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50章坑(九)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50章坑(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到医院,李博谷正在做核磁共振,冯就让焦一恩回镇上休息。

焦一恩心里想了想,觉得冯留在县里,必有深意,就说:“我给李校长说了冯***指挥将他送到县医院的事情,李校长大约还要四十分钟才能出来,那我就先回去。冯***看还需要我做什么?”

“没有了,回去休息吧。”

焦一恩离开,冯看看时间,对中心小学的苗老师说:“苗老师,你今天下午到现在一直没休息,很辛苦,现在已经二十一点了,李校长做这个核磁共振还需要多半个小时,我在这里看着就行。这样吧,医院外面有旅馆,你在外面登记间房子好好睡一会,到明天早上四点来医院换我。”

苗老师人高马大的,听冯说的客气,很不好意思:“这怎么好?其实下午我到这里什么也没做……冯***,你工作忙,刘校长让我来就是陪护李副校长的,我哪能让你在这,这不合适呀……”

“苗老师,今天让你来的忽然,你也没准备,肯定休息不好,以后这一段,李校长就靠你了,今晚我在这里,你抓紧时间休息、调整,改天,我想来顶替你,恐怕也来不了了。”

“去吧。”

苗老师一听,冯说的也对,自己的确有些想睡觉,迟疑着说:“那我就去了?”

“嗯,哦,你身上有钱吧?”

“有,下午刘校长给我钱了。”

等苗老师离开,冯在核磁共振室外坐着,闭着眼想了很多事情。

李博谷做着核磁共振竟然睡着了,***将他推出来送到了病房也没醒来,冯看看时间,掂了暖壶去开水处打水,准备泡茶提神,在他的身后,有个女子停伫了脚步,心说他在这干嘛?然后迅速的往李博谷的病房里看了一眼,匆匆的走了。

这个人是严然的蜜友,如今在县医院工作的***李玉。

没过一会,刘奋斗的***打了过来,问冯这会在哪?

冯不想给刘奋斗说的太多,就说自己在县里有点事,刘奋斗说:“你下午问我的关于李副校长是落水还是自己投水的话,是胡德铨的司机和司机班的几个人聊天时说出来的。”

“胡德铨的司机?他为什么要这样说?”

“他就说是看到李副校长在河边,结果掉水里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没提李副校长救孩子的事情。”

看到李博谷掉水里却没见李博谷救人?

能看到李博谷掉水里,就是说当时距离李博谷也不远,起码能很清楚的辨认出李博谷的相貌,那他当时有没有去救落水的李博谷的意思?还是说他当时看到那两个路过的村民已经下河去救李博谷了?

胡德铨的司机当时在学校门前做什么?

司机在,胡德铨这个镇上的副***,当时又在哪?

冯记得很清楚,自己和高志邦三个今天下午到南莫村去慰问褒奖那两个村民的时候,他们口中并没有说当时看到河边还有***人,只是说在救上了李博谷之后,有几个上体育课的孩子跑过来看热闹的。

半间房中心小学的体育课并不像别的地方那样丰富多彩,体育器械十分有限,体育课基本都是让学生们自由活动,而且,很多时候这些课时都被语文、数学这些主要学科将体育课的时间给占用了,体育课其实有些名存实亡,体育老师每日很多时候无所事事,非常清闲,这也就是刘福禄校长之所以能让教体育的苗老师来陪护李博谷的原因。

“他当时在学校门前做什么?和谁在一起?”

刘奋斗咳嗽一赦个,我还不清楚,我再了解一下。”

李玉今晚并不当值,她只是临时顶替别人一会,在她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弄清楚了冯看护的那个病房里的人叫李博谷,是半间房上的一个老师,但是她并不清楚李博谷是另一个李玉的父亲,而另外一和自己同名的李玉还是县wei书ji的秘书。

李玉来到了病房已经是零点一刻了,病房内并没有开灯,她从病房的窗户中朦朦胧胧的看到父亲闭眼睡在那里,头上并没有被包扎,也就是说头部没流血,看来情况的确无大碍,而冯靠在椅子上正在假眯,外面灯光辉映着月光映射在他的脸上,有着斑斑驳驳的影迹,立体感很强。

李玉站了一会,伸手轻轻的推开门进去,冯就睁开了眼,没有说话,注视李玉在李博谷的病床前站着。

停了一会,冯说:“李校长做了几个***,医生说脑部没问题,主要还是身体机能不太好,平时饮食和休息要注意,要在医院观察几天。”

“谢谢你-…裘***休息了,我才过来。”

“喝水吗?”

李玉摇头:“不了,你下午吃饭了没?”

“吃过了,我不会让自己饿着的。”

冯说着轻轻一笑,意思是让李玉不要操心自己,指着外面的阳台说:“我们去那说话。”

两人到了阳台,关了后面的门,环境相对的封闭了些,医院外面婆娑的树枝灯影摇曳着投射过来,让两人的脸盘都明明灭灭的。

“我一直很钦佩李校长的为人。”

“谢谢,”李玉说着,低了下头,叹了口气。

“怎么?”

