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09章谁比谁能行(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9章谁比谁能行(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柴可静和冯看不到树丛外的情况,但那个解手的人就像是在回答冯的话一样,冯凝眉站住,听那人又说道:“你就管不住自己的裤裆?骚qiu货,迟早出事1

另外一个人小声说:“二哥,那事我小心着呢,保证……”

“包你妈bi!你闭嘴!还说!你保证什么?你能保证?都不看看什么时候了,***。”

“什么时候?咱姑父不是……”

“蹿!还嘴犟!就你这破事还提姑父?不用姑父知道,我这就拾掇了你1

路边的两人说着话,接着就是的提裤子扣皮带的声音,柴可静也皱了皱眉,冯握着她的手,两人又等了一会,听到大路上汽车发动离开,这才出来。

冯在上山的时候将车停在僻静的田地里,将车开到大路上没几分钟,一辆雅阁从前面过来,乡道比较窄,会车时车速都慢了,本田车里的司机看到冯就叫:“冯书ji1然后将车子停住,从车里下来。

冯从车里出来问:“是刘主任埃”

这人三十多岁,体态壮硕,看相貌比较憨厚,他和冯寒暄着,从车上又下来一个穿着西装打领带二十来岁的男子,脸上笑笑的对冯点头问好,掏了烟要递给冯,冯伸手接着,但是没让点着,这刘主任说:“冯shu记,这是我弟刘二春,二春,这就是咱们县最年轻的镇书ji,也是全市最年轻的镇委shu记1

这三十多岁的男子是寺洼村村委主任,叫刘秋华,冯对着刘二春点点头,刘二春满脸是笑,因为瘦,满脸的褶子,刘秋华说:“冯书ji。下乡调研也不到我们村?寺洼村距离镇上远,可是村委、村民都热切的盼望着你去莅临检查工作呢。”

冯笑笑说:“寺洼村在刘主任的带领下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镇里是心里有数的。”

刘二春刚刚会车时就瞄见冯车里有一个极漂亮的女子,这会听二哥和冯说着话。扭捏着晃着身子就到了车前面,装作观察冯的车子,将柴可静瞧了个仔细,果然见柴可静温润靓丽的,就有些目不转睛。心说这女人怎么就美得不像样子,就想找个话题和柴可静搭讪的,这时刘秋华喊道:“二春,将车里那两只野兔拿出来给冯shu记放车上。”

刘二春眼睛又剜了一眼对自己视如不见的柴可静,到雅阁上提了两只野兔过来,刘秋华伸手接过野兔说:“冯书ji,这兔子是我在地里放兽夹子夹的,看,肥着呢,这叫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给shu记你打牙祭。”

冯也不拒绝,将车后盖打开让刘秋华将野兔放进去,刘秋华说:“冯书ji,你心系全镇,事多繁忙,这天气不好,我也赶紧回村了,回头再专程给你汇报工作。”

刘秋华为冯拉开车门,等冯进去,自己在车边微笑着挥手致意。等冯的车子拐了弯看不到,脸色就变了,伸手“啪”的在伸脖子目送冯车子的刘二春后脑勺给了一巴掌,骂道:“骚情!你长点眼!你妈你什么女人都想惦记。你惦记的起吗?二蛋怂货,我骟了你1

“我就是看看,”刘二春不满的白了白眼,刘秋华抬腿就要踢他,刘二春急忙躲过,从另一边上了车。刘秋华呸了一声上车骂道:“看你妈bi!你比陈飞青能?你有刘依然能?你有廖文志能?你掂掂自己的斤两,有人家身上的腌重!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女人是你玩得起的?不自量力。”

刘二春嘴里嗫嗫的,但是又不敢顶嘴,刘秋华皱着眉问:“咱们刚刚从这里绕回来,也就是几分钟,冯书ji从哪来的?怎么没瞧见?”

