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70章第八天(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0章第八天(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cpa300_4 有一个小孩认出了冯,***的就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那个梳着着马尾辫子的女孩子看着冯说:“叔叔,你的字写的真好,我们***说了,字是人的第二张脸,字写得好的人,都是有才能的,***说你有才又有能力呢1

冯被小学生叫做美术员,邢亚妮脸上就带着笑,她这一段也知道冯之前在半间房写标语的事情了,就说到:“小朋友们,这就是你们要见的大官,你们有什么事,就给冯领导说吧,不过要快,不然,天黑了家人会担心的。”

冯先让这二十来个孩子坐下,问:“大家都吃晚饭了吗?”

这些小孩一听,有的说吃了,有的说没有,冯就笑:“这样,不管晚上吃了没吃,叔叔今天都管你们一顿饭,嗯,邢经理”

冯问了一下邢亚妮什么饭最快,邢亚妮就说馒头稀饭包子面条,冯说:“这样,米粉吧,牛肉米粉,一人一碗,再加一个包子,还有,先给这些小孩子一人一个苹果。”

事出必有因,这些孩子能到县宾馆找县里的大官,有两个说话还有条有理的,冯觉得肯定有着内幕,还有,他们在这个时候来,半间房离县城也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难道没人组织?

苹果很快的就拿来了,冯亲手将苹果发到每一个小孩的手里,让大家吃,问:“既然大家都认识我,那我们就是熟人了,有谁能告诉我,你们来县里,究竟有什么事吗?”

屋里这时候都是嘴巴咬着苹果的响声,二十多个孩子一起吃苹果的场景也算是壮观的场面,那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却没吃,冯就笑笑的看着她,这女孩还没说话,刚刚说认识冯的男孩子一边吃苹果一边说:“今早上。我们***正在给我们上课,一下就倒在了讲台上,还咳嗽出了血,我们。我们***从来不打骂我们,对我们可好了,我们觉得,县里开劳模表彰会,干嘛不让我们老师来?这不公平1

“是。就是不公平1

“那些劳模和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都是内定的1

“我们***工作认真,对我们可好了,可是他拿的钱却是最少的,要是没奖,别人也不配。”

小孩子说出了这样的话,冯脸上笑笑的,心里都是疑问:“唉苹果可以大口吃,话可不能乱讲,说话要有证据,不然。对别人可就是不公平的。”

“我”

那个小孩就要争辩,邢亚妮带着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了,冯就让大家先吃饭。

邢亚妮本来是想在会议室里陪着冯的,但是冯示意她离开,邢亚妮只有带着人又出去了。

这些孩子吃着饭,冯就和他们聊,很快的就了解了情况,眼看着饭就要吃完,裘樟清却推门进来了,冯一看就要站起来。裘樟清却摆了一下手,将门又关上了。

这些小孩没人认识裘樟清才是梅山真正的大官,冯就问:“大家都吃饱了吗?没有的话,叔叔可以安排再加一碗。不过就是再加一碗啊,多了,叔叔可请不起。”

刚刚那个话多的男孩子打着饱嗝说:“那是,叔叔还要攒钱娶媳妇呢。”

冯听了就笑,二十几个小孩又开始了叽叽喳喳,冯看了站在一边冒充服务员的裘樟清。像是对孩子们讲,又像是在给裘樟清汇报一样的说:“你们都是半间房镇上小学的学生,你们的老师叫李博谷,他今天利用节假日给你们补课,但是却因病,倒在了讲台上,这会被送进了镇上的卫生所,***的家很穷,没钱看病,你们之所以来,是为了给县里领导反映李博谷老师的遭遇,我讲的,对不对?”

“是。”

“基本对的。”

现在的小孩见多识广,资讯信息接收的都快,都敢于表达自己的内心想法,加上冯一直很和蔼,还管了饭,他们也从尊敬的***那里得到过对这个管美术写大字官员的高度评价,所以对冯的话都积极响应着。

“嗯,这样,你们反映的情况,我知道了,我保证会向更大的官汇报的,我也相信县里回对同学们提出的问题作出妥善的处理,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就是自发的,坐上公交车就来了?我的意思是,你们要是今天见不到我,或者见不到你们所要求见到的大官,你们会怎么样?怎么回去?”

“同学们勇于为敬爱的***,嗯,打抱不平吧,我这个词语运用的正确吗?哦,看来大家都同意,那么,有没有想过一件事,那就是,毕竟你们还是未成年人,你们万一在替老师申诉的时候,自己出了意外,这个怎么办?你们的家长,父母难道不会担心?如果大家中的某一个人真的出了事,有了意外,陷入危险,我想,你们的***也是不会高兴的,还有一点啊,同学们是半间房学校的,半间房那里是有教育组织的,关于***的事情,大家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一定要到县里来呢?即使教育这一块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还有镇***,还有镇党委呀?”

