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85章浮生若梦(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5章浮生若梦(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接到严然的***后,冯有了几分钟的踌躇,平心而论,如果当初没有严然以及严然舅舅王全安的隐形介入,自己可能就会步入吕操的后尘,到武陵法学会做什么劳什子联络员,而不会到半间房司法所工作,自然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种种境遇和纷纷扰扰。)

对于严然,冯当初抱有一份说不清楚的情感,他曾经以为自己很可能会和这个简单而又纯真的女孩子发展一段恋情的,可是到了最后两人阴差阳错的,还是分开了。

其实,冯心里知道,也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严然,与严然比较,可能自己当时更倾向于接纳世故又复杂的尚静,因为他深切的明白,自己和尚静就是一种类型的人,而严然,纵然真的就是和她在一起了,那将是一个错误,会很痛苦的。

自己复杂,严然简单,并不是良配。

曹金凤的事情可以推后点,严然已经在县府外等自己了,那就先见严然。

这场雨已经淋淋沥沥有半个月了,和裘樟清坐车回县宾馆的时候,冯从车窗望出去,看到严然站在县府门口公交车的候车站台上,手里撑着一把雨伞,在微雨中那么的显眼和孤独,这让冯恍然的想起了戴望舒的那首《雨巷》,这一瞬间,冯几乎下定决心自己不应该和严然再见面……

车子很快的到了县宾馆,知道裘樟清没有别的事情,冯就请假出来,步行重回到县府门口。

严然依旧的站在那里,她的脸盘比之前消瘦了一些,像是褪去了稚嫩变得成熟,严然看向冯的眼神,那种隐藏的情愫依然还在,冯忽然觉得自己对这个女孩有太多的愧疚,脸上就微笑着说声“你好,”严然的脸上慢慢也带了笑容。点头说:“冯,你好。”

“你下午还没吃饭吧?我们去吃饭?”

严然点头说是,冯就带着严然往县宾馆那边走,他是想如果严然今天如果不回市里的话。自己就安排让严然在县宾馆住下。

这时,一辆公交车停靠了过来,冯和严然站住,想等公交车先走,没想到车上下来一男一女。这女的眼大嘴皮薄,一见冯,嘴上就欣喜的叫了一声:“冯主任1

这女的是朱阳关镇大字营村的妇女主任钱秀娥,和她一起的男子浓眉大眼,冯也认识,叫秦红旗。

秦红旗随着钱秀娥叫了冯一声,对着严然点头,钱秀娥从挎兜里掏出了个扎好的红包递过来说:“冯主任,你们吃糖。”

钱秀娥的手是伸向严然的,严然说声谢谢。接过了这个鼓囊囊的小包说:“哦,是喜糖,恭喜你们。”

喜糖?冯就看着钱秀娥和秦红旗,秦红旗点点头,钱秀娥瞄了一眼秦红旗,脸上都是喜色,说:“冯主任,那个,我和红旗,结婚了。”

秦红旗和钱秀娥结婚了?

一年之前。裘樟清倡导在县里举办全民文艺汇演,结果在朱阳关镇闹出了妇女***的事件,省里的商报报道说是因为梅山县***搞摊派强迫农民艺术汇演才让村民不堪重负的,而那个闹着***的妇女就是秦红旗的老婆。这一事件后来导致了当时的朱阳关镇镇委***李凯旋被调离原职到县里***局工作了,可是时隔一年,秦红旗和钱秀娥结了婚?那他那个要***的老婆呢?

秦红旗看出了冯的疑惑,说:“冯主任,我和秀娥志同道合,彼此都觉得对方才是适合和自己共渡一生的人。于是,就在五一结婚了,这不,刚刚的旅行回来。”

钱秀娥听了就笑:“什么旅行,也就是去了市里住了几天。”

看着钱秀娥和秦红旗的样子,冯有了一种这两人的确很般配的感触,伸手和秦红旗一握,说:“真心祝贺你们,也祝福你们今后幸福。”

秦红旗咧着嘴笑,钱秀娥看着严然说:“我和红旗也祝冯主任你们幸福,嗯,那个,红旗以前的那位,和我之前的丈夫,他们结婚了,我们这等于是重新组合,换了对象,但是还是两户人家。”

钱秀娥一说,冯更是觉得诧异,严然听钱秀娥祝福自己和冯,心里有些难受,脸上却很高兴,四个人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一路上,冯想想钱秀娥这四个人的情况,忍不住笑了起来,就没话找话的给严然说了钱秀娥秦红旗之前发生的事情,严然也有些了惊讶:“真是世事无常,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他们四个早就应该换一下位置,这样再次组合家庭,我看蛮好的。”

到了宾馆餐厅,冯点了菜,问严然还需要什么,严然心说他还是那么体贴人,就摇头说不要了,问:“你过得还好吧?应该好的。”

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严然,嘴上就说:“没时间仔细考虑这事,好不好的,不知道标准是什么,算了,不提这个,你来梅山,有什么事吗?”

