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19章一件小事(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9章一件小事(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高志邦从冯到了半间房做了***后在南莫村村头临近房河的地方办了一个预制板加工厂,生意不错,冯找到他的时候,高志邦正在预制场的办公室里和几个客户喝酒,屋里的人基本都认识冯,一见都站起来打招呼,高志邦笑:“我就说刚刚左眼跳得厉害,原来是贵人盈门,赶紧坐,这瓶酒开了还没倒,就被你赶上了,第一口给你,你说巧不巧?”

冯见高志邦喝的脸红脖子粗的,看着屋里的人说:“感情你就是在逮我,这左眼跳灾,右眼才跳财,我看你今天是要破费啦。”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不,我这就破费着呢,不过只要弟兄们高兴,破费就破费。”

高志邦不由分说的就给冯倒酒,冯说:“一般不喝酒,一般酒不喝,喝酒不一般。一进门就喝酒,得有个说法。”

“什么说法?见了你心里亲,好酒想给你喝,这不算说法?”

冯指着高志邦笑:“你搞得像是谈恋爱一样,咱不兴这个,你能有多亲?”

“怎么不兴这个?刘大耳朵苋缡肿悖掀潘姹阏遥跬鹊娜瞬缓谜遥教跬鹊幕共缓谜遥坑卸嗲祝惹谆骨住!?p> “刘大耳朵?你真会联想。”

高志邦笑:“我说的不是?你让大家作证,刘备刘玄德不是耳朵垂肩,手长过膝?你别站着了,我这酒端的手腕疼,你是让我求你?”

高志邦说着话从里面的座位走了出来,到了冯跟前:“咱们好几年的兄弟情分加上二斤黄酒,今天才把这话说出口,你要不喝,我就哭啦。”

屋里人听了都笑,冯将酒杯接住说:“你这话还真押韵,得,我这人天不怕地不怕。还就怕老大你哭,不过有点对不起,还没敢问这几位都姓甚名谁?”

“都是梅山好汉,今天来房河湾聚义来了。”

冯进门没摆架子。将气氛搞的很好,一个有点黑瘦的男子就说:“冯***,我是朱阳关镇的,我是……”

“他呀,是朱阳关镇***的。虽然没有你管的多,但是人家贵在精、在专,老乔,你那句怎么说,给老冯说道说道1

冯看着这人就觉得和在座的***人有所区别,果然是体制内的,这姓乔的就笑:“冯***,你去年和裘***到朱阳关视察工作,我见过你,借着高支书的话。我就献丑了,我的工作是,不管土不管田,只管撕票拿现钱。”

高志邦问:“你猜他是干嘛的?”

冯笑笑说:“幸好我还没喝酒,本来脑子就不灵光,喝酒更糊涂……”

“哎你可别这样说,酒是粮***,越喝越精神,要不你先喝了这杯再说?”

冯笑着摆开高志邦劝酒的手,说:“我知道了。乔同志大概是税收专管员。”

冯一说,高志邦啪的一拍双手,那个姓乔的就笑,自己端起了酒杯说:“我先干为敬。冯***随意。”

冯自然不能随意,也陪着姓乔的将酒喝了,高志邦拉着他上座。

大家早就挪开了位置,等冯坐好,高志邦说:“看来还是老乔有办法,一个系统的就吃一个系统那一套。”

“我不也吃你这一套?我喝了老乔的酒不是你递来的?而且还和你坐一块了。你还要怎么样?”

高志邦笑笑说:“就要这个效果,亲近,”然后拿着手机打了***:“兴邦,你到咱鱼塘搞两条鱼,送到镇上饭店做成红烧的,然后再搞几个菜送来,快点,要保质保量,给饭店的人说,做的不好不给钱。”

高志邦在房河边还有一个养鱼场,他这会是给渔场负责的打***,有人就说还是高老大硬气,高志邦攀着冯的肩膀说:“那是,咱吃上绝不含糊,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什么都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你们没听说这‘死在嘴上,病在腿上’,我不能委屈自己的肚皮。”

接下来众人开始喝酒扯皮,冯才知道这几个人除了那个朱阳关的老乔外都是高志邦乔制水泥预制板的供应商,有卖钢筋的,有卖水泥大沙的,老乔在朱阳关***工作,家里养殖香菇已经有些年头,这回因为要改建家里的香菇大棚,来让高志邦加工大棚的框架来了。

这些人走南闯北的在***上混的时间长了,都有眼力劲,知道冯找高志邦有事,等一瓶酒喝完,大家言过七分,酒足饭饱,就起身纷纷告辞,冯随着高志邦将人送到厂外。

等四下无人,高志邦说:“咋?杀人放火还是坑蒙拐骗,只要老大你一句话。”

“你还真是在房河湾聚义呢,没那么严重,你才是老大。我求你办事。”

预制厂里有人干活,话随风传,高志邦还是和冯到了屋里,冯说:“今天中午,李校长在学校门口救了一个落水的孩子,那孩子没事,李校长却进了医院。”

“老李?进医院了?严重不严重?”

