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57章乱(七)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7章乱(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1:深造三天归来……说作者没请假就断更的同学都是平时阅读注意力不集中的,看《过关》不细心可要不得,请将256章重读十遍,再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读后感明天上交于书评区以观后效;2:本章将近五千字;3:飞翔一直想将《过关》整部书写完了再上传,那样大家阅读起来会流畅整体化一些,不过似乎不现实。∈,

第一缕晨曦从玻璃窗投射在了宽敞的客厅里,光线慢慢的将整个屋子都充盈,躺在卧室的床上,很清晰的就能将光影的变化情景看在眼里,一目了然。

自从拥有了这套最顶楼的房子后,冯只要在家,就不关闭卧室的门,刚开始柴可静以为是因为两人在一起忙于亲密,所以没“时间”去关闭门,后来才知道冯就是根本不愿意关门,好在房高隐蔽,不怕风光外泄但她还不知冯有每天清晨观察阳光这个嗜好,而冯之所以不关门的原因就是能很直观的看到自己的房子有多大,从而获得心理上的满足感反正家里也就是自己两个,冯愿意怎么去做,柴可静也就由了他。

柴可静醒眼朦胧,转身抱住了冯,将爱恋的男子贴紧,含糊的问:“不睡了?想什么呢?”

冯的视线从外面收回,看看满脸幸福状的柴可静,俯身在她脸上亲吻一下,回答说:“没有,”但是柴可静却没反应,心说她其实不是问自己在想什么,这会也不在意自己会回答什么,只是在确认自己就在身边陪伴没有离开。

冯这会思绪如潮。

事实上自从那天下午和马光华重逢后,冯就时不时的在想过去的一些事情,刚才有那么一会,他很有给柴可静倾诉一下的**,可是稍纵即逝的,却发觉失去了谈话的契机。

身边的人又睡着了。

冯习惯沉默。

习惯都是天长日久养成的,其实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当渴望找个人谈一谈的时候,即使对方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可酝酿了很久却没有谈什么,也许是因为时机不对,也许是因为谈话的氛围,也许别人心无旁骛,总之藏于内心的事情到了最后仍旧没有被吐露,于是逐渐会的领悟到,有些事情是不能告诉别人的,有些事情是不必告诉别人的,有些事情是根本没有办法告诉别人的,而且有些事情即使告诉了别人,你也会马上或者在今后某个特定的时候后悔……所以,每个人终将明白,在经历许多“不吐不快”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静下来,啃噬自己的思想和寂寞,或者反过来说,让思想和寂寞吞噬你。

……

冯既然回来了,柴可静就请假没有去上班,起床后发现冯已经做好了早餐,而且做得还不错,过去抱了他一会,两人才有一句没一句的吃着饭说着话,完了再去洗漱,时间不知不觉慢慢的就到了十点多,葛淑珍打来了***,张口就问:“小静,在哪里呢?”

“怎么了妈,有事?”

不答反问,这是柴可静学会对待母亲提问的一个有效方法,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你和冯之间,到底怎么办?”

冯在餐厅收拾餐具,不在柴可静身边,柴可静问:“什么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妈,怎么了?”

葛淑珍听女儿一直在反问自己,语调升高了:“你这孩子,是妈妈在问你还是你在问妈妈?都过了这么久了,你是不是该让冯来见见***?你们的事情总归要积极点,得让家长有个态度吧?”

“冯最近在下面很忙的……”

“什么很忙?很忙也没回省城是吧?哦,你妈我老了,就糊涂了不是?我昨天都在单位看到他了,你别说你现在不是和他在一起。”

葛淑珍没有停顿的说:“女儿大了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你……算了,妈不说了,***爸这两天有空,你自己的事情,自己看着办吧。”

柴可静心说母亲怎么忽然的就转变了态度,不反对自己和冯来往了,还主动要冯去家里见父亲?

不过这总是好事,从盥洗室出来和冯一说,冯心说难道自己和翟万全去见姚丽华被葛淑珍碰到了?

