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78章娱乐到死(七)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8章娱乐到死(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点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278章娱乐到死七,请到起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谢谢。

裘樟清一直睡到了四点多才醒来,洗漱出来后看起来精神饱满,气色非常好,冯就给她泡茶,等裘樟清处理了几件事情,抬起头看到冯站在一边,就问有事?

冯说:“***,昨天在半间房开会的时候,有人要冲击会场,被半间房的***干警控制了,刚刚半间房派出所所长唐经天和我通了话,说那人声言要告状,还打印了许多的告状信,告的缘由是说水库占了他家地没给补偿款,不过经查明,水库占地没有这人一家的。”

裘樟清嗯了一声,慢慢的靠在了椅子后背上,一时间冯很难辨识出裘樟清到底在想什么,不知是想着自己刚刚汇报的事情,还是别的。

这时,有人在轻轻的敲门,从敲门声冯感觉到是谢小苗。

裘樟清的门不是谁想敲就能敲的,平时来客都有冯在外面守候,为来者通报,而一般的人要见裘樟清,在看不到冯这个大秘的情况下是不会自己动手敲办公室的门的,因为他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是裘樟清正在办公,还是会见哪位领导,仰或者是在做别的重要事情,冒昧的敲门就是一种对领导的不尊重,是会减少印象分的。

所以,冯判断,这会能瞧裘樟清门的,只能是县委大管家谢小苗。

来的人真是谢小苗,谢小苗一进来先问了一声***好,就看了一眼冯。

冯觉得谢小苗有话给裘樟清说,可是他这样分明就是想让自己离开,裘樟清却捕捉到了谢小苗的神情,说:“谢主任有事?请坐,小冯,给谢主任倒杯水。”

裘樟清这样说一是客气,二来就是在暗示,冯可以不必离开。

既然裘樟清这样维护冯,谢小苗就坐到了裘樟清面前的椅子上,以汇报工作的姿态说:“***,刘b长,可能是失联了。”

裘樟清本来是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什么材料的,一听就抬起了头,冯是背对着两人的,这会也竖起了耳朵。

“失联?刘b长?刘奇才?”

谢小苗点头说:“或者是失踪,这有些说不清楚。”

“怎么回事?”

冯倒了水放在谢小苗面前,谢小苗说:“昨天刘b长去市里参加市委宣传b门的一个会议,会议本来昨天下午就结束了,刘b长没有回县里来,昨晚就休息在市里面,今天早上,和刘部n一起去市里的一个同志等到了十点多还不见刘b长起床,就推门一看,发现屋里面根本没人,刘b长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个同志以为刘部n在外面散步,刘部n的手机也不在,就出去找,可是没找到,就打***,可是***也没人接,她才着急了,那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她就给宣传b那边打了***,知道刘b长确实没回来。”

“现在县委宣传b这边已经去了人了,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就给***你汇报来了。”

“刘部昨晚休息在哪里?”

“市里的水月山庄。”

裘樟清一听就皱了眉,显然刘奇才住的地方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水月山庄是什么地方,应该是高档消费的场所。

“和刘部一起去的人是谁?”

谢小苗轻咳一声说:“是精神文明办的主任周红青。”

精神文明办的全称是***义精神文明办公室,是宣传部门的一个下属科室,周红青三十来岁,是精神文明办办公室的主任。

初到县委的时候,冯就听说过这个周红青,听说的原因是源于一个并不可笑的笑话,有人给周红青叫“社精办”主任,这个社精办的简称就来自于“***义精神文明办公室”,他也远远的见过周红青一面,只觉得这个周红青的胸很汹涌澎湃。

联想到刘奇才为人的品行,加上他和女下属周红青在市里的水月山庄共渡一夜,不知道两人之间会不会发生些什么,所以冯就觉得谢小苗的话有些不切实,比如说周红青早上推门发现刘奇才不见了,那就是说刘奇才和周红青没睡在一起?这是周红青自己的说辞,还是另有内情?

总之,这会刘奇才是不见了,是失踪还是失联,都要亟待进一步的确认。

“通知一下高***,***部门协助调查。”

高***就是政法委***高建民,谢小苗一听,自己的任务完成,看裘樟清没有别的事,就出去了。

裘樟清明显的陷入了沉思,冯不好打扰,就推门出,正巧看到何亚丽和一个女同事在楼道里走,隐约的说着博望之类的话题,冯心里一动,跟在两人身后。

何亚丽两人没有留意到冯,正在说道:“你没听说啊?李霸道已经出国好几天,联系不到人了呢。”

“李霸道?哦,博望的漂亮女经理啊,她出国不是很正常,哪个月不去国外溜达一圈,别大惊小怪。”

“哪呢!是真的,博望那边都传开了,李霸道这回出去后就失去了联系,这都十多天了,根本找不到人了,大家都说她是携巨款私逃了。”

“嘁,那也正常,博望的钱来的也不正常,这叫黑吃黑,李蓉拿着博望的钱今后在国外改名换姓,做一个女***,想怎么过就怎么过,那叫一个滋润,你说那么多钱,她要怎么花啊,我怎么就没这命?”

