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17章一件小事(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7章一件小事(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一边侧身带着三人往里面走,一边微笑着介绍财政宾馆里都有什么样的服务项目,冯职务最高,自然走在刘奋斗和焦一恩前面,脸上没什么表情,刘奋斗喝了酒,心里想这个市财政宾馆不知是谁承包了,真是***会做生意,大厅富丽堂皇的不说,单看这迎宾小姐就很有意思,人年轻,穿的职业装恰如其分的就将细腰圆臀展现在了客人面前,身材真ta妈好,偏偏走动间圆滚滚的***还一扭一扭的,让人看着心里痒痒,试问正常的男人哪个不会想入非非?真想过去摸几把!

奶奶的!

既然大庭广众之下之下都这样卓尔不凡,那里面的服务,可就更加的让人期待了。

财政宾馆号称温泉宾馆,来了当然就要洗温泉,刘奋斗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来几年前带着冯去赣南泾川市向文远公司要承包费的事情,要说那次陪自己的每个女人都勾魂摄魄,不过深层次的挖掘起来,还是那个副总经理邱玉茹更具女人味,可惜有些事情只能想想,缺乏实际的操作性……想得远了,那会冯还是司法所成员,这会却成了自己的老大,真是莫欺少年穷埃

女服务员知道三人要洗浴***,就从兜里拿出一个手机一样的东西,在上面按了几下键,随即微笑着带三人到了电梯旁边,电梯门就打开了。

这电梯空间很大,侧门边上弯腰低头站着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头上的发型也是日式的,长的普通,就是皮肤很白,眼睛稍微的往上看着,红红的嘴唇轻微张开,先说了一句欢迎光临,然后又说了一句日语,意思应该还是欢迎光临。刘奋斗几乎疑心自己看错了听错了,这女人穿着日本服装,还会说日本话,神情动作不似作伪。难道真是日本女人?

焦一恩夹着包尾随在最后,进了电梯,穿和服的女子脸上带笑说:“不好意思,让尊贵的客人受累,请稍等。春子这就带尊贵的客人去休息,”然后,这女人对着外面的女服务员弯腰鞠躬,说了一句:“麻烦您了,您受累,多谢,”等外面的服务员点头,这个春子才关闭了电梯门。

电梯在中途没有停顿,应该是事先设置好的,一下就直达十二楼。等电梯门打开,耳中立即涌过来轻微的音乐声,很好听,但是不知道旋律的名字,电梯外面左右分别站了两排人种各异,皮肤各异,穿着也各异的女人,莺莺燕尔的,齐齐唰唰看上去十分赏心悦目,整个就是一个世界女性大观园。这些女人几乎是同时都对着冯三个低头说:“欢迎光临。”

这一下,焦一恩走在了前面,他径直的到了楼层服务台前,问询了三个前台女子这里都有什么样的服务。得知主要是日式、泰式、意大利式***洗浴,再问询了价格,就回身看着冯。

冯要了个日式的洗浴服务,刘奋斗说:“焦老板呢?”

焦一恩说:“老总是日式,我就泰式吧。”

刘奋斗看看四下,说:“那我就来一个八国联军?”

三人选择好。就有三名穿着和服的女子挪着小碎步过来带着冯去了***室,焦一恩被三个皮肤稍微有些黑却很健康的女子带走了,为刘奋斗服务的是日本、泰国和金发碧眼的三个女人,一进到***室,刘奋斗左看右看,问:“为什么不见***的客人?”

没想到是金发碧眼的女人回了话:“我们这里都是**服务的,客人和客人是不会碰面的,保证**和私密,安全。”

刘奋斗一听先是放心,然后好笑,说:“安全?你是意大利人?还会说中国话?”

这女子挺了挺比基尼下高耸的胸bu,用有些蹩脚的普通话说:“是的,中国的老板,我来自美丽的西西里岛,你看我漂亮吗?我们三个都很热情的。”

西西里岛?管你是哪的,热情了就好,我还怕你不热情!刘奋斗腹诽着,接着那日本女人说可以为先生脱去外衣吗?刘奋斗说好,等三个女人六只手将他外套上衣去掉,日本女人又问可以为先生换上内衣吗?刘奋斗又说好,这时那个也不知道是不是泰国的女人拿来了宽大的浴巾,将刘奋斗从腰部以下松松垮垮的遮挡了起来,那个穿和服的女人和金发碧眼的女人就蹲下,从浴巾下面伸手摸上去,为刘奋斗脱下了***,皮肤有点黑的女人就将浴巾给刘奋斗从腰部上裹好,几个人再牵着刘奋斗的手怂恿着到了另外一间房子里。

这间房明显的是浴室,里面放着一张皮革的床,服侍着刘奋斗睡上去,接着三个女子为刘奋斗冲水、泡澡、搓身、打浴液,再冲洗,擦干,再次包裹换上了新的浴巾,将刘奋斗又带到了另外一个房子里。

这间房摆放了好几盆花,屋里飘逸着馥馥郁郁的香气,灯光也比较暗淡,让人陷入一种特定的氛围之中,三个女人扶着刘奋斗到***床上躺好,就开始***。

这三个女人分工不同,日本的女人在刘奋斗的头部次序的挠掐,西西里岛的那个身材比较高大的女人负责按刘奋斗的腿部和脚,而那个据说是泰国的女人直接的脱了外衣,刘奋斗这才发现原来她里面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胸型漂亮的没有天理,而且,这才发现这女人皮肤黑不是生的黑,似乎是做日光浴刻意的晒出来的。

