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42章坑(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2章坑(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李雪琴的家就在公路边,冯让何林达将车直接开到了房子后面,几个人在车上也不下去,这样那个越野车猛然的失去了市场办面包车的踪迹。

农村的房屋规划没有城镇里那么的规范,李雪琴娘家的房子是在原来自留地上建成的,盖在路边就图一个方便,她房子的后面零零落落的有几户人家,参差交错的,冯就下了车,从一侧绕到前面,李雪琴这会已经站到了家门口,看到冯从房子后面过来,就很诧异。

公路的远处还能看到那辆越野车的踪迹,冯指着让李雪琴看,然后说:“雪琴姐,你那辆奇瑞在吗?在,那好。”

这时张发奎几个也过来了,冯没时间解释,让张发奎几个在李雪琴家里休息,李雪琴叫自己的父母招待张发奎几个,将奇瑞车从院里开出载着冯,远远的跟着那辆越野车。

在车上,冯才给李雪琴解释了是怎么回事。

“记者暗访什么?关键咱们不知道他来半间房的目的是干嘛的呀?”

李雪琴有些小小的兴奋,这跟踪追击的事情也就是在电影电视上看过,自己也问过干***的老公一些破案的问题,可是那口子从不提工作上的事情,今天能和冯跟踪别人,李雪琴觉得很有意思。

那辆越野车到了后店子新村那里,就没有再往后面走,因为后店子村接壤的地方就是水库,车上的瘦子下来和路边一个商店门口闲坐的人说着话,李雪琴干脆的将车子驶在前面一个房子那停了车,然后自己走了下去。

李雪琴并没有往那辆越野车的地方去,好大一会的也不见人,冯就在车上等着。

李雪琴的车窗玻璃贴的膜是不透明的,外面很难看到里面的情况,所以冯也不怕万一那辆车过来会看到自己。

这样过了一会,天色有些灰暗了,可是李雪琴还是没有回来,商店的门口亮起了灯,那个瘦瘦的男人依旧的和人说个不停,还在商店里买了东西,这下他倒像是和商店的老板熟悉了,找了一个凳子坐了下去。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冯有些焦急的时候,李雪琴回来了,进来就说:“那人绝对是记者,问的问题涉及面很广,县里什么事他都问,重点是裘县长和文化节的事情,还问咱们镇开矿的事情。他胸口口袋别着一个录音笔。”

“你怎么知道?我没见你过去啊?”

李雪琴就笑:“这个村的人,我不认识十个也熟悉八个,这村里还有我几个老亲戚呢,想打听点事,那还不容易。”

“呀,这下这个家伙就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了。”

冯说的李雪琴一笑,问:“咱们不能老在这呆着,回去吧?”

看到冯有些疑虑,李雪琴说:“你放心!看到商店门口那个老伯没有?那是我姨夫。”

李雪琴又是一阵笑,冯就看着李雪琴的红口白牙,李雪琴脸上莫名的一热,嗔着说:“干嘛呢你?”

李雪琴怀孕有三个多月,身体圆润了很多,这样子很有些俏丽,冯被问的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却毫不显露,说:“雪琴姐,你要是不当***,真是亏大发了。”

奇瑞车掉过头,缓缓的从越野车旁边经过,冯掏出手机对着车子拍了一张照片,然后车子一直就到了李雪琴的娘家,张发奎何林达和张长玉在李雪琴父母的陪伴下正在看电视,见冯和李雪琴回来,就问怎么样了。

冯说了情况,张发奎就说:“这事要给领导汇报一下,不能让这家伙在咱们县胡来。”

李雪琴的父亲这时说:“你们别急,等她姨夫回了话,再决定,反正这人一时半会走不了,你们歇着。”

冯书:“这样,大家都累了一天,就先回去,我在这等,有什么事,咱们及时联系。”

张发奎和何林达想想,也就同意了,因为那个瘦子见过自己几个,也没法继续跟着,就带着张长玉开车离开,冯又交待了一下这事大家要保密的话。

冯李雪琴娘家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李雪琴的姨夫打***说那个瘦子开车走了,具体都说了什么,和李雪琴刚开始了解的差不多,只是后来后店子村的支书胡德全到了商店,买东西,站了一会,不知怎么的话题就扯上了胡红伟,说杀人犯都能当矿主,这梅山县如今乱的都不是法治***了。

冯一听就皱眉,让接***的李雪琴传话问,为什么胡德全会说这样的话?

“那人不是说想在后店子投资开矿吗,胡德全就说咱们这乱的很,就说到了胡红伟,哦,还有,他还说前一段老炮台出事,说是上面将事情瞒报了,死了几个人,报上连提都没提,这不是有人在一手扰天?”

挂了***,冯独自走到了院子里,他有些不明白胡德全身为基层组织的***,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说这些没有dang纪的话。

“胡德全肯定是故意的。”

李雪琴走了出来,看着月色中的冯说:“我爹说了,胡德全在后店子村几十年,心眼很小,得罪他的人,他都会变着法的对付。”

那么,胡德全是想针对胡红伟?

