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75章娱乐到死(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75章娱乐到死(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是起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275章娱乐到死,请到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谢谢。

胡红伟前几天知道冯回到半间房的事情,可最近他一直不在半间房,今天回来想请冯吃饭,没想到冯自己先行一步,找了镇上的这几个神人,这会听了冯给刘奋斗说的话,琢磨着难道冯有什么想法?

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晚上十一点多,众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李雪琴的老公李金昊到底没来,李雪琴打了***,那边说局里开会,匆匆才就挂掉了,冯就问李雪琴去哪里。

“回店子村,他也不管我这大大小小的。”

冯一听就说:“那你别开车了,太晚,让红伟带你回去。”

胡红伟说:“哎呀,我喝酒有点多,学琴可是两个人,这个任务太艰巨,我可不敢揽这瓷器活。”

“那我开车,送你们。”

胡红伟知道冯的酒量大,看他也没事,就把车钥匙给了冯,李雪琴不知道冯有了驾照,一上车,发觉冯起步车也不抖,换挡离合分离的迅速,才相信他真的会开车。

“你来了半间房也好,省得这会在县里怄气。”

胡红伟见冯不吭声,说:“李显贵官复原职,还成了宣传bu的副bu长,没想到一查反而将他查的高了。”

本来胡红伟想说文化局市场办新任命了一正一副两个主任,可是觉得说出来有点***冯,就摸了一根烟,就要点着,一看李雪琴,又将火灭了。

“雪琴姐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早着呢,八月。”

“阴历阳历啊?”

“阴历,农村人谁算阳历?”

胡红伟说:“我好像才是正经的农村人吧?你们两位,公务员的干活。”

李雪琴想起了一件事,问胡红伟:“我怎么听说你那会,很多人反对?”

李雪琴说的是胡红伟当村支书的事,胡红伟回答:“呵呵,有人说我判过刑呗。”

“这不是没剥夺***权利吗?又不是当公务员,谁管的宽?朱阳关那边有个村选村长,那人是真的做过三年牢的,可照样当了村主任,李凯旋反对,反对有效吗?”

胡红伟就不说话了,李雪琴就想起了冯的遭遇,说:“管的宽,尿的远1

一会就到了李雪琴娘家门口,李雪琴邀请冯和胡红伟进屋,胡红伟说太晚了,冯还得回去,李雪琴就往院子里进,走了几步,又拐回来,掏了车钥匙给冯说:“你一会怎么回去?”

“开我的车啊,”胡红伟就回答,李雪琴就皱眉:“那啥,我那车不是在***大院里吗,我还想让冯明天来接我的。”

“呦呵,你这是让冯站长做你的司机,你还真是敢用人,那这样,我待会找人将站长送回去,这行了吧?”

其实李雪琴是有心让冯明天来自己家请他吃饭,好让李金昊和冯坐坐的,所以找了这样一个借口。

冯想想,就答应了,说:“反正我也没事,就这样,我来之前先给雪琴姐打***。”

胡红伟说让人送冯的话都是推脱,他自己开车送冯回去,到了路上就说:“县里都乱成什么了!刘奇才和那个女播音员的事谁不知道?逼都***了!我要是那男的,直接一***就蹦了刘奇才1

“这会刘奇才没事了,姜笑梅的男人却涉嫌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还有那个张向明1

“张向明怎么了?”

胡红伟终于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说:“张向明被判了两年,但是缓刑三年,这不跟没事一样?”

冯说:“也不一样,他不被开除公职了?”

“开除公职?他这些年捞的钱足够他做生意本钱需要了,你说要是张向明这会在街上开一个网吧,谁去查他?”

