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99章云起时(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9章云起时(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适逢年底,县委办彻底的就忙碌起来,几乎每个人的工作量都增大,加班加点是常态,只是冯这个本应该随着大家一起忙碌的县委办副主任倒是猛然清闲了。

冯之所以清闲是别有原因的,本来县委办就是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地方,多出一只蚊子都有人会研究这蚊子是公是母或者有没有别的属性,李玉这个年纪不大的女教师忽然能出现在县委办,还跟在冯身边,自然就引起了大家的揣测,有人就想冯的位置是不是会变动,要是会变动,又该会何去何从,于是各种小道消息瞬间的流传开来,只不过没人会去当面问冯,也没人能说的清楚裘樟清会有什么安排,下来最有发言权的县委办主任钱一夫因为本身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干脆的对有意探听消息的人施以冷眼,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别人讪讪的也就不好多嘴,至于李玉,年纪虽小,进入角色的速度却非常快,一张嘴巴像是上下嘴唇都被灌了铅,要是谁逮住机会旁敲侧击的多问她一句话,李玉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似的能将这心怀叵测的人戳出几个窟窿。

李玉到了县委办的第二天,县里召开***会议,今天这个会议的时间有些长,于是冯一会进去给裘樟清的保温杯换茶叶换水,就要离开的时候,觉得鼻子一热,他以为自己有了鼻涕,这个时候裘樟清正在听组织部长易本初讲话,看着侧身的冯就挑了一下眉毛,冯以为裘樟清要给自己说什么,就低了一下头,裘樟清看着冯说:“你流鼻血了。”

流鼻血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忽然开始说话,易本初就礼貌的停止了自己的发言,于是会议室里众人的眼神就都看向了冯,结果大家都发现了冯果然鼻子下有红红的血迹。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人但凡年纪大了点火力不猛。流鼻血的情况就会减少,冯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二十来岁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有的男子看到女性姿态动人还会引起身体反应流鼻血的。冯前一段还有李雪琴间断的能让他水***jiao容阴阳平衡一下,如今只有每天早起看着自己一柱擎天。

李玉来了县委办的第三天早上,县委办下面机要科的一个女同事杨怡知给冯送来了一份材料,这个杨怡知人长得十分赏心悦目,整体来说每个身体部件都长的很是蓬勃。眼大嘴巴大,烈焰红唇,同样的作为女人特有的部分也大,颇有些波涛汹涌,杨怡知平时为人性格就比较爽朗,有人就取她名字的谐音给她叫“羊一只”,羊身上膻气大,羊一只的含义就有***方面的暗示,杨怡知知道了自己这个绰号大大咧咧也不以为意,冯和杨怡知是在办公室外面见的面。他接了材料正在审视,杨怡知就侧身和冯站在一条线上,她的身体动不动就蹭着冯的胳膊,这时冯又觉得鼻子一热,急忙的就将头抬起,杨怡知一看就说:“哎呀主任,你流鼻血了。”

冯流鼻血不是因为和杨怡知的接触,杨怡知也不知道是出于对领导的关心还是本身嗓门大,登时就吸引了几个路过的人,大家有的掏纸巾有的说冯主任赶紧休息的。七嘴八舌,冯说着没事没事就去了洗手间。

这样,冯连续两天都流了鼻血,他从洗手间出来后那个杨怡知还没走。一脸关切的问:“冯主任,你得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啊,不能疏忽大意,身体是***的本钱呢,老是流鼻血,就要检查一下脑颅。很是要当心。”

不一会,县委办这边几乎人人都知道了冯流鼻血的事情,到了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冯接到了柴可静的***,听得出来,柴可静心情有些不好,冯就问柴可静怎么了,柴可静说:“没有啊,就是想你了。”

两人聊了几句,柴可静问:“冯,***看你好不好?”

