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16章谁比谁能行(八)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6章谁比谁能行(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文志带着岳洋到了一个新建小区的住宅,屋子是刚刚装修好的,家具都是新的,岳洋进去就被王文志抱在怀里,王文志喘着气说:“岳洋,我太喜欢你了,我受不了了我要你,你给我吧”

等好事做完,岳洋懒洋洋的,想了想,拿出了冯给的红包,打开一看,里面竟然二十张,这是岳洋到了财政局收到的最多的一次红包,非常高兴,嘴上说:“竟然这么多”

“给你你就拿着。”

岳洋看了一眼王文志,光着身子抱着他说:“人家是看你的面子才给我这么多。”

“我的不也就是你的,还客气”

岳洋撅起了嘴,王文志说:“真的,岳洋,这房子,这家具,这一切都是你的,我是要和她离婚的,你要信我。”

“我信你,我觉得,是自己不好,破坏你的家庭。”

“我和她已经没感情了,如同嚼蜡,感觉像是陌生人,在一起只剩下了痛苦,可与你在一起,都是快乐。”

王文志和岳洋说了一会情话,话题又扯到冯的红包上。

其实以王文志的经验,只看红包的厚度就知道岳洋的是两千,想冯必然猜到了自己和岳洋的关系,而今晚带岳洋去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岳洋拿好处吗其实也就是让自己在岳洋这里增加人气值。

这个冯真是会做人,果真闻弦乐而知雅意,跟聪明人打交道,真是省力气,他没有仗着曾经是裘樟清的秘书张狂不可一世,比那个杨树明会来事多了。

“你说,易江伟和秦守生,会拿多少”

王文志将自己的红包拿过来,打开给了岳洋,岳洋讶然:“干嘛。给我”

王文志点点头,说:“依我看吧,可能易江伟和秦守生的拿的,顶多和你持平。或者,只会比你少。”

“我不要为什么啊易江伟是副科,秦守生在预算科也是老人了,你三千,我两千。他们没理由比我少。”

王文志笑笑也不解释,说:“人家用心,我当然也要用心,否则规则就会被破坏,今后谁还找你办事既然冯这样,我也礼尚往来,明天就将半间房的事情办了,反正是杨局已经交代过的,拖下去没什么必要,还显得不够意思。”

“我刚刚听你给冯说有追加款的。他不要为什么我不懂,还有人人嫌钱多,他们不就是来要钱的怎么回事”

王文志摸着岳洋光溜溜的身子说:“这就是奥妙所在了。这个冯,有机会可以多交往,他没打算超越杨树明向县里多要钱,为什么呢严xian长已经给半间房批了三十万,他要是想多要,顺着我的话往上爬杆,也不是没可能,但是他很有分寸。唯恐过犹不及,否则可能还有害了,这也是他聪明的地方,他将这三十万拿到手就成。如果再多要了,是要显示他这个曾经的县委记秘书能量大,还是说我们财政局的人都畏惧裘***那不是无形中将裘***和严xian长比又会将严县hang置于何地一个下属不给上司长脸反而给上司添乱,那就不是合格的好下属,不然,还让那个杨树明更加的脸上无光。没来由的得罪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做的,呵呵,你说有意思没。”

岳洋听的似懂非懂,表情像是一个求知欲很强的中学生,王文志却最喜欢岳洋的懵懵懂懂与清纯,很得意也很享受自己在岳洋眼里什么都懂的状态存在,这一点恰恰是他下定决心和老婆闹离婚的关键因素,事实上王文志经历了许多的女人,他以往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因为那些女人都让他体味不到一种特别,而这种特别,他一直说不清是什么,直到岳洋到了财政局之后,他才如梦初醒。

王文志认为女人身上最重要的是可爱,而太多的女人没明白这一点,反倒在物欲横流的***中迷失了自我本性,把本应属于造物主专门给女子独享的最宝贵的婉约、柔媚、温顺、端庄、内敛、含蓄等等一些秉性弄丢了,每天注重的都是怎么和男人、和别的女人挣,比谁有能耐,结果只剩下了世俗,似乎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一个个都***成了女强人,也不知她们累不累,反正让王文志看的觉得很累。

男人本来已经很烦躁,如果每天接触到的都是和自己媲美或者比自己还要强悍的女子,回到家看到的是和外面世界中一样的女人,心里怎么能高兴的起来长此以往下去,只会让男人集体***,女人就丢弃了可爱只剩下了可怜。

王文志今晚非常乐意给岳洋说许多平时与别人无法说出的话:“岳洋,你要记住,任凭一个单位也好,或者一个团体也好,说白了,就是一个个的利益集团,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既然如此,自然就唇齿相依荣辱与共,人呢,都是有七情六欲的,每个人都想让自己出类拔萃,都想使自己的利益在所处的利益团体中尽可能的最大化,但是,在职场中,往往最忌讳的,又恰恰是那些爱出风头的,这就叫***打出头鸟,有的时候只需要共性,不需要个性,打个比方,你看到过咱们单位里但凡工作了三年、不,两年以上的男子哪个平时穿着的是标新立异的衣服没有吧,不是正统的夹克就是颜色低调的西装,为什么呢是大家的审美观都一样不是的,所谓的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这一点你要切实的记祝如果,我们单位中有那么一两个与众不同**特行的人物,那会发生什么是不是弄得周围的人相形见绌事实上是那样吗你胆敢打破规则,就意味着你要破坏规矩,既然破坏了规矩,就要有出局的心里准备,谁容得了你我们最要不得就是特立独行,记祝没有性格就是有性格也要隐藏起来,有性格也要遵守规矩,没有规矩,就会失控。失控的人是最可怕的,会成为众矢之的。”

