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63章扑朔迷离(七)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3章扑朔迷离(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这间石头垒成的小屋有十个平房大小,屋顶是几根横七竖八的檩木,这些檩木年头久远,风吹雨淋的十分斑驳,似乎随时都有断掉的样子。,

其中有两根檩木上面挂着两个塑料壶,壶里还剩下大半液体,壶下面有着很小的破损,里面的液体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往下滴。

后来经过***机关检验,这两个壶里的液体一个是房河里的淡水,另一个是搅拌了盐的盐水。

这两个壶的下边,有一把木椅,木椅被几根绳索固定在石屋中央,椅子上牢牢的绑缚着一个人,这个人全身chi裸,身上斑斑点点的像是被什么昆虫攻击过,四五月的季节正是各种昆虫成活觅食准备繁殖后代的季节,房河边水草丰美,这个光着身子的人被各种昆虫骚扰十分正常,他头一直仰着,张开嘴正对着有淡水滴下的水壶,而那个装着盐水的壶对着的方位,是这个男人的双腿之间。

这人的双腿被绳索分开,不能合拢,双腿间男性的器官颜色通红挺立的很直,一只浑身洁白的绵羊正伸着猩红的舌头对着男人的腿之间不停的舔舐着还咩咩的叫着。

石屋里除了被绳索牵绊的一只羊和同样被绑缚着的人之外,再无活物。

虽然石屋四面透气,当接近了之后仍旧让***干警觉得腥臭无比,羊排出的屎尿的异味和羊自身的膻气已经很是浓郁,这个椅子上的人可能几天不能活动身体,***和椅子的接壤处都是粪便。甚至椅子下面都有溢流。当***干警解除警戒。看着有些痴呆的还兀自努力张口接着头顶的滴水男子,叫了一声:“是刘奇才吗?”这个已经有些疯癫的男子好大一会才缓过神,嘴里嘶哑的喊叫着“我是刘奇才!我是刘奇才1接着竟然呜呜的嚎啕大哭起来。

梅山县宣传bu长刘奇才终于被找到了。

刑侦专家对发现刘奇才的现场做出的解释是,人可以一个星期不吃饭,但不能三四天不喝水,淡水滴给刘奇才喝,让他不足以被渴死,刘奇才从失踪到被发现也就是三天时间。现场另一个水壶里滴出的盐水明显的就是给羊喝的。这也是那只羊能得到的唯一的水源,但是盐水滴出的方位对准了刘奇才的特殊器官,那个敏感的部位让羊舔舐个不停,这明显的就是为了折磨刘奇才。

羊是喜欢吃盐的,晋武帝司马炎曾经于二七三年禁止全国婚姻,以便挑选宫女,大破孙吴之后又将吴国君孙皓后宫五千名宫女纳入后gon,司马炎为临幸的方便,自己乘坐羊车在后宫内逡巡,羊车停在哪个宫女门前便前往临幸。而聪明的宫女为求司马炎的宠爱,就在自己的住处前洒盐巴、插竹叶以引诱羊车前往。这就是“羊车望幸”的来历。

无独有偶,南北朝时候的南朝宋文帝刘义隆也有乘坐羊车的嗜好,刘义隆有个潘淑妃也将自己宫前洒满了盐水,刘义隆就感叹说,羊都为你留恋,何况人呢?

所以,在刘奇才失踪的八十来个小时的时间里,刘奇才仰着头对着滴下的水壶喝水,羊就对着刘奇才具有盐味的生zhi器官喝水。

刘奇才被送进了医院,在这个营救的途中,刘奇才的生zhi器一直昂扬不屈,在医院里,刘奇才被检测出身体里依然含有能使男性昂亢的药物成分。

这几天梅山一直春雨连绵,冯的工作随着裘樟清一样按部就班,就在刚刚,裘樟清接到了武陵市委骆家声***打来的***,裘樟清接***的时候冯在里面洗手间清洗着杯子,他不能从裘樟清接***那公文式的声音中分析到任何的***内容。

冯并不是在偷听,只是骆家声给裘樟清打***,在冯的记忆里,是裘樟清做了梅山***的第一次。

就在裘樟清接***的同时,冯在里面接到了胡红伟的短信,冯看看裘樟清,隐蔽了一下自己,打开手机一看,短信的内容说胡凤举去首都告状,结果到了省城被当做小偷给关进了***局,派出所要胡红伟带着人去接胡凤举回来,原因是胡凤举的身上有很多***的材料。

冯想了一下,将裘樟清的杯子泡好茶叶,出去放到裘樟清的手边,看着裘樟清还在听***,就走了出去。

“你和谁一起去?”冯本不想给胡红伟回信,可是想想,还是回复了。

“和治保主任,还有派出所的一个***。”

“这次你接他回来,他下次还去,你怎么办?”

胡红伟很久没回短信,一会发过来说:“我再想想。”

回复完了短信,冯再次到了裘樟清那边,裘樟清一见冯就说:“去一下医院。”

去医院?冯就问:“***,去看刘bu长?”