柴可静很少给冯哀怨什么的,今天这样,冯知道柴可静必然是经历了什么,又问怎么了,柴可静笑了一下说:“还不是我妈……算了,你忙吧。”

葛淑珍对待自己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冯心知肚明,她必然是给柴可静又唠叨什么了。挂了***,冯坐在办公桌后面看着台历,心里想有些事情真的需要解决一下了。

下午,冯就给裘樟清请假,说自己有些私事要办下。

冯说的很明确,是私事,裘樟清看着冯,心里说他的私事?他是孤儿,应该没有家庭的事情,所谓的私事,那就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了。

冯做了裘樟清秘书后,给他介绍对象的人多如过江之鲫,不过冯从来没有流传出什么绯闻,这一点裘樟清是非常欣赏的,年少高位而才俊,能洁身自好,很是难得,裘樟清就说:“好,你这会离开几天,休息一下,也可以锻炼一下李玉,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只管提出来。”

尽管猜出了冯是要干什么,裘樟清说的还是很笼统,冯谢过了裘樟清,出去给李玉又交代了几句,就去见了钱一夫,给钱一夫说自己要请假去检查一下身体。

钱一夫是知道冯这两天一直流鼻血的事情的,关心了几句,看到冯离开,心说难道冯真的身体出了问题,所以才让那个李玉到了县委办,这不就是要顶替冯的节奏?

出了县府,冯给唐经天打了个***。半间房镇派出所因为镇上修建水库的原因,警力有所增加,县里唐经天这个派出所所长刚刚换了一辆现代的警车,冯打***找唐经天就是借车,同时也有试探唐经天对自己的态度怎么样。

唐经天本身就是一个人精,冯身为县委办的副主任,需要用车那县里谁的车借不到手?听了冯的话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冯说了地点,唐经天没一会就让司机将车送了过来,还捎来了两千块钱中石油加油站省内通用的油票。

这几天天气不错,路况很好,冯开着警车到了省里,刚刚的华灯初上,打***给柴可静,知道她在外面吃饭还没回到家,冯心说这很好,省了很多麻烦,问她在哪里?

柴可静惊讶冯到了省里,说了自己的所在,冯很快就到了,只见柴可静是一个人在餐厅里坐着,并没有***的人相陪,孤零零的一个活生生的***让人我见犹怜,冯登时有了一种负疚感,也不知道柴可静和她的母亲到底吵架的程度有多厉害。

“你怎么忽然就到了省里?出差?”

“没出差,就是忽然好想你……所以就来了。”

冯直接的坐在柴可静的身边,嘴里一说,静静的看着柴可静,柴可静瞧着冯,伸手摸住了他的手,将头俯进冯的胸膛,好大一会才说:“就知道哄人开心。”

“哄一会是骗,哄一辈子是本领。”

柴可静一听就笑了:“好,我就等着你哄我一辈子1

两人吃着饭,冯问柴可静这几天是不是很忙,柴可静说:“上面和基层不一样,工作是比较有规律性的,上面出政策,你们下面负责落实,我们的时间相对就比较固定,要说忙,过年这一段全国人民都忙,要说不忙,那就看自己的了,不是说心远地自偏嘛。”

冯听了就叹气:“我们是风吹核桃树,疙瘩碰疙瘩,你们这些领导就差悠然见南山了,人跟人比,真是气死人。”

“那是,下属就要有下属的样子,不能没有规矩,”柴可静见到了冯心情好,说了就笑,冯说:“好吧,那领导能不能偷得浮生半日闲?”

“干嘛?”

冯看着柴可静说:“麻烦领导去属下老家考察一下工作。”

冯说的很轻松,柴可静却认真了起来,点头说:“好,什么时候走?”

“领导要是没有别的安排,我们一会就走。”

岭南省一共有十九个地级市,冯的故乡新源市位于岭南省最南端三省交界处,因为全省各地级市已经全部通了高速路,两人到了新源的时候,正值夜里零点,而冯家乡所属的高庙县离市区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冯问问柴可静不是太累,就直接的到了高庙县。

这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几年没回来,冯发现县城和自己上大学离开那会没有多大的改变,县上最好的宾馆仍旧是高庙县宾馆,到了宾馆,冯直接的登记了一间套房,柴可静的脸就红了一下,醒眼朦胧的服务员带着冯和柴可静到了房间,进去后柴可静发现,这个宾馆的条件真是很差,说是套间,可是简陋的只能和省里普通宾馆标准间的设施差不多,屋里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卫生间倒是有一个澡盆,只是不知道那个水龙头坏了,一直滴答滴答的在滴水,好在暖气还行,等服务员走了柴可静就要去暖壶倒开水喝,冯拦着不让,说叫柴可静喝自己从省里带来的饮用水和饮料,柴可静看着冯,冯解释说:“这些暖壶可能不卫生,有些旅客很日怪,专门往里面小便。”未完待续。

PS:很忙,会努力更新的。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