“我说这么多,并不是在指责同学们什么,只是在告诉大家,在遇到了问题之后,一定要沉着冷静,作为学生,首先要保护自己的人生安全,这样,才能做出更氖虑槔捶蠢∩缁幔裨颍挥辛俗陨淼拇嬖冢磺惺遣皇嵌际强仗改兀俊?p> 冯的话让孩子们都陷入了沉默,冯看看裘樟清,掏出了速记本说:“嗯,为了保证你们每个人今天都能安全的到家,请大家将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留给我,稍晚一些,我会逐一打***询问这事的,另外,大家也算是熟人了,今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但是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有家人或者成年人陪同。否则,我会很不高兴的。”

冯将这些孩子的名字和家里的***都记了下来:“这样,一会儿,叔叔就叫车送你们回去。大家要是在外面还有什么同学和家人一起来的,现在就告诉我,我统一作安排。”

这些孩子都互相看看,说没有了,冯就看裘樟清。裘樟清点点头,冯出去叫了一直站在大厅前台的邢亚妮,让她安排一辆客车,自己就回到了会议室里面。

就在等车的时候,那个一直话多的小孩过来问冯:“大官叔叔,你还回咱们镇上不回?”

冯说:“哦,回啊,我隔一段就回去一趟的。”

“对不起啊大官叔叔,我那时候,还在你写的字下面拉了一泡屎呢。我一后再也不了。”

冯猛然想起了这个小孩子是当初和半间房老***看大门的老刘对骂的那两个调皮的孩子之一了,伸手就摸着他的头说:“王之涣对吧,你这名字很有含义呢。”

“是,我知道,他们都给我叫诗人,我可不想做什么诗,我想当老板,让别人为我作诗,”这个小王之涣说着忽然看看四周,凑过头来悄声给冯说:“我其实不想来的。我们***让我们来的……”

冯的脸上笑笑的,心里疑惑,眼睛就看着王之涣,王之涣搔搔头皮说:“不是***的***。是小***,就是***的女儿,李玉老师。”

冯一听,抬起头看着王之涣说:“哦,明白了,春风不度玉门关的王之涣。很了不起啊,谢谢你对我的信任。”

车子来了,这些小家伙一个个的都上了车,冯知道他们都是半间房镇上的人,到了镇上后离家都不远,这才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冯送走了车,一路上想这个李玉应该不是县医院的那个李玉,不会是和严然熟悉的那个李玉,进到裘樟清屋里,裘樟清说:“你开车,我们去一下半间房。”

裘樟清的意思就是这会就去。

冯给司机打了***,让他将车子开过来,冯和裘樟清就到了楼下,这司机本来以为要自己出车的,这会却知道不用,心里高兴,脸上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到了外面,冯看看路上没人,就问裘樟清要不要换车牌。

裘樟清果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冯下去换了车牌,这才朝着半间房驶去。

天上飘着毛毛细雨,到了半间房已经将近晚上八点,半间房镇的的经济发展的不错,这会街道上灯火通明,裘樟清就说去小学。

半间房镇中心小学位于镇子的西北端,一条大路宽阔坦荡,但是学校已经在夜色中遥遥在望的时候,路途被一条河道给阻挡了。

这条河是房河的支流,因为这几天一直有雨,河水有些湍急,为了保险起见,冯就下车,接着车灯看看,给裘樟清汇报说车子过不去,四周都是淤泥。

“有没有过去的路?”

冯那会为了宣传水利法规,半间房镇他几乎都走遍了,闻言伸手一指远处说:“那里有一座小桥,可以过去,不过,年久失修。”

裘樟清下了车,冯就从车上拿了伞给裘樟清打着,另一只手打着手电筒,这样走了一段,就到了一个石墩子桥前。

裘樟清看石墩桥面很光滑,分明是经常有人踩动的模样,不过桥面离河水距离相差只有几公分,一个水花打过来,桥面就湿漉漉的。

这石敦桥只有两人并肩的宽度,裘樟清站到桥上四处看看,问:“通往学校的,就这一个桥?”

“是,***,这桥修葺的早了,是村民为了去地里干活拉东西方便集资修的。”

裘樟清一听,眉头皱了起来,从冯手里接过手电照射了几下,说了声:“走。”

冯在前继续带路,因为不是公路,是通往田地的土路,路上就泥泞不堪,冯的鞋上都是泥,裘樟清鞋有些跟,更是有些寸步难行,走几步就要踢几下脚,将鞋上的泥摔掉,还差一点就滑到了,冯就走慢了些照应她,裘樟清干脆的不打伞了,将伞合起来当做拐杖,另一只手抓着冯的胳膊,两人跌跌撞撞的,终于到了学校的跟前。

猛地,一条黑狗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无声无息对着裘樟清就咬,裘樟清登时一声尖叫,手就紧紧抓住了冯,冯一拉她,裘樟清就倒在冯怀里,冯抱着裘樟清原地转了一个圈,自己就挡在了裘樟清前面,一只脚往狗身上踹,不过没踹到狗,用力过猛,脚上的鞋底粘了一层厚厚的泥土,太沉,鞋就从脚上脱离,飞了出去。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