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15章谁比谁能行(七)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5章谁比谁能行(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有时候官场更像是一个戏台子,台上的的每个人都是演员、都在表演,不管有人在台下观看没有,演员是要有职业操守的,态度很关键,自己要非常入戏,否则会让整台戏丧失了可看性,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别的演员替代,而戏剧的效果怎样,有时候背景很重要,环境能起到渲染拱托的作用,有时候完全的就是拼演技,演技派有很多种,以贴切自然为最,于不知不觉间带动了整个戏剧的走向,那就是绝对的主角。`c?om

赵曼的确是属于演员中的实力派,接到丈夫秦守生的***就奔赴到场,秦守生本来就是今晚财政方面最末尾的一个人,赵曼进了包间自然而然的就和丈夫坐在一起,这样八个人正好一边四个,都有一个女子,旗鼓相当,大家行就起了酒令,不谈工作,只说异闻奇事,一会气氛就其乐融融起来。

赵曼和刘奋斗有私情,在场的除了当事人只有冯知道端倪,而冯是什么样的人,刘奋斗和赵曼已经深有体会,刘奋斗是冯的人,不然怎么能当上副***,冯当然不存在泄密的可能,不过刘奋斗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不自在,在赵曼刚进门那会刘奋斗还有些揣测,赵曼的老公秦守生在场,刘奋斗的眼神就不怎么敢看赵曼,一会儿预算科的副科长易江伟向赵曼开玩笑,说:“可见赵所长家法管的严,小秦本来风趣,这会毕恭毕敬的,看来今天要给他扶正,升级。”

易江伟其实和秦守生年纪一般大,但易江伟是副科长,秦守生是科员,说话之间就老气横秋,有上位者的派头,给秦守生叫小秦,这其实是职场通玻赵曼笑着说:“市不管县不管酒馆饭馆,升也罢降也***吧喝吧,有诸位领导在,我希望今天给他连升十级。”

“连升十级。那就到联合国去了,哈哈,冯***手下都是精兵强将,光看赵所长,出去绝对能独当一面。”

赵曼神态自若的应对着。回答的得体而幽默,王文志就说秦守生娶了一个贤内助,人长得漂亮,必然出的厅堂下得厨房,怪不得秦守生每天满面红光,那是心里美的,赵曼和秦守生笑笑不语,岳洋说:“王科,老秦和赵所长很有默契的,相濡以沫。真是让人羡慕。”

赵曼看岳洋说话直白,而且年轻,摇头说:“妹子这是恭维我们,你看着好,其实都是多少年磨合出来的,两个人在一起磨得多了没有了棱角了,就剩下了沫,我们如今,你说情感啊,默契埃`哪还有风花雪月,那渖系某捎锪恕!?p> 赵曼本来无心,但是在场的人都是男女之间事情的过来人,两个人之间磨成了沫这句很有暗示性。于是听着有意,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

刘奋斗也笑着,这时才恍然:自己拿什么劲?赵曼就是秦守生的老婆,跟自己屁事没有!

说着话喝着酒,冯将王文志、易江伟、岳洋、秦守生的说辞表情看在眼里,心里有了计较。知道王文志和岳洋的关系不一般,不过也许两人现在还处于暧昧状态,没有实质性的突破,还没展成为情人关系,好像这一点在他们预算科不算秘密,不然易江伟开玩笑总是避开了岳洋,明显的是敬畏王文志,也算是对领导威信的自觉维持,而岳洋比赵曼年轻朝气,辣手摧花也要找鲜花下手,如果没有王文志这个科长的因素,易江伟这样避嫌就没有道理。

岳洋却对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冯比较感兴趣,下来间断的总是将话题指向冯,这会逮住机会就问:“冯***,你那会还在水利所工作过?”

王文志点头看着面如红霞的岳洋说:“对啊,小岳,冯***在水利所正可谓风生水起,是得到省里水利厅主要领导的褒扬的。”

花花轿子人抬人,赵曼就着王文志的话说:“王科长所得极是,我们冯***当初被水利厅当做典型面向全省水利系统推广宣传。”

岳洋哦了一声,问:“冯***后来就从水利站到了县委办?”

所有人都看出来这个岳洋刚刚出了学校门,***经验偏少,为人有些单纯,冯当时在半间房的遭遇,已经不是秘密,可是当面问及起来,旁人回答了似乎不好,不回答,似乎也不好,刘奋斗焦一恩还在想怎么绕过去,冯笑说:“也不是,当时在水利部门干的有些憋屈,干着干着,我就跳槽了……”

“憋屈?不是说树了典型么?为什么跳槽?”

刘奋斗听了岳洋对冯的追问低着头点烟,焦一恩端着茶杯喝水,易江伟和秦守生也有些尴尬,岳洋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揭人疮疤,王文志脸上却笑吟吟的,赵曼恍然,王文志看重的就是岳洋的单纯,而冯却没有迟疑的回答说:“怎么讲呢?你知道***吧?嗯,就是青蛙。.?`”

“青蛙?怎么了?”

“青蛙,***,是两栖动物,这***在水里,就是水生动物,自然属于水利局管,而***蹦上了岸,就是6地动物,6地上的动物则属于林业局管,这就跟这土地是荒土时归国土资源部门管理,而土上长了草,就归了农业局,而土地上如果再长了树,权属又到了林业局,是不是很复杂?还有更有意思的,譬如山里的湖泊,当湖泊里的水过六米,就归水利部门管辖,水位要是低于六米,则是湿地,又归林业局管,我呢,工作好不好不说,就是有些头昏脑胀,想着既然都有名誉了,可不能让荣誉毁于一旦,怕干不好辜负了领导的厚望,更对不起同行的期许,于是见好就收,戛然而止的,就自己开溜了。”

岳洋听冯说的很有意思,王文志几个也没想到冯的口才这么好,大家都笑着为冯当初的开溜而干杯,酒一下肚,岳洋又问:“冯***还在宣传部门工作过?那又有什么掌故?”

