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请假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请假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给谢小苗复述裘樟清的话丝毫没有添油加醋,就是说体检中宾馆的女服务员发现个人怀孕,乃至于匆匆忙忙的离开还差点撞到了裘樟清:“***说,让主任您过问一下此事。”

裘樟清不可能因为一个服务员撞到自己直接去责备那个服务员或者宾馆的经理邢亚妮,所以让县委办主任去“过问”一下此事,关键是,冯说的不光是服务员撞没撞裘樟清,还说了那个女服务员怀孕了。

谢小苗很清楚冯传递的讯息究竟包含着什么意思,这简单的一句话让谢小苗只能往深刻和广义方面想,不知不觉的,竟然脊背上都是汗。

挂了***,谢小苗在躺椅上摇晃着,手里的烟雾像是蛇一样的弯曲逸散,眼前那兰花的叶子无风自动,谢小苗思绪如潮,思前想后的,终于还是决定去找陈飞青。

“人生为什么总是要选择呢”

要是伺候不好裘樟清,今后自己处境会很尴尬,可是伺候不好陈飞青,他立即就能让自己万劫不复

陈飞青在梅山的家是县里分配的房子,已经住了有些年头,墙体上爬满了绿色植物,看起来钝扑而又厚重,陈飞青今天难得的早回家,还亲自下厨做了一个菜,五一快到了,儿子提前从大学回来,还带着女朋友,作为父亲,陈飞青既有高兴,也有一些感慨,在外面,他是县长,可是到了家,他是丈夫,是父亲,是一家之长。

陈飞青的儿子的儿子叫陈述,陈述的女朋友是他的大学同学,很文静,也很漂亮,知书达理。有大家闺秀的风范,陈飞青和老伴都很满意儿子的眼光,一家四口人正在吃饭,说着一些家长里短的话。陈飞青兜里的手机震动了。

陈飞青有两部手机,一部主要办公,另一部,只有很少数的几个人知道号码,这一部少数人知道号码的手机。他总是随身携带的。

陈飞青笑笑让大家多吃菜,起身到了书房,接通***先笑了一声,说:“小苗啊,你好。”

谢小苗的声音低沉,说:“县长,有件事,向你汇报一下。”

“嗯,你说。”

“我想,当面向县长汇报。县长你看”

“那好,你来家吧。”

谢小苗这时就在陈飞青的楼下,他觉得自己每走一步,都是重愈千斤。

陈飞青的笑声总是那么爽朗,可他的笑声什么时候是不爽朗的呢

谢小苗终于到了陈飞青的家,谢过了陈飞青夫人吃饭的邀请直接到了陈飞青的书房,保姆送来了茶离开了,谢小苗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说道:“县长。裘***,让我加强县宾馆的管理。”

“哦”

“县宾馆这几天给工作人员体检,有几个未婚女服务员怀了孕了,还因此冲撞了裘***。冯副主任给我打***传达了裘***的意见,我来看看县长有什么指示。”

不知道内情的人会觉得谢小苗说的事情风马牛不相及,县长哪里会管宾馆女服务员怀孕的事情

谢小苗说着仔细观察着陈飞青的表情,可是他失望了,陈飞青还是一脸的笑意:“宾馆是需要整顿的,裘***住在那里。应当对环境和条件做一个高的要求嘛,再者还要承接接待任务,小苗你身为县委大管家,分内之事,责无旁贷。”

谢小苗点头,他不知道自己对面的这个男人笑语中隐藏的是什么,他从来不曾知道,他曾经想试图***,可那是徒劳的。

寥寥几句话,谢小苗觉得自己该做的都做了,就起身要告辞。

“这就走好吧,你也很忙,我今天家里也有事,来”

陈飞青从一边提起了一个包装很不错的袋子递给谢小苗:“这酒不错,你轻易也不来,不能让你空手而归。”

谢小苗迟疑了一下,伸手将酒接过,然后就往外走,他不清楚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陈飞青住处,心里想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感到温馨的家庭啊,一家四口,真令人羡慕,是啊,自己轻易不来陈飞青的家里,只不过来了说了一句话,他就给了自己价值不菲的好酒不能让自己空手而归这酒就是回报、是认可、是鼓励谢小苗脑子嗡嗡的乱响,脚在本能的走路,可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像是在漂浮,地球的引力似乎不存在了,灵魂也无所遁形,而全身的重量都变成了手里拎着的酒袋子

谢小苗离开了,陈飞青回到书房打了个***,然后将手机揣进兜里,脸上挂着微笑,来到了餐厅,继续着家庭其乐融融的聚餐。

一夜之间,县宾馆里好几个女服务员都自动离职了,其中就包括那天差点撞到裘樟清的女服务员,紧接着县宾馆就进行了一系列的整顿工作,对工作人员进行培训、对卫生进行大扫除,县宾馆管理阶层还开了好几个会议,强化服务意识,几天后谢小苗对裘樟清汇报了关于县宾馆治理整顿的情况,裘樟清只是淡然的一句:“知道了”了事。

