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43章坑(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3章坑(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人将半间房镇委***和镇长之间的关系比喻为夫妻关系。即为夫妻,就共同为半间房这个大家的家长,搭配着操持家务,不过镇长和***两者谁是丈夫谁是妻子,或者说谁是公的谁是母的,谁为主谁为辅,就很有商榷的空间,按照年龄,杨树明比冯大了二十岁,在半间房呆的久,工作经验自然比冯多,但按照职务,冯当仁不让是一把手,而且是从县委办下来,含金量很高。

杨树明的老母亲去世了,冯本来作为搭档是要前去吊唁一下的,但是县里通知开会,又走不开了,于是让焦一恩代表自己去了一趟,焦一恩回来后专程去了县里,给冯简短的汇报了一下到杨树明那里凭吊的经过,重点是说:“杨镇长崴了脚,比较严重,走不了路了。”

焦一恩是在冯开会的间隙给他做的汇报,寥寥几句话,冯又进到会场里继续开会,到了稍晚一些的时候,刘奋斗给冯说了杨树明崴脚的详细经过。

杨树明是镇长,不管视为上司还是人情来往,刘奋斗到杨树明那里祭奠都顺理成章:“杨镇是在坟上崴的脚,当时抬棺才下葬,有人说墓道位置不正,跪着正哭丧的杨镇捧着老母亲的遗像就去看,结果从坟土上滑到了墓坑里面,墓道有三米深浅,杨镇土头土脸的,脚吃重,就崴了。”

冯一听就看着刘奋斗,刘奋斗知道冯在询问自己什么:“县上落实市里政策,提倡并推广火葬,不过入土为安的观念伴随了国人几千年,很难一时半会扭转过来。”

时下半间房就屡屡有拒不火葬的事情发生,有的闹得还十分不可开交,村民对抗情绪十分严重,但是也存在着一些偷偷将逝者埋葬的事情,难以杜绝,除了上级检查或者有哪位领导特别指出,镇上火化管委会的工作大体上是紧一阵松一阵,没人管风声过去,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有悄悄的给一些人开后门的,往往是只要没人举报,非不得已,不会十分认真,这些情况冯在做水利所所长那会都知道。

杨树明是镇长,他将自己的母亲土葬,事情必然做的隐秘,起码在半间房没人去查,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被揪住了,就是顶风作案,背一个处分是轻的,但是冯没在意这一点,政策是一回事,孝心是另外一回事,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在这方面冯甚至是欣赏杨树明的,这不存在原则不原则的问题,换了是自己,只怕也会和杨树明一样,他留意的是杨树明的脚崴了,他其实是想知道杨树明的脚是意外扭伤,还是存心故意的。

意外扭伤,那没什么,要是存心故意,冯就要想杨树明为什么那样做,假如仅仅因为中心小学财政划拨款不能到账而别有想法,那杨树明就有些多虑了。

“杨镇去医院治疗了吗?”

“没有,因为没过头七,杨镇长在家守孝。”

没在医院?

当时开集资捐资会议时,杨树明自称病了,但是没有住院,这会真的该住院了,却在家呆着。

这个杨树明。

冯有去探望杨树明的意思,可是再一考虑,杨树明会不会觉得自己有一观他是否真的崴脚之嫌?想了一下,冯给杨树明打了***,说了些节哀顺变之类的话,并一再致歉,言说自己在县里开完会,就去看杨树明。

“冯***,谢谢了,家慈无病无灾的安详老了,算是喜丧,”杨树明和冯说了几句,在最末了说:“我崴了脚,最近家里的事也多,镇上的事情,就多劳冯***了。”

挂了***,冯看看时间,让刘奋斗给焦一恩打***,让焦一恩带上三万块钱到县里来。

刘奋斗本来以为冯会找裘樟清,让裘樟清出面叫财政局将拨款划到半间房镇上去,但是冯要焦一恩带钱来,刘奋斗想通了冯的意思:要钱要是走县委shu记的路子,那没什么意思,看似捷径,但是乱了规矩,必为人所不喜。

焦一恩也将冯的想法猜了七七八八,有些事情心里知道就好,不一定要做出来说出来,那样就打破了一些规则,什么事都让上级领导发话直接命令,那样下面的人就少了许多操作过程中的乐趣,而在其位却享受不到其乐,守着那个职位还有什么意思?