没有停顿,皮肤健康的女人给刘奋斗身上抹了***油,赤luo着就上了床,用饱满的胸从刘奋斗的肩膀开始做全方位的推拿,没一会刘奋斗难以克制的就硬挺了起来。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异常,三个女人又让刘奋斗仰躺着,从正面开始为他服务,这样一来二去,刘奋斗裹在下面的浴巾早就不知去向,转成和三个女人坦诚相待了,那个日本女人一边为刘奋斗掏着耳朵,一边温柔的喃喃低语说:“先生的身体好棒啊,看上去非常健壮。真是让秋子喜欢。”

刚才带自己上来的女人***子,这个女人叫秋子,那是不是还有夏子和冬子?刘奋斗听了,抬手隔着衣服在秋子柔滑的身上胡乱的**着。下面,那个泰国女人已经开始为他抚弄昂首挺胸的物什了,还渐渐的用上了嘴,刘奋斗倏然心里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赵曼今夜会不会和秦守生干?会不会在“禽兽生”的身下婉转承欢?

“去ni妈de!少了你一个,更有后来人。老子今夜要以一对三,为国捐躯了1

……

刘奋斗神清气爽的穿着一次性睡袍被“三国联军”恭敬的送到了一间客房中,看到冯正躺在屋里的一个沙发上,似乎在睡觉,只是没见焦一恩,刘奋斗走过去一瞧,冯也穿着睡袍,心说少年气血凶猛,在那套完整的温柔炮弹强攻下,谁能忍得住?大老板今晚就是没做那事。也应该被打了飞机,那实际上和真***实弹的干没多大区别,这算不算“一道嫖过娼?”

想到这些,刘奋斗莫名的和冯亲切起来,也躺在了冯一边,这时来了一个穿和服的女子,为刘奋斗沏了茶,说了声请慢用,又小腿夹着拧着***走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焦一恩才出来。刘奋斗不由的对这个有些谢顶的党委办主任有些刮目相看,不过又一想,似乎不对,冯在三人中最年轻。但是出来的最早,难道是说他的战斗力还不如自己和半大的老头焦一恩?

这时冯忽然笑了起来,焦一恩刚刚躺下,一听冯的笑声就坐起来,和刘奋斗一样的看着冯,冯起身喝了一口茶说:“我刚刚想到了一个故事。北宋的刘是个史学家。他曾经协助司马光编篡《资治通鉴》,有一回,士大夫们坐在一起没事,谈论农田水利工程,有人说,要是把梁山泊的水排干,可得良田万顷呐,能多收多少粮食?必使得天下富足!有人就质疑了:梁山泊古已有之,面积广袤,夏秋多水季节,周围山川田原全靠它泄洪防涝,没了梁山泊,水往哪里去?这个人一时语塞,刘饣共缓冒欤吭谂员咄诟龊土荷讲匆话愦蟮某刈泳托辛耍蠹叶夹ΑA轿幌耄前凑照飧鏊悸罚煌谝慌牛谑遣皇切枰肆Α⒒担渴遣皇蔷托形渴遣皇谴DP?这再一排水,修管道干什么的,又带动多少GDP?一来一去的,两个GDP的产值就上去了。”

刘奋斗心说这不是折腾吗?本来想笑,可是又觉得不可笑,再看焦一恩,焦一恩和刘奋斗对视一眼,心说冯这会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

第二天一大早,焦一恩去了财政局,到那里没怎么废唇舌,王文志公事公办的,三十万的财政拨款就到了半间房的账上,在离开财政局的时候,看到财政局局长杨世贵坐着专车进到了大院里。

焦一恩想了想,去洗手间给冯打了***,冯果然说既然这样,你先别回来,我一会再联系你。

焦一恩看杨世贵上楼到了他的办公室,就从楼上下来出了财政局,大约十分钟后,冯的***来了,让焦一恩还在那天宴请王文志的饭店订一个包间。

到了十一点左右,冯和刘奋斗一起到了县里,三个人在饭店里等,一会财政局这边就是杨世贵和王文志两个,五个人中午又小酌了几杯,临走时,焦一恩按照冯的吩咐,给杨世贵包了一个五千块钱的红包,不过这回焦一恩没看到冯是怎么将红包递到杨世贵手里的。

镇上捐资的二十来万加上财政拨款三十万,一共才五十一万,现如今建筑材料和工价都在翻翻的上涨,这些钱根本不够使唤,简直是杯水车薪,镇***大院里许多人私底下都在议论纷纷,不知道冯***到底用什么办法搞钱修学校,有人就在焦一恩跟前探听口信,其实焦一恩对冯的想法是一无所知,但是只能做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他隐隐的觉得,这个小冯***是有办法的,只是现在还没到揭开谜底的时候,所以,焦一恩同别人一样的的在猜测,在等待,甚至,他还有些期待。

临近五一,气温忽然的又降了,接着下了几天的雨,这天快中午,焦一恩去请示看冯中午去哪吃饭,自己好做安排,刚刚进冯的办公室,冯面无表情的正在穿外套,扭头对着焦一恩说:“焦主任啊,麻烦你叫车,我出去一趟。”

“好……我来看***中午怎么安排?”

冯穿好衣服,说:“这样……要是不太饿,焦主任也跟***吧。”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