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41章连锁反应(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1章连锁反应(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进到了房间里面,裘樟清带着那个装着有关海英题写的楹联盒子和何国璋上楼去见翟万全了,冯被安顿在客厅喝茶,他刚刚坐定,手机就震动开了,这会客厅也没***人,冯视线巡弋一圈,将手机掏出来,一看,是唐经天打来的***。

这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唐经天是派出所长,打***不知道做什么?

冯拒绝了来电,很快的给唐经天发了个短信,说正在开会,问唐经天有什么事?

“后店子村的胡凤举被人打得半死扔到房河里,被一对谈恋爱的小青年救起,胡凤举说他是被刘二春指使人打的,他举报刘二春在制造***。”

看着唐经天的短信,冯心头闪过无数个可能,回复到:“严密审查,切勿泄露,保持联系。”

唐经天是派出所长,派出所这个机构实行的是双重领导,就是既被上级***机关管理,又受所属地***管辖,而一般的案件自然无需给***通气,但是要碰到在当地比较有影响、案情比较重大的案件,就需要让******及时了解案情。

冯是镇里的一把手,同时在县里也身份特殊,唐经天能这会打***汇报案情,必然是有着他的考虑。

屋里很是安静,有一个保姆模样的女子过来给冯添茶续水,这女子走路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声息,冯一看,见她长的普通,皮肤却好极了,水嫩嫩的脸蛋像是剥了壳的熟鸡蛋一样,身材在合身的衣服包裹中十分饱满,这女子也不过十**,冯起身轻声说了谢谢,女子用水汪汪的眼睛对着冯眨了眨,轻轻一笑,露出了一口齐整洁白的牙,真的像是排列整齐的贝壳一般。

这女子虽然不是很漂亮,但真是耐看。

目送着这个女子款步离开,冯又迅速的给胡红伟发了个短信:“我和领导在市wei,***人可能已挖掘到金矿,按早先的计划做处理,今夜就给郝千秋或者刘奋斗汇报你打出金矿一事。收到你回复后我会关机。”

胡红伟的短信不到十秒钟就过来了,只有一个字:“好1

冯将与胡红伟对话的短信删除,看着水果篮里的红苹果想,刘二春制造***似乎有些不可能,但刘二春的白云岩矿是不是也发现了金矿石却很难说,胡凤举是***二流子,刘二春不会无故的打伤胡凤举,还打得半死,那胡凤举在刘二春那里到底发现了什么呢?***?也许这一切只是胡凤举的一个噱头,好让派出所的人查处刘二春?

不过,不管怎么样,眼前的这件事即将告一段落,下来怎么发展,完全应该是翟万全和裘樟清考虑的,自己也到了将金矿的事情提上议事日程的的时候了。

裘樟清在翟万全的书房只停了有二十分钟左右,随即翟万全和裘樟清两个在前,何国璋在后往楼下走,冯站了起来,翟万全和裘樟清说着话,对着冯点了一下头,脸上带着微笑。

冯心说何国璋一直就在翟万全的书房里听翟万全和裘樟清谈话,和翟万全真是形影不离了,看来深得翟万全的信任,自己那会在裘樟清身边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跟随着裘樟清的,尤其是裘樟清在商议重要事项的时候,难道自己做的还有欠缺?

这次和往常不同,翟万全过来和冯握了手,冯迎接过去问了一声:“***好,”翟万全在冯的手上轻轻拍了一下,说了句:“小冯不错”,然后翟万全就松开手,何国璋送裘樟清和冯出去,冯给裘樟清打开车门,等她上去再关了门,一切都像是在之前县委办的时候一样,何国璋等冯做好这些,和冯握别,等车子启动,就转身进屋了。

“先不急着回去,”车子到了外面,裘樟清看着霓虹灯说:“开一会,吹吹风。”

对于武陵市,冯是既陌生又熟悉,司法局的岁月似乎恍如昨日,这会记忆深刻的,也就是和尚静的那些纠缠以及与柴可静并行漫步的片段了。

人有时候很奇怪,对欢乐的事情总是很快被淡忘,而对于苦难记忆的时间就会久些,除此之外,脑海中留存的都是和自己有深切瓜葛的那些异性,不思量也自难忘。

曾经在司法局里混沌着的日子,这会有些渐行渐远。

冯猜着裘樟清的心思,将车顺着比较僻静的地方开,到了武陵人工河那一块,绿柳成荫,人影朦胧,裘樟清忽然就说:“停。”

冯将车子停好,裘樟清下去已经往河岸走了过去,冯从车上拿了纸巾和两瓶饮用水跟了过去。

现在已经是五一假期的末端了,河岸边的人也不算多,尤以一对对的情侣居多,裘樟清走了一会,随手扯断了一截柳枝在手里摇晃着,站在一个石栏杆跟前眺望着远处。

裘樟清一直没说话,冯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心里莫名的想起了一句“当年武陵年少争偃夫,如今门前冷落车马稀,”心里自嘲,怎么想起了这个,无故的学黛玉寻愁觅恨起来?

