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30章一件小事(十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30章一件小事(十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奇才被绑架又被解救的事情很快的以各种版本在梅山乃至武陵市流传开来,但是对于绑架刘奇才的绑匪,***局那边却始终没有确切的定论。

从水月山庄的监控来看,刘奇才和周红青傍晚时分进入了山庄的住宿部,但是却没有刘奇才再出来的视频,刘奇才不会凭空消失了,他是怎么到了房河边上的石屋里,刘奇才本人说不清楚,他干脆的就记不起来自己到过水月山庄,医院专家说或许刘奇才因为某种***引起了间歇性记忆失常,就是选择性遗忘,至于和刘奇才一起的周红青那边更是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讯息,周红青翻来覆去的就是一句话,她和刘奇才到了水月山庄就各自休息了,第二天快中午叫门发现刘奇才不在,就汇报的组织部门。

因为没有得到***,所以各种***版本越演越烈,甚至有人说刘奇才是被鬼抓走了,但是被主管房河的河无错小说神给拦截了,于是有人就到房河边去祭拜河神。

阴雨连绵了十多天,今天终于放晴,这几天裘樟清适逢生理期,身体容易困乏,所以基本回五一九就有些早,今天冯陪着裘樟清正要上电梯,有一个宾馆女服务员急匆匆的从一边走过来,差一天撞到了裘樟清身上,幸好冯反应快,一把拉住了裘樟清,挡在了裘樟清前面,这服务员一脸恍急没有停顿的几乎变成了小跑走远,冯回头看看裘樟清,问:“***你没事吧?”

裘樟清摇头,冯就按了电梯,嘴上说这服务员怎么回事?

就在等电梯的空挡,宾馆的女经理邢亚妮走了过来,嘴里连连说着道歉的话,冯就说:“邢经理,没什么事吧?”

“没有,没有,这姑娘家里有点事,所以精神恍惚,请***原谅。”

邢亚妮一脸的笑,冯看着远处大堂一个门里面走出来好几个服务员,似乎都在议论什么,但是看到了邢亚妮和裘樟清冯三个,全都闭了嘴,这些人中间就有唐艳。

冯将裘樟清送回了房间,想了想,重新回到了一楼,他推开那扇门,看到原来这里正有防疫疾病控制中心的医生为县宾馆的工作人员检查身体,有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医生正情绪激动的给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着话:“我怎么可能看错?这女的就是怀孕了,我这两根指头一搭她脉搏,就知道她有喜了!我们家世代为医,中华医术博大精深,我……”

“行了行了,让你给人家检查身体,检查的是呼吸脉搏心率,你查人家怀孕没有干嘛?”

“这不是我检查出来的,这是客观事实存在,作为医生,我提醒她注意身体,这有什么错?这怀孕的头几个月最容易导致流产,我……”

“你什么你?别说了,你赶紧去***的活去,没几个人了,完了别耽误晚饭。”

“主任,我没错,不行你给她做检测,她要不是怀孕,我这王字倒着写1

“你还有完没完?王字倒过来还是王,”这个领导模样的人看到了冯,他并不认识冯,就招手说:“小伙子,赶紧来,别耽误时间了。”

冯听了笑笑,点点头又退了回去,这个领导皱眉说:“什么人这是!爱查不查,检验费是不能少的。”

冯回到了楼上,唐艳已经在楼层服务处站着,冯看没有***人,笑着说:“唐艳,我屋里没干毛巾,你有的话,给我一条。”

唐艳说我这就拿,一看冯没停留,就从屋里拿了毛巾跟在冯后面,到了五二零,冯笑笑的说:“检查身体了?我看你很健康嘛。”

唐艳将毛巾放好,站在那里说:“防疫站每年给我们检查两次,抽血什么的,其实就是例行公事,发健康证收钱的。”

经过前一段的谈话,唐艳觉得冯并不难打交道,而且自己那时候准备向冯奉献自己的身体的,他今天问自己什么,唐艳当然不会放过和冯接触的机会。

“例行公事?嗯,理解,有病还是要去医院检查才好坐呀,你不累?”

