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18章一件小事(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8章一件小事(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冯和焦一恩到了镇上卫生院,大院里外站了几个中心小学的学生还有两个村民,两人衣服都湿了大半截。`

孩子们不认识冯,叽叽喳喳的在玩,但是那两个家长一见冯和焦一恩,似乎想过来搭讪,又踌躇不前,他们闪烁着的眼神内容暴露了内心的想法,冯知道,那是一种千百年来农民对于“官”的习惯性敬畏。

民不与官斗,穷不与富斗,自古以来官与民,穷与富之间就有着泾渭分明的区分,能不和官打交道,就尽量避免,否则你不知道你沾染上的是好运,还是厄运,但无论好运还是厄运,都是民众经历不起的这个念头在冯心头快的掠过,他径直的朝着那两个家长走了过去,问:“两位大哥,李校长呢?”

一个挽着裤腿的男子迟疑了一下,指着病房说:“还在里面……我们将他送来,一直就没醒……是我打的***……”

分明是做了好事,可是说话表情却像是做了亏心事。

焦一恩这才知道冯来镇卫生院是看镇上学校的副校长李博谷来了,可是李博谷怎么了?怎么就让两个村民送到医院来了?

“***,***找一下赵院长?”

不管李博谷怎么来的医院,自己和冯既然来了,那先找医生了解病情为好,总不能让冯去见医生,而是要医生来面见冯***。

冯和两位村民说着话,了解到两人都是南莫村的人,就代表镇党委感谢两人见义勇为,一会儿又将两人的姓名与联系方式记了下来,和他们握了握手,让他们将院子里的孩子都带走,说不要耽误下午上课。

刚刚热闹的大院立即安静了下来,冯看着远处已经披满了绿意的南山,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当初自己在山上独处夕阳下的情景……

想了一想,看看四下没人。冯就到了大门外,站到一颗桐树下给高志邦打***:“老大,吃饭呢?好啊,回头我请你……呵呵……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

焦一恩带着镇卫生院的赵院长和两个值班的人出来。大院里却不见冯的人,焦一恩往外走了几步,冯正打着***往院子里进:“……好,你不用急,我来安排……裘***还在开会?……好。我明白,你别担心,再见。”

裘***?冯是给李玉打***?

“冯***,这位是医院的赵院长。”

站在冯面前的是两男一女,两个男的一个四十多,一个二十多,女的也二十来岁,明显是***,可是那个赵院长却不是四十多岁的男子,而是那个和冯年纪差不多的青年。

二十多岁的青年医生。还是院长?

“冯***你好1

冯与赵院长和那名男大夫握了手,又对女***点点头,问:“李校长怎么样?我能不能去探视一下?”

“好,冯***这边请1

“情况是这样的,十一点二十分钟左右,两个村民将病人,哦,就是李副校长送来就诊,李副校长是因为头部受到撞击致使昏迷,现在我们还在观察……”

镇医院的条件设施很简陋。李博谷头部被包扎的严严实实,还没有清醒,正在打着吊液,问了几句。赵院长和那名医生对李博谷检查的结果含含糊糊,冯就说:“家属的意思是将病人转到县医院去,赵院长看怎么样?”

病人家属的意思?其实冯的言下之意是这里的条件及医术不行。焦一恩附和冯的话很严肃的说:“李校长是我们镇德高望重的老教师,是半间房教育系统的领头人,镇党委、冯***对李校长的病情高度重视,我建议。立即将李校长送到县医院,做进一步的诊断治疗。”

镇里的***要让病人转院,医生能说什么不同意见,但是镇上医院的救护车出去了,怎么将李博谷送走?

“冯***,这会打***要县医院来救护车,最快也要二十多分钟,我看,就由镇上的车将李校长送到县上?这样节省时间……我叫一下唐经天?”

见冯点头同意,焦一恩立即给唐经天打了***,让派出所派辆警用面包车过来。

唐经天正在喝酒,知道是冯要用车,而且是送李玉的父亲,放下酒杯,一边给所里打了***派车,一边自己开上车就到了镇医院,这时镇卫生院已经准备好,警车到了大院,***医生和两个警员携手将李博谷抬到了警车上。 `

焦一恩见冯似乎是要随着李博谷一起到县医院,就说:“冯***,我回镇上准备一下,随后立即就到县里?”

冯点头,对唐经天说:“还要麻烦老唐。”

“嘿嘿,我正烦老林那几个家伙缠我,***要我来,我说是紧急出警,这是求之不得,解脱了。”

冯和唐经天坐上车,两辆警车呼啸着往县里奔驰而去,焦一恩坐车让司机赶快回镇上,心说难道冯真的和李秘书之间有情感纠葛?要不他急什么?

到了县医院没几分钟,焦一恩跟着就到了,他果然是去镇上取钱了。

办好手续,冯让唐经天回去,唐经天却不肯,说好不容易有接近领导的机会,不能就这样错失良机。

唐经天一说,冯就笑:“那好,你中午没吃成饭,我和焦主任都没吃,跟你一起来的派出所的同志,都吃过饭了没有?”

