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80章第八天(十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80章第八天(十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ps:伴随着春晚《难忘今宵》的歌声,飞翔也码完了猴年的《过关》第一个章节,真是难忘今宵!感谢一直以来支持鼓励陪伴飞翔的朋友们,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里:大吉大利,事业再创新高,生活美满,做人生的赢家!

青山在,人未老,朋友们,新的一年在向我们招手,再次祝愿每一个人都能奋马扬鞭,闯过每一道生活的关隘,***关!

谢小苗高高大大的身躯突然跪倒在裘樟清的面前,这让冯非常的吃惊,同时也让裘樟清愣了一下,冯原以为谢小苗会对裘樟清有什么不利的动作的,他此时正好在谢小苗和裘樟清之间,所以就做了一个伸开双臂要阻拦的动作,但是没想到谢小苗会这样,就将手臂放下,看看低着头却满脸汗水的谢小苗,又回头看裘樟清。??`

裘樟清似乎要起身,不过这会她又坐了回去,看了看一脸惊异的冯,微微示意,冯心里明白,过去伸手要搀谢小苗起来:“谢主任,你这是怎么了?”

冯不说话还好,就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谢小苗放声大哭了起来,一时间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冯忍着无奈和好笑拿来了纸巾递给谢小苗,裘樟清说:“谢主任要是一直这样,有事明天到办公室去说吧。”

裘樟清的话让谢小苗停止了痛哭流涕,冯再次过去伸手将谢小苗搀扶着,谢小苗到了沙上坐在边沿上,低头说:“对不起,裘***,我情绪失控,我对组织,对您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我请求裘***处理我……”

趁着谢小苗擦眼泪的时候,冯看了一眼裘樟清,见到裘樟清皱着眉回望了自己一眼。冯心至福灵,开启了平时做记录的录音笔坐到了一边。

“我早就想来的,可是,我懦弱。我挣扎,我不能自已,我瞻前顾后的……我还是从头说吧,我本来是咱们县电视台的编辑,后来业务凸出。做了副台长,前年,我随着文化局到国外考察,结果,在赌场里一下输了很多钱,我当时走投无路了,可是,李显贵局长替我还了钱……”

“谢主任当时输了多少钱?”

谢小苗迟疑了一下看着问的冯说:“合计有八百多万元人民币。`”

李显贵一下子给谢小苗付了八百多万的赌资!冯一听顿时有一种天方夜谭的感觉,这倒不是觉得谢小苗怎么能输那么多,而是李显贵怎么就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钱给谢小苗垫付?

前年。前年自己刚刚才参加工作,李显贵也只是梅山的一个文化局长吧?

李显贵的钱从哪里来的?

“回国后,李显贵好像将这事给忘了,可我怎么能忘得了,时隔不久,县里盖电视台大楼,李显贵让我负责这事,工程竞标的单位是李显贵指定的,竞标过程也就是走过场,后来台里添加设备。也都是我负责的……这中间,存在不少问题,我都有记录的。”

“以后,我慢慢的走进了李显贵所谓的圈子。接触了一些人,认识了一些人,其中就包括刘奇才,那个姜笑梅当时刚刚到了电视台没多久,要说业务能力也是有的,刚开始她是和李显贵好的。不过后来就成了刘奇才的人,其后才和***铝崃嘶椤隰檬榧抢丛勖窍刈龃ian长那会,我被调入了县委办……”

“刚开始我以为自己以后可能解脱了,因为我为李显贵也做了不少的事情,算是对他的回报,但是,没多久李显贵带着***了一个别墅,在那里,我见到了陈县长,陈县长当晚喝的有些多,身边陪着的几个女人我也都认识,都是咱们县里几个县直机关的……陈县长和李显贵刘奇才不一样,他喜欢结了婚的女人……”

“方***和陈县长的关系很好,方***有个独苗的儿子,出国的时候,陈县长帮了不少忙,而且,方***和陈县长的喜好不一样,方***喜欢没结婚的青年女子,那会方***在县宾馆是有长期包房的,为他服务的女服务员,后来基本都被安排了工作,也有的拿到了一笔钱,县里的一些领导,也有这样的嗜好……”

裘樟清的脸色波澜不惊,谢小苗很难从裘樟清的脸上看出什么内心的波动,而冯知道,裘樟清这会已经很愤怒了。`

“就说***你刚刚到梅山那会,其实一开始陈县长没打算针对你,因为我们私下议论,都觉得你……觉得你是来梅山镀金,用不了一年半年的就会走的,可是,***你一来就接连不断的出招,让李显贵和刘奇才乃至省里的一些人感到非常不满,怎么说呢,这几年县里一直举办的艺术节,合作的是省里一位领导公子公司名下的艺人,而这个演艺公司的负责人,其实就是这位公子的一个相好,县里和省里演艺公司合作,一个是想和那位公子攀上关系,二来,关于演出费,刘奇才和李显贵在这中间是有操作的空间的。”

