所就直奔附近一家酒馆点了几个菜,一个人喝起了酒,胡红伟想想也走了进去,佯装恰好碰到似的和胡凤举打了招呼,坐在胡凤举的对面,说:“凤举,喝酒呢,最近在哪发财?”

胡凤举对胡红伟爱理不理的,胡红伟说:“怎么,不请我喝两杯?”

“不请。”

胡红伟看着胡凤举的样子,心里都是厌恶,干脆的就说:“凤举,都是一个村的,我直说,你也老大不小,咱叔还指盼着你养老送终,你说你也没成家,你不能总什么都不干吧?那哪个姑娘愿意跟你?”

“爱跟不跟,有了钱,我天天换新媳妇,夜夜做新郎。”

胡红伟登时就想一口啐到胡凤举那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脸上,耐着性子说:“这样,我新开的矿口那还需要一个看矿的,你去给我帮忙,也不用出力,就是瞧着东西不丢就成,管吃,工钱,别人多少你多少,你看行不?”

胡凤举一听就乜着眼看着胡红伟,说:“当真?”

“嗯。”

胡凤举摇头:“不去。”

胡红伟一听就站了起来,想发火,但是又忍住了,走了几步,可是又觉得这样走太窝心,就又拐回来,还没说话胡凤举就嘻嘻的笑:“你回来我也不请你喝酒。”

胡红伟盯着胡凤举的眼睛说:“你一点不笨,我就说一句,谁给你出主意让你去告什么状的?那人怎么自己不去?你那天算是撞了大运,要是惊动了省里领导,破坏了安定团结的和谐局面,被***判刑都是轻的1

“那还怎么滴?***毙我?”

“你要是死了,咱叔怎么办?”

“不是还有国家,还有集体吗?***zhu义***,总不能让五保老人饿死。”

胡红伟真的没话给这个泼皮说了,摇摇头就走:“你就是死了,别人一家有老有少的,谁能记住你是个鸡ba毛1

胡凤举翻翻白眼,看着胡红伟走了出去,哼了一声,伸手挠了几下裤裆,嘀咕说:“一根毛没少,爷们才有ji巴毛,女人那是bi毛,”然后继续喝自己的酒。

梅山县县委宣传部bu长刘奇才在失踪了将近八十个小时后,被***干警给找到了。

为了寻找刘奇才,五陵市***局派出了大量的警力进行地毯式的搜救,终于在距离梅山县和五陵市区交界的房河边上一个果树林里,发现了刘奇才的下落。

这个果园已经废弃,距离房河河岸很近,荒草丛生,没有大路,小径非常难走,首先找到刘奇才的,是一只警犬,这个警犬到了果树林里就吠叫几声,闻讯跟了过去的***首先看到的是一幢几乎没有顶的小房子,这房子是用河岸边上的石头垒成的,上面遮盖着几块石棉瓦,不过石棉瓦因为时间久了,已经破损不堪,挡不住风雨,那只训练有素的警犬正安安静静蹲在石头小屋的外面,屋里却传出了几声羊叫。

***人员一看警犬的模样,知道没有危险,于是过去往小屋里一看,饶是他们经常办案一个个见多识广,也被眼前的景象搞的吃了一惊。

这间石头垒成的小屋有十个平房大小,屋顶是几根横七竖八的檩木,这些檩木年头久远,风吹雨淋的十分斑驳,似乎随时都有断掉的样子。

其中有两根檩木上面挂着两个塑料壶,壶里还剩下大半液体,壶下面有着很小的破损,里面的液体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往下滴。

后来经过***机关检验,这两个壶里的液体一个是房河里的淡水,另一个是搅拌了盐的盐水。

这两个壶的下边,有一把木椅,木椅被几根绳索固定在石屋中央,椅子上牢牢的绑缚着一个人,这个人全身chi裸,身上斑斑点点的像是被什么昆虫攻击过,四五月的季节正是各种昆虫成活觅食准备繁殖后代的季节,房河边水草丰美,这个光着身子的人被各种昆虫骚扰十分正常,他头一直仰着,张开嘴正对着有淡水滴下的水壶,而那个装着盐水的壶对着的方位,是这个男人的双腿之间。

这人的双腿被绳索分开,不能合拢,双腿间男性的器官颜色通红挺立的很直,一只浑身洁白的绵羊正伸着猩红的舌头对着男人的腿之间不停的****着还咩咩的叫着。

石屋里除了被绳索牵绊的一只羊和同样被绑缚着的人之外,再无活物。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