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32章一件小事(十六)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2章一件小事(十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可惜裘樟清的这位师兄并没有带他那个千娇百媚的女友,冯并不是想见到那位裘樟清的师嫂,而是觉得,要是那位***一起到梅山来,裘樟清就会多一个陪他们的机会,这无疑是对裘樟清自己有很大的好处的。

可是与裘樟清事先想好的不一样,她的这位师兄婉拒了让冯陪着在梅山采稿的安排,他要一个人四处走走,有需要,再找裘樟清协调。

裘樟清和这位师兄在吉普上坐了一会,冯在一边相陪,吉普车上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司机,裘樟清说了商报的事情,但是这师兄没有表态,只让裘樟清去处理她自己的事情。

裘樟清只有遵从这位师兄的安排,一会三人作别,师兄倒是很和蔼的和冯握了手,然后吉普车一溜烟的就没影了。冯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对这人产生一种“和蔼”的感觉。

“我这师兄,叫常忆苦,就是忆苦思甜那个忆苦,他是省报的党组成员、纪委副***、高级记者、省记协、新闻学会常务理事。”

裘樟清仿佛是给冯在解释,又像是自己给自己说。冯心里了然:常忆苦也不过三十多岁,就是省报业集团的党组成员、纪委副***了,那常忆苦至少应该是副厅级别,他自己要在梅山看看,自然有他的考虑。

在上车回县里的时候,裘樟清做了这样的吩咐:“你去一下朱阳关镇,了解那个要***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冯就答应了一声:“是,县长。”

这时冯已经明白,上次裘樟清去省里,其实就是为了见这个常忆苦。

冯由常忆苦想到了自己,从裘樟清找到自己,让自己到文化市场来上班,到张向明被查处,自己又成了市场办的主管,李显贵被查,这一段发生的事情似乎都是顺理成章和水到渠成的,可是再仔细想想,又有些不太自然,要说没有什么人在后面推波助澜,似乎不可能。

那么操纵这一切的,就是裘樟清?裘樟清到梅山做了dai县长,她想要在梅山有一番作为,也许文化部门就是她入手的一个突破口,那么不管有没有自己的出现,有些事情终究会发生的。

如果没有自己的出现,这会代替自己来接常忆苦的人,会是谁?

卢万帅?还是钱一夫?

冯觉得似乎两者都不可能。钱一夫的身份本来就特殊,级别在那里放着,做事就会有很多局限,而卢万帅本应该是最贴近裘樟清的人了,可是自己为什么觉得裘樟清对卢万帅并不是很放心,有些事情还不让卢万帅参与。那么会不会有一个可能,就是自己在裘樟清心目中,已经取代了卢万帅这个秘书的地位,成为裘樟清在梅山比较能用得着的人?

有些事情不能多想,也不能不想。

裘樟清也想到了用媒体的手段为她自己造势,只是可惜,某些人比裘樟清早了一步,将事情弄得像现在有些不可收拾,裘樟清这会就是在见招拆招,冯觉得,这样真是有些被动,不过,似乎能让隐藏的对手都暴露出来。

从这一点来说,梅山如今的局面,也许是塞翁失马。

快到县府的时候,司机下去换车牌,冯就说自己也在这里下车,裘樟清明白冯是想保密,就应允了。

冯和张发奎、何林达开着市场办的桑塔纳到了朱阳关镇,先找到了镇上的文化站干事朱庸和,朱庸和已经知道冯几个的来意,说:“农村两口子打打闹闹的很正常,也不说农村,就放在县里市里,哪家夫妻过日子不吵嘴?有的两口子吵架你不理我我不理你,有的就武力相向,这很正常,那些吃饱了没事的记者就会扯虎皮,上纲上线,我保佑他在家和老婆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就像是住宾馆一样。”

朱庸和一说,大家都笑,何林达说:“哪家两口子像是住宾馆一样,那可不就是服务员和住客的关系,能正常?”

“小何说错了,我觉得朱干事的意思是,住宾馆的和小姐的关系。”

张发奎一说,朱庸和就说还是县里领导的觉悟高,自己倒是没想那么多,就是随口的一说。

四个人开着桑塔纳就到事发的大字营村去,朱庸和上了车,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景色,感叹说:“爱情是艺术,结婚是技术,离婚是算术,搞不好还要动武术,这一家人因为这还上了报纸,也算是新闻人物,指不定能感动岭南。”

“你去吧!要是这就感动岭南,那岭南能被感动的哭喽1张发奎何林达和朱庸和认识的时间长了,说话随便,开着车不以为然:“我楼下住了一对奇葩夫妻,其实男人还好,那女的,我的那个天!整天怀疑男的在外面有人,动不动的就搞突击检查,到男的单位里闹,这男的要是天晚了不回家,她就***机,能把男的手机打爆,但是男的还不能关机,他敢关机,女的就***1

“死了没有?”

