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05章黑色百合(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5章黑色百合(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半间房镇镇***办公楼一共四层,镇党委***和镇长的办公室各居二楼西、东两端,这种格局有些打破常规,因为在梅山,房屋建筑一般以东为贵,日出东方、紫气东来,一个家庭中父母老人住的房间必然是在东厢房,以示尊敬,而镇***是镇里的一把手,本来应该占据东边屋子,可是事实上却落于西屋,党委办公室的主任焦一恩在冯到了半间房的第一天就解释说:“***你的办公室按说应该在东边屋子,但是咱们镇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先左后右,从整个楼的坐落方向看,西为左,男左女右,因此,这个传统就被保留下来了。r?anwenw?w?w?.??”

焦一恩的话是这样说的,其实冯知道情况并不是如此,后来刘奋斗给冯吐露,这座办公楼始建于陈飞青在半间房当***那会,在落成入住的时候,陈飞青专门的请阴阳先生算了一卦,卦象显示在二楼左侧这个屋子里工作,不日就能高升,前程似海。

陈飞青后来果然荣升到了县里,结果轮到了刘依然当***,刘依然接了陈飞青的班承前继后的,也觉得在西边屋好过东房,可是没想到陈飞青出了事,刘依然也被抓了起来,这是一种或然或者是宿命,冯心说自己又遇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半卦子算命先生,不过这个同行不坑陈飞青和刘依然,自己怎么能重回半间房当***,这又是辩证法的胜利。

冯自己做过办公室副主任,知道焦一恩这个差事其实很不好干,如果那会不是裘樟清青睐自己,县委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就能让人七窍冒烟还不知道对着谁火,焦一恩是基层办公室主任,职务上还比不得自己在县委那会,他夹在***和镇长之间是有顾虑的,冯来了,总不能让杨树明从东边搬出来,而镇***一共就是这么几层。冯要是不想住在刘依然和陈飞青曾经住过的房间里,那就没法安排,没法安排不能让冯满意,焦一恩这个镇***管家就失职了。起码在今后会让冯产生想法,冯作为***初来乍到,有心和大家搞好关系,当时就半开玩笑的说:“这地方不错,我以前在司法所那会是在一楼工作。后来去了水利站,结果上升到了四楼,一下一上的,算是上上下下的享受,搞得我头昏眼花的,这会迂回到了中间,就消停一下,我得谢谢焦主任的关怀。”

冯一说,跟在身后的人都呵呵一笑,焦一恩心里顿时觉得这个老板比刘依然好伺候多了。大家就要跟着冯进门,冯却站住了,指着门牌说:“这个似乎不对。”

刘奋斗焦一恩一些人都莫名其妙,焦一恩说:“***,这门牌新做的,以前是塑料,这会换成了喷漆的,要不,是这字不好?”

冯摇头笑说:“那倒不是,你看。这左手挨着的房间是二零五,右手是二零九,中间的数字哪里去了?”

刘一彪说:“冯***,这个我知道。这房间门按照顺序其实应该是二零七,大家都觉得七没有六和八好,六六大顺八八嘛,所以这个屋子门牌用过二零六,二零八,所以二零七就没了。整个一层的牌子号码全都改了。”

冯笑笑说:“还是用二零七吧,顺乎自然嘛。”

冯一说,刘一彪就笑:“还是冯***水平高。”

冯笑笑说:“我的水平也就是飞机上挂水壶的模样。”

飞机上挂水壶就是高水平,冯的调侃让众人又是一笑,焦一恩点头:“好,我立即就去办。”

后来,焦一恩到了做门牌的人那里,那个做牌匾的师傅感叹着说:“主任,你跟了几个***,还是这个新来的水平高。”

焦一恩说:“是,冯***也说自己是飞机上挂水壶了。”

这人笑笑说:“冯***那是诙谐幽默,他这个七比顺呀的那些高明,你没想过那个成语?”

“什么成语?”

“呵呵,我说了,今后咱们镇上出牌匾搞宣传,你可得照顾一下。”

焦一恩笑了:“好,你说。”

“二零七,七上八下,六和八都没搞成,就剩下七了。”

焦一恩听了本来要笑的,可是想想真是有道理,于是往后对冯就格外的上心起来。

房子还是那间房,可是里面的办公用品全部换了新的,冯对里面的一切布置都不怎么在意,知道焦一恩这些人都是用了心的,自己再挑三拣四的没有丝毫意义,还让大家觉得自己难以伺候,唯独就是屋里没有绿色植物,就让焦一恩搞了两盆放在房间里,算是向裘樟清看齐。

