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40章连锁反应(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40章连锁反应(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回身一看,这个嘴里喊着新***的人是胡凤举。)

冯第一次见到胡凤举那会是修半间房水库的奠基仪式上,胡凤举要当着裘樟清和省市领导的面鸣屈冤***,但是被穆亚青给控制了,经查,胡凤举一贯的好吃懒做、实在是后店子的懒汉闲人,所谓的告状就是无理取闹,就是受到后店子村老支书胡德全的怂恿想浑水摸鱼不劳而获,最后胡凤举被羁押、放回、却不思悔改,不断的***告状,直至他的老父亲冒雨跑到始作俑者胡德全的门前下跪,事情才就此打祝

冯今天刚回到半间房镇,胡凤举就瞅准了时机要让冯“为民做主”。

“胡凤举,你搞个鸡ba毛1刘奋斗没等冯说话就喊:“你告什么状?你除了对***不满对自己不满告状外还能干什么?十斤的鸭子七斤嘴,你都成告状专业户了1

胡凤举听了也不恼,笑嘻嘻的说:“我有冤屈,所以就要告状,这人长嘴不就是为了说话,难道你希望我是哑巴,再说,要是有青天大老爷能解决我的问题,我怎么能成告状专业户?”

“我又不是你爹,管你是聋是哑!你还有理了。”

胡凤举说:“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反对共chan党,当然有理。”

胡凤举一说,几个站在后排的人就笑,刘奋斗能从副镇长成为副***,冯在中间起到的因素是决定性的,他本来是为了不让冯新上任就遭遇难堪,这下有人听了胡凤举的话在笑,刘奋斗脸上有些挂不祝

就在刘奋斗和胡凤举对话的时候,冯将在场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重点观察的是镇长杨树明。

杨树明站在冯的右侧,脸上不喜不悲的,冯心里有了计较,他走出大门,站到胡凤举面前笑着说:“你好,我是冯,是新来的***,你有什么冤屈,可以和我说说。”

冯笑容可掬,胡凤举反而有些哑口无言了。

现如今的老百姓一般都怕见官,心理上有障碍,总觉得官就是管民的,民要见官,有理也弱三分,就算是普通求人办事,没有给办事的人送礼送好处的话,人家就对你客客气气的,老是觉得有些不踏实,生怕事情办不成,人家不给上心,因此老百姓宁肯天天看到当官的是冷脸、是高不可攀,也不愿看到笑脸,宁愿看到比自己能力大的人予自己不理不睬的,也不愿看到他们笑脸相迎。

所以胡凤举见到冯对自己笑的如沐春风,胡凤举心里到有些发毛了,仿佛看到了一个笑里藏刀***不吐骨头的笑面虎,迟疑了一下说:“我,我要告状。”

“胡凤举同志,咱们这会是法治***,你要告状,要有委屈,简单的可以去***机关,涉及公务员职务犯罪的,可以去检察院,打官司就去***,你这会找我告状,我就是问询了解了你的事情,还是要转到有关部门处理的,这叫分工。那你找我要反映什么问题?”

胡凤举又被冯给***了一下。

“同志”这个词语多少年都没人用了,在农村,乡民间都是直呼其名,或者叫绰号,张嘴叫谁谁他爹,谁谁家的媳妇。在机关单位,同事之间基本叫称谓和职务,如果忽然叫谁同志,假如不是开玩笑,那么可能就是纪检机关来人要审查这个人了。

胡凤举被人喊“赖皮”“***”“光棍”的几率太多,他几乎有时候都忘了自己究竟叫什么名字,自从去年开始***,爹妈给取得名字才重新的被拦截***的工作人员挂在嘴边,但是也没有叫胡凤举还冠以“同志”的,所以胡凤举又出了一下神,说:“我没事干1

胡凤举一说,好像寻找到了感觉,有了底气,口气硬了起来:“我要告状1

冯问:“你是哪个单位的下岗职工?”

“我没单位,我是后店子村的。”

“不是单位的?既然是村民,没事干指的是什么?”

“没事干……就是没事干,没活挣不下钱。”

“农民种地,你没地可种?”

“……有。”

“那怎么是没活?这会不正开春农忙?你有什么困难?”

胡凤举第三次语塞了。

往常见了***都是对他不理不睬的,别人越不耐烦胡凤举闹得越是厉害,他就是为了***而***,没人对他和颜悦色问询这么多。

“我有地,但是地种了树,不用种粮食,所以不用忙。”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要没事找个事?”

冯一说,身后镇上的十来个人都笑了,胡凤举辩解说:“意思不是没事找事,我是说我想找事做,就想挣钱。”

“那你是想让镇上为你找活干?”

胡凤举又迟疑了,终于说明白了:“不是,也是,我们村支书胡红伟那时候答应我到他矿上干活,可是他现在反悔了1

“你的意思是,你找我的目的是让我给胡红伟说一下,让你到他那里干活挣钱,是吧?”

“对!一个村支书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刘奋斗这时插话说:“村支书有义务安排你挣钱?你拉倒吧,人家是不要你吗?当初是你自己不去!这会不缺人了,你要胡红伟怎么安排你?你想去就去,别人干的好好的就得为你让位置?你还告状?你这告的是哪门子状,哪有这种道理1

冯等刘奋斗说完,对胡凤举说:“胡红伟的矿是他自己的,他要用谁让谁给他干活,镇上不好说,你这不是民事纠纷,不过你既然来了,找到我,我感谢你对我个人的信任,那我就这过问一下,而不能强加于人,人家有用人的权力,是双向选择,你说对吧?”