冯听了不说了,胡红伟觉得冯心里不好受,也就不吭声,等将冯送到老***院门口,冯在下车说让胡红伟慢点,胡红伟忽然说:“冯,我谢谢你1

冯回头看看胡红伟,笑了一下,关了车门,对着胡红伟绕手让他离开。

其实冯刚刚想说,为什么好人需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那是因为坏人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可是这话说了没什么意思,最终也没有出口。

第二天冯起来就在屋里写东西,看看时间十点多,就给李雪琴打***问她起床没有,知道李雪琴已经起来,就说过去接她。

可是李雪琴今早和李金昊通话,李金昊说自己中午要和局里的领导开个会,不能回去,李雪琴就气丧了,干脆给冯说,自己过了中午再到镇上,不过请冯中午来家里吃饭。

冯说不必了,还有些事要办,就挂了***。

过了午时,冯没打***,李雪琴就拨了过来,说已经给林晓全说了,下午自己不去镇上,让冯不必来了。

冯正好这时将需要的东西撰写完毕,就出门到镇上找刘奋斗。

刘奋斗这会正在办公室喝茶抽烟看报纸,见到冯进来就说:“早上等你了半天,怎么姗姗来迟?”

冯知道他说的是四楼办公室的事情,从兜里掏出烟递过去,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镇长给审阅斧正一下。”

刘奋斗接过冯递过来的稿子,随手又接过冯的烟,先说了一声:“好字,这比打印的都整齐,”接着念道:“关于梅山县半间房镇水利站改革的调查和思考?好家伙,你才来几天,就要改革。”

“嗯,不吸烟的倒总拿着好烟,哎,写的有深度。”

冯没吭声,将整盒烟放在刘奋斗面前,刘奋斗眼瞥了一下,将稿子一目十行的看完:“哦,说来说去的就是一点,要镇里给你撑腰,你要将水利站发展壮大。”

“是,镇长,你真是目光深远,发展壮大水利站,也是壮大镇***的建设,这是适应改革开放新形势下对水利工作的新要求。”

“呵呵,这小冯有意思,”刘奋斗笑了笑说:“我现在就告诉你,可行!只要不让我出钱,还是那句话,你干什么,不违法,不违规,随你去。”

刘奋斗俨然将镇财政当成了自己个人的财权,冯点头说:“谢谢镇长支持水利工作。”

“这样,你写的这个,拿去复印几份,我要给刘***看看,要是老大发话,那就畅通无阻,不是说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来就不难吗?”

“行,谢谢镇长。”

刘奋斗想想说:“水利站是半间房镇的水利站,县水利局那里,不要理他们,咱们镇没有什么业务让他们那帮子指导的,要指导,上面的水库就够他们一年忙的了。”

冯明白刘奋斗的意思,县里水利局和水库走的很近。

“你打算怎么干?”

冯已经想好了,就说:“依法行政,规范用水,水法第七条规定,国家对水资源依法实行取水许可制度和有偿使用制度。咱们镇除了各村集体名下的水塘外,水利资源管理权就在镇水利站……”

刘奋斗从烟盒里又摸出一支烟续上,说:“水利站?”

“对,镇长,******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全国取水许可制度和水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的组织实施,就是说实施取水许可制度和水资源费征收制度是有法可依的,水法第十二条还规定,水资源实行的是流域管理与行政区域管理相结合的管理体制,房河这一段的管理权,就是属于咱们镇,镇长刚才也说了,咱们水利站名义上是水利局的派出机构,县水利局就是业务指导。”

“哦,我倒忘了你原来是干司法的,法律问题你懂得多,”刘奋斗眼睛眯了一下说:“取水许可证?水资源费?”

“对,镇长,咱们半间房还没有有效实施,别的地方已经开展了这样的工作,很有成效。”

刘奋斗对收钱的事情感兴趣,蚊子再小也是肉,开源节流是他这个管财政税收专职镇长的核心工作。

“要想发,去执法,要想富,查账户,镇长,咱们镇的水利工作几乎一片空白,水利站今后怎么开展工作,就等镇里领导研究决定了。”

刘奋斗笑了:“依法行政,规范用水?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对吧?镇里不可能不支持法律法规的实施,还应该是行政法规的主导监督和实施者,不提别的,就为你小冯,我都要给杨镇长和刘***好好说说这事,你等着回话。”

