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206章黑色百合(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206章黑色百合(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柴可静说来就来,傍晚打的***,夜里快十一点就到了梅山,冯开着车在高速路口接她,瞅见这会高速路口也没什么车,灯光也暗,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拦腰抱着柴可静原地转了几圈然后就往她的脸上嘴上亲,柴可静本来还婉转拒绝,被冯亲了几下就开始回吻冯。

两人亲热了一会,柴可静到底羞涩起来,喘着气:“还***呢,大路边也不怕被人看到……”

冯丢开了柴可静,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开车门:“***怎么了?***也是人,有人看到才好,正好给我做一个宣传,我也好闻名梅山。”

“梅山谁还不认识你啊,最年轻的镇委***1

柴可静说的话里有喜悦的成分,冯等柴可静上了车,给她关了车门绕到驾驶座这边,笑:“这年头花边新闻传的最快,半间房最年轻的镇***在大街上强吻发省改委最漂亮的柴科长,科长对科长,半斤八两,这标题多好。”

柴可静被冯说笑几句,心情好了很多。

县宾馆条件比较好,但是再去那里住似乎不妥,找地方吃了饭,冯想了想,还是带着柴可静到了半间房。

这会已经深夜,镇***陷入了沉寂,柴可静随着冯到了***办公楼后面的宿舍,冯开了门进去,也不开灯,等柴可静进来一把就抱着将她抵在墙上狂吻着,手也着急地从柴可静的衣服下摆伸进去不断的摸索。

半间房镇换届选角后,冯抽空回了一趟省里,算算两人也有一个月没见面了,柴可静早就非常思念冯,这会被冯热情的紧抱撩拨,再也矜持不起来,全身难受,口鼻中嘤嘤的哼唧着急促喘气。

柴可静的胸型很好,冯嘴上胡乱亲着抱着柴可静到了里间。手从柴可静裤腰钻进去,滑过她平坦的小腹,刚刚感觉她两腿间湿润的一塌糊涂,柴可静嘴里就“哦”的低叫了一声。冯心里知道柴可静情动难耐,就扯剥了两人的衣服亟不可待的动作起来。

小别胜新婚,一连急剧的做了两次,冯才搂着柴可静躺在床上不动了,明明身上都是汗。但是却懒得去擦洗,等了一会,冯以为柴可静睡着了,侧过脸一看,柴可静慵懒的在瞅着自己,冯就问:“出什么事了,怎么下午听你说话心情似乎不好?”

柴可静本不想说,禁不住冯的纠缠,叹着气埋怨了起来:“还不是我妈,让***相亲。”

柴可静的母亲葛淑珍不同意冯和柴可静来往。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冯总觉得除了这个柴可静还有心事,但是她不说,也不好追问,两人又聊了一会,柴可静才说:“我爸调整工作了,去了党史研究室。”

冯听了,迟疑了一下,问:“怎么回事?”

“省里人事变动,他就被调整了。”冯听了翻身趴着,柴可静伸手摸着冯的肩膀幽幽的说:“你们武陵的***去年出了事,现在那个位置不是还空缺着吗?省里有些人事去年就被调整了,我爸在今年开完了人代会之后才调动。算是好的啦。”

柴可静的父亲柴文正之前在岭南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任副主任,正厅级,党组成员,这个信息化委员会之前叫经委,现在简称经信委,是负责地方工业行业运行管理和信息产业发展的部门。

柴可静在省发gai委。发改委是负责规划经济发展的,就是制定花钱方案的部门,而经信委是制定工业和信息产业这一块的资金具体怎么花的部门,可以说,在地方工业发展的区域,经信委有一定的决策权。

岭南省党史研究室也是厅级单位,柴文正从经信委去了党史研究室算是平级调动,可是职权和实际利益两者差了太多了,明显的是失势了。

不过,听柴可静的意思,她父亲工作调整的原因和去年省里的人事变动有关,那间接的不就是和裘樟清有关?

冯还要问,柴可静靠着冯的臂弯说:“这几天我妈一直在给我唠叨,让我再考虑一下李德双,我听得耳朵都快出茧子了,我妈说看来从政也不靠谱,还是自个手里钱多的好,这叫有备无患,一个不小心,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你们市里的翟副***呼声很高,应该是武陵市wei***的有力人选,可能,就在最近会明确。”

裘樟清和武陵市市委副***翟红国走的很近,翟红国要是当了武陵市wei***,对于冯而言是好事,不过柴可静的父亲却因为去年省里的一些波动换了工作,这个倒真是没想到了,于是嘴上说:“我会赚钱养活你的1

柴可静到底还是想念冯比那些烦心事多,和他说着话,情绪难耐,两人又激qing了一次,这下才搂抱着沉沉睡去。

心里有事,冯醒的就早,没想到睁开眼发现柴可静已经起床了,冯光着身子就到了盥洗室,柴可静正在里面洗头发,看到冯赤身**的样子就转过脸背对着说:“你怎么这样就来了。”

“我这样怎么了,别人想看我还不给看呢,我一看美人没了,还以为自己昨夜做了个美梦1冯说着又要抱柴可静,柴可静嘴里笑着头发没干就跑了出去,冯将身体一夜的积蓄排泄掉,回去又爬在床上,看着柴可静梳着头发。

“瞧什么?”

