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202章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2章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睁开眼睛,只见明媚的太阳光亮从宽大的窗户投射进来映照在床上,心说还好住在楼层最高处,不然昨夜没拉窗帘,和柴可静的癫狂就被人窥探的一清二楚了。.?`c?om

屋里很温暖,柴可静枕在冯的手臂上,被子没有将两人身体盖的严实,冯看着柴可静闭着眼也眉可入画的模样,想起了昨夜柴可静的种种欲拒还迎的风qing,心中惬意之极,身下面又有了反应,这时柴可静眼睛睁开了一下又闭上了,本来挨着冯的身体也挪了一下,冯就知道其实她早醒了,就过去吻了一下柴可静的唇,柴可静嘤哼了一声,觉得冯又茁壮的跃跃欲试,一边躲一边说着:“天都亮了……”

“天亮了怎么……老公老婆在自己家……再说今天是好日子……”

柴可静轻轻回吻着冯,口齿不清的问:“什么老公老婆,人家还没答应你……什么好日子?”

“跟你在一起都是好日子,今天过年呢。”

柴可静一听就笑了:“你真是过糊涂了,离过年还有几天吧?”

“我高兴,我当然糊涂,任谁对着你这样都清醒不起来……不过师奶就有所不知了,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就是过小年,小年也是年,就得放假庆贺。”

柴可静伸手抚摸着冯的脸:“别叫师奶,听着怪怪的……你就这样庆贺?”

“嗯,你就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那还不普天同庆一下……我还是叫老婆的好吧?”

柴可静一听老婆这个称谓,不知怎的浑身没有了力气,软绵绵的躺在冯臂弯里,似乎全身骨骼都融化了一般,等冯身体稍微一动,她嘴里“嘶”的倒吸一口气,冯忙问怎么了,柴可静羞羞的说:“都是你。还问……”

冯一听,迟疑了一下,可是柴可静却勇敢了起来,不住的亲吻着冯。两人坦诚相待,肌肤相亲,一会就一不可收拾。

也不知道是冯好久没做过了,还是柴可静人长的漂亮仰或是身体各部分比例完好皮肤更是光洁的原因,从而让冯的感受非常不一般。`c?o?m心里就对柴可静特别的有占有欲ang,昨晚因为是两人在一起的第一次,做的时间比较短,有些匆忙,今天早上的这一次时间就特别的长,尽管柴可静很是腼腆羞怯,到了后来也被胡作非为的冯带动的热情高涨情不自禁,而空调一直开着,屋里很是温暖,两人就在晨光中不管不顾没遮没拦的厮缠纠葛起来……

冯和柴可静在省城蜜里调油的腻歪了四天。返回梅山了,他没有给柴可静说自己开过年要到半间房镇任镇shu记的事情,那毕竟还没有形成事实,提前透露有些炫耀的嫌疑,不过这样到了明年冯和柴可静也算是平级了,这多多少少让冯那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心态稍微平复了一些。

冯走了,柴可静却不想回大牛庄的家,她白天上班,下了班就去采购一些生活用品,晚上一个人在八里铺二百来平方的屋子里洗洗刷刷细致的收拾着。一想到今后自己和冯就生活在这个地方,在这个家里,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而这种新鲜的感触是在大牛庄那里从来没有感受过的。

这天单位开完节前列会。柴可静的母亲葛淑珍再次打***催促她回家,这已经不知道是这么长时间里葛淑珍第几次给柴可静打***了,因为自己和母亲拌嘴不回家也确实好几天了,想了想,柴可静就答应了。

回到家天色已经黑了,葛淑珍尽量像什么事都没生似的像往常一样坐在客厅问进门的柴可静吃了晚饭没有。柴可静心里其实早就没有和母亲再生气了,脸上却杯然,回答了一声吃了,就往自己屋里去,躺在床上想原来八里铺那边客厅少了一些装饰,明天就去添置一下。

没多大一会葛淑珍就在柴可静卧室门外说:“小静,妈妈给你洗澡水放好了,去洗洗吧。”

“我不洗。”

葛淑珍一听女儿答话的腔调似乎没有不高兴,就推门进来,说:“怎么可以不洗?这几天在哪呢?衣服也该换了。”

柴可静将自己完全的交给冯的第二天,由于刚刚破瓜,身下沾染着血迹,再次疯狂完毕后就已经洗澡了,那天下午两人一起出去买了几套衣服和生活必需品,她和冯身上由内至外从内衣到睡衣都是新买的,八里铺那个盥洗室带冲浪功能的浴盆很大,后来的几天柴可静和冯在里面洗了好几次鸳鸯浴的,这一身出门时候的衣服现在虽然又穿了回来,不过早就洗过了,但是这不能让葛淑珍知道。.?`c?o?m?

“我累了,不想洗,我想休息。”

葛淑珍一听过来,满脸的关切,问:“怎么了?感冒了?”

“没有,就是累。”

“是不是身上该来了?那妈给你炖乌鸡汤喝。”

“妈,不用,我就想休息。”

葛淑珍听了,顿了一下往外走,嘴里说:“女儿大了不由娘,唉……”

柴可静听了,想想,又等了一会出来,看到母亲还在看电视,就过去坐,葛淑珍看看柴可静,猛然的问:“这几天去哪了?”