唐艳听了,就坐在冯的对面,忽然说:“领导,刚刚那个女的叫张丽艳,她就是怀孕了,她,没有男朋友的。”

“哦。”

冯听了未置可否,唐艳又说:“那个老医生一说张丽艳怀孕了,张丽艳就跑了出去,这样,原本有几个服务员也不检查了,都从一边离开了。”

“张丽艳,她刚来没多久……其实有些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没人说出来罢了。”

冯问:“你们邢经理,是个管理人才。”

唐艳不知道冯这句话什么意思,冯站了起来说:“谢谢你的毛巾。”

唐艳离开了,冯想了想,到了裘樟清那边,裘樟清正在脸上敷着面膜,整个人躺在沙发上,脸上白白的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孔嘴巴。

对于裘樟清的生活习惯和脾气冯已经了解的七七八八了,裘樟清不喜欢有人对她绕弯子,他看到裘樟清睁着眼睛,就说:“***,我刚才了解了一下,宾馆里正在给工作人员体检,那个匆匆忙忙的服务员是因为知道自己怀孕了,才差点撞到了***。”

“这个服务员还没有男朋友。”

裘樟清听了拧了一下脖子,等着冯的下文。

“我了解到些情况,之前,宾馆里的一些女服务员被安排到了县里一些单位去工作了,有的还占了编制。”

裘樟清始终没说话,等了一会她问几点了,冯就说了时间,她才将脸上的面膜贴揭了下来,坐起身子用手轻轻拍打着脸部,说:“你弄来的这款化妆品还真是有效,这面膜挺好的,我觉得我最近皮肤都不怎么干燥了,你瞧是不是有改善?”

外面的天色没有完全的暗,屋里的灯光开着,裘樟清的脸刚刚做完补水面膜,非常的水润白皙,而裘樟清一脸期待的等待着自己的回答,这让冯有了一丁点的失神:这哪里是管理一个县的********,这分明是一个居家的小女人。

思想上是有些分神,嘴上却没有停顿,冯端详了一下裘樟清,说:“好像有些效果,裘***,其实你皮肤一直很不错,所以,我觉得作用也不是很明显,只是觉得,似乎好多了,但是哪里好,我也说不出来。”

裘樟清轻轻笑了一声,冯这不留痕迹的恭维让裘樟清非常享受,女人都愿意别人说自己漂亮,冯说他看不出来自己肤质的变化,其实就是说裘樟清皮肤一直很好。

裘樟清进到里面屋去了,冯不知道自己刚刚的话到底让裘樟清注意了没有,但是裘樟清很快的又出来了,手里拿着一瓶营养水继续的往脸上敷,让冯坐下,说:“我用过很多款的化妆品,还就属你拿来的有效果。”

“这事你给谢小苗说一下。”

在没有外人的场合,裘樟清说到县里的领导都是直呼其名,冯一听,顿时觉得裘樟清很有些想法,于是就答应一声,拿了本子记录了下来。

裘樟清再次到了梅山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可是她和从前一点也不一样,从前她做代理的县长那会,什么都管,什么事情都过问,风风火火的,可是这会当了***,却似乎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过问了,除了正常的工作会议和必要的出行会见,几乎就是在宾馆里不出去,这让很多等着裘樟清大刀阔斧的整改梅山的人都觉得纳罕,也有一些失望,仿佛裘樟清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裘樟清了,执政方针从秦国商鞅激烈的变法演变成了西汉初年黄老思想的清静无为。

有些人总是盼望自己的生活波澜不惊的,这叫生活安逸,却希望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是越激烈越好,那是看人生,但是有些人从平静的生活中总是能嗅到一丝不安,犹如惊弓之鸟,谢小苗就是这样的人。

谢小苗并不是居安思危,他认为,裘樟清重新回到梅山后的表现太反常了,和之前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谢小苗有些摸糊不定裘樟清到底在做什么,还是准备要做什么,因为谢小苗身份特殊,他是县委办的主任,就是裘樟清的大管家,可是两个月了,谢小苗连裘樟清的习性和做事风格都琢磨不透,他觉得这不是自己的失职,而是传递着一种危险的信号。

风暴来临前总是平静的,黎明前有一阵子是最为安谧的,这几个月来尤其是裘樟清出人意料的再次空降到梅山后谢小苗觉得自己的好日子就到了头了,如果当初自己和魔鬼签订了契约的话,那么,这个契约中将要兑现的那部分需要自己付出点什么的时机,已经到来了。

这天傍晚,谢小苗有些心神不宁,他在家里做什么都不能安心,连最喜欢的臭桂鱼都没有吃几口,特意煲了一天的玛卡炖土鸡也没喝一口,老婆让保姆为他点了梵香,这种香具有安神醒脑的作用,还是陈县长作为副***那会送给谢小苗的,以往谢小苗非常喜欢闻这香味,今天却发脾气让老婆赶紧将香给掐灭了,一个人到了阳台上抽烟去了。

雨后初晴,空气很好,谢小苗刚刚坐定,瞧着阳台上的兰花叶子看了两眼,手机就响铃了。

这个***是冯打来的,谢小苗一贯的对某些人和事物是抱着谨慎态度的,尤其对有可能给自己造成威胁的事物和人怀着一种警觉,这纯属多年来养成的习惯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