“鸡ba书ji,裤裆里也是diao!他俩准是***了!哼,你瞧那女的脸红红一副被日舒服的模样,没在树林里打野pao才怪,***他ma,好女人都叫驴cao了……”

刘秋华又伸手打刘二春,刘二春拉车门就要往下跳,刘秋华指着刘二春冷声说:“你再嘴里拉里拉撒的,我搞死你你信不信1

刘二春低头不说话,刘秋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他们从树林里出来?我们还是回村,说不定冯书ji就是从村里出来的……你给大春打个***问问他见没见冯shu记,再看牛乙岭在哪……”

刘秋华弟兄三个,他是老二,刘二春是老三,他们还有一个大哥叫刘春华,三人因为分别在春季和秋季出生得名,刘秋华私下里从来对自己的大哥刘春华都是直呼其名,刘秋华嘴里的牛乙岭是寺洼村的村支书,刘二春拿出手机一边拨打一边嘀咕:“怕牛屎蛋个屁,他能捣什么乱?管他镇上县里怎么换领导,寺洼村这一亩三分田还不是我们弟兄的天下……”

“有你屁事!你迟早要死在这张嘴上*给你说以后不准提姑父,人前背后都不准1

“……哦……”

……

柴可静一听冯和刘家兄弟说话,就知道他们就是刚刚在树林边解手的那两个人了,心说他们不是朝着镇上过去了,怎么这么快又拐了回来?

但是冯一路开着车根本没有再提刘秋华和刘二春,柴可静知道他心里有计较,就没有吭声。

冯到了镇上将车子驶进了老***院,但是屯一山不在家,冯将一只野兔挂在屯一山的门上。

冯给屯一山门上挂东西也不是第一次,屯一山回来肯定知道是谁来过,接着开车出来正好碰到刘奋斗,冯给柴可静和刘奋斗做了介绍,然后将剩下的那只野兔要给刘奋斗,但是没说野兔从哪来的:“野兔,肉鲜美,刘shu记捎回去让嫂子成造,我要送可静回省里,这带着也是累赘。”

成造就是收拾、造就的意思,刘奋斗见柴可静举止有度,大方得体。知道这女子必然有来历,再说哪里肯要冯的野兔,嘴里说着巧了,从后备厢拎出一个袋子。低声说:“这是两只山鸡,冯书ji正好带着去省里,让家人尝尝鲜。”

冯要推辞,刘奋斗只是不肯:“你赶紧走,看这天气。说不定有雨,你到了省里也不用急着回,这不正好星期天,家里有事我给你打***。路上慢点。”

两人说了几句就要走,冯很随意的问:“寺洼村的牛乙岭干了有两届了?”

好好的冯不知干嘛问牛乙岭,再说那个村的村支书干了多久冯不清楚?刘奋斗回答说:“老牛这人还是比较顾全大局的,寺洼村的班子比较团结,村主任刘秋华也年富力强。”

冯笑着点点头,和刘奋斗作别走了。

刘奋斗到了家,他老婆刘桂花也没做晚饭。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刘奋斗本不想和老婆搭腔,可刘桂花唧唧歪歪的听着烦,于是皱着眉说:“你有病就去看!成天装神弄鬼的无病***。”

“日ni妈刘奋斗,你才装神弄鬼,老娘做鬼了你正好再娶个小的!***的,整天不闪面,一回来就像针扎了一样胡掰咧1

刘奋斗和刘桂花打打闹闹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媳妇的套路,他今年升了副shu记。在半间房是三把手,镇上人见了都笑脸相迎,可是回到家却冷锅冷灶的,一点感觉不到家的温暖。拿自己总是病怏怏的老婆没一点办法:“你骂自个干啥?我忙了一天回来也不见你个好脸,饭也不做,你还有理。”

刘桂花猛地有了精神,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指着刘奋斗说:“抬举!等着日ni刘奋斗的骚huo都排成队了,我骂鬼呢!不要脸的!你给老娘说,你多久没动过老娘了?你那根棍子还能戳不能?”

刘奋斗见刘桂花的泼劲上来。就往外走,刘桂花骤然失去了目标,从床上跳下来提拉着拖鞋就要撵,两人一下就到了大门口,刘桂花嘴里又要骂,这时外面有人敲门,刘奋斗急忙使眼色,刘桂花这时候也识大体,她心里讨厌自家男人在外面背着自己做不靠谱的事情,可又非常享受老公因为职业和身份带来的那份虚荣感,于是换了脸色,伸手推开刘奋斗拉开门,外面站着的是寺洼村的村主任刘秋华。

刘奋斗和刘桂花两口子的事情镇上的人几乎都知道,刘秋华在外面已经听见一些响动,他见怪不怪,笑笑的打了招呼提着礼物往屋里进。

刘桂花对有人上门送礼是发自内心欢迎的,再说和刘秋华也熟悉,看刘秋华将礼物放在厨房,还有一只野兔,嘴上就客气,说要刘秋华坐,自己好烧水泡茶,但是饮水器根本就没插电。

