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92章我错了(二)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92章我错了(二)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年轻有为,自己的女儿青春芳华,他们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来往,李博谷还真是说不准,不过这会接受冯的烟是很不合适的,李博谷摇头拒绝说:“这哪行?钱是钱,烟是烟,我不是说抵账不抵账,你和小玉之间是你们年轻人的事,你这烟,我今天就用了,不过烟钱,我还是要给的,毕竟你也用钱嘛。”

李博谷的话绝对不是客气,他真的就要掏钱,冯说:“李校长,你是不想让我抵账啊?你要给钱,我就没意思了。”

冯这样一说,李博谷却还是不答应:“那不成,你这烟多少钱?”

李博谷说着从兜里掏出了钱,冯一瞧,十元二十元五块一元的没几张,大致就是六十多块,嘴上就说:“李校长,你干嘛呢这一条一百九。”

李博谷听了就怔了:“一百九?”

“嗯,整条价,零卖一盒二十来块李校长你别这样,我都说了回头我和李玉老师说这事。”

“一条一百九……”李博谷情不自禁的将放在后座上的袋子拿了起来,一看,果然两条云烟,脸色就迟疑了,看着车外飞驰的景色都没说话,停了好大一会才说:“那好,回头让小玉将钱给你。”

冯一边开车一边看李博谷的表情,听李博谷这样一说,越觉得自己今天这样做很有些不妥当。

李博谷为人很实诚,作为教师,学生和家长都反映很称职,在教学上是没的说,但是就像是李玉说的那样,除了教书,他对处理人情世故上有些欠缺,做事很认真,会认死理,他兜里只有六十来块钱。那就是说他今天给胡红伟买的礼物必然在六十块以内,自己拿了两条几百块钱的烟要所谓的“抵账”,已经出了他能接受的范围,李博谷不占自己便宜。一定是会给钱的,本来李博谷的经济就不宽裕,那自己不是成了变相卖烟的?这势必给李博谷造成思想上的困扰,造成了实际上的负担。

好心也会办坏事,冯有些自责起来。?壹

有些事对于某些人不算什么、撑死了就是芝麻大的事情。过手即忘,可是对于另外的人这事就由芝麻变成了西瓜。

冯真是觉得自己错了。

因为有了愧疚,冯就找了教育方面的话题和李博谷聊着,尽量的不让李博谷想烟和钱的事,在经过李雪琴娘家门前时,他禁不住观察着,可惜大门紧闭着,到了后店子村口,老远的就听到锣鼓的喧闹和歌舞的声音,非常吵杂。这会还不到上学的时候,三五成群的孩子在街道上跑老跑去的玩,手里拿着的不是糖果就是瓜子和鞭炮,还噼里啪啦的点燃了乱扔,很明显的都是从胡红伟家里出来的。

胡红伟这次请客还是和结婚时候一样,在家里摆了宴席,乱哄哄的人满为患,车子也进不到里面,于是两人就弃车而行,一路上村民认识冯的并不是很多。他们也不关心冯开的是县委***的车,偶尔有人指着冯说那不是镇上那个爱写大字的人吗?村民们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冯这会已经是县委***身边的秘书了,但是很多人都认识李博谷,都热情的叫着***李校长的和李博谷打着招呼。李博谷恰好的见到一个自己教的学生家长,就拎着烟在路边说起了话,这一停李博谷身边顿时就围上来几个村民,显然他们关心自己孩子的学习比关心冯是什么身份更为多一点,眼见着李博谷一时半会的走不了,冯只有先行一步。

到了胡红伟家门前。一大堆人围成一个圈子都呵呵的在笑,几乎将大门口那片平地都堵严实了,冯隐隐约约的看到里面是打扮的很前卫的一男一女一边随着激烈的音乐扭身体一边在说唱,尤其是那女的穿的十分暴露,这时男的正唱什么掰开你的腿,我要亲你的嘴,女的就唱着回答你亲我的嘴干嘛要掰我的腿,男的就站住了,音乐这时候也戛然而止,男的作势问围观的看客:“大家说***嘛亲这靓妹的嘴还要掰她的腿呢?”

围观的人有人就喊:“想干事呢1

众人都是笑,这个男演员说:“干什么事?”

又有人吆喝说:“两口子的事1

“可我和这***不是两口子……”

“你想日她1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家都爆笑起来,这男的故作鄙夷状态:“咦,爷们,你真是直接,思想真是不健康呢,哦,什么,不是两口子也能干啊,嗯,响应大家的呼声,你们期待吗?”

围观的人就七嘴八舌的喊:“期待1

“好嘞,都是纯爷们1这男演员和观众互动了一下又开始唱了,音乐声又开始响起来:“我掰开你的腿,我要亲你的嘴,我亲完了上面嘴还要亲下面的樱桃小嘴,亲的你上下都流水……”

以前的时候梅山这一块农村有了红白事情就会用高音喇叭放音乐召集村民,而如今高音喇叭早就过时了,都流行叫乐队来助兴,这在武陵地区都很普遍,这些乐队成员五到十个人不等,有男有女,基本上都能歌善舞,能拉会唱,各自负责乐队里的一项事务,胡红伟今天就请了这个在当地比较有名气的乐队,至于乐队演出的内容,怎么能调动气氛怎么来,瞧热闹的***门口就***了很多。?w?ww?