岳洋听的似懂非懂:“怎么这么复杂我觉得我做不好。”

“你没有必要做好,只要知道就行,中庸中庸,平平安安的。机遇总是会降临的。”

“对了,我一直想问你,听说,上面有意让你任副局长,你不愿意为什么”

王文志笑了,这个问题他不会给岳洋说透,在财政局,预算处就是实际上的中枢,除了杨局长,下来财政局最重要的位置就是预算科科长了。副局长级别是高了,名头是响,可是管的都是和钱不沾边的事物,什么行财科、法制科农业综合科、绩效评审科,这些科室平时有人去吗

也许自己总有一天是会成为副局长的,但是,不是现在,谁在这个位置上想轻易的挪开埃

冯没想到李雪琴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

冯的脸上带着笑,站在离刘奋斗焦一恩几步远的地方,摆手让他们先上车。嘴里说了一声:“你好。”

***接***,下属没理由在一边听,冯的话又中规中矩,似乎来***的是哪位领导

刘奋斗和焦一恩上了车。李雪琴在***那头沉默了有两秒,说:“嗯,说话方便吗,那我说你听,给你说两件事,第一。据我了解,刘二春的助学捐资款,不是他自己出的钱,是刘秋华从寺洼村村民手中集资来的。”

“第二,几年前,刘秋华选上了寺洼村村主任,当选的第二天晚上,寺洼村村委就着火了,据说当天村委的保险箱里放着大约有五万块钱。那时,你还没来半间房。”

李雪琴说完了,停顿了一下,问:“你也还好吧别喝太多酒我挂了。”

冯挂了***,到了车跟前又让刘奋斗和焦一恩下来,给司机说让他先回去,等司机开车离开了,冯对刘奋斗和焦一恩说:“先不急着回去,我们找地方泡泡脚,放松一下”

冯是问询的语气,刘奋斗和焦一恩有什么理由拒绝原本以为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原来只是去放松,连镇上的车都让开走了,可见冯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

“老大说去哪”刘奋斗的称呼很有与时俱进的意思,冯笑说:“跑远点,去市里吧”

“好,总是服务别人,今天,跟着老大沾光,也让别人服务我们。”

坐上了出租车,因为有外人,一路上三人都没说话,喝了酒闭着眼都在假眯,到了市里,司机问三位老板去哪里宵夜,焦一恩坐在副驾驶上,咳嗽一声,扭着头看着冯,嘴里的话却是对司机说的:“你给找个***松筋骨的地方,要服务好的。”

这些出租车司机往往和一些宾馆洗浴的服务行业有协定,每次给宾馆里送客人,是按照人头有提成的,这司机一听,脸上就带了笑,驾轻就熟的,一会就将三人拉到一个宾馆门前,服务生过来为三人打开车门,焦一恩从包里拿了钱付了车资,要司机开***,冯和刘奋斗也没急着下去,等焦一恩一切办妥,才一起下车,末了,这司机还给了三张叫车名片,说今后有需要,随叫随到,这地方安全哩,包老板们满意。

刘奋斗看着宾馆的名字笑了,焦一恩知道他笑什么,这个宾馆的名字是财政温泉宾馆,是市财政局下属单位,这时一位穿着职业装的女子从旋转门里走了出来,问了一声好,微笑着请冯三个往里面进,冯轻声对刘奋斗和焦一恩说:“两位老大哥,你们猜宾馆会不会有人出去和那个司机联系”

“看看”

三人到了里面,刘奋斗对身材高挑的服务员说稍等一下,就站在那里隔着玻璃往外看,果然有一个同样穿着宾馆工作装的女子到了载着三人来的出租车跟前给了司机一个什么东西,像是一张卡,焦一恩就说:“怎么,记账卡还搞月底结算”

冯说:“走,事情办成,自己奖励一下自己,这叫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刘奋斗和焦一恩轻轻一笑,焦一恩知道冯的意思是今晚从县财政局要来了钱,这会却在市财政局的地盘上花钱,果然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焦一恩知道,跟着领导做十件好事不如跟着领导做一件坏事,这些坏事也未必就是天妒人恨的事情,可以理解成隐秘的事,隐秘的含义就是少数人才能知道,少数人就是一个圈子,既然冯今晚让自己跟着来了市里,就是说今后就进入了冯这个圈子,进了圈子就等于有了班子,有了班子进了圈子就等于进了班子中的班子。

焦一恩知道,三人来这里不仅仅是放松那么单纯,但不知道冯到底今晚要给自己或者刘奋斗说些什么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