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11章谁比谁能行(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1章谁比谁能行(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今天会议的主题就是中心小学教学房坍塌的事宜,自从冯从县里来到半间房镇之后,还没有发生过类似的这种事情,下午冯亲自交待让刘奋斗召集开会,更是头一次,杨树明是镇长,现在没有到,刘一彪是镇副***,还是教办室主任,到了点也还没到场,会议室中众人就有些表情各异。

刘奋斗坐下本想抽烟,手习惯的抬到胸口,稍微顿了一下,拐了弯。他兜里只装了中华,这会可不想让别人来打自己的土豪,再者会议室气氛有些怪异,这烟还是不吸的好,就用手指摸了一下鼻子说:“这雨真是烦人。”

焦一恩接着说:“今天雨不小,虽说春雨贵如油,可有时候也的确是蛮恼人的。”

王勇点头说:“有时候春雨是贵如油,有时候春雨就像是老女人的**fang,是多余的东西。”

王勇一说,有人就笑了起来,冯知道,王勇的这个比喻其实是梅山县官场中一句笑话的改良版,那句话本来是“官场上的副职如同老女人的奶tou,看着是个东西,其实是摆设,没一点实际用”,对原来的那句话在场的很多人都知道,也深有体会,不言而喻的,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就议论起来,都说都怪这场雨,淋的学校房子塌了。

冯借着这个话题问:“大家都议议,怎么解决。”

刚刚众人还你一言我一句的,冯一说话,骤然都像签署了停火协议的交战双方一样没了声息,刘奋斗咳嗽一声说:“镇上的情况大家知道,是没钱的,但是不能让娃们在露天地里上课,借用厂房是暂时的,冯***提出的问题,大家都要高度重视起来,这是我们镇目前最大的一个课题。也是最大的难题,务求过关,坚决要拿下,不能懈担否则我们的工作没法继续开展。”

刘奋斗的话说了等于没说,空泛的没有实际含义,就是为了响应冯,王勇本来想跟着说几句,可是又一想。杨树明和刘一彪都不在,自己急什么?

副镇长王茂强看着刘奋斗说:“刘***,财政没钱,学校也得盖,我们之前不是没有先例,可以再次集资嘛,学校是教书育人的,为的是全镇父老乡亲的未来,大家应该能理解嘛。”

焦一恩看冯不说话,他没来由的想起了冯刚刚吃泡面的模样。本不想多言的,但是又有些忍不住,就瞅着王茂强说:“王镇,前些年镇上集资过,如今再这样,困难很大。”

王茂强皱眉说:“集资过还可以再集资嘛,困难再大也得克服嘛,不光集资,还可以搞捐资嘛,人有多大胆。田有多大产嘛,再者,我们可以向上级反映,让县里财政给解决嘛。”

王茂强几句话好几个“嘛”。他的话音刚落,刘一彪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脸上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对着冯点着头,嘴里嘟囔着说:“妈bi!紧赶慢赶的,冯***。河滩那一块的公路塌陷了,路上堵车堵了有一里路。”

刘奋斗听了就问:“公路塌方?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还陷进去一辆半挂车,这会和***正在抢险疏导。”

焦一恩用眼神的余光一直在留意冯,在刘一彪坐定后,就将刚刚会议的发言大致的叙述了一遍,刘一彪喝了口水说:“河有多深,鳖有多大,集资不是不行,我看不乐观……”

“老刘,不集资,你能指望县上给拿多少钱?反正镇上没钱。”

刘一彪没理会王茂强,撇嘴说:“会哭的娃有奶吃,你说集资,眼下公路又出了问题,那一段是县道和乡道结合路段,修路又是一笔钱,怎么解决?再集资?刘***,镇上的财政怎么样,你最有发言权,你说说。”

刘奋斗闻言却不吭声,胡德铨说:“老刘来晚了,大体的意思是能集资还是要集资的,然后再向县里要,镇上没钱嘛,不然,学生就要在露天里上课了。”

焦一恩知道,胡德铨和王茂强意见一致,刘奋斗是说过镇上不能让学生们在露天地里上课,但是并不是说一定就让学生在露天地里上课,起码眼下暂时就不会这样,但是胡德铨和王茂强一唱一和的,却将集资说成了一种势在必行,仿佛已经是集体决议。

杨树明去了哪里?

之前镇上中心小学集资那会,刘依然还在,刘依然是支持的,至于那次大部分集资款的去向,这会已经不言而喻,那些钱未必就是全装进了刘依然和廖文志的口袋里,现在如果冯要解决问题、要集资,能不能搞来钱不说,半间房的老百姓恐怕都会认为这个新来的年轻***和刘依然没有什么区别。

人心散了,很难再***。

那胡德铨和王茂强为什么要一心促使冯走集资的老路呢?他们真的认为冯就会人云亦云,或者冯就会跟着他们的意见走?

假如冯看不到这一点,这个***就只是一个摆设了,那冯是不堪一击的吗?