冯和翟万全何国璋来省里拜访姚丽华的事情并没有给柴可静说,柴可静就是以为冯一个人到教育厅去办事了,而姚丽华是教育厅的主要领导,她的爱人关海英又是省里的主要领导,半间房最近发生的几件事都和教育部门有关系,别的人可能不觉得什么,可是对葛淑珍而言意义不同。

冯觉得葛淑珍可能觉得省厅对半间房的政策有倾斜,于是以为自己和姚丽华之间连上了线,所以才会有今早的这个***。

无论如何,葛淑珍主动提及,冯没有不正式上门拜访未来岳父岳母的理由,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事不宜迟,时间就定在今晚,于是柴可静给父亲柴文正打了***。

柴文正和葛淑珍本来就是说好的,就给女儿说晚上自己会早些回去,然后,柴可静又给母亲葛淑珍打了***。

第一次见柴可静的父亲,又关乎今后两人的终身大事,冯就和柴可静商量着去买什么礼物好。

毕竟见家长不比旁人,要慎重,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于是两人在街上游逛着,这个商场进那个商场出,礼物没买到,时间却过去了大半天,不过瞧着柴可静兴致盎然的模样,冯心说果然女人都是天生的逛街高手,似乎对什么商品都感兴趣,可是看完之后偏偏什么都不买,还美其名曰要比较比较,自己只有乖乖的做好随从和护花使者。

“你有什么想法?”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柴可静终于感觉有些累了,两人在一个超市的休息处坐着,柴可静一边喝着冯买来的饮料一边问,冯摇头说:“我以为你胸有成竹呢?”

柴可静轻轻一笑:“凭什么觉得我胸有成竹?我这会只有饥饿,我只负责陪你逛街,可不管买什么东西,去见我爸妈的可是你,你是主角……”

两人正说着话,旁边一个女子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坐了过来,这小男孩一直的在嘟嘟囔囔着什么,似乎是抱怨女子不给她买什么东西,声音比较大,引得周围的人都侧目,而带他的女人似乎就是小男孩的母亲,很不耐烦的作势要打男孩子让他闭嘴,男孩就一***坐在了地上,女子伸腿就踢了男孩一脚,男孩“哇”的就哭了,但是听哭声很假,就是张嘴干嚎,眼睛里却没有泪水,还借着用手掌抹眼泪的机会从手指缝里观察女子的反应。

由于这***坐的地方离柴可静很近,柴可静就挪了一下,冯看看地上假哭的男孩对柴可静说:“盐,你觉得怎么样?”

柴可静一听就笑了:“为什么是盐?要不再拎壶油?”

冯正色道:“我觉得吧,这居家过日子就得一日三餐,做饭哪顿离开了盐都不行,你知道那白毛女可不就是吃不到盐成了那样?你说的油当然也重要,但是有一个主次,重在心意,是吧,重在心意,不过你既然说了,就买一包盐,再秤二两油,两只手都不空着,这样就比较齐备了,还实惠……”

“白毛女?亏你想得出,那街上还有染白了头发的男的,是白毛男?”

两人正说笑着,柴可静的手机响了开始接***,冯看到旁边那个女子答应了男孩的要求,男孩从地上爬起来开始吃东西,在撕开食品包装袋的时候用力过大,手臂就撞到了柴可静的肩膀,柴可静哎呀一声,那男孩却置若罔闻,而男孩的母亲也仿佛没有看到这一切。

柴可静皱了一下眉,将椅子搬起来靠近了冯,冯问:“没事吧?”

柴可静摇摇头,将手机放在了桌上,手机上的感应器一闪一闪的五颜六色,看起来很好看,一下就吸引了那男孩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男孩一只手拿着食物另一只手就伸过来抓柴可静的手机,冯一把将手机拿在了手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小男孩。

“妈妈,我要这个1

“要什么要,你什么都要1男孩的母亲皱眉一拉他,伸手在他的头上拍了一巴掌说:“快吃东西,要东要西的,占不住你的嘴1

这男孩哇的又哭了起来,看起来很是委屈,柴可静对冯说:“走吧。”

柴可静这会的饮料并没有喝完,冯知道她平时很注意自己的形象,没有一边走路一边吃喝的嗜好,就没吭声,没想到那男孩这会哭的声音越来越大,嘴里哇哩哇啦的吆喝着“我就要这个,我就要这个,你小气鬼,什么都不给我买,你不是我妈,我就要这个……”

这小孩太过于闹,坐在另一边的一个青年女子大概觉得小孩很可爱,就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小男孩说:“小朋友别哭,阿姨让你玩。”

这女子没留意到自己说话里面带着的语病,一边说还对着柴可静小声嘀咕:“给小孩子玩一下,又玩不坏,干嘛那样小气?”

“你让他玩就好,”冯冷冷的说了一句将柴可静的手机放进包里。

和这个女子一起的男子皱眉,就要问冯怎么说的话,这时那男孩却将女子递过去的手机一下就摔在了地上,嘴里喊:“我不要你的,你这个是黑色的,我要那个白的带闪光的1

柴可静觉得这里再也呆不下去了,攀着冯的胳膊就离开,身后那个好心递给男孩手机的女子已经连声不断的责难开了:“呀!你这小孩怎么这样?你有没有家教……”

小孩的母亲发话了:“你说谁没家教?他只是个孩子1

“小孩子怎么了?小孩这样,这都是大人的责任1

“谁让你将手机给他的,他问你要了?你这手机谁知道是不是坏的?”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有意赖你?”