刘奋斗心里觉得冯机灵会办事,加上冯说的是为镇上增加财政收入的事情,下午就找了刘依然。

刘依然一瞧刘奋斗是说水利站的事情,答应说先看看,回头再说。

等刘奋斗走了,刘依然又将冯写的这份关于水利站的调查报告拿起来仔细看,心说这小子肚子里还真是有点材料的,不过也不看看这如今已经是什么时候了,你就是文曲星下凡,报告写的天花乱坠,又能怎么样?谁不知道你是怎么从文化市场又回到半间房来了,怎么就看不清形势,不知道消停点呢?这会没找你事就算好的,你还冒着头让人注意?

你有才,有才能的人多了去了,这国家从来不缺人才,缺的是伯乐,你的价值不是你定的,而是别人认定的,而且还是要用你的那个人决定的,以前因为裘樟清你才去县里工作的,这会没有了裘樟清,你怎么还是不知进退?

裘樟清那么能,不还是让陈飞青赶跑了吗?

对了,陈飞青这一次搞的真绝,也真是疯了,简直是打了裘樟清一个大嘴巴子,也让市委的翟副***很难看,更让整个的武陵市委难堪,说是***地震都不为过,这些年哪里见过这种事?和文化da***的武zhuang夺quan性质有什么区别?可是如今是法治***,一部选举法在那里放着,还让陈飞青真是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的挡箭牌。

要说市委肯定是会处分陈飞青和方旭的,可这都好几天了,怎么也没有什么动静呢?还将刘奇才和李显贵升了职。

真是奇怪,陈飞青在梅山时间长,也许之所以敢在选举中这样搞一下,是因为有人支持?

刘依然将冯的那份报告扔到了桌子上,等到下午,有人收拾文件报纸的时候,问过刘依然,知道了没什么用处就将冯的那份报告做废旧物品处理掉了。

冯将水利站的报告交给刘奋斗后,要了四楼房间的钥匙。

四楼整个一层都没人办公,基本都是放杂物的,冯进去一看,这房子从前就是一个活动中心,只是很久没有用过了,于是他用了半天的时间打扫干净,到了第二天,将里面的桌椅摆放整齐,半间房镇的水利站就算是有了正式办公的场地。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刘奋斗那边一直没有回信,冯也不问,每天按时上下班,别人也不知道他一天都在四庐利站”干什么。

冯心里早就做好了在水利站这个衙门坐冷板凳的准备,再说这样的冷遇在过去的岁月中一直就陪伴着他左右,说宠辱不惊有些过,但是心里忍受能力比别人稍微强一点,他还是能做到的。

不管外界如何,自己总要保持心里平衡,他每天按照自己的计划按部就班做着规划好的事情,最常来看他的就是李雪琴,似乎水利站这个地盘唯一的访客也就是这个李雪琴。

李雪琴越来越觉得这个一直就沉默寡言的男人是自己怎么都不能懂的,冯每天在四楼写写点点的,过了几天后改成了毛笔抄录,写出的字迹果然清秀隽雅,有些风骨,再过几天,李雪琴发现发将那些毛笔写好的条幅张贴到了四楼水利站办公室的墙壁上,原来是水利站的一些规章制度。

“小冯,你写这些有什么用?根本没人看!你就是为了练字?”

面对李雪琴的问题,冯笑笑:“我看……我自娱自乐”,李雪琴摇头:“你练习写毛笔字也成,今年春节我家的春联,就交给你了。”

说起家,李雪琴又想到了自己的丈夫李金昊,李金昊到现在都没能和冯见上一面,虽说他已经是***队的副队长,可是再忙,也不能忘了怎么做人,要是没有冯,去年***击侯德龙那件事,当时还不知怎么处理。

再说***队真的有那么忙吗?***队,案子没破人先醉,***队,躲在树下等违规,治安队,吃喝嫖赌样样会,这些话大家不都在嘴上挂着……李雪琴心里总是觉得欠了冯什么,好像冯如今门前冷落的原因是自己造成的。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