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81章第八天(十四)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1章第八天(十四)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cpa300_4 这几天关于王亚伦家属抬棺***县***的事情一直就是梅山人谈论的一个话题,冯一开始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怎么可能在大雨中几百号人像是有人呼应一样的迅速的齐齐***起来?

谢小苗深夜的到访,给裘樟清“汇报”的一番话让冯恍然明白了,原来这件事后面有着陈飞青一伙人的影子,试想要不是有人鼓动,那么多人怎么在李显贵出去一做工作后就立即散去了?

由此冯又推断到,如果***会不是让宣传部的人去平息事端,或者说不是让陈飞青一系的人去面对群众,可能换了一个人,那天的事情是要难以收场,会越演越烈。

原来,某些人的工作效率就是这样出来的,威望就是这样赢得的。

匆匆却漫长的七天假期就这样过去了,八号这天,骆家声***在市委主持召开了精神文明建设工作会议,骆家声在会上指出,为政就要真抓实干、敢于担当,创造经得起实践、人民、历史检验的业绩,为政就要诚信忠诚、襟怀坦白,讲真话、察真情、动真功,他还说,必须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斗争,逐步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体制机制……

就在骆家声主持召开市委精神文明建设会议的同时,在裘樟清的办公室里,梅山县委副***乔本昌和宣传部常务副部长李显贵正在做着工作汇报,乔本昌说:“***,硫酸厂的事情已经有了定论,我建议召开一次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公布这事实***,房河的丝毫没有受到污染嘛,不能让谣言满天飞,搞的人心惶惶的,这几天梅山水贵,很不利于稳定团结。”

裘樟清哦了一声,乔本昌看着李显贵说:“人事局的那件事。宣传部做的就很不错,我看,这个新闻发布会还是由李显贵同志主持,让环保局的同志拿出实际数据。他们是专门机构,能够有说服力……”

裘樟清一直沉默着,此时,她桌上的座机响了,裘樟清示意自己要接***。乔本昌就停住了说话。

在市里,骆家声***的讲话得到了大会人员热烈的响应,但是谁也没想到,会议刚刚结束,骆家声忽然的被省纪委的相关工作人员带走了。

省纪委的动作很隐蔽,直到几个小时后,省纪委的网站上公布了这样的一则消息:经岭南省委批准,岭南省武陵市市委***骆家声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人们才得以知情。

裘樟清这会接到的就是骆家声被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的***。挂了***,她看着还在滔滔不绝的乔本昌,有心打断,但是觉得还是让乔本昌说完的好。

根据种种的迹象表明,乔本昌和陈飞青一伙人是没有瓜葛的,那他今天来说的这番话,只能理解为真的为梅山考虑,为了梅山的形象着想,但是,因为工作方法和个人水平问题。他往常在处理事务中,存在不存在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给利用的可能呢?

作为县委办主任的谢小苗都知道了方旭在省里被有关部门的人带走了,乔本昌这会还带着李显贵来自己这里大谈什么新闻发布会,也许发布会召开不召开的是一回事。可是带着谁来的,和谁在一起的,就很有问题,方旭和陈飞青就是一条线上的两只蚂蚱,方旭出了事,陈飞青也不会活跃多久了。李显贵从来都是以陈飞青马首是瞻的,乔本昌这会和李显贵搞在一起,算是什么?

有些知识体系对于某一些人,教都教不会,有些知识体系对于某一些人,不用教他们似乎就生而知之,裘樟清看着为自己和乔本昌李显贵添水的冯,心说乔本昌和冯就是截然相反的两种类型的人,一个庸碌平凡,另一个却聪颖干练,抛却了职位上和年龄上的差异,乔本昌五十多了还就这样,那他二十多岁的时候,肯定是不如冯的。

听着乔本昌的絮絮叨叨,看着默默无语倒水的冯,裘樟清想起了谢小苗雨夜找自己美其名曰是汇报工作实则是投靠自己出卖陈飞青的事情来,当时谢小苗那忽然的一跪,冯能在第一时间想到伸臂阻拦保护自己的安全,这非常难得!

有那么一会,裘樟清心里是极端鄙夷谢小苗的,那么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却像一个女人似的哭哭啼啼,明明干的是背主求荣的事情,却显得自己是弃暗投明一样。不过,也许陈飞青就是看到了谢小苗的这种优柔寡断性格特点,才将他安置在自己身边当暗探的?

还有之前的那个卢万帅……

乔本昌终于说完了,裘樟清张口问李显贵:“宣传部这边怎么说?”

