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72章第八天(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2章第八天(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readx 高志邦车还没停稳,冯已经从前面的车里走近了,没等高志邦开口就说:“老高,裘***要见你。”

冯在此,还能有哪个裘***要见自己?高志邦立即兴奋了起来,这么多年,哪有和县委***当面谈话的时候?

“裘***想了解关于镇上小学的事情,关于李博谷老师,还有李玉。”

“今天下午,学校有二十三个学生去县里找裘***反应情况了,李博谷***住院了。”

几句话冯把情况说了大概,高志邦心里有了底,冯到了前面对车里的裘樟清说高志邦来了,裘樟清就让冯打开后门,让高志邦坐了进来。

“高***,李博谷老师是你们村的人?”

高志邦心说自己在裘樟清面前算是什么***?本来见到裘樟清还有一点紧张的,可是和裘樟清并排坐在一起,发现这个年轻的女***也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比自己的堂妹高霞看起来也大不了多少,说起话来和颜悦色的,心里就平衡了些,觉得县委***也不是三头六臂,也是普通人,就说道:“裘***,你叫我老高或者叫我名字就成,李博谷是我们村的人,以前是村办小学的民办教师,后来村里的学校因为生源少,没有师资力量,镇上就决定将附近几个村的小学合并,成立了镇中心小学,这中心小学的前身就是我们南莫村学校。”

“李博谷的情况,我知道,怎么说呢?搁在以前,小学是村里管的,中学就是镇上的,于是出现了这种情况,学校里有公办老师和民办老师两种,公办的,就是财政拨款发工资,民办的。就由村里出钱,由于几个村的小学合并,学生集中了,人猛的增加。镇中心学校一下也没那么多的老师,原来各村的老师都到了镇上小学继续教书,李博谷也就是其中之一。”

“中心小学既然是镇办学校,教师的工资就应该归镇上财政划拨,可是镇上没钱。还是让村里出钱,这样村民们就觉得自己增添了负担,都不愿意,都到村里闹,我们就给镇上反应情况,镇上的领导说这不和从前一样,只不过村里的老师名称变成了镇上的老师,怎么就叫增添负担?村民说镇小学就是镇小学,既然是镇里的学校,老师的工资让各村村民出算怎么回事。那镇中心学校怎么不叫村学校呢?”

高志邦见裘樟清听的很认真,决心有话全都倒出来:“减负不减,就是增加负担,换汤不换药的,村民有怨言,我们这些村干部也不好做,夹在中间成了受气筒。镇上成立了中心学校,县里是支持的,从财政和师资力量以及各项政策都有相应的支持,至于李博谷。他名称上是镇里学校的老师,但是和从前村办没什么两样,至于工资,以前是从村里直接发的。这会由镇上开,具体多少,我不清楚,只是有一点,李博谷曾找我借过钱,说是有急用。我和他开玩笑说你这会都是财政拨款的人了,钱还不够花,他也没解释,不过,我还是借给了他。”

“李博谷的妻子前些年就去世了,他有一个女儿叫李玉,刚刚的师范学校毕业,分到了镇上小学,算是女承父业。”

由财政拨款的就是俗称的公办教师,工资待遇和各种福利都是和民办教师不同的,显然高志邦并不能说的清楚李博谷更具体的事宜。

“镇小学公办老师和民办老师的比例是多少?”

“……不清楚,但是好像好多以前村里的老师都没有转正。”

“你说县里财政给镇小学是有划拨的,那这栋楼房,是用财政的钱盖的吗?”

“这栋楼?可能用了一部分财政的钱吧?那会盖楼的时候,还让各村募捐了,每家每户五十块。”

说是募捐,却每家每户缴纳五十块钱?这不是募捐,这分明是摊派。

冯见高志邦说不出什么来了,就对裘樟清说:“***,刘奋斗副镇长是分管镇上财政的。”

“叫他来。”

裘樟清一说,冯就下车打***去了,高志邦没话找话的说:“***,这个李博谷,天生当老师的料,你一见他就知道了,人瘦的风一吹都能刮跑,庄稼活干不了,没有三丝力气,但是教书教的真是好,年年带毕业班,我们村那会考进中学的考生分数总是第一……”

刘奋斗很快的开车就来了,他心里很兴奋,冯像迎接高志邦那样去迎接了他,见面依旧的还是那几句话,刘奋斗心里就打了个突,心里在想着怎么组织措辞。

因为下雨,气温稍稍有些冷,大家不可能到车下站着打着伞说话,刘奋斗没有理会高志邦让自己到后面和裘樟清坐一起的提议,到副驾驶上歪回身子和裘樟清说着话。

“裘***,县财政是给镇上小学有拨款的,但是基层的情况非常复杂,每个地方都在用钱,往往是哪里急着要,就挪东家补西家,随后再想法子填窟窿,关于镇上小学公办民办老师比例,基本是对开,不过镇上已经在想办法落实政策,力图让民办老师和公办教师得到同样的待遇了。”

“关于镇中心小学的楼房,毕竟县里能给的很少,那会镇上要求向各村和镇上的企业个体户募捐,这事是有的,房子盖成,钱一分一分的花掉,账目清楚,镇上还从别的地方挪用了一笔才付清了工程队的建房款。”

裘樟清看看刘奋斗,问:“学校盖房子当初是怎么立项的,用途是什么?教师办公室的空调,属于财政拨款的一部分,还是村民镇办企业和个体户捐赠?”