“之后的事情,没什么可说的,我成了县委办的主任,但却没有进***,裘***回来之后,陈县长对我说,县委这边,就交给我了……其实,我什么都没说,而裘***这一段其实什么也没做,我很是为难,每天都经受着良心的煎熬,前几天,人事局的事情生了,很突然,大家都没有思想准备,陈县长当时打***问我为什么不早早报告,可是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接着生了王亚伦坠楼的事件,裘***,关于人事局王亚伦坠楼事件,那些***的人不是自的,而是有人教唆鼓动的,是很不正常的阴谋行径,一个人要吃财政饭,起码要有人事局、财政局、县里分管该单位的副县长副***点头,其中不管哪个步骤出了问题,都会办成,人事局的事情可以说是牵一而动全身,光是县宾馆的女服务员这些年进到各个单位有了编制或者占了事业名额的会有多少?县里多少人会为此坐立不安睡不着觉?紧接着,硫酸厂又出了事。”

“关于硫酸厂,就牵扯到了博望当初怎么能在梅山落户的问题。这其中和市里一些领导不无关系,但是方***和陈县长是起到了关键性作用的,后来县里一些国有企业大量的资产流失,被竞卖。老百姓不乐意骂娘,却没有一点的用处,这会出事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他们又在寻求方法推卸责任,我真是受够了。良心上受到了极大的谴责和煎熬。”

谢小苗说到这里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本本:“这里面记载了李显贵刘奇才的一些事情,其中也有县里一些领导的,关于方***和陈县长的,不是太多,我真心的后悔自己做过的一切,恳请裘***和组织上对我进行和处分。”

谢小苗说着将小本往前一伸,冯起身过去拿在手里,看看裘樟清,觉得她没有看的意思,就放在茶几上。

裘樟清说:“今晚就这样吧。你说的,我会考虑,你好自为之。”

裘樟清说完,起身就到里屋去了,冯站了起来,谢小苗迟疑了一下,也站了起来,他看看裘樟清已经关着的门,又瞧瞧冯,只得走了出去。

“冯主任。我这……”

“谢主任,***说了,她会考虑的。”

谢小苗定定的看着冯,虽然明白这个会考虑是暂时自己没事的意思。可是怎么能放得下心,不过,到底今晚的事情已经结束了,能从裘樟清这里得到“好自为之”的评语,总比即刻让自己反省的强。

谢小苗被冯送到了电梯门口,下到了楼下。雨丝依旧连绵,谢小苗有一种茫然的感觉,但是毕竟卸掉了身上的一个负重,裘樟清这会在梅山的图谋已经很明显了,她这次绝对的有备而来,陈飞青一伙迟早要被拿下,自己这会撇干净了,总比晚些被查出来的好。

由于刚刚来的时候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谢小苗的车停在了路对面,这会谢小苗穿过街道,就要到了自己车跟前的时候,一辆疾驰的车子闪亮着刺目的车灯就朝着谢小苗冲过来,谢小苗急忙的一个翻滚,那辆车急急的一个刹车,车门开了,一个人脸露了出来,车里仿佛有人在说话,这个人很快的又缩回去关上了车门,车子飞快的离开了。

谢小苗惊魂未定,他看清了刚刚探出头的是一个女人的脸庞,但是出于副驾驶上的这个女的自己没印象驾车的是谁?难道有人要害自己?是李显贵,还是刘奇才,或者是陈飞青的人?

一身雨水的谢小苗惊慌失措的爬起来,钻进自己的车里,好大一会才将车子打着火,心里忽然的愤怒了:你们要老子死,老子偏不死,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第二天早上,冯到了裘樟清那边,现谢小苗给的那个小本本已经不在了茶几上,而接下来的一天,县里除了还是到处寻水的老百姓有些闹,别的没什么事,只是到了傍晚时分,高建民到了裘樟清的办公室,给裘樟清汇报说找到了人事局的档案员王亚伦坠楼的有关证据,这些证据能证明王亚伦是自己坠下楼的,和***干警没有任何的关系。

高建民拿来的是一段视频录像,这段录像的来源是人事局隔壁正在动工兴建的工商局办公大楼,因为工商局办公大楼的扩建,为了防止建筑材料被盗窃,保安公司就在几十米高的吊塔上按了几个摄像头,其中有一个摄像头正好就能将人事局的楼顶拍摄进去,从视频中看,王亚伦当时到了人事局顶楼已经有一分多钟,他直接的就到了靠着工商局这边的下水管道顺着管道往下爬,这充分说明了王亚伦做的一切都是有着准备的,至于王亚伦后来摔死,那是因为心里紧张。

裘樟清看完了视频,说:“先不要透露出去,再等等。”

高建民得到指示,点头答应着,冯觉得高建民似乎有话要和裘樟清说,就准备离开,裘樟清问:“高***还有事?”

高建民看了一眼冯,就说:“姜笑梅已经脱离了危险,处于严密的保护下,只是侯德龙,还是没有踪迹。”

冯心说,果然高建民和裘樟清之前就有联系,他们不让自己知道,也属正常,不过,裘樟清让高建民迟一些公布王亚伦死亡的视频,看来,她还有什么想法。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