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59章扑朔迷离(三)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9章扑朔迷离(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PS: 这一章是补昨天所欠的。

后店子村涉及修水库占地的只有老炮台那个区域,胡红伟操作的很是周全,冯一听唐经天的话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同时觉得事出必有因,就回答唐经天:“唐所长,辛苦了,我会将这事向裘***汇报的。”

唐经天听冯说自己辛苦了,还说要给裘樟清汇报,知道今天这事办的很及时,没有出大乱子,否则自己这个所长就是干到头了:“为人民服务!冯主任辛苦,我抓紧时间讯问这个胡凤举,稍后再向领导汇报。”

冯听了,本不想多说什么,但是念头一转,轻笑一声说:“唐所长这几天任务重,回头,我请你喝酒,请老兄务必赏光。”

唐经天叫冯领导,冯叫他老兄,唐经天一听就答应了,说了几个好,穆亚青几个以为县领导给所长训话作指示的,根本想不到***的内容说的是喝酒的事情。

冯挂了唐经天的***,给胡红伟发了短信,说了胡凤举的事情,然后又重新回到了主席台下面。

奠基仪式结束,裘樟清陪同省市领导回到县里,继续座谈开会,接着晚上又是各种宴请,很晚才回五一九休息。

等裘樟清休息了,冯回到自己五二零房间,掏出手机一看,上面果然有胡红伟回复的短信:“占地的事情手续上没有任何问题,也涉及不到胡凤举,此人就是村里一个瓜皮癞货,应该另有人指使、别有目的,我会跟进,有了结果再说。”

第二天裘樟清依旧陪同省里的相关领导在梅山视察了几户水库移民搬迁的新住宿房舍,另外考察了房河两岸的水产养殖业和位于房河边沿滩涂地上的香菇种植基地,过了中午酒足饭饱,省市领导才相继离开了梅山。

这两天裘樟清很累,送完人回来她就在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休息。冯将门关好到了自己外面的办公室,刚刚坐下喝了口水,手机就震动了,***是唐经天打来的。冯并没有立即接,而是起身将门关上,转身走到了窗户跟前,才按了接听键。

“唐所长好,”冯首先说了话。唐经天说道:“领导,情况基本查明,昨天在奠基仪式上意图***冲撞省市领导的是后店子村的胡凤举,这人就是一个盲流,小学文化,以走街串巷帮闲为生,整天偷鸡摸狗的,四十多了还没成家,家里还有一个老父亲,他怀揣的告状信。内容也是子虚乌有,就是为了想要通过告莫名其妙的状达到讹诈***的目的。”

唐经天说了大致情况,冯这是在县委办公室,说话不方便,防止隔墙有耳,就嗯嗯的答应着:“好,这些情况,我会向领导汇报的,唐所长,这个人的告状信是打印的。还是是手写的?”

“打印的。”

唐经天一回答,心说这个冯心思果然细腻,就说道:“给胡凤举打印的那家文印店我们也找到了,打印店也就是挣钱。胡凤举给他们说了自己土地被占***却没有赔青苗费和补偿款,打印社就根据胡凤举叙说的内容给他综合了一下形成了材料,我已经对该打印社进行了训诫,这不是给领导添乱吗?没凭没据的事情跟着瞎参合。”

唐经天前面还说的中规中矩,后面一句话就流露出来了平时的习性,冯说:“总之辛苦唐所长了。守就一方水土,保就一方平安,半间房的治安全凭你老兄操劳,肩负重任呐。”

唐经天呵呵的就笑了:“还不是领导看得起给担子大家新任给面子?我个人有啥能力?现在下午三点多了,今晚想请冯主任喝酒,请领导一定赏光。”

本来冯是要请唐经天喝酒的,他这会倒是要回请,冯说:“是我请老兄才是,不过,我这时间不由自己,具体什么时候有空不能确定,怕去的太晚,叨扰唐所长了。”

“哈哈哈,我知道你那里忙,我这没什么嘛,干的本来就是昼伏夜出的活,只要你来,几点我都等。”

唐经天说的有趣,好像他就是做贼的,冯就说:“好,老兄你费心准备,不管多晚,我一定到。”

和唐经天结束了通话,冯打开了办公室的门,佯装上厕所,在楼道里晃悠了一圈,然后再到裘樟清的办公室,听到里面没动静,知道裘樟清还没醒,就出来关了门,进到自己屋里,给胡红伟发了短信:“胡凤举打印材料的内容是他自己想到的还是别人灌输的?这人没有经济来源,打印文本的钱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给的?”

“唐经天今晚请客喝酒,你要没事,可先行一步去请他,我稍晚会到。”

短信发过去,胡红伟很快的回复了一个:“好。”

冯刚刚将手机收了起来,谢小苗那高大的身材就出现在门口,冯连忙站了起来,谢小苗的脸上带着微笑,说:“冯主任,***在忙?”

刚才还在在楼道里走过去,谢小苗的房间门是闭着的,里面也没有动静,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冯就说:“我刚刚从***那边过来,她还在休息。”

冯没有隐瞒裘樟清还在午睡,他觉得隐瞒没有必要,谢小苗看了看冯,点头说:“好好,这两天就是有点忙,没事,我就是问问。”

谢小苗转身就要走,冯出去将他送离,心里总觉得谢小苗似乎有话要说,可是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

裘樟清一直睡到了四点多才醒来,洗漱出来后看起来精神饱满,气色非常好,冯就给她泡茶,等裘樟清处理了几件事情,抬起头看到冯站在一边,就问有事?