还有,刚刚自己在翟万全那里想着何国璋寸步不离市wei三号人物身边,自己却不是总随着裘樟清,看来自己是钻了牛角尖了,翟万全是男的,裘樟清是女的,首先从这一点来说两个***就有所不同,男女有别,自己这个男秘书怎么可能事无巨细的总跟着裘樟清这个女领导?

裘樟清站了有五分钟,又朝着前方走,但凡遇到有谈恋爱卿卿我我的,她就一边绕过,直至到了几块大石头跟前,这些石头平时被人摩挲踩踏,表面平滑,看着裘樟清有坐一下的意思,冯就拿纸擦了擦尘土,再铺了几张抽纸上去。

裘樟清看着冯的动作,等他快完成,才又看着远处,而后就坐在了冯铺好的纸上。

冯以为裘樟清会说些什么,但是她一直没吭声,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本来夜静,气温应该凉爽,但是今夜却很燥热,一点风也没有,离得不太远的地方有一对情侣叽叽咕咕的一直在说情话,声音一会大的像是在争吵,声音小起来的时候却像老鼠在偷吃油罐子里的油,裘樟清手里的水已经喝掉了大半瓶,她皱着眉头猛地站起来就走,冯将刚刚坐在***下的纸收拾了投进垃圾桶跟了过去。

走走停停的回到了车上,冯打开空调,裘樟清用湿巾擦着脸颊和脖颈,冯说:“***,要不,去泡一下澡?”

裘樟清身上出了汗,黏糊糊的正难受,冯的提议正是时候,再者她今天确实不想回梅山,就同意了。

冯将车开到了财政宾馆,自然有人来迎接,一切都像是上次和刘奋斗焦一恩来的那次一样,两人被恭迎上去,一切都很套路,冯是知道这里开设着专门针对女性的特色浴疗,有男技师服务项目,因此没等总台的女子暗示就特别指出了要女子an摩师服务,这些接待的人都是见多识广的,也经过很好的培养,什么没见过,分析出冯和那位有气质的女子似乎是上下级关系,而冯也许就是那个女子包yang的小白脸,就说现在只有一个房间了,先生和女士是不是安排在一间房里做服务,并解释说房间里是有断的不会相互影响,冯想想,为了避免有意外,就同意了,在冲洗之后两人就到了一间屋里做护理,屋子中间有日式的推拉门,门被半掩着,这样,能感觉到彼此,却互相看不到。

这一回给冯和裘樟清服务的是中规中矩,整个***的过程原本原本没什么新意,只是冯没想到裘樟清舒服的时候会像是小女孩受到了委屈一样的发出嘤嘤的哼唧声,像是小声的哭泣,仿佛她不是在享受而是被人在拧掐着细肉折磨着。

那声音就在咫尺之间响彻着,让冯觉得很是有种奇怪的异样,实在想不到裘樟清竟然会这样,这娇chuan的声音怎么都不能和县wei***这个身份重叠起来,反差实在是很大,加上自己也在被服务,身体下面不受控制的茁壮挺拔起来,想要竭力的转移注意力,但是怎么都有些困难,心里就不停的在想一些让自己感到讨厌的人和事物来转移注意力.

好在这些按mo女子见多识广,看到冯的反应也见怪不怪。这种情况也没有多持久,否则冯只有选择离开***室去清醒一下,再下来只能听到***师推拿按压的敲击声,裘樟清悄无声息,想来是睡着了。

裘樟清一觉睡了两个小时,醒来又去泡了一会澡做了皮肤护理,之后容光焕发,看起来心情也好了许多,穿着睡袍躺在那里目如秋水的怡然自乐,一会对冯说:“这里还行,不过只能桑拿不能游泳。”

冯觉得裘樟清这句话似乎有些没话找话,看到她自然的若无其事,就点头说是:“裘姐,现在有些晚,你看是不是今晚就休息在这里?”

这会已经快凌晨一点了,裘樟清听冯又给自己叫裘姐,这个称呼有些陌生了,也让裘樟清心里有了些感慨,就默许了。

财政宾馆的住宿条件还行,进到房间,裘樟清说:“姚tin长那边你要多注意,县里暂时就不再派别人了,翟***那边,何国璋会和你联系,具体怎么安排,你跟着就行。”

冯心里明了,翟万全想借着这个机会通过姚丽华在关海英那里增加印象,这也就是裘樟清今晚带自己去翟万全那里的目的所在,而事情这样发展下去,无论对自己,对裘樟清,还是对翟万全,都是有百利无一害的,而自此之后,唱主角的是翟万全和他的代表何国璋,自己就是陪衬就是打酱油的,静待结果就好。

其实属下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帮领导开拓并守卫好果实,领导种棵苗,属下就要费心让树苗长成参天大树,领导要是划一个圈,属下要是能让领导的这个圈丰满圆润起来,那就会得到领导的赏识,领导点了一个点,属下就要将这个点拓展成圆,最好能形成一个圆球,这逐渐的就形成了职场上的滚雪球,雪球越滚越大,从上到下的得到的利益就越多,领导有了政绩,属下也有了好处,只不过,这一次翟万全却是想要借着冯的这个点将自己的利益扩大成圆。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