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78章第八天(十一)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8章第八天(十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裘樟清没有在意在场***的神情,说:“要调查,事情就有个过程,现在外面有那么多的群众,在结果出来之前,有必要去给大家解释、传达一下县委的决定,避免事态恶化,让工作走向正途,各位***怎么看?”

乔本昌说:“是,这个是必须的,很有必要,天下着这么大的雨,那么多人在雨地里,也不像话。”

马文点头说:“裘***和乔***说的是,搁在往常,都是由***局出面的,不过今天事情特殊,我看,就由县委办这边去一下的好,这样更有说服力,有利于解决问题,避免矛盾升级。”

今天负责会议记录的是县委办主任谢小苗,谢小苗低着头在写写画画的,耳朵却竖的很高,一听马文的话心里就一个激灵,这个去外面给已经不太受控制的群众传达县委“旨意”的工作看似简单,但是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活,这又不是振臂一呼千人万应发福利,而是要去安抚存心***的老百姓,说的难听点,谁现在要是从那个大门出去了,站在高处说自己代表县委县***给大家说几句话,即便有***的保护,能不能安然无恙全身而退都是个问题,人事局的那个死的人的家属都是有备而来的,抬着棺材是来要结果不是要过程的,就是被打骂几下被唾几口唾沫搞的体无完肤,你也只能自认倒霉,法不责众,难道县里能将那几百个人全都抓起来?

谢小苗有些腹诽马文的别有用心,但是又有些无可奈何。心说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也不过如此了。马文说县委办这边去一下的好。自己这个县委办主任是唯一在场的县委办工作人员,这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太显眼了,马文不是说自己,那是说谁?难道会换成别的人,换成谁?冯吗?开玩笑!那别人呢?那有说服力吗?有分量吗?

谢小苗心里想着,下意识的将头杵的低了些,虽然他觉得自己有些掩耳盗铃。但是总比像长颈鹿一样当靶子任人宰割的好,能躲一会是一会。

裘樟清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说:“由宣传bu这边去人怎么样?”

谢小苗几乎就是在裘樟清说话的同时斜着眼瞄了裘樟清一眼,他觉得裘樟清的视线似乎也往自己这个方向看了一下,乔本昌就说:“我看行。”

易本初接着乔本昌的话说:“宣传部是***的喉舌,讲***,有方法,懂策略,知深浅,明是非。我看,裘***这个建议很好。刘奇才同志住院了,我觉得为了郑重起见,由李显贵同志出面就很好。”

单单就是选定谁出去宣达一下***会的决定,一把手和三把手以及组织部长都认可的事情,别人反对了似乎没有多大意思,谢小苗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他又在思考,这个乔本昌,到底是倾向于陈飞青还是裘樟清呢?在人事局的事情上,乔本昌是赞同彻查的,那就是和陈飞青一伙了,可是这会又响应了裘樟清的提议,谁不知道李显贵是陈飞青的人啊,让李显贵在怨声载道的群众面前接受考验,那不是伸着脸让别人打,那么这个乔本昌究竟是属于哪一派的?

这时,冯轻轻推开门进来了,他见裘樟清没有在发言,就走过去,附耳轻声说了一句话,裘樟清登时侧着脸看着冯,冯点了一下头。

会议室的人登时都看着冯和裘樟清,裘樟清严肃了起来,说:“小冯,你把这句话给各位***复述一遍。”

冯站直了身子,嘴里说道:“……”

就在冯说话的同时,陈飞青又接到一条短信,陈飞青在桌下一看短信的内容,脑子里“嗡”了一声,冯说了什么,陈飞青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陈飞青接到短信的内容是:“博望硫酸厂发生了爆炸事故。”

硫酸的重要原料是硫黄,硫黄是很容易被引燃的物质,当雷电交加的时候,非常容易引起爆炸。博望硫酸厂位于房河边缘,梅山县沿着房河流域周围存在着大量的养殖业,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经济区,如果成千上万吨具有高腐蚀性的硫酸四处迸溅,那场面是非常骇人的,有没有人员伤亡姑且不说,麻烦的是,最近一段梅山乃至武陵市都淫雨霏霏,硫酸厂的硫酸要是随着雨水流进了房河里,造成的后果不堪设想,更让在场***们心悸的是,房河流向武陵市,武陵市市区几十万人的用水取水几乎完全都是来源于房河,房河要是受到硫酸的侵蚀,大量具有腐蚀性的化学物质进入了房河水源里,对于梅山县委县***而言,事情就不仅仅是棘手那么简单了。