冯说:“***,昨天在半间房开会的时候,有人要冲击会场,被半间房的***干警控制了,刚刚半间房派出所所长唐经天和我通了话,说那人声言要告状,还打印了许多的告状信,告的缘由是说水库占了他家地没给补偿款。不过经查明,水库占地没有这人一家的。”

裘樟清嗯了一声,慢慢的靠在了椅子后背上,一时间冯很难辨识出裘樟清到底在想什么。不知是想着自己刚刚汇报的事情,还是别的。

这时,有人在轻轻的敲门,从敲门声冯感觉到是谢小苗。

裘樟清的门不是谁想敲就能敲的,平时来客都有冯在外面守候。为来者通报,而一般的人要见裘樟清,在看不到冯这个大秘的情况下是不会自己动手敲县委***办公室的门的,因为他们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是裘樟清正在办公,还是会见哪位领导,仰或者是在做别的重要事情,冒昧的敲门就是一种对领导的不尊重,是会减少印象分的。

所以,冯判断。这会能瞧裘樟清门的,只能是县委大管家谢小苗。

来的人真是谢小苗,谢小苗一进来先问了一声***好,就看了一眼冯。

冯觉得谢小苗有话给裘樟清说,可是他这样分明就是想让自己离开,裘樟清却捕捉到了谢小苗的神情,说:“谢主任有事?请坐,小冯,给谢主任倒杯水。”

裘樟清这样说一是客气,二来就是在暗示。冯可以不必离开。

既然裘樟清这样维护冯,谢小苗就坐到了裘樟清面前的椅子上,以汇报工作的姿态说:“***,刘bu长。可能是失联了。”

裘樟清本来是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什么材料的,一听就抬起了头,冯是背对着两人的,这会也竖起了耳朵。

“失联?刘bu长?刘奇才?”

谢小苗点头说:“或者是失踪,这有些说不清楚。”

“怎么回事?”

冯倒了水放在谢小苗面前,谢小苗说:“昨天刘bu长去市里参加市委宣传bu门的一个会议。会议本来昨天下午就结束了,刘bu长没有回县里来,昨晚就休息在市里面,今天早上,和刘部zhang一起去市里的一个同志等到了十点多还不见刘bu长起床,就推门一看,发现屋里面根本没人,刘bu长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个同志以为刘部zhang在外面散步,刘部zhang的手机也不在,就出去找,可是没找到,就打***,可是***也没人接,她才着急了,那时候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她就给宣传b那边打了***,知道刘b长确实没回来。”

“现在县委宣传b这边已经去了人了,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就给***你汇报来了。”

“刘部z昨晚休息在哪里?”

“市里的水月山庄。”

裘樟清一听就皱了眉,显然刘奇才住的地方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水月山庄是什么地方,应该是高档消费的场所。

“和刘部z一起去的人是谁?”

谢小苗轻咳一声说:“是精神文明办的主任周红青。”

精神文明办的全称是***zhu义精神文明办公室,是宣传部门的一个下属科室,周红青三十来岁,是精神文明办办公室的主任。

初到县委的时候,冯就听说过这个周红青,听说的原因是源于一个并不可笑的笑话,有人给周红青叫“社精办”主任,这个社精办的简称就来自于“***zhu义精神文明办公室”,他也远远的见过周红青一面,只觉得这个周红青的胸很汹涌澎湃。

联想到刘奇才为人的品行,加上他和女下属周红青在市里的水月山庄共渡一夜,不知道两人之间会不会发生些什么,所以冯就觉得谢小苗的话有些不切实,比如说周红青早上推门发现刘奇才不见了,那就是说刘奇才和周红青没睡在一起?这是周红青自己的说辞,还是另有内情?

总之,这会刘奇才是不见了,是失踪还是失联,都要亟待进一步的确认。

“通知一下高***,***部门协助调查。”

高***就是政法委***高建民,谢小苗一听,自己的任务完成,看裘樟清没有别的事,就出去了。

裘樟清明显的陷入了沉思,冯不好打扰,就推门出,正巧看到何亚丽和一个女同事在楼道里走,隐约的说着博望之类的话题,冯心里一动,跟在两人身后。

何亚丽两人没有留意到冯,正在说道:“你没听说啊?李霸道已经出国好几天,联系不到人了呢。”

“李霸道?哦,博望的漂亮女经理啊,她出国不是很正常,哪个月不去国外溜达一圈,别大惊小怪。”

“哪呢!是真的,博望那边都传开了,李霸道这回出去后就失去了联系,这都十多天了,根本找不到人了,大家都说她是携巨款私逃了。”

“嘁,那也正常,博望的钱来的也不正常,这叫黑吃黑,李蓉拿着博望的钱今后在国外改名换姓,做一个女***,想怎么过就怎么过,那叫一个滋润,你说那么多钱,她要怎么花啊,我怎么就没这命?”

何亚丽和那个女的进到了女厕所里去了,冯到了男厕,站到窗户前,看着阳光普照的县府大院,恍惚的脑海中就闪现了李蓉那张绝世经纶的脸来……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