刘奋斗心里烦躁之极,脸上挂不住,家里竟然连开水都没有,刘秋华看着刘奋斗连忙阻止刘桂花说:“嫂子,不忙,我来找刘书ji有工作汇报呢,刘shu记,我们村委刚刚开了会,大家让我来请示你,关于今年预备dang员的事情,你看……”

面貌敦厚的刘秋华说的坦诚,刘桂花没听出来真假,刘奋斗却心里有数,知道刘秋华找自己有别的事,就点头往外走,刘秋华和刘桂花告别,跟在刘奋斗身后,刘桂花还不住的说:“哟,连口水都没喝……这就走?有空常来玩啊1

刘秋华给刘奋斗说寺洼村村委开会研究预备dang员的事情,村里dang员的问题是是支部研究决定的,和村委没多大关系,刘桂花却是不懂这个,刘秋华将刘奋斗载着到了镇上一家酒店,打开包间门里面有五个人,两个男的是刘春华和刘二春弟兄俩,另外三个女的都二十来岁,除了青春,皮肤都好,穿的暴露,身材翘的均属一流。刘家兄弟三个加上刘奋斗是四个男人,也不知三个女子怎么陪酒,不过这几个女的猛一看是养眼,但再一想除了白晃晃的一身肉外却有些记不住模样,众人请刘奋斗坐下,接着酒宴开始,一直喝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才散常

刘奋斗这会已经不是之前的水平了,自从和赵曼好了之后,领略到了女人别样的风情,他想受教的在赵曼那里都能得到,而做了副***,心里也谨慎起来,对女人的要求也水涨船高,加上下午见到了柴可静的模样,有了对比,因此看着刘秋华安排的女子就不假于色,喝了酒他也不想回家面对老婆刘桂花,就让刘秋华将自己送到了镇上。

刘秋华将刘奋斗送到了宿舍,手里拎着一个袋子放在了门后边,刘奋斗装作没见,刘秋华说:“晚了,我不打扰书ji休息了。”

刘秋华说了一句就带了门出去,刘奋斗也没出去送,坐了一会,将门锁住,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放了两条中华烟,随手放在了沙发上。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下午冯问起过寺洼村的事情,不大一会刘秋华弟兄几个就找到了自己,刘秋华去家里带着礼物,其中就有一只野兔,而冯的车上也有一只野兔的,刘奋斗就想刘秋华是什么意思,冯又是什么意思。

到了凌晨,半间房镇下起了春雨,叮叮咚咚的没停下来的意思,白天依旧淋漓,第二天快中午,寺洼村的支书牛乙岭来到镇上找到了刘奋斗,言说“七yi”将至,村里准备发展几个dang员,刘秋华的弟弟刘二春是寺洼村的能人,也是镇办企业家,比较优秀,而将优秀的人才纳入我们的组织,这是保证组织活力的一个有效方法,因此请镇上领导考虑一下。

刘奋斗心说原来如此,嘴上答应着,说:“这事我知道了,回头我请示一下冯书ji。”

这会又到了午饭时间,牛乙岭请刘奋斗到饭店吃了一顿,扯了几句闲话走了,刘奋斗回到办公室,不知怎么就想起柴可静的风姿绰绝,估计冯在省里这会也该起床了,就准备冯打***。未完待续。

PS:说明:1,敏感字会被,而拼音直接会被肢解的七零八落,这个真没想到;2,冯不是高大全的人物,想看正能量的读者,抱歉你会很失望,过于理想化的主角这本书里没有,飞翔也不会让他存在,飞翔力求将冯塑造成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真实的普通人,致力于叙述发生在你我身边鸡毛蒜皮的世俗人情琐事。飞翔也见过几个在某些行业里做的突出的成功者或者被老百姓称作大人物的上位者,但可惜这些人物身上笼罩的光环其实是因为和大众距离遥远而被大家凭空想象或者将别的什么伟大事迹英雄传说重叠在他们身上的,他们被虚拟化人格化形象化了,其实他们也是很普通的人,只是这种普通,也许是比较有层次比较有深度的普通而已,换句话说,距离产生美了,他们身上都有一些深刻的或者可以书写的故事,遇到高兴事他们会笑,难过了会流泪,也同样的要吃饭睡觉有情绪波动;3,每个人在生活中都在扮演着不同角色,其实读者的经历往往比冯更具有书写性,因此飞翔深知自己没有一丁点比读者朋友高明的地方,飞翔仅仅就是喜欢写故事,因此将自己简单的经历和对于人生粗浅的感悟付诸于大家眼前,实在有些诚惶诚恐,惭愧。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