正在说着,唐经天带着几个***过来,胡凤本来理屈词穷,还最怵***,没答冯的话说:“***尿尿,”转身就走了。

镇上的十几个人看冯放下身段一副新***亲民的模样,没人知道冯到底和一个***絮絮叨叨说了一大会是在做什么,有人腹诽冯虚伪做样子,有人觉得虽得县里领导赏识毕竟年轻,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类似刁民无理取闹的问题,没人能想到冯对胡凤举和蔼可亲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又想达到什么目的。

冯对胡凤举说这么多,自然是有道理的。

从刘依然和廖文志被县纪委带走的那一刻起,冯就让胡红伟抓紧一切时机赶紧挖矿搞金子,要做的隐蔽,不能出任何问题,所以刚刚猛然见到胡凤举听他说为民做主的话,冯还以为胡凤举是知道了些什么,不过这会看来胡凤举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以前因为修水库占地,为了稳定胡凤举,冯让胡红伟给胡凤举安排活干,这会胡红伟搞金子,这事参与的人越少越好,自然不可能再用胡凤举,但是一定要稳定一切不利因素,不能态度恶劣的激化矛盾,让胡凤举之流的人再去哪个地方******了。

冯再次以镇wei***的身份回到半间房,当下面临的问题一个是党委换届、另一个是***班子的选举。

关于镇党委换届可以说没有什么疑难,党委就是那几张脸孔,大家许多话在平时已经说得透彻了,于是在随即召开的镇党代会上,冯代表镇党委做了工作汇报,选举产生了七名党委委员、五名纪委委员,工作很顺利。

至于人代会,冯没有掉以轻心,参加工作几年来,他亲身经历的到举中的波折就两次,所以就格外谨慎,为此,他特意召集了***委班子成员在镇上饭店喝酒,在酒桌上探讨人代会的工作。

酒至半酣,王勇说:“我认为,这次人代会全镇要严阵以待,绝不能出任何纰漏,会场外一定要布置警力,给意图捣蛋的人造成威压,严防出乱子。”

王勇一说,杨树明点头赞成:“是要严密组织,更要高度重视,我建议,不但外围要紧,里面也要紧,根据以往的工作经验,这个会场以内划分区域,让各个管理区坐在一起,区、片***坐在他们中间,这叫一人定乾坤,再让积极骨干份子穿插在各个代表中间,这样一劳永逸,从而能监督、威慑代表们的言行、让选票过程不出任何问题,彻底有效的贯彻组织意图。”

王勇和杨树明的话得到了胡德铨刘一彪几个的赞成,刘一彪说:“杨镇长和王***说的是,这种方法***乡镇都这么干,这也是行之有效的一个经验,我们镇可以借鉴。”

刘奋斗沉吟了一下,端着酒说:“牵着***手,跟领导走,我个人觉得水平有限,还是听冯***怎么说。”

这几天,刘奋斗的角色已经彻底转换过来了,他见冯对王勇和杨树明几个的话没有反应,干脆自己就不提什么意见,将最后处理的权限交给了冯。

“几位说的都可行,不过在新的形势新的局面下,工作方法还是要有所改变的,”冯说着看着再场的人,脸上带着微笑:“前年,县里选举出了问题,去年,咱们镇上也奇峰凸显,我觉得,这些就是经验,就是教训,在目前的状态下,要说小心行事,那是必须的,不过也不能如临大敌,套路太多会让代表们心里不舒服。”

“我有一点不成熟的想法,说出来,大家商议一下看看可不可行,毕竟,我工作经验少,”冯一说,刘一彪的脸也不知是喝酒的原因还是什么,红了一下,嘴上说:“冯***,我……”

“我不是客气,老刘别多想,怎么说呢,代表们是行驶人民赋予的权力来了,所以我们就不要搞***站岗了,有两个***执勤,作用是放置和防范一些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不要制造什么紧张气氛,要让代表们感受到做代表的崇高性和内心自豪感,我们应该处于一种引导和服务的的态势,尽力创造出和谐的局面,毕竟代表们来是选举投票的,不是被审查要进监狱的。”

冯一说,在场的人心里都是一凛,确实,在目前梅山的状态下,胆敢和组织意图对着干的人,实在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活的腻歪了。

冯自己说的也很清楚,去年前年县里镇上选举中出了事,可是如今那种情况已经不会存在了,陈飞青死了,去年在半间房闹跳票的冯自己这会就是***,不利因素果然已经降低到了最低,没有必要严阵以待。

“不过防患于未然,居安思危,为了防止出现不必要的的思想混乱,我建议,在人代会前召开一次扩大党委会。会议的宗旨就是,人代会上的一切程序、都必须按镇党委的要求完成,有什么不理解、有异议的问题,必须向镇党委,向我汇报后,得到明确的批复,才能开展工作,否则,镇党委将追究这个人的一切责任,绝不姑息手软。”

冯一说,大家都沉默了一下,刚刚失言的刘一彪首先表态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