冯说:“看师奶,哦,不是,看老婆梳妆,等会我好给你画眉。”

“美得你,谁答应嫁你了?”

柴可静说着故意鼓着嘴巴,冯嘿嘿就笑,柴可静就问:“你笑什么?”

冯只是不说,柴可静知道他准是想到了什么歪词俚语,看着冯结实的脊背和**大腿,伸手扯了被子给他盖上。

“怎么,经不起***?”

“什么***,我是怕你感冒。”

“我以为你怕美男。”

柴可静听了伸手在冯背上拍了一下,冯顿时呲牙咧嘴的,柴可静佯怒着说:“就你这小身板。还美男?”

冯笑说:“美男可不一定身板好,你没听说吗,说机关干部有四大特点,叫做饭糊。炒菜糊,打麻将不糊;血压高,血脂高,职务不高;大会不发言,小会不发言。前列腺发炎;政绩不突出,业绩不突出,腰椎盘突出,老婆大人正好打住我的腰椎盘了。”

柴可静听了坐在床边,有心掀开冯的被子,眼睛一转问:“你刚才想笑什么?”

“什么想笑什么?没什么。”

柴可静伸手就胳肢冯,冯急忙说:“好好,我说,‘日后嫁我’。”

柴可静猛然一听没有明白,再一想。脸就通红,伸手在冯身上挠掐起来,两人顿时又闹在了一起。

毕竟是在半间房,冯和柴可静梳洗好也不过七点,带着柴可静要出去吃早餐的时候,柴可静发现了屋里放着的那一盆黑百合,另一盆却是在冯的办公室里,柴可静同裘樟清一样满眼都是惊讶,得知冯是从山沟里挖掘的,就要冯带着自己在半间房看看。

半间房是乡镇。和省城风光不同,这会春暖冰消,***的油菜,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各种花朵争相开放,绚丽多姿,许多县市里的人都来游春,冯也有心带着柴可静四处走走,给焦一恩打***交待了几句,先带着柴可静去了县城。吃了饭,到首饰店给柴可静选了一副耳环,然后又买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长命锁,柴可静问冯干嘛买长命锁,冯很严肃的说给咱们孩子准备的。

笑闹归笑闹,等柴可静见到了胡红伟的儿子,就知道冯的用意了。

胡红伟的孩子这会刚刚半岁,正是咿咿呀呀讨人喜欢的时候,高霞觉得柴可静美艳大方,柴可静觉得高霞朴素敦厚,两人很快的就抱着肉嘟嘟的孩子在一边说一些女人之间的话,柴可静也趁机将长命锁给胡红伟的孩子戴上,高霞又是一阵的赞叹推辞,到底还是欢喜的接受了。

胡红伟这一段一直守在矿上,知道冯到了自己家里才匆匆赶回,一见柴可静,才知道冯的女朋友竟然长的出尘脱俗,心说这两人真是郎才女貌,一会得知柴可静的工作单位,更加明白柴可静不一般,心说冯真是守口如瓶,以前竟然一点没有透露过。

在胡红伟家张罗着吃了午饭,四个人稍稍喝了一点酒,冯与柴可静就此作别继续漫无目的游逛,一会到了一个山巅,看到了一个模样奇特的古塔,这塔门朝南,平面作正方形,柴可静数了一下,一共有十***迭涩密檐的砖塔,塔身的高度大概有三层房子那么高,塔身宽度大约五个人伸臂合抱,全部是青灰条砖垒砌而成,塔底有台基和台座,塔的正面刻有塔铭,铭文却是蒙古文,柴可静不认得,看到这石塔每层高度均匀递减,外轮廓呈抛物线型,整体秀丽俊俏,每层塔身还辟有半圆形拱券门、佛龛、窗洞,翼角下有风铎,风吹铃动,叮当作响,塔身上面横七竖八的刻画着一些凌乱的字迹,也不知道都是谁写的,就问冯这是什么塔,是什么朝代的。

冯张口说:“这是石塔,属于半间房水利站的。”

柴可静一听就嗔目,冯正经八百的指着一个方向说:“你瞧1

柴可静顺着冯指的方向一看,不远处一个山壁上写着几个大字:任何破坏文物和水利的行为都是犯罪!半间房水利站宣。

柴可静一看就笑了,石壁上的字虽然斑斑驳驳的,可是还能辨认出是冯的笔迹:“你写的字这都是你的了?你以为你是此山是我开的山大王?”

“那是,要不怎么能让你做压寨夫人。”

柴可静正要说话,从山坳里传出一个声音:“这塔叫功德塔,建造于元代,距离现在已经有七百多年历史了。”

柴可静没想到这山顶还有人,刚才和冯上来却没看到,冯听着声音怎么这样熟悉,等那人出了山坳,一看,原来是半间房镇中心小学的副校长李博谷。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