这时那女演员站住了,唱了一句:“情ren爱却更多,虚情假意的话不说……”

这歌冯知道,是一流行歌曲,本来原唱是个男的,可是这女的唱起来音域十分的宽阔,将音色和歌曲所要表达的意境挥的淋漓尽致,冯都不禁顿足听了起来,但是这女演员只是唱了一句,伴奏的音乐声又停了,她在人群里面说:“本来qing人哥哥要亲吻我,我就让你亲个够的,可是,今天好事难成了。”

男演员故作着急的问:“咋回事妹子,好不容易逮住机会,见你那口子不在家。可不急死我了?你不能这样让哥不上不下吧,我这裤子都脱了你给我说这个?”

众人又是哈哈大笑,那女的装作羞涩的说:“哎呀,哥哥你哪知道。我那天吧,尿急,就在路边草地解手,可是解完了(此处音1iao手,却现没带纸。于是乎,小妹便用树叶擦了(1iao下面的樱桃小口。谁料想树叶有刺,这刺将妹妹的樱桃口给弄肿了,***辣的疼,现在都没好,你说,今天能弄得成吗?”

“唉,真是命苦不怨***啊!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樱桃小口变成了***1男演员愁眉苦脸的。女演员又说:“是啊,你说这樱桃小口整天吃肉,怎么吃回青菜,它就受不了了呢?”

围起来的人越来越多,给胡红伟招呼事情的大管家胡自立这时已经看到了冯,随着人群的哄笑声哈哈笑着远远伸两只手过来和冯的手一握:“冯大主任,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你来埃贵客迎门,走,快进1

冯和胡自立说着话往院子里进。从人群的缝隙里看过去,那个女演员也不过二十岁左右,上身只穿着一件肚兜,肚兜只遮盖住胸前的部分。后面的脊背和腰肢全都***着,下面是很短的一个牛仔短裤,腿上是黑***,高的离谱的鞋跟足足有十几公分,人长得还好,身材更是好。冯心里就说民间真是藏龙卧虎,能人异士多不胜举,这女的小小年纪年纪就闯荡江湖,在这么多人面前挥洒自如,不简单。

里面院子里喝酒的人非常多,除了村里的人就是镇上有头有脸的,镇上的这些人和村民不一样,大都认识冯,冯一路走过去认识的人都站起来和他问好,有人还过来握手,也有给他敬酒的,冯本来就知道今天来了就难免一场鏖战,所幸有备而来,和大家打着招呼哈哈笑着说着话,事主胡红伟就过来了,不由分说的将冯往里面屋主席的位置上拉,这才算是解了冯的围。

这上席坐的人全是熟人,刘奋斗林晓全唐经天高志邦尚向杰杨金田等等,还有李聪和几个战友,其实在梅山的风俗里,看满月的小孩一家庭妇女为主的,可是冯却没看到李雪琴。

李雪琴和胡红伟也熟悉,她今天没来,看来,她是真的决心要和自己不见面了。

刘奋斗本来是陪着高霞的娘家人高志邦坐了主位的,这下冯到了,他就给冯让位,冯哪里肯依,高志邦就说:“你们两个别让了,我挪一下不行了吗?”

冯急忙拦住:“今天谁动都行,就你不能动,你是高霞的哥,是娃他舅,娃的姥爷姥姥没到场,你要是不坐这里,谁还有资格。”

刘奋斗笑着说:“那是,老高是亲戚中的至尊,属于老虎***,江山稳固,还是我挪地方吧。”

这时胡自立已经提了一把椅子过来加进去,这样冯和刘奋斗都坐下,不过冯还是坐了上位,刘奋斗说:“其实这个位置就是为你留的,怕你忙不能来,我就先替你占着,这会算是物归原主。”

刘奋斗一说,大家都哈哈的笑,唐经天笑说:“其实冯主任坐那里是对的,你们想,要不是他那会操持胡红伟结婚的事情,这会我们哪有这顿酒喝?”

“那我们要感谢冯主任?”尚向杰嘴里咬着鸭脖子呼哧呼哧的说着,唐经天说那是自然,于是大家就都给冯敬酒,冯说:“这不能乱了规矩,要是随唐所长和尚所长的意思,我们应该感谢老高才是,我可不管你们刚刚怎么着,这杯酒,应该敬咱红伟的正经亲戚。”

高志邦本来已经喝的不少了,这会哪肯上套,嘴里就推脱,林晓全说:“我说这样,你们一个是红伟的哥一个是挚友,甭分那么清楚,都算是孩子的亲戚,这杯酒,你俩都要喝。”

高志邦眼睛就瞪林晓全:“你也跑不了,咱们关系好不好?娃给你叫声伯伯你答应不答应?那你也算是娃的亲戚,你也得喝1

林晓全撇嘴:“我是伯,你行!你是舅对不对?也没见你给我叫过哥,还亲戚。”

高志邦立即站起来说:“我的亲哥!我今天就叫你亲哥,不行,我们趁着机会拜把子,省得你过后悔了,如今大家都是见证人。”

唐经天本来已经喝了不少,在旁边的席位上答声说:“从来亲戚都是日出来的,拜把子算是开启了一种新的方式,快拜,我当见证人1

众人听了都哈哈大笑,有人正喝水就将喝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了,胡红伟笑说:“这样,我看今天来的,都是我娃的亲戚,大家一起喝一杯,怎么样?”

本来众人也不会太难为冯,这会胡红伟有了说辞,就都举杯一饮而尽,但是酒刚刚下肚,外面闹哄哄的,也不知道在嚷闹什么。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