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67章冯黑脸(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7章冯黑脸(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267章冯黑脸,请到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谢谢。】

都说通往一个女人心灵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有效的占领她的阴dao,而要俘获一个男人就要先俘获他的胃,冯觉得既然男人对美食都没有抗拒能力,人性相通,那么女人就更应该喜爱吃好吃的。

柴可静说是中午没空,但是不到十三点,她就发短信说可以出发了,问在哪里见面。

冯回复了自己坐车去接她,而后就打车到了柴可静小区外,没等下车发短信说自己来了,柴可静就已经从路口走了过来。

对于岭南省会,冯还是熟悉的,毕竟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于是两人就走走停停,漫无目的的繁华地段东进西出的游逛,的的确确是吃了很多的小吃,冯倒是弥补了从前没有好好在省会溜达的缺憾,而柴可静表现的是只要有冯作陪,去哪里都行。

这种感觉,很是惬意。

这样一直到了华灯初上,两人都觉得有些累了,而肚子里也容不下什么食物,冯才将柴可静又给送了回去。

临别依依,冯瞧出柴可静有让自己到她家里坐坐的意思,可冯觉得似乎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于是像昨晚一样,两个人又是互相说了好几次祝你晚安再见之类的话,柴可静才走了。

今晚回来的比较早,到了驻省办才十点不到一刻,冯进屋还没有洗漱,刘玉顺就敲门,进来就给冯说,明天让冯先回去。

先回去?回哪里?自然是回梅山县了,冯心里一愣,嘴上就说:“刘局长,我今天和同学见面了,请她吃了顿饭,这是***……”

冯一边将昨晚在至真酒店和柴可静吃饭的票据拿出来,借机想着,嘴上说:“……可是没有什么效果。”

刘玉顺点头说:“知道了。今天我和康主任见到了赵枫林同志,李县长吩咐,让你先回去,这不是双节嘛,你回去好好休息休息。”

“嗯,就这样吧,票据和余款,你回头给康主任就行。”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忽然又让自己回梅山去?

刚才刘玉顺说话的语气和之前截然不同,很有公事公办的上位者姿态,难道是他们今天在赵枫林那里取得了进展,也就是说赵枫林这会也在省里?所以,不需要自己继续从柴可静这里攻关了?

冯放了一池的洗澡水,躺在浴缸里泡着,今天陪着柴可静走了很多路,晃荡过来晃荡过去的,似乎将自己过去那几年没有在省里走过的地方全都溜达了一圈,因此就有些累,不过看起来柴可静倒是还精神矍铄的,可见女人在某些方面的确比男人更加的具有忍耐性。

泡了一会,身体每个毛孔都似乎放松了,冯的大脑就开始思索:难道赵枫林今天真的为梅山办事了?那以他前的一些推脱就仅仅只是推脱,目的是为了让梅山县的有关人士知道此事的难度,从而增加他自己的威信?

不对啊,那赵枫林当初为什么给梅山的人提及自己?他到底目的何在?

手机嗡嗡的震动着,冯拿起一看,是柴可静发过来的一张图片,图片的内容是今天两人在一个街头铜牛雕塑前的合影,图片上虽然柴可静很是开心,可是表情却依旧的有些矜持。

冯看着照片一会,心说难道赵枫林瞧出了自己和柴可静之间有嫌隙,因为赵枫林也曾经追求过柴可静,但是没成功,这会自己和柴可静渐渐的走近了,赵枫林心里吃醋,就顺水推舟的给刘玉顺他们说可以帮梅山的忙,从而的目的是让自己赶紧从哪来回哪去,减少和柴可静接触的机会?

这岂不是成事也赵枫林,败事也赵枫林?

成也是他赵枫林,败也是他赵枫林。

不过这个似乎很有可能,那么赵枫林以前在刘玉顺和李开来面前说自己认识发改委的柴可静,就只是为了让自己出丑了,因为他明知道自己办不成事。可是这会情形改变了,不管水库的事情会怎么样,柴可静要是和自己走到一起是赵枫林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就要想法阻挠自己和柴可静继续接触?

