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56章该出手时就出手(十)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6章该出手时就出手(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裘樟清问:“县铝厂当时被博望集团兼并,是**的评估单位作的评估?”

肖抗战看了裘樟清一眼,语气越发的铿锵:“**?**不能就代表客观公正。我再给***汇报一件事,博望集团当时要在房河边上建硫酸厂,我坚决反对,可博望的老总绕开了我,直接找到了方***和县***的主要领导,在常务会上,将这件事给定了。”

“引进先进经验没有错,可需要看有没有必要引进,在哪个部门引进,如果打着改制的幌子穷了大家富了一人,损公肥私,那就不是改制,那是犯罪1

肖抗战的话让冯感到了这个副县长有太多的愤懑和无奈,至于博望在房河边上建硫酸厂的事情,冯是知道的,但是那时候他已经不是水利站的站长了。

裘樟清来到梅山做***有一个来月了,今天肖抗战是第一个给她反映梅山消极因素的县里领导,这是第一个不同的声音,冯觉得裘樟清有些潜意识的高兴,所以肖抗战在裘樟清这里就整整的坐了半个小时才离开。

肖抗战找裘樟清的目的很明确,希望县委关停博望集团位于房河边缘的硫酸厂,认为万一发生事故,将对房河流域以及梅山县水资源产生无法估量的严重后果,再有,让县委对曾经涉及博望兼并县里铝厂的事物重新彻查,但是肖抗战明显的有些失望了,新来的女***只像是很感兴趣的听了自己的汇报,却没有做任何的肯定或者否定的表态。

肖抗战感到了一些失落,是的,女***初来乍到,她怎么能立即对以往***通过的决议发表意见?那怎么说也是集体决策。

但无论如何,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必须给新***汇报一下,这是自己的职责所在,也是出于一个***dang人的良心。

肖抗战走了,裘樟清像送李蓉那样站在屋子中间目送他离开。冯将肖抗战送到了外面电梯口,但是肖抗战并没有坐电梯,继续前行,从楼梯上离开了。

今天前脚走了一个博望集团的总经理。后脚就来了一个对博望集团意见很大的副县长,冯不知道肖抗战的到来是不是因为看到了风姿绰绝的李蓉才激起了他的决心,但是他觉得李蓉的到来,却并不像是她自己说的那样简单,说什么从西欧回来来给裘樟清汇报工作。致以歉意……

冯能理解裘樟清为什么对肖抗战的话没有回应,首先她不可能回应,这倒不光是肖抗战来的忽然,反映的问题让裘樟清措手不及无法决断,其次是作为一个县委***,遇事要沉着冷静,不能人云亦云。

再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冯当时在半间房和刘奋斗几个喝酒闲聊,听刘奋斗等人说过,博望集团并购县里铝厂经过县委***会决议通过后,梅山县县委宣传bu门立即部署。在岭南省里和武陵市一些有影响的报刊和新闻媒体上不遗余力的大力宣传梅山县国有企业改制的消息,当时的县委***方旭还专门撰写了文章,武陵市市委和市***的主要***也到梅山进行过考察,还对梅山的国有企业改制做出了肯定的表态。

有了这样种种的因素,冯觉得,就因为肖抗战的一番话,裘樟清不可能有什么肯定或者否定的话说给肖抗战听。

裘樟清的作息时间是比较固定的,尤其是晚上,一般来说睡觉都没有超过二十二点,冯觉得无论如何,裘樟清首先是一个女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熬夜使人容易衰老,裘樟清三十不到,她自然明白养生的道理。

等确认裘樟清休息了。冯将隔断门锁好,出了县宾馆,从兜里戴上一顶帽子,打了车到了一家偏僻的酒店,径直的到了一个包间里,推开门。胡红伟就起身点头。

这屋里只有胡红伟一个人,桌上摆着几个凉菜,胡红伟就叫服务员上热菜,亲自为冯倒酒,等菜上齐,胡红伟让服务员出去,冯才将帽子摘下来,问:“红伟,什么事?”

胡红伟笑笑没答话,从钱包里掏出一张***,放在了冯的面前。

冯看看没吭声,胡红伟说:“老炮台那里的地被征了,手续齐全,没有一点后遗症,鱼塘、鱼,赔偿款,全部付清。”

冯依旧不说话,胡红伟说:“这是你的那份,***人的,我已经都给了,不过那事只有你和我知道,他们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再说,这简直就是捡来的钱,不捡白不捡。大家都很高兴。”

“我的一份?”