谢小苗一听到冯那丝毫不带情感的话语几乎要蹦起来,他太了解这个硫酸厂当初是怎么能兴建于房河边上了,当时在选址的时候,副县长肖抗战曾经当面问博望的董事长彭新宇是不是脑子受到了***,还说要是让自己同意博望在房河边上盖硫酸厂,除非他肖抗战死了或者被离职,但是后来彭新宇被陈飞青领着绕过了肖抗战,直接找到了前县委***方旭,本来不可能的事情就变成了可能,肖抗战气的几乎和方旭拍了桌子的,还骂博望的董事长彭新宇是梅山人民的罪人,但是丝毫的没有用,于事无补。

这下,博望集团的报应终于来了。

谢小苗忽然的全身就出了一身冷汗,他不知不觉的抬起头看着这个屋里唯一站着的冯,心说这个冯隐藏的真好啊,真会演戏,波澜不惊的,面无表情,他这会心里应该在笑吧,是啊,他应该在笑,因为,很快的有人就要哭了,可是哭有用吗?还有自己呢,怎么办?

冯心里丝毫没有笑的起意,他这会心思的确不在会场里,他想到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此时远在异国他乡的李蓉,那个李蓉,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博望在梅山会有这么一天呢?

本来是讨论人事局的事情,会议有了结果快要结束了,这下事发突然,在座的每个人都有些惴惴不安,裘樟清当机立断,宣布成立事故指挥中心,她任组长,各个***都分别负责一块,紧张忙碌起来。

雨越来越急,晚上十点多的时候,裘樟清接到了市委***骆家声的***,冯隐隐约约的从话筒里听出骆家声的声音非常严肃,而裘樟清的表情是淡然的,这个***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当通话结束,裘樟清起身到了窗前看看外面已经空荡荡的县府大门口,说了一句:“回去。”

“回去?”

回去就是意味着休息,冯心里想着裘樟清这会怎么能休息的了。

回到五一九之后,裘樟清依照往常一样坐了一会,回卧室换了睡衣敷了面膜出来,对冯说:“看下一网上有没有关于硫酸厂的议论。”

网页上关于梅山博望硫酸厂爆炸的帖子为数不少,而且跟帖的几乎以几何倍数式的在增长,还有的给配上了现场爆炸图片,非常的惨烈和触目惊心,帖子内容几乎清一色的都是谩骂和讥讽,说梅山领导将人不当人,梅山领导这下应该集体辞职,应该集体被判刑、被***毙。

为县里领导开脱的声音也不是没有,但立即会有几十上百的网民对其群起而攻之,网民因为不已面目示人,所以言辞上为所欲为,什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得出,冯选择了几条有代表性的帖子给裘樟清读了一下,裘樟清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连电脑屏幕看都没看一眼,过了一会,面膜时间到了,冯看看没事,就出去到了自己屋里。

第二天早上,冯一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寻关于梅山硫酸厂的帖子,可是他几乎是一条信息都没有找到。

在网上,已经看不到任何关于梅山博望硫酸厂爆炸的新闻了,冯一边洗漱一边想着,等一会再次看看各个网页,依然没有这方面的新闻和帖子,心里知道,有人将这些帖子做了处理,屏蔽了关键词,动作很快。

冯觉得最近裘樟清越来越淡然,似乎对梅山的事情有些漠不关心起来,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自己昨夜倒是有些睡不踏实的,可是一见裘樟清,似乎休息的不错。

今天原定的事情都因为硫酸厂爆炸而统统顺延了,早上到了十点多的时候,冯正在和谢小苗说工作安排的事情,门口几乎就是悄无声息的站了一个人,冯和谢小苗看过去,两人都是愣了一下。

这个门口站的人是现在陈飞青。

裘樟清再次到了梅山两个多月,陈飞青从来没有来过裘樟清这边,所以今天陈飞青的出现让冯觉得有些忽然,而谢小苗懵然觉得自己和冯在一起让陈飞青看到,似乎有些不妥,所以他也愣了一下。

陈飞青对着冯和谢小苗微笑着,问:“两位主任忙着呢?裘***这会不忙吧?”

陈飞青的这句话有些饶舌,像是同时对冯和谢小苗说的,又像是分别对他们其中的一个说的,冯走出去说县长您好,谢小苗对着陈飞青点了一下头,说:“县长,我和冯主任核对一下材料,这刚刚过来……”

谢小苗的话像是一种解释,陈飞青又笑了一下,跟着冯身后就进到了裘樟清的办公室里。未完待续。

ps: 笔记本又自动重启,码完的章节没有保存……这一章我等于写了两遍,无语啊,这大过年的,时间就这样浪费了……话说,能支持一下正版吗,飞翔想挣个买新电脑的钱埃/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