党政班子换届选举的问题***关,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怎么展经济,不过怎么展,从哪里入手,这就是一个新的课题,冯觉得自己并不比陈飞青或者刘依然聪明多少,自己能想到的,人家早就已经想过并且付诸实施了,胡红伟现金矿的事情是一个奇兵,一旦抖露出来半间房不用再考虑***事项也能迅招揽到各种投资和各方眼神的关注,但是这时候冯并不想揭露出来,他要留待合适的时机才挑明,一者让胡红伟多搞点金子,二来,趁这机会他可以将半间房镇的情况摸个底。

数据总是枯燥的,在办公室里呆着能看到的总是书面上的材料,好在半间房各个村子冯之前写大字宣传水利条例那会就熟悉,如今带着镇里各部门领导下乡视察,遇到的都是高接远送,这样一个村一个村一个机关一个机关的熟悉下来,一个月就过去了。

三月最末的一天,冯在半间房镇最偏远的跃马村走访,这个村溪流涓涓山峰高耸,因为天气温度逐渐升高,村支书李翔宇带着冯在村里的山林间转悠着,倒是有一种鸟鸣山更幽的感觉,在翻山涉水间,冯懵然看到远处山涧下开着一簇黑色的花朵,指着问李翔宇那是什么花?

李翔宇一看说:“百合,野百合。”

随行的刘一彪和李翔宇很熟悉,嘴里骂道:“胡说,百合花我没见过?哪有黑色的?”

李翔宇嘿嘿笑着也不答话,冯说:“那过去看看。”

望山跑死马,看着距离很近,可是路况实在不好走,几人到了山涧这边,只见湍急的溪水那边果然盛开着几簇黑色的百合花,刘一彪纳闷了:“还真是百合,真是少见。”

百合花素有百事合意,圣洁吉祥的寓意,冯心里一动,说既然无主,就移植带回镇里,李翔宇听了就叫人拿铁锹和塑料袋来,冯亲自过去挖了根,小心翼翼的包好,几个人给抬了回去。

回到镇里,刘一彪已经让人准备了花盆,又将花重新培土夯实,正巧三盆,到了下午,冯先给李玉打了***,知道裘樟清已经回到县宾馆休息,就载着两盆黑色的百合花去了县宾馆。

裘樟清果然是爱花的,一见黑色的百合花就满是诧异:“我见过黑牡丹黑蔷薇黑玫瑰,还就是没见过黑色的百合,这真是稀有品种了,小冯,你从哪里购买的,值不少钱吧?”

“***,这是我下乡到跃马村一个山崖下现的,也觉得少见,挖了带来让***鉴赏。”

李玉听着冯的话心里说这个冯真是聪明,送礼送的和别人也不一样,别出心裁,女人爱花,裘樟清是女人,自然不能例外,黑色百合少见,真是物以稀为贵,再说这花是冯“下乡”在一个“山崖”下现的,既然下乡,就是去工作了,能从山崖下亲子挖出花来,必然费了不少周折,工作的时候还不忘裘樟清,这份心意已经过了花的价值。

李玉出去了,裘樟清看着黑百合问:“这一段怎么样?”

“还是在熟悉情况,希望能尽快的进入角色,生恐辜负了***的期望。”

裘樟清笑了:“换届选举你们镇上做的就很好嘛,我还担心你去了就大刀阔斧呢,心急吃不了热包子,这个道理你知道,这一段半间房一切都井井有条,这就是成绩,县委都看在眼里,毕竟稳定压倒一切。”

“是,***,我不能给你丢脸。”

裘樟清一听就笑了:“下午吃饭没有?没有,那好,一会陪我吃。”

一会吃着饭,冯瞅着机会说:“***,关于金矿脉的问题,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觉得还是等我将镇上情况了解差不多了再说,半间房这几年一直存在财政赤字,不能光想着金矿,那一旦掘势必造成一种倾斜,不利于长远展。”

冯说着话,起身为裘樟清盛了一碗汤,裘樟清等他坐下说:“县委将你安排下去,你自己拿好主意,怎么做无妨,我只看结果。”

裘樟清说的这个结果就是年底各项指标完成的情况,冯听了心里了然。

一顿饭吃完,已经华灯初上,冯陪着裘樟清又聊了一会,裘樟清说:“这花你带走一盆,我怕我养不活,你那里留一盆,还能留一个念想。”

从裘樟清屋里出来,李玉送冯出去,两人到了电梯里,冯问李玉这一段怎么样,李玉回答说:“心中所有,语中所无。”

冯听了点头说:“我早知道你不同凡响的。”

李玉正想说话,电梯门开了,李玉沉默着将冯送了出去,看着冯将车子开走,才慢慢的回去了。

原本带来了两盆花,这会只送出一盆,冯跟前还有两盆,车开半路上,冯接到了柴可静的***,说她要到梅山来看冯。

冯听柴可静的语气,似乎心情很不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