胡红伟见冯没有收的意思,正色道:“我知道你这人够意思,咱两谁也别给谁说那么多,总之这钱给定你了,你要是不要,扔了随便。”

胡红伟看冯还是不伸手,端起酒杯说:“论能力,你比我强,要说钱,你没有我多,没有你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已经结婚了,你今后用钱的地方比我多多了,俗话说家里有粮心里不慌。再说,这事本来你也可以找别人,但是你给我说了,你这就是瞧得起我,我也没白干啊,你一句话我就得了十多万。古人说士为知己者死,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我这人当兵出身,多余的话不会说,就一杯酒,话都在酒里1

冯盯着胡红伟看了一会,说:“好,这钱就算是你借给我的,以后还给你。”

胡红伟呵呵一笑:“密码是你手机号码后六位数,喝酒。”

冯和胡红伟喝了几杯,两人闲聊了几句,很随便的问:“你那些战友,最近都在忙什么?”

“忙什么?瞎忙,有开皮包公司的,有上班的,有跟人跑车的,反正什么挣钱就干什么。”

“哦。”

胡红伟觉得冯不会无缘无故的就问这些,说:“怎么,有什么事?”

“没有,就是想起来了,很久没见了,问问。”

胡红伟又和冯碰了一杯,冯说:“不能再喝了,我待会就要回去,明天早起还有事。”

“别,我知道你忙,不过今晚,你得多喝几杯。”

“怎么,还赖上了?”

胡红伟一听就笑,脸上乐开了花:“不是,也是,那什么,高霞有了……”

“呦1冯一听就起来,给胡红伟倒了一杯,说:“那怎么都得多喝两杯,快当爸爸了你,值得庆贺。”

胡红伟笑的很开心:“不当爹不知道当爹的滋味,感觉奇妙埃”

“李聪他们几个,都结婚了吧?”

“没有,我算是早的,不然那几个家伙怎么说将公主都睡成老婆了?那是没人管,收不住心,不然,谁整天在外面晃荡。”

“别再去那些地方了,常在河边走的,要留心。”

“你说的是,这几个家伙就是惹事精,我会劝他们的,哎对了,你刚才问,到底有什么事啊?”

冯没吭声,看看酒瓶说:“今晚就这一瓶,到时候你孩子出生,我们喝个够。”

“行1

等就要喝完的时候,冯伸手挠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你那战友,不知道能不能帮个忙,我想找个人……”

……

冯告别了胡红伟,戴着帽子坐着出租车到了银行的取款机那里将胡红伟给的卡***去,输入了密码,结果显示出来的余额让他稍稍的吃了一惊,但是他很快的就将卡拔出,坐车离开了。

老炮台那里修建水库的土地赔偿款标准冯非常清楚,胡红伟承包了那里多少的土地面积他也了若指掌,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胡红伟竟然给了自己这么多。

……

裘樟清坐着飞机腾空而起,离开了岭南,冯开着车,就到了以前住的月月巷不远的一个地方。

这次裘樟清给冯留下的是一辆很普通的普桑,车牌也大众化,冯将车开到了地方,进到了一处售房点。

冯从小对房子就有一种偏执的喜好,因为他几乎是居无定所的,所以他一直对自己说,有钱了一定要买一套自己拥有的房子,而八里铺这里的房子,他来看了已经不止一次。

因为生意清冷,几乎没人,售房小姐就很热情的接待了冯,给他做了很多的介绍,冯了解到,这里的房价每平方两千七,个别的户型,还能再便宜些。

在岭南市中心繁华地带,这会房价也不过平均三千多一点,这里地处偏僻,而且,冯事先做过了解,这个楼盘,已经完成了两期建设,前两期卖得比较好,到了第三期开始建设的时候,因为资金或者***的什么因素有可能烂尾,既然烂尾,房价必然会跌,一般来说房价跌了卖的应该快,可是岭南人都有一个毛病,什么东西争着抢着到不了手,那才是好的,越是没人要的,就越是没人去理睬。

所以,冯觉得这个售房的女子给自己说的价格是太高了,于是就要离开。

这售房的女子好不容易见进来一个客户,何况冯人长得精神,应该也快到了结婚的年龄,说不定真是要买房的,自己要是将他打发出去,他指不定就要到别的地方看,这样,自己就会有损失,于是售房小姐急忙拦着冯,挤眉弄眼的将冯带到一个角落轻声说:“先生,你要是诚心买,可以打折的。”

“哦,打几折?”

“九折。”

冯觉得这个女子说着话眼神闪烁,知道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摇头说:“我再看看吧,这里三期都烂尾了,空荡荡的就不见人,说不定到时候是空城,你这价格我接受不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