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58章乱(八)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8章乱(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茂强给冯汇报了门房老李的家人抬棺材围堵镇***,得到冯的回复说让他给杨树明汇报此事。

冯去了省里,不在家。

挂了***后,王茂强心说扯几把蛋,老子给冯汇报是因为他是一把手,人也够意思,年轻,今后前程不可***,而杨树明这鳖孙是谁?坑自己坑的不狠?

以前的事情不提,如今杨树明他奶奶的也该马蜂蛰驴球收家伙了吧!

给杨树明汇报,犯得着吗?

但是冯的话又不能不落实,王茂强想想,觉得汇报则汇报矣,但是时间上可以推迟点,不说是自己不对,说的晚点是自己的权力,这中间有个“度”的问题,度就要自个掌控,属于弹性空间,反正冯不在半间房,最好老李的家人闹得厉害点,将棺材抬到杨树明的办公室才好,担责任也是杨树明的事。

抱着这样的心思,王茂强本来是准备让刘福禄来镇上给自己碰面的,这会他干脆去学校找刘福禄去了。

在王茂强给冯打***更早的那会,刘奋斗到了镇上就被郝千秋给拦住了,郝千秋一脸的愁云:“刘副***,重新发包的阻力很大啊,几乎全部的承包户都提出了反对意见,我焦头烂额,昨晚都没敢回家,你弟妹说那些人将两桶纯净水都喝完了,就是不离开,要等我提意见,我的手机也不敢开机,这事闹的。”

刘奋斗嗯了一声,但是却没停下脚步,郝千秋跟着说:“刘副***,你说说,怎么办?”

“有困难?”

“对呀,困难大了去了。”

“那镇党委的决议,还执行不执行?”

郝千秋一听就凌然:“当然要执行,而且得不折不扣的执行,不过……”

“不过什么?”刘奋斗站住了看着郝千秋:“郝主任,那天开会,党委的决议是让企业办先行将镇上的矿业资源进行整顿,把企业单位的实际情况摸清楚,至于怎么发包,镇上还要另行考虑,扩大会也开了,你不清楚?”

刘奋斗一问,郝千秋就不吭声了,刘奋斗走了几步没回头的说:“现在你的工作还涉及不到重新发包,先将镇上交给企业办的任务完成了再说***的。”

镇上重新组成矿产发包委员会的具体情况郝千秋还不知情,他本想给刘奋斗诉苦,让刘奋斗在冯跟前说一下这事,好让自己在镇上和矿产的承包人中间有个斡旋的余地,但是刘奋斗一责问,郝千秋心里就亮堂了,紧走几步说:“情况我是肯定会摸清楚的,可是那些人要问我,我总得回答他们吧,我怎么说?刘副***给指示一下。”

刘奋斗在郝千秋的眼里就是一个没什么能力很普通的人,而且为人不爽利说话哩嗦,以前工作上从来就没见干出过什么能拿出手的成绩,再者家有悍妻,每每他老婆还来镇上时不时的做一个河东狮吼,搞的刘奋斗很狼狈,这几乎成了镇大院里隔几日就要上演的一场戏剧,因此刘奋斗几乎没有什么领导的威信可言,很多人就是认为刘奋斗只是因为论资排辈的才混到了副镇长的位置上的,而冯来到半间房做了***后,刘奋斗一晃就成了这个大院里的第三号人物。

在许多的人心目中,刘奋斗和副***这个职务是不怎么匹配的,但是现实就是现实,权力和真理总是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冯有权,他的话就是半间房的真理,冯认为刘奋斗能行,刘奋斗就是一坨屎,此时在明面上也就是罕有的带着迷人芳香的不一般的屎,而且没什么好争论的。

官大一级压死人,天下最没有道理也最不容分辨的事情就是领导的讲话,哪个属下蠢得要和上司讲道理,就跟男人和生气的女子辩论一样,一旦开始反驳,事情的性质就改变了,战斗就会升级,关注的重点就由具体的事件抽象到了对待个人的态度上,这和弱跟强讲理,穷跟富讲理一个模式,除非你不想在这个单位呆下去了,想好了退路,有着壮士断腕的勇气与决心,否则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领导今后意识到了他的命令是错误的,那属下也得说是自己当初领悟错了执行错了领导的意图,这样你才能更有前途,否则受不了鸟气就应该早早的辞职离开,因为你不具备在这里继续混下去的资质。