“这世上什么人都有,赖不赖那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1

……

虽然柴可静说不管冯买什么礼物,其实她早就心里有了主意,一会就带着冯给父亲买了一套西装、领带,还有一双皮鞋,又给母亲买了两身衣裙、鞋子,再有一套化妆品。

冯觉得柴可静真是有心,连柴文正和葛淑珍衣服鞋子的尺码都记得很清楚,然后两人又买了一些别的礼物,杂七杂八的看起来真是不少,这样下来,时间也到了该去柴可静家里的时候了,两人就要上电梯离开商厦,正在此时,冯一眼就看到了刚刚在别的超市里摔别人手机的那个男孩,而这小男孩的母亲却不在他身边,柴可静也瞧见了,和冯对视一眼。

那个男孩并没有看到冯和柴可静,他正注视着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大约有三四岁的孩童,这个三四岁的孩童穿着打扮的十分可爱,眼睛大大的留着茶壶盖的发型,手里握着一个棒棒糖正在****,显然那个男孩是看上了人家的棒棒糖了。

吃棒棒糖的小孩子一只手被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牵着,这女子看背影十分窈窕,看样子是要买某件商品,就放开了小孩子的手掏钱包,那个六七岁的男孩觉得逮到了时机,对着吃棒棒糖的小孩勾勾手,一脸***的模样,这小孩子一脸问询的就蹒跚着走了过来,这男孩看准机会一把夺过了小孩子的棒棒糖就跑,跑得时候为了速度还推了一下被抢劫的对象,小男孩立即就被推翻,身体骨碌着往电梯那边翻滚。

柴可静“氨了一声,冯一看,但是已经没机会拦截那个逃跑的小劫贼,丢了手里的东西就去抓已经到了电梯边缘的孩子,整个人就从电梯上冲了下去,不过还是将小孩牢牢的保护在了胸前没有受到碰撞。

忽如其来的一幕让许多人都惊恐的大叫起来,冯滑到了电梯半中央的时候终于被电梯上的***人给拦截住了,小孩子已经吓得鼻涕泪的哭了起来,全身安然无恙,冯的背却***辣的疼,衣服也剐蹭破了,小孩子的母亲此时惊然发觉,从电梯上跑了下来,将孩子包在怀里,对着冯一连声的感谢,而后又检查孩子是不是受伤,一时间也无暇顾及冯。

冯本就是个不愿意多事的人,等柴可静下来,两人提着东西离开了。

小孩没事,救人者离开,没人注意到这场事故的前因后果究竟是什么,只以为是小孩子脱离了大人的监控差点出事故,幸好有人见义勇为才没有酿成悲剧,不大一会从厕所方向过来一个二十余岁的男子,这人看到电梯下面受了惊吓的***,飞奔过去问询发生了什么,越听越是皱眉,对这个美艳的女子说自己要去查一下监控,女子说:“不用了世博,都是我没留意。”

“甄姨,你要是和秉毅出了什么事,我怎么给赵叔交待?我更不能原谅自己。”

这男子说着就和女子抱着孩子去了商厦的监控室,但是负责监控的保安却说没有主管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得查看监控,自己商厦是有规定的。

这男子和尚『⑺祷昂芪潞停嵌苑笱茏约旱谋0踩炊伺统隽思刚徘宜担骸靶懈龇奖悖闭獗0驳裳郏骸扒胱鹬匚遥”鹜嬲庖惶祝沂歉龊苷钡娜耍?p> 这个叫世博的男子再也按耐不住,一下抓住了保安的手腕将对方押到了房间的墙壁上,冷渗的说:“少给我打官腔!有******一点权力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你再说一个不字,我就让你一辈子用不成你这只手1

这个几乎出事的小男孩叫赵秉毅,孩子的母亲是甄妮,被称作世博的叫马世博,三人本来是途径岭南省会的,没想到竟然横生事端,等看完监控录像,甄妮说:“不要多事了,就是一个顽皮的小孩子,不过,救秉毅的那个人倒是不知道是谁,刚才我太慌了,也没法感谢人家,这真是。”

马世博却不这样想,他将视频截了图,然后给保安扔了二百块钱让他去看手就离开了。

这保安心说自己今天整个碰到个疯子,力气大手劲狠,给钱也利索,简直莫名其妙,真是流年不利!

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