刘奋斗沉默了一下:“***,我失职。”

裘樟清不再问了,如果放在以前,她这会就会发火,就会愤怒,可是这一年多来的经历让她深深体会到了基层的事情的的确确不是能想当然就能解决的,高志邦这个村支书对自己说话流露出一点埋怨和不满,他说得对,减负不减就是增添负担,农民已经苦不堪言。一些领导却还在巧立名目的瞒天过海张冠李戴的试图暗度陈仓从农民身上捞钱,那是谁的责任?难道这个责任没有自己这个县委***的份?李博谷是个好老师,高志邦这个支书能做的也就是在李博谷需要的时候借给他一点钱去救急,其余的他也只能是爱莫能助。

还有这个刘奋斗。他干脆的不再回答自己的问题,只说他失职了,他失职了吗?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一些问题的症结所在,只是没办法去解决。

裘樟清的心情比刚来这里的时候更加的郁闷,车里的三个男人六只眼睛都在看着她。这又让裘樟清意识到了自己不能显露出一丁点的内心想法来自己是这些人的领导,领导六神无主心浮气躁的,属下又会怎么样?

想了一下,裘樟清让刘奋斗和高志邦下了车,对冯说:“小冯去医院,代表我慰问一下李博谷老师。”

冯知道裘樟清有了别的想法,裘樟清说:“我开车在镇子上等你,你就说自己去的,不要提我。”

冯心里想着裘樟清这样做的含义是什么,嘴上答应着。将车调过头,下了车,裘樟清开车先行离开了,刘奋斗和高志邦这才过来,高志邦问:“怎么回事?”刘奋斗问:“下来要做什么?”

高志邦对裘樟清今晚忽然的到来又忽然的离去有些莫名其妙,刘奋斗却想冯留下必有深意。

但是冯不可能给他们透露什么,就说裘樟清有事先走了,让自己代表一下去卫生所探望李博谷。

高志邦一听就说:“那我也去,李博谷怎么说也是我们村的人。好人呐1

刘奋斗更没有不陪同冯可能,三人到了镇上。刘奋斗下车去超市买了些礼物,到了镇上的卫生所,三个人找不到值班医生***的,就径直的朝着病房过去。

卫生所本来就不大。住院者更加寥寥无几,很快的就找到了李博谷的房间,这房间只有李博谷一个人,冯一见李博谷就吃了一惊,这人怎么就这么瘦。

李博谷的脸上几乎没肉,喉结凸出。躺在床上就像是会喘气的骷髅,唯独眼睛很亮,高志邦也吃了一惊,过去说:“老李,你这是咋滴了?怎么成了这样?”

刘奋斗将礼物放在床头,看看冯,又瞅瞅李博谷,本想介绍一下冯的身份的,没想到李博谷伸手指着冯说:“冯领导,你来了,快请坐。”

李博谷说着话就咳嗽,冯过去和他握了手,问:“***,你这会感觉怎么样?”

“刘镇长来了,请坐,你们都那么忙,我这怎么好意思……”

李博谷说着就要起身,被冯给拦住了,三个人围着李博谷的病床坐下,李博谷说:“我身体一直不好,百无一用是书生嘛,叫孩子们补课的,自己却倒下了,真是不好意思,误人子弟。”

冯一听,觉得李博谷可能不知道那些孩子去县宾馆去找“大官”的事情,高志邦说:“你这人,都这样了还一句一个不好意思,什么病?医生怎么说?你家丫头呢?下午吃饭了没有?”

李博谷微弱的笑了笑:“***病了,休息一下就好了,今天输了几瓶液体,好多了,李玉刚刚伺候我吃完饭,这会可能回去收拾了。”

冯注意了一下病历卡,上面写着李博谷是血压低还贫血、胃溃疡等等并发症,心说这都是慢性病,属于积劳成疾。

刘奋斗一脸严肃:“***,对不起,我们对你关心不够,向你道歉。”

李博谷摆摆手:“哪里,我这是自身问题,领导们对我已经很关心了。都挺忙的,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埃”

高志邦说了几句话,想抽烟,但又不好在病房里抽,就到了外面,冯和刘奋斗陪着李博谷说话,知道李博谷从自己在半间房到处写大字宣传标语就认识自己了,这时听到高志邦和一个女子在外面说话,高志邦说:“你这丫头,人家领导一天都没事?能来看***已经是很不错了,脾气那么冲。”

“那我就应该感谢?我爸教书二十多年,还是民办,那么多领导的家属亲信都能被安插在学校领财政工资,他们都教了什么?”

“你这态度……”

“我的态度怎么了?自己说自己的处境还要看什么人的脸色?要是领导真的关心,就早早把我爸转成公办,凭什么干着最累的活却拿着最少的工资?情愿做老黄牛也不能这样不让吃口饱食,教书育人是责任,可责任难道就是我爸一个人的?态度!我的态度就是***zhu义态度,多劳多得,不干活的,别拿这份钱,赶紧哪凉快去哪1

这女的说着话就进来了,冯觉得她是故意想让屋里的人听到的,不然不会说那么大的声音。

可是这女的一进门,和冯的视线一碰,两人都是吃了一惊。未完待续。

PS: 前几天欠的章节终于补完了,不亦快哉!不欠账的感觉真不错,呵呵。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