“这会还昏迷不醒,刘校长让学校的一个老师在县医院看护着。”

高志邦哦了一声,心想冯找自己到底干嘛?

“事情的详细经过是这样:当时还没放学,那个孩子课间从厂房里跑出来玩水,结果掉进河里,李校长恰好从中心学校的办公楼拿教材经过,见了就救人,孩子没事,只是身上衣服湿了,受了点惊吓,被救后一个人回家了,李校长因为一身泥,没法拿教材了,就在河边洗,结果可能是救人时用力过度,头昏,他又掉进了河里,撞到了石头上。”

高志邦说:“老李那身板,身体是不好,结果呢?”

“咱们村有两个人经过,将李校长救起来,送到了镇上医院,不然不堪设想,他们认识李校长,知道李玉的***,给李玉打了***,李玉不在县里。又给我打了***,我和镇上的焦主任到了镇卫生院,和老唐一起将李校长送到了县医院。”

高志邦听的有些迷糊:“那你找***嘛?要***医院看病号?这还用你说?早先你那会就是在镇上卫生院给我的***吧?那会你说让我找那落水的孩子,我已经找到了。他是没事,因为调皮弄湿了衣服,在家被他老子揍了一顿,下午都去上学了。”

冯点头:“好!我这会找你有两件事,一。你出面,叫那孩子将李校长救他的完整过程写下来,记住,就以孩子的口气写,不要添油加醋,不要用什么夸张的修辞手法,实事求是,同时,要孩子的父母也写一份证明。”

“第二,救李校长的那两个人是你村的。你以村委的名义,褒奖一下他们,毕竟是好人好事嘛。”

“就这么简单?”

“就这。”

高志邦皱了眉:“多大的事?你一个***就好,还说你不是想喝我的酒?”

高志邦说着就笑了,冯说:“我当时到了镇上医院,除了那两个救李校长的村民外,还有一些学生,这些小孩们并不知道事情的全部过程,就是看热闹,难免的以讹传讹。而让大家都知道李校长为什么会在医院,为什么受了伤,这很有必要,否则。舌头下面压死人,明明是做了好事,但是却得不到好报,那多呕心?”

高志邦拍了一下大腿:“你说的对!妈bi去年老李不就干了那件窝囊事?明明没捡钱,人家偏偏的就赖住他,这***人心坏了!事情最后闹得都臭了。都是乡里乡亲的,还要起诉老李,哪跟哪啊!这回要是不说清,说不定还有人说老李不知道怎么想不开了要寻短见的1

冯看看时间,也快到放学的点了,说:“一会还是我和你一起去见那个孩子,然后再慰问一下那两个救人的村民。”

冯说着就站起来,高志邦问:“你干嘛?”

“我一会就来。”

“嘁!你这不是寒碜我?你坐那等着1

高志邦说着就打***,给南莫村的治保主任说要他在镇上买点礼物送过来,要三份,快点。

高志邦打完***,看看冯说:“我们村的事情,哪能让镇上出钱?嘿嘿……”

一会礼品送到,冯和高志邦以及南莫村的治保主任一起先到那个落水孩子的家去,但是到了这家人的门口,冯又改了主意,自己并没有进去,只让高志邦两个带着礼物去,还提醒两人不要提及自己。

高志邦两个一会就出来了,那孩子的父母一直将高志邦和治保主任送到大门外,三人又分别去了那两个村民家,说了一些赞扬勇敢救人的话。

这一来二去的,已经是十九点多了,高志邦和治保主任要拉着冯吃饭,冯说回头,这会还有事,高志邦说:“那我一会去县里看看老李?”

冯想想说:“今天还是算了,一是晚,再者,李校长还没醒来。”

冯走了,高志邦回想了今天这事的整个过程,怎么都觉得有些玄机,那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到底是什么呢?

想来想去的,反正还没吃饭,高志邦干脆开车就去找自己的大舅子胡红伟。

冯往县里去,半路上刘奋斗给他打了***,问李博谷怎么样了,冯和刘奋斗聊了几句,刘奋斗说:“***,有人说李校长怎么就想不开了?他究竟怎么落得水?”

冯一听就问:“这话谁说的?”

“有人说,我倒是没留意。”

“你不要声张,查一下消息来源。”

挂了***,冯心说刘奋斗到底还是思想不周密,自己这个***为李博谷的事情忙碌了大半天,他竟然没有在其中觉察到什么来,连谁说李博谷的坏话都没搞清。

这时焦一恩的***打了过来,说李博谷已经醒了,医生正在给他诊断,有了新的情况,会给冯汇报。

冯刚刚到了医院门口,李玉的***打了过来,冯说了李博谷已经清醒,人没事,李玉就松了一口气,冯说:“你不要紧张,有我在,嗯,裘***知道这事吗?”

“裘***刚刚散会,我还没来的及给她汇报。”

“那你先别说,回到县里后,不管多晚,我们见个面。”

李玉嗯了一声,心说冯说这话是什么用意?未完待续。xh:.100.96.66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