郝千秋没法反驳刘奋斗,他不明白刘奋斗今天是怎么了语气很冲,平时说话不是这样的,可见当官时间长了脾气也见长是颠簸不破的道理,所以郝千秋只能用顺从的语气来讨教经验。

刘奋斗摸出了烟自顾的点着,吸了一口说:“别人怎么问,那是人家的自由,你怎么回答,那是你的权力,我怎么给你指示?再说指示也谈不上,镇党委的决定就是命令,你用得着给什么人解释?”

“命令是执行的,不是解释的。”

刘奋斗丢了这句就走了,郝千秋看着刘奋斗的背影心说这人昨晚是不是又被老婆给踹下床了?犯什么神经?不过他说的也对,有人要是问起将来怎么具体发包,自己就推到镇党委领导的头上,这样答复虽然对自己的个人形象有所影响,但是似乎眼下也只能如此了。

刘奋斗进到办公室将胳膊夹得包往沙发上一扔,他昨晚的确又和刘桂花吵了一架,但是这会生气的原因不是因为刘桂花这个模样病怏怏实际上却是母老虎的女人,而是因为刘二春,准确的说是因为胡德铨。

叫胡德铨这个同音名字的人光刘奋斗知道的就有三四个,譬如说后店子村之前的老支书就叫胡德全,全与铨不同,那个胡德全已经被胡红伟给顶替了,这会早就偃旗息鼓和半间房大多数上年纪的人一样靠在南墙根晒太阳等死即将被永远的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有一次胡红伟喝酒的时候给刘奋氯强追蜃拥目泷谩笆ト说埃醴芏粪坂鸵恍λ岛煳坝兴剑煳叭此嫡馐欠此档模醴芏肺屎煳昂氯趺吹米锓戳耍次裁椿嵴庋岛氯飧觥捌吒龅吃绷叛馈钡募一铮煳昂芷骄驳乃捣丛谒灸腔岣愿鏊档模阂堑蹦旰氯诶吓谔ㄊ录心苤苯哟先艘黄鹕先ジ辉敢獬防氲娜俗龉ぷ鳎残砗煳暗母盖拙筒换岢鍪隆?p> 后来不知为什么,刘奋斗总是将胡红伟转述冯的这句话记在脑海里,再后来冯身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刘奋斗就认清了冯其实是一个很记事的人,一件旁人过去就会遗忘的小事,冯却会记忆很长时间,有些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冯却会将他们往一起黏合寻找有没有某种内在的联系,所以昨晚刘奋斗一下子就想起了这句话,觉得胡德铨才真正的是孔夫子的裤衩。

昨夜刘秋华非叫着去喝酒,谁想到胡德铨也在被邀请之列。

镇上开***会那天胡德铨到底没到场,据后来杨树明的说法,胡德铨是家有急事了,昨晚胡德铨却在喝的醉醺醺的时候说自己是病了,刘奋斗又不是傻子,家里有事和自己病了有着泾渭分明的区别,于是知道杨树明和胡德铨其中有一个必然说了谎,或者两人都没说实话,但是这不关自己的事,几个人喝了酒,刘秋华非得拉着大家去市里开发区去唱歌,唱歌就唱歌,几个大老爷们干唱什么,那有毛意思,必然是还有别的节目,只是没想到,刘秋华嘴里说的那个安全的意思就是开发区的歌厅是他兄弟刘二春开的。

这歌厅装修的富丽堂皇,里面伴唱的姑娘也可圈可点,不过刘奋斗心思不在这些姑娘身上,想刘二春有钱啊,看来白云岩厂办的不错,这歌厅什么时候开的自己竟然不知道,那胡德铨知道不知道?牛乙岭知道不知道?

在镇上即将对矿厂进行重新发包的时机请自己喝酒唱歌,用意很明显,但是刘秋华呃刘二春同时又叫胡德铨这个装圣人蛋的家伙干什么?