可见在生活中和工作中,都不能随意破坏规则,不能破坏他人享受快乐。

而打破规则的人,当下是会让人不舒服的,后来一定是会让人心里提放的,在一定的时候还会遭人排挤,裘樟清就是梅山的老大,冯没打算挟天子令诸侯,如果那样,还不如在事发之初直接找裘樟清解决资金问题,让裘樟清给财政局说划钱就好,何必等到杨树明在县里兜圈子绕了许久才找来终极大杀器,如果现在冯这样做了,不但让财政局的人觉得冯不会做人,也会让杨树明的脸面无存。

但是刘奋斗和焦一恩还是没有完全摸透冯的意思。

焦一恩到了县里,冯先给财政局局长杨世贵打了***,说要觐见一下梅山的财神爷,不知财神爷能否赏脸屈尊。

冯那会在县里和杨世贵没少打交道,两人很熟悉,杨世贵知道冯所谓的“觐见”是什么意思,他对待冯也不比常人,笑说:“觐见是必须的,不过是我觐见你,你老弟在半间房成了土皇帝,转眼两个月了,朝纲可稳?我还说要找你谈一下登基后的心得体会呢。”

冯也笑:“好啊,领导要谈心,敢不从命?只要你老哥召见,随时奉陪,择日不如撞日,我这会带上土制御酒,就去觐见?”

冯说了土制御酒,让杨世贵想起了全县各机关单位搜罗老酒陈酒给裘樟清送的事来:“我也有心,不过人在江湖,这会在省里,眼看还要几天回去,你那老酒就暂且寄存埃”

“省里?我对省里的至真酒店比较熟,那里有几道家常小菜做的很地道,不如,我这就过去?”

杨世贵笑了,压低声音说:“你这是问客杀鸡,不过足见你老弟心里有我,说起这菜啊,并不是山珍海味就好吃,只有将寻常的食材做出了不寻常的味道,那才是本领,家常菜能做的地道,绝对不是一日之功,你说好,那就真的好。真的正开会呢,我出来在外面接你***,晚上已经有安排了,实在抱歉,心意领了,咱们回见。”

知道杨世贵真的没空,其实本来杨世贵有没有空都没关系,冯打这个***主要是通气,让杨世贵知道自己有这个意思,只要杨世贵这个财政局的一把手给他的属下说到不耽误自己办事就成,于是冯又给王文志打了***。

冯给杨世贵打***没有避开刘奋斗和焦一恩,刘奋斗心里有些犹疑,但是犹疑的内容不能显露出来,而焦一恩一如老僧坐禅,脸上枯井无波,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一般市、县一级***有两个机构算是重要的核心,一个是管人的组织部,一个就是管钱的财政局。

寻常的单位里,办公室是中心,比如县***里面的***办公室,县委那边的县委办公室,就是起到一个统筹和全方位兼顾的中枢场所,而财政局里最为重要的部门和最显眼的部门却不是办公室,而是预算科,梅山县财政局预算科的职能有研究提出全县财政中长期规划,拟订全县财政管理体制和预算管理制度,编制、汇总全县年度财政预算方案和办理预算追加事宜等等工作,简单一句话,财政局是管钱的,预算科就是财政局里面详细负责怎么管钱的,预算科科长这个位置上很能引起全县人的瞩目,干的好了,上升就快,干的不好,倒霉的也迅速,杨世贵是从预算科科长的位置上升至局长的,而县里负责财政的李开来常务副县长也是从预算科科长的位置上上去的,所以王文志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

冯和王文志之间没有和杨世贵那么熟悉,不过王文志自然得到了杨世贵的指示,对冯的邀请反应的还算热情,冯说了个地方,王文志稍微矜持了一下,欣然赴约。

刘奋斗是不想见什么偏偏就来什么,冯请的是王文志,王文志不可能一个人来,他带着三个人,两男一女,一个是财政局预算科的副科长易江伟,那个女的叫岳洋,不过二十出头,打扮的非常洋气,穿着裙子,皮肤很好,似乎有弹指可破的模样,再有一个男的叫秦守生,这个秦守生是半间房镇司法所副所长赵曼的老公,刘奋斗心里想不知道冯和焦一恩是不是清楚这一点。

王文志易江伟和秦守生都知道冯,他们没有在冯面前端什么架子,岳洋却是新到财政局,刚开始还以为年纪最大的焦一恩是半间房的***,后来一听介绍,眼睛就睁得透圆,眼神不住的在冯脸上身上瞄来瞄去,心想这么年轻的镇委***,不知是哪位大领导的公子在梅山镀金来了。

秦守生长的比较文弱,戴着眼镜,颇具书生意气,和冯握手的时候说今后还要请请冯***和众位领导多多关照,冯笑说:“不好意思,我失礼了,多多关照的话应该是我说才是,我们这些娘家人可都希望得到财政局诸位领导的大力支持呢。”

冯一语双关,岳洋就问什么娘家人,王文志就解释说秦守生的爱人赵曼在半间房司法所工作,自然冯***他们就是赵副所长的娘家人。

听王文志一说,焦一恩想王文志能带着秦守生一起来,平时关系必然不一般,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