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65章冯黑脸(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5章冯黑脸(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我是起中文网的作者飞翔的浪漫,感谢你关注《过关》,这本书目前已经连载到了第265章,请到点中文网支持正版,支持我的创作,谢谢。

冯觉得自己应该离开,因为自己在这里完全是多余的,刚开始没走,那是没法走,这会走就有了充分的理由:出去烧开水。

但是,裘樟清下来的话让冯打消了这个念头。

“各位领导都发了言,我也说几句,算是对李局长刚才问我问题的回答。”

“首先我要说,切实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勇于揭露和纠正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坚决同消极**现象作斗争,这是我们每个在座干部都应该具有的基本品质,而有根据的批评、揭发、检举任何人任何违法乱纪的事实,要求处分违法乱纪的干部,要求罢免或撤换不称职的干部,也是我们的神圣权利。”

“第一,李局长刚才问我,张向明为什么被检察院批捕了?张向明犯了什么错误?这是两个问题,但其实还是一个问题,关于这一点,高建民同志刚才已经回答了,我再补充一下:有关张向明同志***问题的举报材料,并不是交到我这里的,虽然我的职责是协助、配合方***管理全县的各项事务,但是术业有专攻,关于个人的犯罪问题,我认为应该由专门的法律机关来侦查,来处理,他们会比我更专业,这样一来能有助于查清事实,二来也能有效的保护我们的干部,而且,让***审查一个干部是不是合格,是不是有违法犯罪行为,这不现实。”

“李局长犯了一个错误,司法机关在实施对某个人的侦查批捕时候,是有专项规定的,在没有对案件合法的侦查、审讯、查明事实,完结案子的时候,他们有权利不对外公开案件的侦破过程,任何人无关的人,没权利强行让他们通报案件的任何细节问题,这是我们做干部应该具有的常识。我既然知道了,就应该保留秘密,不应向外随意传播。”

李显贵听着,眼睛挤了一下,裘樟清没看他,接着说:“辛苦的工作是一回事,但是权力需不需要监督?有了问题需不需要查清楚?怎么能叫背后捅刀子?我们这是内部矛盾,是治病救人,还是敌我矛盾?这实际上是我要说的,也是所回答的第二个问题:你怎么了?相不相信你?”

“你怎了?不知道李局长的这个问话指的是什么,你是在疑问自己的身体,还是思想?你是在自问,还是在问当时在屋里的三个人?只有区分了这个,我才能回答你问的。李局长?”

李显贵有些坐立不安,他没想到这个到了梅山县没几天的女县长这样的伶牙俐齿,可是不回答这个问题是不行的,那自己该怎么办?

李显贵游移不定的,盯住了冯!

“张向明是去省里之后,回到县里被批捕的,我以为是因为在省城发生了什么事。pBtxt我们这次去省里一共去了好几个人,张向明只是其中之一,比如说刘副部长、眼前的小冯,而小冯就没事嘛,所以我觉得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情绪就激动了些。”

李显贵看着裘樟清侃侃而谈,视线在***人脸上环绕了一圈。

冯一听,心里想起了一个词语:“转嫁矛盾。”

裘樟清没有理会李显贵的左顾而言***:“李局长当时说的很清楚,你们文化局没有做错什么,我这样做,会让你的工作陷入被动,对吧?我刚才已经解释了,张向明的问题不是我怎么做造成的,那是法律问题,而如果小冯能够让你的工作陷入被动,这个小冯在文化局的能量,还真是不小,他所负责的工作,应该是不可替代的。”

“既然这样,我再问一句,小冯在省里,在与万邦公司的接触中,起到了哪些重大的作用呢?”

李显贵再次语塞,裘樟清问:“我想李局长所谈的,让你们文化局工作陷入被动的,是指的张向明吧?”

“小冯,你讲一下和李局到省里接触万邦娱乐有限公司的经过。”

冯这次是被裘樟清点了名,他点头说:“是,县长。尊敬的方***,各位领导,我叫冯,刚刚调入文化局市场管理办公室工作,就这次随同我们李局长到省里接洽万邦公司文艺演出一事,向各位领导做一个简要汇报。”

“前几天,裘县长让我随行宣传部的刘部长、我们局的李局长,还有市场办的主任张向明、电视台的小姜一起到省里和万邦公司谈演出合约的事项,同行的,还有两位司机。我们当天中午到的驻省办,而后我们被驻省办的同志安排住下,就在我洗完了脸出了房间之后,发现李局、刘部长和张主任、小姜包括司机,全都离开了驻省办,没有通知***哪里了,直到夜里零点多,他们几个才回来。”

冯真想在后面加上一句“领导们真辛苦”,但是觉得这样丝毫没有意义,还显得自己嘴刁。

李显贵眼睛挤着,这时易本初问道:“你们中午到,一入住驻省办,他们就再次出去了?没有停留?”

“是,领导。”

易本初又问:“你是说他们有意的甩开了你?”