冯觉得自己今天和柴可静在一起,很可能被赵枫林看到了,或者赵枫林从来根本就不想让自己和柴可静有接触的机会,所以赵枫林的表现就反复无常。

莫海伟说赵枫林以前追求过柴可静,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并不代表赵枫林如今对柴可静就没有想法了,赵枫林也许能够接受柴可静和李德双好,但是他不能接受自己和柴可静在一起,因为自己和李德双相比,一无所有,根本没有可比性,赵枫林会觉得自己和柴可静好是对他的侮辱?

冯想来想去的,觉得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些,否则怎么解释赵枫林的古怪行为?

冯给柴可静回复短信:“问:说起来和你时时刻刻密切相关,但你又看不见找不着的是什么?”

柴可静很快的就回复说:“是爱情。”

冯说:“错,爱情也可以表现出来让对方看到埃”

柴可静就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传过来两个字:“空气?”

“错。”

“那你告诉我埃”

冯就回复道:“是‘有关部门’。”

柴可静接着发过来一个笑脸,问:“怎么了?”

这个柴可静,真的太聪明了。冯就说了县里让自己回梅山的事情,柴可静就问:“那你要走?”

冯没反问柴可静说你希望我留下还是回梅山的话,直接答复说:“我不走!我本来不想来,他们硬是挤兑我,许诺给我好处,说了许多蛊惑人的话好说歹说让我来,我是不得不来,可才来了两天又让我走,这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管过我的感受?可静,我不想走,我决定在省里过了节日再回去。你觉得怎么样?”

冯的话里到底还是包含了你让我留下,我就留下的意思,他表态说自己不想走。不想走可以理解为想在省里呆,也可以理解为想和柴可静在一起。

柴可静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发过来一张她自己的独照。

图片上,柴可静那么优雅恬静,美得不可方物,冯心说去你大爷的赵枫林!

冯也没有犹豫的就给柴可静发了一句:“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绿水之波澜。”

冯说的这句出自于唐代李白的《长相思》,果然,柴可静一会就答复了这首诗的第一句:“长相思,在长安1

……

冯第二天将和柴可静在一起时花销的票据交给了康军,同时将剩余的***上缴,就独自离开了驻省办,另外找了地方住下,陪着柴可静玩到了双节假期完毕,才回到了梅山。

回到半间房镇之后,刘奋斗并没有再问冯关于水库的事情,有了饭局该叫冯去挡酒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冯也是和往常一样来者不拒,并且还时不时主动的邀请一些人喝酒,交际的范围逐渐扩大,有些将陌生化作熟悉,熟悉变为朋友,朋友进步为知己的态势。

冯猜测刘奋斗是知道县里对待自己的态度的,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水库的事情本来就和自己无关,现在更是一点瓜葛没有,想想省城之行也是收获颇丰,首先在去之前就得到了六千块钱,这属于物质上的,精神上的,柴可静竟然默默喜欢自己许多年,被***喜欢谁不高兴?这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可算是意外之得。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夜深人静的时候,冯回顾自己出了大学门的情感轨迹,杨凌已经渺然无踪迹,尚静虽然离得不远,可是彼此再也没有联系,似乎应该这样相忘于江湖,打扰她有些不妥,严然么,是不适合的,至于和李雪琴,冯一时间很难为自己的行为定义,可是关乎柴可静,冯觉得,不从内心或者***方面考虑,自己是不是也该有一个比较正式的女朋友了?

转眼已经到了暮秋时节,秋风萧瑟,远山苍茫,这天冯到胡红伟那里闲逛他这会一天除了闲逛也就剩下了闲逛胡红伟问冯李雪琴明天办酒席,你去不去?

李雪琴办酒席?

自那晚冯和李雪琴有了一夜之情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面,甚至连***短信都没有过,这倒不是冯无情,而是有点负疚感,觉得那晚自己太疯狂了,纯粹是性情变异有些失去理智,怎么就和身怀六甲的孕妇有了那事,万一那晚两人纠缠过度,李雪琴的身体出了问题怎么办?