李显贵拿出了携带的笔记本,开始照着上门念了起来。

冯没想到裘樟清这会心思缥缈,今天裘樟清接见乔本昌和李显贵的谈话持续的时间有些长,冯进去给他们换了几次的水,看着李显贵照本宣科的在讲宣传部的一些工作方法和存在的问题,冯没来由的将谢小苗刘奇才和李显贵做了一个比较,假设,自己是陈飞青,会重用这三个人中的哪一个?

陈飞青考察了福利机械厂,原定于第二天离开东凡乡的,可是雨太大,回城的公路有一截被山林洪水吹毁了,出于安全考虑,东凡乡党委***魏浩伦极力的挽留陈飞青,于是在东凡又住了一夜。

这两天,白天视察、接见、谈话貌似无事,晚上却辗转难眠,本来是为了远离纷扰的,可是心里怎么都不能安静,方旭被审查的事情一直在陈飞青的脑海里盘旋不去。

前天晚上,儿子陈述打来了***,问自己是不是在外面做了对不起他母亲的事情,陈飞青当时就诘问小孩子怎么这样说话,陈述却吼了一声说,有人将你和一些女人在一起的照片都发到我手机上了,还说你是一个大***,说你还有咱们家都会遭到报应的。

陈述说完就挂了***,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以往自己和儿子通话,他总是等着自己先挂***的。而不将工作上的事情带回家里,也是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自己在外面怎样,和家人没有一点的关系,家就是家,就要有家的样子,***可以千姿百态,但家就是休憩的地方,陈飞青知道,儿子一直很孝顺,很谦恭,脾气像他的母亲,要不是的确是知道了一些什么,他不会三更半夜给自己说这些兴师问罪的话。

肯定是侯德龙干的好事!

陈飞青想好了,回去后就找儿子好好谈谈,尽管可能很难启齿,但是有些事情,也真的要和他说说了:***真的很复杂,不是书本上描述的那样子。

李显贵天天打几个***汇报,说县里没什么异常,可是陈飞青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方旭悄无声息的就出事了,县里怎么能没有异常?李显贵这个人毛病是有的,可是用起来顺手,比刘奇才好使唤,今早上,李显贵还说一会和乔本昌去给裘樟清说道一下开新闻发布会的事情,是,将裘樟清也套进硫酸厂事件里,只要她同意开这个新闻发布会,那么今后就是有了什么,她也脱不了干系……

雨还是不停,前面似乎又塌方堵车了,陈飞青心里也有些堵得慌,前天想着要到东凡来,这会急着要回县城里去,人就是奔波在来来***的路上,无休无止。

一辆大货车试图从旁边窄窄的路道上插过去,可是即便到了前面,又有什么用呢?道路不通,不是别人的车不想前行,难道就你一个人急?

兜里的手机又震动了,陈飞青掏出来一看短信的内容,登时觉得天旋地转骆家声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

陈飞青眼前一黑,半响都没有缓过神来。

怎么会这样?

怎么能这样?

怎么可以这样?

为什么?

……

李显贵终于汇报完了工作,他正等着裘樟清例行公事的做出指示的,可是冯带三个人走进了办公室,裘樟清坐在那里没有动,乔本昌有些莫名其妙,其中一个人对着李显贵说:“请问你是李显贵同志吧,我们是市纪委的,”这人说着给李显贵看了一张盖有红印章的纸同时看了跟在自己身后一个人的表情,而那个人却是省纪委的,不过这会没必要给李显贵说那么多。

李显贵一听“市纪委”的话,手有些不听指挥,接过这张纸的时候手有些抖,将上面的字足足盯着看了有一分钟,纸上面的内容是让李显贵在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向组织讲清楚自己的问题,李显贵懵然站了起来,腿上的笔记本就掉在了地板上,听这人说:“李显贵同志,按照规定,你不能带手机和通讯工具,麻烦你交出来。”

李显贵机械的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他抬头间就看到了冯那张让自己感到讨厌的脸孔,李显贵猛地扭头又看着裘樟清,心里顿时明白了,今天这一切,就是这个小娘们安排好的,她就是在等着这些人来抓自己的,她就是在看戏,在等着自己出丑,可笑自己还费尽口舌的给她说了这么大半天。

“裘樟清!卑鄙!我饶不了你*”

李显贵要往裘樟清那里扑,却被身后的两个人给拉住了,冯也面无表情的挡在李显贵的面前,李显贵挣扎着说:“你们市纪委来我们梅山干什么?管的太宽了裘樟清,老子和你没完1

“你等着!老子是清白的,陈县长会救我出去的,我没事,我不怕1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