何林达问,张发奎撇嘴:“死?她压根没打算死!要死了我们倒是耳根清净了,她跳河,割脉、喝药,几乎能想到的死却死不了的方式她都试过了……”

“你胡说,跳河割脉喝药,怎么死都死不了?”

“我家门前的那条河你见过没?”

“嗯,怎么,就是跳那河?”何林达笑了:“那条污水河水能淹到我腰上,这不是恶心人吗?”

“她就是在恶心人,割脉,割了后就赶紧给男的打***,说你今后要好好生活,要照顾好自己!你说这男的能不急着回去救人?那腕子割得就像是切菜不小心切了手指,还有喝药,ta妈de倒是找那些能喝死人的药啊,我他ma的住他们楼上都被搞烦了。”

大家又笑,张发奎说:“我的意思是啊,这甭管在哪,两口子的事情根本说不清,你一个鸡ba毛商报的记者,离梅山多少里?离大字营村多少里?我和邻居两口子天天见面还搞不清楚这两人到底过的好不好,这女的今天又怎么一个方式***,他一个记者倒是一下就整明白了?还和文化节扯上关系,这不扯淡?”

朱庸和笑:“记者不扯淡,怎么来钱?你这不断人财路?”

朱庸和一说,冯心想,要是不为了钱,能有这么多事吗?

四个人到了大字营村妇女主任钱秀娥的家,因为这妇女主任还是村里的文艺宣传员,朱庸和和她熟悉,没想到一进门,钱秀娥正在自家院子里和他男人吵架,大门口站了很多看热闹的,几个人断断续续的听那女的说:“文艺活动怎么了?吃饱了就得有精神需求,唱歌跳舞怎么了?你没见城里那些老头老太太还跳集体舞?少见多怪,拿着***毛当菜1

“我给你说,我既然负责这一块,我就要以身作则,我和秦红旗唱戏怎么了?我不但在村里唱,明个我们还要去镇里,还要去县里唱,谁能剥夺我的自由1

院里一个男人圪蹴在碌上闷闷的不吭声,冯瞧那女的长得很精神,眼大嘴皮薄,手里飞快的在编着竹筐:“你说是地里活没干完?还是棚里的香菇没有管理好?耽误屋里那样活没干了?我凭什么就不能去唱?就你去打麻将行,我参加集体活动,就是错?”

“……我打麻将人多,还是男的……”

那男的嗡嗡的说了一句,女的就站了起来:“我们演节目有男有女!打麻将的就没有女人?你这到底是什么思想?”

“这日子没发过了1

朱庸和就听到外面的人里有人说:“过不成离婚。”

朱庸和看看冯几个,就到了院子里,那女的一见,就笑:“朱干事?来了?”

“来了,想问个事。”

这妇女主任见过冯和何林达张发奎一次,就让他们往屋里去,门口看热闹的人一见这样,知道没戏看了,就都离开了。

冯见这妇女主任的家房子盖得还好,屋里的家具很时髦,电器也俱全,心说这家人生活水平还行,朱庸和给做了介绍,冯就直接问:“钱主任,关于你们村有人***,这和县里的文艺节有什么关系?”

钱秀娥正色说:“冯主任,要说有关系,也有,要说没有,也没有。”

“家丑不可外扬,不过你们刚才可能也听到了,我和我家那人在吵架,我说的那个红旗,就是***那家的男人,我和秦红旗在一起唱戏,结果他家的女人不让他唱,就***。”

张发奎一听,就看了冯一眼,钱秀娥很是敏感,看着张发奎说:“县上的领导,红旗家的女人也不光是这会***,她这些年一直的就和红旗闹,说他在外面有人,这在我们村没有不知道的……反正,唱戏不是关键,关键是人心。”

冯又问:“钱主任想想,前几天,咱们村是不是来了记者?”

“记者?没有。”

冯就皱眉,朱庸和一看,说:“咱们到出事那家瞧瞧?”

钱秀娥说:“红旗家这两天热闹,县上和镇上的***去了一波又一波,他家的女人……算了,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朱庸和问了那个秦红旗家的位置,就和冯几个往外走,钱秀自始至终都蹲在石头碾子那里,既没有和人打招呼,也没有起身。

四个人到了红旗的家外,冯一看,这个秦红旗家条件也可以,朱庸和叫开了门,出来一个浓眉大眼的男子,这男子认识朱庸和,就让几人往屋里进,到了院子里,冯就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台阶上晒太阳,一脸的戾气,看到几人也不说话,只对着秦红旗说:“你敢去唱,我就去死1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