“我不清楚,但是他们去哪里没有告诉我,也没有对我做任何形式的通知,事后也没有什么解释。”

“会不会他们当时告诉你了,你却没有听到?我是说毕竟坐了半天的车,你们都很累了,疏忽是有可能的。”

“易部长,我觉得要是累,大家都一样的累,况且领导们都能坚持工作,我没有理由休息,再有,电视台的小姜还是女同志,她都能坚持工作,我这个年轻小伙子也能,也应该继续胜任累一些的活动。”

易本初点点头,李显贵忽然问:“就算是我们匆忙离开没有告诉你,你后来也没有问我们去了哪里!你不会请示领导?你这样,是对工作负责任的态度吗?你去省里是干嘛的?游山玩水?你这是渎职1

“******女性!你这***头1冯心里鄙夷了一下李显贵,平静的说:“李局长,你批评的有道理,不过我觉得,我只是下级,是跟着领导们去做工作的,领导要是不交待的事情,我坚决不会去做,不该知道的事情,我也不会去打听,不该问的话,我坚决不去问,加上我刚进入文化局,对局里的事情还有些模糊,把握不清,我想领导们做事总是有着领导层面的考虑的,我和领导一起进入驻省办,领导们进房间,我也进房间,我没想到、也预料不到领导们洗漱的时间那么短,或者忙着去工作而没有洗漱。”

“我洗漱的时间大约就是五分钟左右,我从房间一出来,领导们就已经离开了驻省办,我以为自己错了,没有听到领导们的通知,就询问了驻省办的工作人员,结果不止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几位领导在我进房间之后就重新坐进了汽车,驶离了驻省办。”

李显贵说:“那你怎么解释接下来的几天你都没有询问我们的去向?我们是透明的?你是哑巴?”

“***都是哑巴1冯又在心里骂了一句,脸色平静的回答:“李局长,领导不对我说什么,我就要有保密意识,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与,这不仅仅是礼仪问题,还有出于对领导的尊重。如果不是第三天下午张主任对我说收拾一下我们回梅山的话,不管领导们去了哪里,我会一直住在驻省办的。”

这时高建民咳嗽了几声,冯看过去,发现高建民用手捂着嘴,冯觉得高建民是在笑,咳嗽只是掩饰,而屋里的***人也面色各异,有人就低了头,有人伸手拿水杯喝水,看情形他们的确有人是在笑。

李显贵恼怒之极!

一丘之貉!

本来以为这个小青年是个可以用来抵挡的靶子,却没想到他和裘樟清一样是个尖酸刻薄的小***!

裘樟清看李显贵再没有问话的意思,就接过了话:“小冯同志是和李局们一起去了省里,张向明被批捕,李局长就觉得是不是有误会,为什么李局长觉得张向明出了事就是有误会呢?你们一共去了几个人,难道***人出了事,被检察院批捕,就不存在误会吗?”

李显贵再也没法说话,他这时才发现自己错了,怎么就和裘樟清对着干呢?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唯鳏夫与寡妇难教也!这话书上都写了几千年了,怎么自己就没有吸取教训呢?

“请李局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刚才进门时问的‘你怎么了?’指的是什么?你是在自问,还是在问当时在屋里的三个人?”

李显贵不吭声,屋里的人都看着裘樟清。

“李局长不回答?我记得你刚刚说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工作中有一点过错,这是允许的?我太不同意你的这个观点。”

“工作中有过错,或者因为个人水平,或者因为认知程度,或者因为条件约束,或者因为事件的不可逆转和突发性,过错和失误是两个概念,***受贿乃至于渎职,能用过错这个词语形容吗?”

“接下来我再谈第三个问题:关于***的问题。既然李局长说张向明是你一手提拔的,那么张向明有了今天的错误,触犯了法律,你这个提拔他的人,要负什么样的责任?他在你的手下工作了十几年,错误不是一两天,你要负什么责任?你们文化局是有纪检部门的,那么你们的纪检部门究竟在防范干部触犯法律和法纪的平日工作中,都做了什么?你这个局长,党委***,第一责任人,究竟应该负什么责任?”

裘樟清环视了一下屋里的众人,对着方旭说:“方***,马***,我提议,除了已经被检察院批捕的张向明,其余去和万邦谈合约的几位同志,包括两名司机,全部进行纪律审核,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这也是保护我们同志的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

马文不说话,看着方旭,方旭心说,何必呢?你们这是何苦呢?非要闹到这样不可收拾的地步吗?你们难道真的不知道这位的来头有多大吗?鱼死网破,对谁有好处呢?你们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坐上了县里的主要领导岗位的?难道都是用***想事情,用脑袋坐板凳的吗!

裘樟清的话,肯定了不好,不回答,也不好,方旭的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却乱的一团糟:我这个********,也难做埃什么人有什么人的难处,在座的都四五十岁的年纪了,没吃过***肉也没见过***跑?你们一辈子能见过几个二十几岁的女县长?她能在这个位置上,很简单吗?我安安生生的做几年***,你们就那么不让我消停?

“关键是,裘樟清她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她的话是没有缺陷的,行事更是没有瑕疵的,我为什么不同意她的提议?我有什么理由不同意他的提议?”

“李显贵这个蠢***,你去一趟省城都能惹出这么多的事情来1

方旭的脸上在进屋之后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我原则上同意裘县长的提议,不过,监察的范围,就不要扩大化了,比如说这个刚刚到文化局市场办的小冯同志,审核什么?这个完全没有必要嘛。”

马文跟着说:“是,方***说的有理。”

潘守约也说:“我也觉得是,裘县长不要矫枉过正了,呵呵。”

潘守约说着笑了起来,方旭看了在座的几个人,问:“我看,既然文化部门出了事,就针对文化局一个单位吧,刘奇才那里,没必要涉及,再说那两个开车的司机,更是殃及池鱼么。”

马文几个再次的附和,冯心说,就这样将刘奇才给删除掉了?你们保护的好啊,刘奇才是县委那边的副部长,相比之下比李显贵这个局长级别高一些,这是不是弃卒保车?还有那个电视台的小姜,她和刘奇才之间能干净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