冯不愿意提及自己的事情,严然的许多话就无法说出口,不过他主动问自己来的目的,也就省了一些尴尬:“我有些冒昧,想请你帮个忙。”

“好,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那个李玉,你还记得吧?”

“李玉,就是县医院的那个,怎么了?”

严然一说,冯的脑海里立即闪现了卢万帅的身影,心说自己刚刚大话说的早了,如果严然找自己是为了卢万帅的事情,那自己怎么推脱?

“我和李玉关系一直很好,她最近碰上了一件很苦恼的事情,嗯,李玉之前在市医院工作,后来到了梅山,前几天,医院的领导忽然的告诉她,因为医院科室要整合,人员就要分流,所以,要将李玉下派到乡镇卫生所去工作。”

“乡下的条件不及县里,再说,县里医院要整合是真的。分流人员的对象,只有李玉一个,李玉就找到了我,我也通过了一些人给你们梅山县医院的领导打了招呼。不过,人家的回答都含含糊糊的,后来,有个人就给我透露了一下,说李玉的事情。其实是别有隐情。”

别有隐情?冯心说难道李玉会觉得她被分流的事情和自己有关?可是自己虽然不喜欢那个自以为是的李玉,也对卢万帅的为人有所不耻,但是还没有做过什么针对他们的事情。

何况,和严然之间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自己给李玉小鞋穿,还犯不着,要是想对付卢万帅,那也用不着自己出头,裘樟清只要一句话就够卢万帅难受了。

不知道严然说的隐情会是什么。

“有人给我说,李玉的事情。和县委的一个领导有关,我当时就想,不会是你,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你怎么可能对李玉斤斤计较……”

冯心里苦笑,严然也太高看自己了。

“后来,我让李玉又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果然另有其人,那个针对李玉的人,就是你们县委办的谢主任。”

“谢小苗?”冯皱眉:“李玉怎么就得罪谢小苗了?”

严然叹了一口气说:“还不是因为卢万帅。李玉想来想去的才想起来,五一假期的一个夜里,她和卢万帅开车回家,因为卢万帅当时喝酒喝多了。天又下着雨,车开的很猛,就在外面的路上差点撞到了一个人,当时李玉要下车的,可是卢万帅说李玉事多,强行将车开走了。谁知道,那个差点被卢万帅撞到的人,就是谢小苗。”

“你是说李玉要下车看谢小苗伤到了没有,卢万帅没有答应,谢小苗看到了李玉的模样,因此就记住了李玉?”

严然点头,冯说:“那谢小苗应该针对的是卢万帅啊,干嘛找李玉的麻烦?”

严然也皱了眉:“可能,卢万帅是有背景的,而李玉……或者,谢小苗就是想通过整李玉让卢万帅来给自个说软话,但是卢万帅没有去,谢小苗就很生气。”

严然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冯觉得谢小苗的心思不会那么简单,陈飞青死了,刘奇才和李显贵都被审查了,裘樟清下一步会不会贬谪谢小苗,这个谁也说不清,而谢小苗这会还在县委办主任的位置上,他用自己还掌权的这个期间教训一下差点撞到自己的卢万帅,是不是有更深层的意思?

卢万帅家庭当年在梅山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谢小苗要是借着这件事和卢万帅那里做一个接触,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也许就是自己想的多了,任凭谁差点撞到自己却没有赔礼道歉,心里难免会窝火,李玉因为卢万帅的错被谢小苗整,只能说她是遇人不淑。

“那卢万帅就没去给谢小苗说些什么?”

严然看看冯说:“我都不知道李玉到底看上卢万帅什么,她挺明白的一个人,怎么就犯了糊涂。”

“李玉的意思,就是想当面给谢小苗道个歉的,可是谢小苗根本不理会她,没奈何的,李玉就找了我……”

“我知道,这样会让你为难了,不过,李玉是我的朋友,我想了又想,还是来了……”

严然说着,眼里懵然犹如蒙上了一层雾气,她伸出手抓住了冯放在桌子上的手,冯想挣扎,但是看着严然想哭的模样,心里没来由的就软了下去她就是借着李玉的事情来看自己这时服务员来送菜,严然才松开了冯的手。

冯本想让严然住一夜再离开的,但是严然婉拒了住一夜又能怎么样,丝毫不能改变两人之间的关系。

夜幕低垂,等严然就要上出租车的那一刻,她猛然转身扑进了冯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冯,一句话也没说,然后又决然的上了车,车子启动,很快的就消失在滂沱的雨中。

冯在雨中站了一会,思绪像雨滴一样的乱:在一定的程度上,严然和柴可静其实是有些相像的,那自己是爱柴可静的吗?或者,就是为了柴可静的美和让赵枫林李德双之类的人吃瘪才选择了柴可静?

一辆车伴着唰唰的雨水声停靠在了冯身边,冯恍然未觉,往前走了几步,才猛然惊醒的转身一看,车里的人一直的盯着他,冯看看左右,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