派出所连上唐经天,两个司机,两个警员,一共五个人,只有一个吃过饭了,冯就说:“这样好不好,医院诊断李校长的病情,需要时间,吃过饭的那个同志在医院里看着,没吃午饭的同志,大家一起去吃饭,人是铁饭是钢,哪顿不吃都心慌。”

唐经天一听就说好,立即就安排下去,镇医院刚刚随车来了一个***和派出所的几个人没想到今天能和镇委***一起就餐,大家都很高兴。那个吃过午饭的警员心里却想自己今天吃饭干嘛吃的那样早?真是没福气!正在胡思乱想,冯过来伸手和他一握,说:“贵姓?王?好,王警官。辛苦你了,这边有情况,请和我联系,我把我的号码留给你。”

唐经天本想说有事让他打我***就成,可是看冯已经开始拨打那个王姓警员的手机。就闭了嘴,眼看着那个警员一脸兴奋的模样,心说这冯,整个就是人精,这领导做的,让人出力办事还心甘情愿。

冯和唐经天焦一恩一共**个人到医院外面随便找了个饭馆,焦一恩先行一步,进去要了一个包间,看看卫生还行,然后揣摩冯的意思。很简单的要了几个菜,对饭店老板说要快,而后等冯一行人进来坐好,就说自己点了几个菜,看同志们都吃什么主食?

冯不吭声,没人说话,冯就说我吃面条,鸡蛋捞面,过瘾能吃饱,还快。因为饿的不行了。

一把手说吃面,唐经天和几个警员都照葫芦画瓢,冯见那个女***欲言又止,就问门口站的服务员:“你们这里还有别的什么主食?有没有米饭?或者有什么特色的给我们介绍一下?”

那服务员见这一伙人中有几个穿警服的。心里没来由的对这些人有些敬畏,就说了还有炒面什么的,想想又加了一句:“我们的米饭不错,珍珠米,好米,有嚼头。”

服务员说着。冯就看着那个女***,女***坐在两个血气方刚的警员中间,脸红红的对冯说:“我不喜欢吃面,米饭就成……谢谢冯***。”

大家都报了饭,冯说:“今天辛苦大家了,因为下午还上班,就不请同志们喝酒了,回头补上。”

这个服务员拿着菜单出去,心说这人是什么***?和自己差不多大,总不会是***局的***?应该不是,那么年轻,那个老***怎么都听他的?他奶奶的,真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他当皇帝我敲更,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菜很快上齐,味道还行,众人见冯低头呼噜呼噜吃的带劲,都默默消灭自己的食物,真是做到了寝不言食不语。

一会吃好,在大家喝水休息的空隙,冯给医院留守的警员打***,问他是否需要带什么东西,那个警员只说什么都不要,还连连的谢谢冯。

焦一恩一听冯打***就出去结账了,这一顿饭花了不到二百块,焦一恩思付一下,让老板给拿了两条黄鹤楼,再拿了一瓶果汁,结了账进去,将两条烟递给唐经天说:“老唐,这是冯***给同志们抽的。”

唐经天也不客气,对手下说:“还愣什么啊?冯***给的,两条,你们几个人均分,不能多拿啊1

这烟也就是十五六块钱一盒,每个人都能分两三盒,众人都笑着谢冯和唐经天,贾一恩就将那筒饮料给了女***。

刚刚回到医院门口,正好碰到镇上分管教育的王茂强和中心小学校长刘福禄赶来了,王茂强问:“冯***,我一听消息就来了,老李怎么样了?”

“还在观察,刘校长也来了?”

“来了,来晚了,到底怎么个情况?怎么就掉河里了?昏了?没大碍吧?”

冯听了站住,很严肃的说:“李校长是抢救落水儿童生了危险,孩子是没事了,李校长却撞到了河岸边的石头,昏迷了,差点被河水冲跑,被两个过路的村民现,送到了镇医院抢救。”

王茂强听了心里一愣,怎么冯嘴里说的和胡德铨说的不一样呢?

刘校长一听就说:“哎呀!我就说学校前的桥要修,一下雨房河上游的水猛涨,学校前的小河随着暴涨,学生过河就有危险,这真是!你看看1

一行十几个人到了医院里面,值班大夫说给李博谷做了一系列检查,没现脑部有什么异常,得继续观察,等病人醒来,在进一步诊断。

“情况就是这样,老唐让所里的同志都回去吧,谢谢大家。王镇长,刘校长,你们看是不是让学区或者学校派个人来陪护一下?”

李博谷唯一的家人就是李玉,李玉又是裘樟清的秘书,李博谷是学校的人,冯的安排顺理成章,王茂强听了就看着老刘福禄,刘福禄想了想说:“好,冯***说的是,一来老李是我们学校的人,二来,学校来人照顾他,也熟悉,方便。我这就打***。”

唐经天带着人离开了,刘福禄安排了学校一个体育老师来县里护理李博谷,冯就让王茂强和刘校长回去,等两人离开,他去了洗手间给李玉打了***,说了李博谷没什么大碍,让她放心,得知李玉和裘樟清今晚会从省里回来,就挂了***

“焦主任,你暂时就和苗老师在这里看着,有事及时联系。”

冯出了医院,就去了高志邦家里。

焦一恩在医院里看着昏迷不醒的李博谷,心说多大点小事,一个小学副校长而已,就算是冯的未来老岳父,也不见得就要这样兴师动众的,还要自己这个党委办主任在医院盯着,冯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