裘樟清点头,冯就下去安排。

刘奇才其实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需要休养,裘樟清的到来让他非常意外,裘樟清慰问了几句,询问了大夫刘奇才的恢复情况,然后又询问医院院长县医院的一些事宜,就离开了。

在医院,冯意外的看到了李玉,李玉一身***服站的远远的目光复杂的看着冯,不知在想什么。

冯看到了李玉,想到了卢万帅。

从医院回去后裘樟清就直接回宾馆了,然后雨势大了起来,吃过晚饭冯回到了自己房间,一会,他房间里的***响了,一接听是唐艳打来的,说要给冯屋里换床铺用品。

冯打开了隔断的门,门外的唐艳今晚明显是经过精心修饰的,眉毛齐整,头发梳的光亮。嘴唇红红的。腰巧紧致。将一身的青春活力展露在冯的眼前。

唐艳在收拾床铺,冯就在客厅看电视,只不过他学裘樟清,也不看电视节目,只找广告,电视机也没放音量,一会唐艳出来,说要给屋里清理一下。冯就点点头。

过了好大一会,冯觉得屋里没动静,回头一看,唐艳站在自己身后,目光闪烁的盯着自己,冯就问:“怎么?有事?”

唐艳忽然扭捏了起来,她低下头又抬起,好大一会才说:“冯主任,你,有女朋友吗?”

“有。”

唐艳对冯肯定简短的回答有些失望。但是她稍稍停顿了一下,说:“可是。我喜欢你。”

冯拧身认真的看看这个比自己小一两岁的女孩子,说道:“谢谢你的喜欢,我有女朋友了。”

“那,她在哪里呢?她不在你身边对吧……我是说,她离你很远……你,那个,在梅山,不是没人……照料……”

唐艳最后几个字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小的几不可闻,她说着低下头,下巴几乎要挨着自己的胸膛,没多久,倏地又抬起头,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的迎着冯的目光,再也不退缩了。

唐艳竟然这样说,冯有些诧异,说:““来,请坐,我们谈谈。”

唐艳听到冯的话,从沙发后过来就要往冯身边坐,冯连忙一指:“坐那里吧。”

唐艳脸上又是失望,又是懊恼,但是很快的就只剩下了惶惑。

“你,想要说什么呢?”

唐艳对冯的问话保持着沉默,冯又说了一句:“你想要得到什么?”

冯简直接的问话让唐艳有些尴尬,就想张口,冯说:“我们才认识一个来月,说话也只不过十多句,你喜欢我,这太冒失和忽然了,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喜欢?咱们都是成年人了,你告诉我,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唐艳没想到冯一下就看穿了自己,好大一会才说:“我,我不想干一辈子服务员……”

“所以呢?”

唐艳变得期期艾艾起来,她一向对自己的外貌是有着强大的自信心的,今晚这个表白也筹划了很久,可是没想到冯会这样对待自己。

语言瞬间没有了力量,唐艳看看关闭着的门,站了起来,伸手就开始解自己上衣的扣子。

冯猛地站了起来,他快速的走到了门口,压低声音说:“你要么穿好衣服给我说话,要么,我这就过去将裘***叫过来,你自己选择。”

唐艳再一次羞惭起来,她几乎是哆嗦着将自己解开的扣子又给扣好了,冯站在门口问:“为什么?我像是色mo吗?”

唐艳看着冯,由最初的不平静转为了平静,说:“我只不过想得到一份好工作,没有别的贪念,你答应给我找一份好工作,你想要对我做什么,我都会答应,随时随地,我都会满足你。”

冯皱了皱眉头:“你就那么相信我?要是我占了你的便宜,却没有做到你的要求,你会怎么样?再说我哪有那么大的权力?”

唐艳说:“对不起,我以为你和他们一样,我,我错了,可你是县委办的人啊,***那么信任你,你肯定能帮我的。”

“他们?”冯重复了一句,问:“你还对谁这样了?”

“我没有1唐艳立即分辨了一句:“你是第一个,我,我还是处nv,你可以检查的……”

冯看着这个又激动起来的女人说:“你坐下,咱们好好谈谈。”

“你没有对别人这样过?那你为什么说以为我和别人一样?”冯说着盯着唐艳。

唐艳低了一下头,说:“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家里的条件也不允许我再复读了,我不想去外面打工,我知道,宾馆里有很多女孩都是当了服务员,和哪位领导好了后,就被安排了一份好职业的,我,我想,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即便我就是要献上身体,也得给一个自己看着顺眼的,所以,我……”

“你都知道什么?”

冯想想看着唐艳说:“哪位领导和服务员好了就被安排工作了?安排到了哪里?”

唐艳却不吭声了,冯放缓语气说:“我其实对你也有好感的,你年轻又漂亮,不过,我真的有女朋友了,这样,你将你知道的告诉我,如果今后有机会,我相信领导一定会为你安排的。”

唐艳一听眼睛亮了起来,说道:“真的?”

“嗯。”

唐艳觉得这样也是接近冯的一个办法,就说:“有好几个女服务因为这,都被安排到了县里机关单位上班了,有到***的,还有到林业局的,很多,还有的干了一段拿了一笔钱去嫁人了,我们这些服务员私下也在议论的,这几乎是宾馆公开的秘密了。”

县宾馆的服务员怎么就到***林业局这些机构去工作了?这怎么可能?冯点头说:“这样?你能将这些人的名字和可能谁和她们好的人名或者职务,告诉我吗?哦,就是听别人说的,也没什么,说说吧。”

……未完待续。u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