不对。

有些人明知集资难度太大不可行,他们希望、也一定要冯向县财政张嘴了,他们就是想看冯的笑话,县上裘樟清是不会对冯的处境置之不理的……

可是县财政的情况又怎么样呢?半间房河湾的硝酸铵厂爆炸仅仅就是造成了三人死亡几十人失踪吗?那只是报纸上的片面之词罢了,真正的***是绝对不能向外界透露的,而想要封住郎朗之口,想要湮没风声乃至阻止防不胜防的***行为,只有用金钱去堵,只有用数不清的人民币去让悲愤却容易在实际利益面前屈服的人鸦雀无声。

再有,博望集团塌方式的经济大案将梅山究竟多少人都牵扯进去了?逮捕一个博望集团的董事长到底有多大作用?那只能是给可怜的迟到的正义一个冠冕堂皇的说辞、也是一片让梅山民众闭嘴的遮羞布。

陈飞青是死了,可是余震连连,梅山的问题岂止是一个陈飞青?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许多的后遗症是一时半会治愈不全的,当初裘樟清当代li县长那会就着力解决梅山县存在的种种问题,这会似乎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而梅山真实的情况是裘樟清面对的何尝是一个烂摊子,简直就是一个已经溃烂的县级特大脓疮。

说白了。梅山财政没有钱可以给半间房镇。

“这些人太坏了1

焦一恩低下了头,他感到悲哀,他是花了功夫将冯的资历好好审读了一遍的,他明白这个年轻的***曾经有着不屈服的毅力。也是带着抱负想将半间房的一切搞好的历年来焦一恩还没看到过半间房哪个镇***在办公室里狼吞虎咽的吃泡面,哪怕是作秀也好,可是,希望永远不是可得的现实,向老百姓集资如果不可能。县里也没钱划拨过来,那么,半间房眼下的出路在哪里?冯这个***的出路,又会在哪里?

有些人就是想看冯的笑话,想让冯难堪,想让他离开,或者,就是想让裘樟清难堪,想让裘樟清离开。

暗流汹涌。

气氛有些冷场,刘奋斗用手指轻拍敲一下桌子。问刘一彪要烟抽,刘一彪从兜里一掏,将整盒烟扔了过来,刘奋斗点了一只冒了一口,将烟散给了***人,刘一彪笑:“来晚了也不能这样被抢吧?”

“这是补偿……”

这时候,冯接到了杨树明的***,冯将听筒的音量调到最大,于是会议室里的人几乎都听到了杨树明的声音。

杨树明的声音比较沙哑:“冯***,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在县医院挂吊针。”

“杨镇病了?严重吗?”

“没多大毛病,咳咳。输点液体就好。”

“真的没大碍?哦,那杨镇好好看病,保重身体。”

冯和杨树明的对话会议室里的人听的很清楚。杨树明说:“集资还是要集的,县上没钱,镇上也没钱,但总是要渡过难关的,我建议,镇上成立集资建学领导小组。我来任组长,出了问题,我负责。”

冯听了笑:“杨镇还是看病,身体是***的本钱,要挣组长,我当仁不让,集资的事情,镇上这一块我来,至于县财政,能争取还是要争取的,不然有困难不向上级反映,这不好,还能给县里形成一种错觉,觉得我们半间房什么都成,不需要县财政领导支持工作了呢。”

杨树明在***里又咳嗽了几声,说:“唉,那好,冯***你就辛苦了,我这个副组长就找找县财政局,想想办法,虎口拔牙吧。”

会议室里的人在冯和杨树明对话的时候,有几个人相互的交换了一下眼神,刘奋斗忽然有些怒了,心里堵得慌,一支烟几口就吸完,等冯挂了***就对刘一彪说:“要你一盒烟你就喊,真是小肚鸡肠,你要在下午我通知那会就往镇上赶,能来晚?”

刘一彪嘿嘿一笑说:“是,你打***后,我是小睡了一会,谁让天下雨呢?有情可原。”

“屁,下雨睡觉罢了,还有情可原?”

刘一彪吸了一口烟说:“你别说,我就是睡觉做梦,梦到刘***你开会做重要讲话,我吧,心里觉得刘***讲的特别精彩,就想多听会,于是乎,你懂的。”

刘一彪说完,冯笑了,会议室的人都跟着笑,刘奋斗摇摇头,冯让大家继续发言。

冯和杨树明的话大家都听到了,知道集资的事情势在必行,而且也别无他法,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又有什么可议的,冯是一把手,无可非议的担任半间房镇中心小学集资建校管理委员会组长,杨树明为二把手,就是副组长,几个副***副镇长是组成员。

正说着话,冯的手机又响了,这个***却是李玉打来的,冯将听筒音量调小,李玉说:“冯***,高***住院了,胃穿孔,我和老板刚刚到医院,在四零七房间。”

李玉口中的高***指的是县政法委***、***局长高建民,而这个“老板”就是裘樟清。

高建民住院,裘樟清既然去医院探望,李玉又专门打***过来通知,显然高建民病的不轻。

今天的会议基本已经达成意项,冯看众人没什么说的,就宣布散会,自己开车往县里驶去。

冯离开了,焦一恩心情很复杂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心说这个小冯***,毕竟还是太年轻,经验太少了,不知道人心到底能有多险恶,有些人,就是不容他人能干,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刘奋斗也很郁闷,他心里是赞同集资的,但是集资的这个组长应该让杨树明去当才对,今后老百姓骂街就去骂杨树明,可冯在***里就和杨树明将话说的明白了,自己又能怎么阻止?冯就要当出头鸟,那么多人在场,自己也没法插话阻挡冯。

夜雨霏霏,散了会大家都各奔东西,刘奋斗给赵曼打了***,知道她独自一人在家,就开车去了赵曼那里,心里身上一股邪火今夜需要发泄才行。

房河弯果然公路塌陷了,不过这会已经能通车,冯快到县里就给李玉发短信,得知李玉和裘樟清已经回到了县宾馆休息,他就到了县医院,但是远远的看到四零七病房探望高建民的人比较多,冯想想,拐回去到了下面查询杨树明在哪个病房挂吊针。

但是值班的***饶有兴致的为这个长相英挺的男子细致的查阅了一遍记录薄,却遗憾的告诉冯,今天没有叫杨树明的任何治疗记录。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