再后来,冯又被李开来叫去了省里,和柴可静联系上了,因此,出于种种的因素,冯就没见过李雪琴,而李雪琴也因为预产期临近,基本就没有再到镇上上过班,加上她休产假,两人就像是断了联系一样。

“她生的是个女孩吧?”

胡红伟听了就笑:“老县长那会就断言李雪琴生的是女娃子,这下果然应验了。”

关于李雪琴那会为了自己被检察院的人带走而驾车找屯一山,甚至到了县里找他的丈夫李金昊的经过,冯后来也了解了,冯为李雪琴对自己的情谊感动,她对自己好,而且她对自己没什么别的要求,仅仅出于两个人之间的“好”才好,这是难能可贵的。

“去呀,为嘛不去?”

可是直到这会冯还没有接到李雪琴的通知邀请,冯心想,有些事情,该主动的时候,不需要别人给你台阶和接近的理由,出于本心,就应该义无反顾。

本地风俗,生了儿子是要摆满月酒的,女儿却要等到两个月大了才请客,寓意是女儿将来要嫁出去,一个女婿半个儿,女家算是赚了,所以要两个月才请客。

这个说法其实有些牵强,但是习俗如此,第二天冯和胡红伟林晓全赵曼胡端几个一起到了县里,李金昊给女儿摆酒的地点选择在县宾馆,李金昊这会当了县***队副队长也有大半年了,结识的人自然众多,所以县宾馆就有些人满为患,到了礼桌那里,林晓全首先上了礼金,冯一瞧,是二百,接着赵曼和胡端都随着林晓全,也随了两百块钱。

轮到了胡红伟,他却给的是五百,林晓全就笑你这土财主有钱,胡红伟解释说:“也不是和林所长几位比较,我和雪琴算是‘青梅竹马了’,这个词语虽然不准确,可村前村后的,到底比领导们熟悉一些。”

林晓全听了笑笑不再说话,这会正好刘奋斗到了门口,林晓全几个就和刘奋斗攀谈去了,冯默默掏了十张一百放在礼桌上,当时负责收礼记账的两个人就都看着冯,因为一千块钱的礼金真的不算少,在今天的贺客中算是凤毛麟角的,就以为这年轻人是李雪琴或者李金昊的什么知己亲戚,可是冯一报名字,完全的不沾亲带故,这两人又想,这年轻人可能是有事想求李金昊办的,给这么多算是变相的送礼。

可是冯掏了一千块钱的动作,被胡红伟看在眼里。

李金昊也不知道到底在县宾馆置办了多少桌酒席,总之吵吵闹闹的到处都是划拳行酒令的喧闹声,酒喝过一半的时候,冯所在的这一层人猛然的都哄闹了起来,冯坐在角落里,透过接踵的人影看到李雪琴和一个留着寸头的男子一桌一桌的向来宾敬酒,他们的身边有一个五十余岁的老妇人抱着襁褓中的孩子,冯觉得这个老妇人应该是李金昊的母亲,而那个和李雪琴一起的,自然就是李金昊。

李金昊和李雪琴一会就到了冯这边来,老远的李雪琴就看到了冯,脸上猛然的笑容绽放,心说想了他这么久,他果真来了,一边和林晓全几个说话,眼睛却一直的在冯那儿瞟。

李金昊皮肤稍微有些黑,很是健康的那种类型,只是可能做***的久了,脸部特征都有些职业化,瞧人似乎都像在审讯一般,眉头中间有些皱褶,他和李雪琴只是笼统的对着一桌人打招呼、敬酒,并不是一个一个的单独敬贺。

李金昊这是第一次和冯见面,他面对冯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微笑,可是冯能够感觉到李金昊对自己的无视。

无视不无视的,冯无所谓,他是冲着李雪琴来的。

本来李金昊和李雪琴敬了酒,大家看了孩子,说些喜庆祝福的话,沾一些喜气,有人说孩子像李金昊,有人说像李雪琴更多些,冯隔着桌子一瞧,婴儿虽然闭眼睡着了,感觉还是像李雪琴多一些。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