李玉没有回答冯的话,良久又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好人往往是没好报的,这世界的规则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李玉在冯面前不需要隐藏自己,她心里想到什么,就袒露了出来。

“当时村里救李校长的两个人给你打***,原话怎么说的?”冯没有继续李玉的话题。

“他们就是说,我爸落水了,问我在哪,我就问我爸在哪落的水,怎么回事,他们回答说,就在学校门前,好像是因为我爸救了一个落水的孩子,但是他们并没有亲眼见那个过程,只是远远的看到那个孩子浑身滴水的从河边往村里去了,所以就猜测是那样,因为当时河边除了我爸,也没别的人,至于我爸为什么救了人却没离开河边,又掉进河里,他们并不知情,我就让他们将我爸送到镇上医院,接着,就给你打了***。”

“李校长的确救了一个落水的孩子,我今天和高志邦已经核实过了,我想,李校长之所以没有当时就离开,是因为身上沾了河泥,不方便拿教材,因此在河边想洗干净的,结果就眩晕了。”

冯自己下午的经历大致说了一下,还说了一些人诋毁李博谷的传言,李玉登时皱眉:“这些人真恶心!就不能见别人好!我爸也是,浑身湿透了不想着赶紧回家换衣服,管什么教材!回家不能慢慢的洗啊!那教材放在河边除了捡破烂卖废品的,谁会要?哪个重要都搞不清。”

有些东西对别人是破烂,可是对李博谷就是很重要的,冯也叹了一口气:“是啊,这世上其实真的没几个真正希望你过得好的,除了少数有限的几个最亲近的人,比如说家人,或者朋友,而有时候家人也未必对你是全心全意的,至于朋友,对脾气的,终其我们一生能碰到几个?岳飞不是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吗?”

“是,你说的对1李玉得到了共鸣:“很多人见你有了事,假惺惺的来探望你,他们是关心你?其实最多也就是问问,问的目的其实是想详细了解一下你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向别人谈论多爆料罢了。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希望你过的好、过的幸福,甚至更有甚者,他们只是来确认一下,看你是不是过得不如意、是不是很倒霉,是不是比他们还差,如果你是倒霉了,他们就觉得你没有威胁,那么他们就放心了1

“特别是,有些你曾经过的比他好,你抢过他们的风头的那些人,你要是这会过的差劲了,他们心里就有了莫名其妙的优越感甚至***!巴不得你永远落魄下去,但是如果你要告诉他们你过得不错,生活中的一些小事不算什么,你积极向上,人生难免坎坷,你会汲取教训继续轻装前进,你就立即成了他们的挖苦对象甚至是今后借钱对象!因为什么,因为你过的比他们好啊,他们会想凭什么你比他们过的好,你过得好,你就有错,你就应该将你得到的好处给别人分享,否则你就是自私自利的人1

冯等李玉情绪稳定,说:“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我想,这次镇上出面,表彰一下李校长的这种行为、这种舍己救人的精神。为人师表就要言传身教,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教育半间房人的机会。物质重要,精神更加要饱满。那两个救助李校长的人,我下午已经去拜访过了,他们救李校长,这没有丝毫的争议,而对于李校长救那个孩子,这一点很多人并不清楚,我认为镇党委有义务、有责任让每个人都知道事情的***,不能让某些心怀叵测的人兴风作浪,胡作非为。”

冯说着,李玉问:“那你不让我告诉裘***的意思是……”

“不是不让你说,而是不让你当时说,”冯顿了顿,看着李玉说:“领导都希望从下属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或者意见,不管这个肯定的答复和意见是错误的,还是正确的,但是要不含糊、不模棱两可,如果那样,他会觉得你没有认真的在办事,将问题只是单纯的反映给了他而已。”

“你是说,不想让裘***知道我爸可能是因为救人落水,也可能不是因为救人而落水的?这很重要?”

“李玉,在这件事里,你首先要意识到你是跟在裘***身边的人,如果你的父亲在道德上有瑕疵,会不会影响到裘***对你的看法?”

李玉哦了一声:“我没想那么多,不过你说的是。你提醒了我。”

“其实问题的关键不是裘***那里,而在于李校长。”

“我爸?我爸怎么了?”

“你设想一下,假如,我是说仅仅是假如,李校长痊愈之后,有人问他为什么会落水,李校长会不会根本不提自己救人的事情,只说自己在河边洗手,一个不慎,就掉河里去了呢?”

冯说着看着李玉的眼睛,李玉摇着头说:“你说的太有可能了,哪还用等到痊愈,明天要是有人来问他,他准会像你说的那样答复别人的。你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没捡钱都说自己捡了,还让我从家里拿钱给诬赖他的人呢,要是那样,整个是跳进房河也洗不清了要是他照你说的对别人复述,镇上甚至县里会怎么议论他?还没出院人就被全镇的人戳了脊梁骨了,断章取义指鹿为马的事情他遇到的太多了,他,唉……”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