“老而不死是为贼,胡德全贼精贼精的,他能看不出那个瘦子是记者?就是看不出是记者,有人在村里一坐几个小时,问这问那的,胡德全能没有一点的觉悟?就凭这一点,他也是老糊涂了。”

“雪琴姐,你送我到镇上去。”

冯觉得这个瘦子要是记者,那么针对的目标绝对是裘樟清,但是胡德全为什么要说那一番话,还提到了老炮台的事情,无非就是想让这个人加深对梅山的误解,想将事情搞大,让上面来查梅山县,然后好让胡红伟承包不成滑石矿,就是随后上面来人查,胡德全也能死不认账。

胡德全因为一己之私竟然胡说八道,可惜他没想到李雪琴的姨夫将这一切转告给了冯。

两人到了半间房镇,估摸着时间,果然一会那辆越野车就到了镇上,住进了一家宾馆。

半间房经济比较发达,宾馆也建造的有些规模,冯想了想,问李雪琴认识这家宾馆的人不认识。

李雪琴点头说:“你在这等着。”

一会李雪琴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那两个人的姓名和***号码。

“我要去县里,雪琴姐你回去吧。”

“你怎么走?打的?”

冯就点头,李雪琴生气的说:“我没事!再说,我家还在县里呢。”

李雪琴启动了车,冯说:“麻烦雪琴姐,不好意思。”

“你呀,这人总是那么多客气,你有什么客气的?”

到了县里,冯看看时间不到十点,就谢过了李雪琴,等李雪琴走了,想好了措辞,他给裘樟清发了条短信:“有重要事情向你汇报1

但是裘樟清一直的就没有回短信。

冯想了想,到了办公室上网,看看能不能查出那两人的资料。

没想到这一查,冯还真的看到了一些信息。

冯对着电脑屏幕呆坐了一会,心说自己这会该怎么办?

裘樟清如果在梅山遭遇了什么,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实在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短信发出了有二十多分钟了,裘樟清却一直没有回信,冯看着窗外黑暗中萧瑟的景象,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两人在半间房会不会暗访嫖ji?

这一想不要紧,冯觉得很有可能,如果他们真的是有备而来,存心想掌握梅山的各种情况,在半间房那间宾馆里招小姐,只招而不嫖,将这个过程内容要是录了下来,这下梅山可就真的要臭了!

半间房经济发达,那里的人龙蛇混杂,南来北往的什么人都有,有小姐是公开的秘密,查也查不完。

怎么办?

给唐经天打***让他派人蹲点?在这两个人和小姐办事的时候抓个现行?

行不通。

自己和唐经天其实不熟,在一起喝酒归喝酒,唐经天为什么会听自己的?要是唐经天真听了自己的,可兴师动众之后却没有发现异常情况,那不是难以自圆其说,还会打草惊蛇。

再说,这两人来梅山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

让裘樟清调遣***局的人去排查?

可裘樟清到梅山的时间不长,***局那边是不是都能听她的指挥,这个也是未知的,如果有人就是希望梅山出事,唯恐天下不乱,想让裘樟清离开呢?

裘樟清怎么还不回话?

冯开始有些烦躁。

这时手机猛然的震动,一看却是张发奎打过来的,问冯情况怎么样。

冯不想和张发奎吐露太多,说自己已经回来休息了,就挂了***。

又等了十多分钟,裘樟清的短信终于回复过来了:“我在县宾馆五一九房。”

冯关了电脑锁门就走。

梅山县宾馆是县委、县***的重要接待窗口和会议中心,也是梅山涉外接待的定点单位和省级园林式单位,县里的领导在县宾馆是长期包有房间的,冯从半间房刚到县里的时候,就在这里住过几天。

尽管心里很急,到了宾馆后冯表现的还是很轻松的,在去往五一九房间的过程中有个女服务员询问冯的身份,冯拿出了工作证,她也没多问什么,就放行了。

五一九房间是个套间,除了客厅和卧房,似乎还有会议室和一个小餐厅,裘樟清应该刚才在洗澡,所以一直没有回复冯的短信,她头发还没有完全的干,红色红润,皮肤很白,穿着很休闲的衣服,和平时整齐的样子有很大出入,她给冯开的门,冯进去也没有详细的看,就简略的说了半间房的事情,裘樟清沉默了一下,让冯坐,她想了想,拨通了一个***。

裘樟清的这个***打给的是县委宣传bu的bu长乔本昌,乔本昌也是梅山县县委***,***通了之后,裘樟清说:“乔部zhang,文化节筹备工作进展怎么样?”

乔本昌在***那头回答着,等那边说完,裘樟清说:“乡镇这一块反响还不错,机关单位呢?……哦。”

裘樟清打***并没有避开冯,她和冯都坐在沙发上,冯想了想,起身给裘樟清到了杯水,在放水杯的时候裘樟清看着他,示意他给自己也来一杯。

“如果这次成功,就可以作为一种模式保留、发扬,是不是适时可以请有关媒体介入,也算是为我们县做一个宣传?”

裘樟清和乔本昌绕了一个圈,才说到了记者的事情上。

乔本昌在里面不知说了什么,裘樟清手里拿着冯刚刚交给自己的那张纸条看着,嘴里答应着:“刘局长已经着手?接待了两个记者?哦?哪个报社的?晚报?住在县宾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