“就在外面。”

“那是不是和冯在一起?”

柴可静没有回答,葛淑珍叹气说:“妈这是苦口婆心啊,你说妈到底是为了谁?天下有父母不为自己儿女着想的吗?难道妈会害你?”

葛淑珍一说,柴可静却想起了冯的亲生父母将他送给别人,养父母对他也不好的事情,眼睛就看着电视机,葛淑珍最气柴可静这样对自己不理不睬的,纯粹就是沉默的抵抗,声音就大了:“你们会有好结果吗?妈不是阻止你恋爱,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是你们俩是不现实的,是极其不合适的,爱情不能当饭吃,而亲情是可以转化为爱情的。你就认准了他?你就是在浪费时间,他有什么好?轮级别,他是副科你是正科,一个男人比老婆尖男人很有面子吗?论条件,他有你工资高待遇好吗?一个县城能和省城比吗?”

“妈,我……”

“我不听你说!你听妈说!有人能将他和那个女***一起洗澡的照片过来,这充分说明了无风不起浪,说的难听就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照片只是表面,谁知道他们背地里都有什么……”

“是游泳不是洗澡。妈,这些问题你都说了n遍了,你不知道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谁的图片给我,这人心理就很阴暗,必然有所图……”

“我就说一万遍,你听进去一遍了吗?有所图?有所图也是针对冯,你一个姑娘家能得罪什么人?谁知道他一天在下面都搞什么?可见人品有问题……”

柴可静不想听母亲再唠叨了,就要走。葛淑珍说:“他一个县城的小秘书能有什么大出息?一穷二白的,将来怎么办?再说,我可不愿意让我的女儿结婚了都没地方转你也别给我说住宾馆租房子,那根本不现实,还有,你单位的房子那是你的,不姓冯1

柴可静听了就想笑,脸上非常平静的说:“房子就是衡量能否结婚的标准?你跟我爸那会……”

“你别提老皇历,现在什么年代?”

“什么年代也得两人互相看的顺眼吧?亲情能转化成爱情,可是我已经有了爱情干嘛放弃?难道仅仅看对方条件怎么样有没有房子就可以托付终身?照着妈妈你的论调。这没房子的人还全都得单身了。”

“别人我不管,反正冯没房子就不成!就是买房子,还得住在省里,难道你这个省fa改委的要去梅山工作?那成什么了?我和***老了。谁管?”

柴可静叹了一口气,脸上很有些无奈的,心里却乐开了花,说:“那妈你的意思就是,只要冯能在省里买房子,你就不反对我和他的事了?”

葛淑珍哼了一声说:“有房子是先决条件。有了再说。”

“再说?到时候你要再提出让他去做一个处级厅级干部的条件,那不是难为人家?我都成了老姑娘,还能嫁的出去?”

“那你就一定要嫁他?”

“是,我就嫁他。”

葛淑珍语塞了一下,有些恼羞成怒:“那好,只要他能在省里买套房子,妈就同意你们来往,但愿他能为了你争气1

柴可静低了一下头,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回身问:“我爸的意思呢?”

葛淑珍没好气的说:“***?***什么时候管过这些?”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

“是妈说的,要不要给你留一个字据签字画押啊1

柴可静缓缓的回到了自己屋里,关了门就笑开了,怕母亲听见,趴在床上捂着枕头抑制不住的笑着,葛淑珍在外面看着电视听不清楚,以为柴可静屋在里呜呜咽咽的是在哭,心说哭吧哭吧,这会哭总比以后哭的好,你总会理解做母亲的良苦用心的。

原本柴可静想着今年的春节能和冯一起过的,可是事与愿违,冯回到梅山后就非常的忙碌,因为临近春节,机关单位是放假了,可县里四大班子还都有各种工作任务,他每天陪着裘樟清都是一个接一个的接见、慰问、下乡、东奔西走、迎来送往,冯知道自己在裘樟清身边的日子一日少过一日了,对所有的事情就格外的用心起来,这其中还有要给李玉言传身教的让她明白一些事情的操作方式的意味,于是竟然有些打仗一样如临大敌的感觉。

不过在忙碌的过程中也有好处,一些趁着春节拜年的人员给冯多多少少的都有所表示,这些“心意”大小不等,多了几千,少了几百,回头数一数,也算是一笔小财。

裘樟清过年没有回京,冯就陪着她,于是和柴可静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候煲***粥。

日子荏苒,转瞬即逝,一晃就到了初七,各部门都开始66续续的上班,大家还带着喜气和春节特有的假期症状没有完全的调整过状态来,县里就做出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

其实每年过完春节县里一些机构通常都会做一些人事调整的,只是这次牵扯到县委办冯,格外的引人注意,而后大家都知道了这样一个实事:半间房镇镇委shu记刘依然和副***廖文志被县纪委工作人员带走接受调查,县委办副主任冯被任命为半间房镇新的***。

听到这消息的人有些觉得不以为然,因为这就是证实了自己早先的猜测,有些人就满腹的怨言,关起门来骂娘:怎么年前不拾掇这两个货,白白的让自己在春节期间还给刘依然廖文志送了礼,这刘依然廖文志坑人不浅,县里的领导也都是害人精,早干嘛去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