宾馆那些被言传怀孕的女服务员走的一干二净,冯不知道裘樟清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分明是一个很有利的机会,如果真的像唐艳诉说的那样,那么势必能够从怀孕的女服务员口中问出关于某些对于裘樟清有价值的内容来,可是裘樟清却放弃了,或者说叫置之不理,听之任之了。

那些离开的女服务员今后要找能从哪里去找找到后还有什么意义机会失去了就不会再有,怀了孕可以打胎,可以做人流裘樟清到底在想些什么

自己的努力,裘樟清或许根本就没有重视,心血就此付之东流了。

或者,自己原本就不应该多事,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

可是跟在裘樟清身边,自己的本职工作,究竟是什么呢

冯或多或少的,心里有些失落。

这天早上,冯刚刚从裘樟清办公室出来,就接到了胡红伟的短信。说半间房水库发生了械斗,胡凤举带着一帮子人阻碍水库正常施工,和施工队伍打开了,理由是施工噪音影响了村民的正常休息。胡凤举要施工队伍给自己掏噪音污染费。

噪音污染费胡凤举这个小学毕业的人竟然也懂得这个

冯将***给胡红伟打了过去,胡红伟张口就说:“刚刚,唐经天带人将胡凤举给抓了,胡凤举身后绝对有人指使。”

“上一次胡凤举去***,在省里被拦截。我是带着胡凤举的爹一起去将他接回来的,原想着这老光棍能消停些,可没想到这才几天,他又搞这一出。”

“妈的,这回让他在里面多待几天,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家伙”

等胡红伟说完,冯问:“跟着胡凤举***的,有多少人”

“十几个,都是村里的闲汉,人都抓了。”

“胡凤举抓进去。他父亲,有人照顾吗”

胡红伟没有明白冯是什么意思,说:“他父亲身体好着呢,再说,胡凤举这些年哪照顾过他爹他爹倒是老为他操心。”

“老子欠儿子一个媳妇,儿子欠老子一副棺材,他没结婚成家,在他老子眼中,就始终是没长大的孩子,这样。我觉得,你在胡凤举不在家的这一段,应该多去看看老人,毕竟。你是村支书,还是晚辈嘛。”

冯一说,胡红伟福至心灵,答应着挂了***。

可是不到五分钟,胡红伟的短信又过来了,内容是:李聪有几张图片传给你。

李聪是知道冯***号码的。没多大一会,李聪果然给冯传过来几张图片,图片上是一个小区单元楼洞口的景致,有一个身材很好,非常漂亮的女人在出进楼栋,这个女人戴着太阳镜,乍一看,冯还没认出来是谁,但是再看第二张第三张图片,才发觉这个图片上的女人,就是已经在梅山消失了一年之久的姜笑梅。

姜笑梅之前是梅山广播电视台的女主播,因为姜笑梅的丈夫侯德龙撞破姜笑梅和和上司刘奇才在办公室里,结果侯德龙追杀刘奇才被李雪琴的丈夫李金昊***,侯德龙被羁押,姜笑梅也不知下落,后来事情反转,刘奇才丝毫没事,还升了官,冯就在这上面动了心思。

冯给胡红伟说想让胡红伟为自己找个人,胡红伟就拜托了李聪和几个战友,而那个要被冯找的人就是姜笑梅。

姜笑梅在没出事以前是梅山乃至于武陵市都是名人,李聪当然知道姜笑梅的长相。

冯觉得,像姜笑梅这一类型的女人,个人能力或许是有的,可是她的成长轨迹中离不开权色交易的影子,这也许是姜笑梅这种漂亮女人的悲哀,姜笑梅失去了梅山这个平台,要她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估计很难,因为她需要再一次的抛头露面,这对于有了丑闻的姜笑梅而言,将会是一种折磨和考验。

还有,一个人安逸惯了突遭到挫折要让他打拼东山再起,需要很大的勇气和魄力,冯觉得姜笑梅是那种贪图享受的女人,否则不会投入刘奇才的怀抱,对于姜笑梅来说,刘奇才和侯德龙相比有什么跟着刘奇才,除了权力和随之带来的种种特权享受乃至于金钱满足,这些又恰恰是姜笑梅的合法丈夫不能提供给她的,因此毅力和奋发图强可能和姜笑梅无关,她应该更加喜欢坐享其成。

姜笑梅失踪了,找姜笑梅实在无异***捞针,没人知道姜笑梅会去了哪里,冯只是第六感觉得姜笑梅不会走远,即便曾经可能远走他乡,但在刘奇才一干人重新获得了地位和靠近了权力中枢的时候,姜笑梅或许会回到梅山、或者会在离梅山不远的某个地方隐居生活着。

冯当时要找到姜笑梅,就是想通过姜笑梅揪出来刘奇才的一些把柄,那会只是隐隐约约的有那么一想,算是广撒网以期收到效果,刘奇才后来却在水月山庄出了事,于是冯几乎不对姜笑梅那里抱有希望了,可没想到李聪真的就找到了姜笑梅的下落。

接下来手机上的几张图片,让冯心里更加有些兴奋了起来:同样的还是那个位置,那个单元楼的门洞口,出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这个男子,是梅山县县长陈飞青。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