一会刘二春就带了几个女子过来亲自招呼刘奋斗几个,也不知道是心里有想法还是怎么的,刘奋斗觉得刘二春这个流里流气的家伙给胡德铨安排的那个女子比自己身边的这个好看。

刘奋斗其实对钱没多大欲求,唯独对胸大的女人有特殊嗜好,这主要还是因为他老婆刘桂花的缘故,刘桂花没胸,身材就是一流的飞机跑道,人是没什么缺少什么就在意什么,刘奋斗对胸大的女人情有独钟,其实刘二春给他安排的女孩子长的不错,算是歌厅里的翘楚,但是美中不足的这女子胸有些小,刘二春不知道刘奋斗已经是超脱了只看女人脸的那种肤浅的水平了,刘奋斗在乎的是实质性的感官享受,而胡德铨身边的那一个女的胸大如鼓,最为凸出,于是刘奋斗就觉得刘二春是有意的厚此薄彼。

刘家兄弟什么意思?

说是来唱歌,一会大家就各自活动了,个寻个乐趣,可是陪刘奋斗的女孩带着刘奋斗到了小包间里却长篇大论的和刘奋斗畅谈人生理想,就是不让刘奋斗有实质性的突破,刘奋斗终于恼火了,但是他也不想出去也不想换人让别人看自己笑话腹诽自己没魅力,尤其是今晚不想让胡德铨看到自己对女人的无能为力,就让那女孩唱摇篮歌曲给自己听,自己倒在沙发上迷糊,瞅着时间差不多,才从小包间出来。

等到要走,那些作陪的女孩子都出来相送,刘奋斗早早上了车,唯独胡德铨和那个大胸的女子黏黏糊糊的勾肩搭背说个没完,两人想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似的,刘奋斗心里更加不舒服,等终于回到家,刘桂花本来已经睡了,等刘奋斗上了床却往他身上爬。

刘桂花有穿着衣服睡觉的习惯,今晚却脱得***像是冷冰冰的蛇一样游到了刘奋斗身上,刘奋斗哪有这心思,就将刘桂花给掀下去,刘桂花毫不气垒,再次不折不挠的楸上去固定好了位置自己***了起来,终于在刘奋斗情愿和不情愿之间吭哧摇曳完了自己满足的下去洗。

刘奋斗心说这******就是jian尸,可是身体这会却兴奋了,下边硬邦邦的半天软不下去,脑子里稀里糊涂的一直在想陪胡德铨的那个大胸女人,手就上去自己解放自己的压抑。

不大一会,刘桂花光着白板一样的身子拉灯进屋对着刘奋斗大骂,刘奋斗正在幻想即将达到终点,被刘桂花搅黄了,恼怒的骂你神经病啊,刘桂花却拿着他的衬衣问这上面的口红印是那个女人的?

折折腾腾了一夜,刘奋斗心情没发好,没吃上肉却惹来一身骚,所以觉得满世界都对不起自己,早上对郝千秋就不假颜色。

正在生闷气,焦一恩敲门进来问询今年发展党员的事情。

平时总是不记得,这会刘奋斗猛地就想起了刘二春了,心说入你***逼,于是不接焦一恩的话题扯起了***事情,没一会胡红伟打***说有事和刘奋斗商量,正好中午一起吃饭,刘奋斗抬了***就去了胡红伟那里。

焦一恩回到办公室还没坐定,刘一彪打***让他过去一趟,刘一彪等焦一恩进来就将门关了,说:“老焦,跃马村的范长青……超生被村里抓住了,我记得他跟你亲戚?”

焦一恩嗯了一声,刘一彪说:“范长青还将联防队员给打伤了,人家要报警,这事我给拦住了。”

范长青是焦一恩姨母的孙子,给焦一恩叫舅,刘一彪这样做,焦一恩不能不感谢,但是他觉得刘一彪应该还有别的事情找自己,所以还没客气,刘一彪就说:“我已经让李翔宇做了工作,老李这人你知道,还不错。”

李翔宇是跃马村的村支书,和刘一彪关系不一般,焦一恩心想李翔宇想做什么?看看时间嘴上就说:“刘***要是不忙,我想请你屈尊和我到跃马村去一趟,你看,得麻烦你不是?”

刘一彪其实等的就是刘一彪这句话,和焦一恩开车就走。

这样,等王茂强给冯打***的那会,杨树明陪同县里一个副县长去后面水库检查工作,镇***里就剩下了胡德铨一个主要领导。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