何亚丽和那个女的进到了女厕所里去了,冯到了男厕,站到窗户前,看着阳光普照的县府大院,恍惚的脑海中就闪现了李蓉那张美艳绝伦的脸来

梅山县县委宣传部长刘奇才真的是失踪了,截止到傍晚九时,***及相关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找到刘奇才的下落,裘樟清将此事对武陵市委做了汇报。

一个县委***失踪对于梅山县委来言是很严重的事件,经查,民航和出入境管理局那边没有关于刘奇才的登记,排除了刘奇才的“失联”,梅山县委就将刘奇才事件定性为刑事案件,由***部门全力进行搜救。

晚上九点一刻,冯陪同裘樟清回到了县宾馆。

裘樟清有一个习惯,每晚回到住处后,先要在沙发上坐五分到十分钟,像是在捋清一天中发生的事情,也像是缓解工作的疲劳,这个时候,冯会为她到一杯白开水,端来一些水果,然后,就去给裘樟清放洗澡水。

对于放洗澡水这件事,刚开始冯觉得似乎自己做有些不妥当,毕竟裘樟清是女性,自己这个男秘书给女领导放洗澡水,有些不对头。

后来有一次裘樟清明显的很累,而且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冯就自作主张了一回,裘樟清进去洗漱后很久没有出来,等出来后,已经洗过了澡,心情看上去明显好多了,和冯说了很多的话,冯就知道,自己是做对了,由此后给裘樟清放洗澡水就顺理成章,成了工作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你认为刘奇才会去哪里?”

裘樟清并不喜欢看电视节目,但是她喜欢看各种广告,冯瞧她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对着自己问话,就坐在一边为裘樟清削着苹果皮,回答说:“我也认为失踪的可能性大,水月山庄是开放式的盈利机构,去的人比较复杂,刘部长会不会遭到劫持,我觉得也有可能。”

裘樟清接过了冯递过来的削了皮的苹果,咬了几口说:“小冯,你看我眼角没皱纹吧?”

冯愣了一下,裘樟清思维太过于跳跃,刚刚问的是刘奇才,下一句却说得是自己的容貌有没有被岁月刻上烙印,于是就很认真的瞧了裘樟清几眼,摇头说:“没有,***,你皮肤那么好,怎么可能有皱纹。没有,一点没有。”

裘樟清嘴里吃着苹果在问一个男性自己的容颜,这是梅山许多人都难以想象和不可能享有的特殊权利了,冯一时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想。

裘樟清从冯肯定的语气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论,几口就将苹果吃完,喝了几口水,就准备去洗澡了,冯也站起来说:“***,要是没别的事,我想出去一下。”

裘樟清看了冯一眼,说:“没事,你去吧。”

“那好,***你晚安。”

冯出去关好了裘樟清的门,到自己屋里洗了把脸,再出去将隔断的门锁上,到了楼道外,正等电梯的时候,有个楼层的服务员走了过来,张口叫了一声领导,然后就瞧着冯一直的笑。

县宾馆的服务员都是经过严格挑选和培训过的,容貌和形体都算是大方端庄,还有几个长的算是比较突出的,今天这个主动和冯说话的女子就算是其中的佼佼者,眼睛大大的,年纪也不过二十来岁,穿着服务员的装束,大半截胳膊露了出来,白白的很是养眼,身材修长,个头有一米六五的样子,冯就点头,说:“你好,有什么事吗?”

这女的见冯很客气,笑的就更加的绚烂:“不好意思,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嗯,你说。”

“谢谢你,这样,”这个服务员拿出了一个手机说:“我刚买的,不大会用,不知道系统怎么设置,你能不能帮帮我?真是打扰了。”

县宾馆的服务员没有一百也有几十,这女的别人不去找,就单单在这时候找自己研究手机问题,还真是会挑时机,不过冯没必要揭穿她,有时候主动和一个人去说话搭讪,也是需要勇气的,自己不应该去打击一个女孩子的积极性,尤其是现在所处的位置特殊,一言一行,都要十分注意。

见到电梯还没来,冯就随手按了几下,手机屏幕上就显示出手机主人那生动的笑脸来,上面还有一行字我叫唐艳,谁要捡到我的手机请还给主人,五体投地的感谢。

冯心里就笑,这个唐艳为了介绍自己也是费了一点小心思的,于是就调到了设置系统,还给了唐艳。

唐艳一直瞧着冯,见到他脸上没有高兴也没有厌恶,先松了一口气,心说这近距离看他比在远处瞧着还帅,接过手机就说:“谢谢领导,还有一个问题,我这手机接到***时怎么不会响铃呢?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冯听了就看着唐艳那疑惑的双眼和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脸,嘴上说了一句:“是吗?”

“要不,你用你的手机给我打过来,我再看看?我们内部线路打外线很麻烦的。”

唐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冯看到电梯已经快上来了,就看着唐艳说:“你一直负责这一楼层吗?”

“嗯,这个月是,我们是换班的。”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