这下冯是一语带过:“那是在去水里站之前,我当时觉得宣传bu门没意思才离开的,为什么没意思呢。有一次一个外地人对我说,你们这的文化挺没劲,娱乐项目单一,换了好多频道。几十个电视台就一个节目,我告诉他说,我们的宣传部门工作很到位,电视节目丰富多彩,这会是学习时间。你再等等,过了新闻联播你再瞧。但是后来总有人问我这个问题,可集中学习不归我管啊,于是不堪重负,我就跳槽到了水利站。”

冯一说,大家又是哈哈大笑,

冯见岳洋还准备张口,趁着气氛热烈,就说自己上洗手间,走了出去。

冯洗了一下手。没有回包间,掏出手机给焦一恩了短信,内容是准备四个红包,一个里面装三千,一个两千,一个一千五,一个一千。

等了一会冯再进去,易江伟正在说段子:“……有一位***女郎到酒店里去吃饭,现一位留着胡子的男人喝酒不给钱,这个女子吃完饭后店老板找她结账。她自然也不给,并声称这老板做事不公平,怎么那个大胡子不掏钱,偏问自己要?店老板只好悄悄告诉她。那个留着胡子的男人是位***,我惹不起,这***女郎听了有些怒了,把裙子往上一掀,说,你看清没有?我是秘密***1

屋里的人听了都笑。岳洋也听懂了,脸憋得更加红润,也更加可爱。

既然有人开了荤,刘奋斗就代表半间房这边也讲了一个:“刚会说话的儿子躺在父母大床旁的小床上,看见蚊帐破了洞,有一只蚊子飞进去又飞出来,飞出来又飞进去,他很兴奋,对着蚊子说道:‘进去!出来!进去!出来!进去!出来/这时他爸爸火了,掀开蚊帐吼道:‘臭小子,用得着你来教我吗?’”

冯进来,焦一恩停了一会也出去了,他在外面同样的给冯了短信,内容是:“三给王、二给岳,一点五是易,一是秦?”

冯收到短信后趁着大家说笑的机会拿手机在桌下一看,很快的给焦一恩回复了一个“对”。

众人除了岳洋外都是酒桌边的常客,说起笑话一个比一个拿手,刘奋斗和焦一恩赵曼自觉的让气氛一直很热烈,直到酒酣饭饱,大家到了楼下准备驾车离开。

王文志四个是开了两辆车来的,王文志自然和岳洋一辆,冯在和王文志握手送别的时候焦一恩将两个递到了冯手里,冯一捏,没有迟疑,很自然的侧着杀鹑说氖酉撸詈竦哪歉龊彀沤酵跷闹镜奈髯翱诖铮担骸拔逡患呀诮粒掖戆爰浞考竿蚶投呶课室幌峦蹩瞥ぃ蓖跷闹拘πΦ拿豢陨慈缓罂拷荡埃硪桓龊彀旁诹嗽姥蟮氖稚希担骸靶恍幻琅С职爰浞康墓ぷ鳌!?p> 与此同时,焦一恩和刘奋斗将其余的两个红包给了易江伟和秦守生。

从始至终,冯都没提划拨款的事情,王文志这会有些心情澎湃,眼神瞄着岳洋俏丽而无措的模样,心说今晚财色兼得,嘴上就问:“冯***,根据预算法,遇到突公共事件以及重大自然灾害,是可以追加预算的,杨局特意交待过,我个人也很佩服冯***一心为公的办事风格。”

王文志的意思是,如果冯有需要,财政局可以在原来三十万的基础上再追加一些资金给半间房,这也算是一个人情,但是王文志没想到冯却婉拒了:“县里财政也紧张,再追加,势必给王科长与杨局增添困难,谢谢王科长,你的情意,我们半间房人不会忘记。”

王文志没有停留,开着车载着岳洋走了,岳洋一会问王文志,为什么追加钱冯不要?王文志笑笑说:“这个冯是个人才,不然这么年轻能当***,哦,一会给你讲,头晕吗,没喝多吧?”

易江伟本来是和秦守生一个车来的,这会赵曼也开着车,于是他独自离去,赵曼看没有外人,轻声问秦守生:“你还真拿啊?”

秦守生听了就要将红包还给焦一恩,焦一恩连忙走开,冯过来说:“作为娘家人,我这回要批评赵所长了,你这样让我和刘***焦主任很难再见亲家,有句话怎么说,亲不间疏,不要为难我们半间房的女婿。“

刘奋斗和焦一恩也点头说是,这会冯的手机响了,冯就让赵曼和秦守生先走,秦守生在半路上说:“人家捞你不捞,领导说你是草包,人家赌你不赌,干部说你二百五,人家嫖你不嫖,群众一起造你谣。”

赵曼说:“你敢1

秦守生笑:“最后一句就删节了,前面的,不能省略,我说,这个冯真有一套,以前就是耳闻,今天亲眼见,我说,你近水楼台,多要和他走动,他上升空间很大的。”

赵曼听着笑笑,头靠在座椅上没吭声,心说还怎么走动?刘奋斗不就已经跟着冯成了副***……

冯接的这个***,内容有些让他意想不到。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