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55章该出手时就出手(九)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5章该出手时就出手(九)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cpa300_4 冯一直看着报纸,今天也奇怪,几分钟之内竟然没有一个人到这边来,***也没有一个,李蓉也很安静,坐在那里似乎有坐禅的意味,冯觉得差不多了,就看看表,起身说请李总稍等,李蓉站了起来说有劳,冯微笑一下就去了裘樟清那边。

裘樟清这会也在看武陵晚报,冯知道她基本只看头版,***的新闻,冯在她有空的时间里会捡几条有意思或者认为重要的给裘樟清复述,这也是两人间一个固定的谈话方式。

见到冯进来,裘樟清瞄了他一眼,冯过去习惯的看看裘樟清的保温杯,看到水不太多了,茶叶也都老道,就到洗手间将茶渍全部倒掉,冲洗了一下,将外面擦干净,放了新茶,泡了水端过去放在原来的地方。

“这报纸有问题。”

裘樟清说着往靠背上一靠,将报纸放下,冯一瞧,走到窗边将窗帘轻轻的拉开了一些,说:“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我刚才也在看,没发现什么异常啊?”

裘樟清伸出手指点了一下图片说:“这个。”

冯走过去再一看,瞧着裘樟清的眼神,猛然间恍然大悟:“呀,我刚才真的就没注意到,怎么会这样?”

武陵晚报上头版中的骆家声是低着头的,这显然是对骆家声的不尊敬,一个市的市i***怎么能在报纸上低着头呢?这是向谁低头认罪?

冯心里有些敬佩裘樟清的观察力了,自己刚才是为了敷衍李蓉,看报纸纯粹就是做模样,但是的确就没看出来这张报纸上竟然隐藏着这样重大的隐患和问题,看来,晚报社某些人是犯了严重错误了,市里宣传部门那边,也脱不了干洗。

“在邻省,有一个县电视台的记者拍摄县里领导做报告的视频,结果播出后发现县里领导作报告的画面一直在摇来晃去,仿佛身上痒痒有跳蚤。这个电视台的台长就被撤职了,其实这事和记者没关系,是这位同志作报告的时间太久了,脚麻而已。”

裘樟清说着笑了起来。冯也觉得好笑,但是再一想,却一点不好笑,可是裘樟清能这样说别的领导,在心里的确是没有和自己端***的架子。这一点,冯对裘樟清还是很感谢的。

“哪里都在发展,全国一盘棋嘛,农业是基础,工业是龙头,城镇化是必然的,农田面积缩小,更多人走向城市,另谋发展,大势所趋。哪里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顺应潮流则昌盛,否则就落后,这是规则。”

对于裘樟清说的这一类型的话题,冯从来都是安静的倾听,他不能也不可能发表任何的见解和说辞,其实这也是裘樟清在释放身体活力的一个方法,每天忙来忙去的,她张口闭口的也就是政策,但是在冯面前。偶尔的也谈论些别的,毕竟冯是她在梅山最亲近的人,也由此,冯觉得裘樟清比以前沉稳了许多。

“后天。我要回去,你在省里等我***。”

武陵市没有机场,裘樟清每次回首都都要到省里乘坐飞机,冯听了心里一动,但是裘樟清这会却低头在喝水,冯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瞧到她长长的睫毛在弯弯的眉毛下面随着眼睑一动一动的,心说难道她知道自己和柴可静的事情了?不然为什么会说要自己在省里等,那是不是闫菲透露的呢?

不过她也许是顺口说出来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不过,也许她还有别的事情,可能到了首都很快就回来,所以才叫自己在省里等?

自己和柴可静的事情迟早要公开的,而且,第一个公开的对象就要让裘樟清知道,这不是工作任务,但是却比工作任务还重要,自己要让裘樟清觉得个人对她是没有什么*的,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这是一种策略,也是一种赢得信任的方式。

“好的,我在省里等***。”

看着裘樟清似乎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冯就说:“博望集团的李蓉总经理在外面,你看……”

裘樟清想了一下,点头说让她进来吧。

冯转身出去,到了自己屋对已经站起来的李蓉说***可以见你了,李蓉再次说声感谢,站着不动,冯知道她等着自己在前面带路,这也是一种礼貌,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到了裘樟清办公室,李蓉进去,裘樟清起身和她握手,两人互相寒暄,冯这才去泡茶,进来见两人都坐在沙发上,就将给李蓉的水放在她一侧,又将裘樟清的保温杯拿过去,才离开了。

一般这个时候,冯是不在裘樟清这边呆的,秘书是搞服务的,什么话能听不能听,什么事该掌握不该掌握,那要有分寸。

停了一会,冯进去看看有什么要自己做的,比如说给两人续水,或者,看裘樟清的目光和肢体语言,如果来人不知趣,裘樟清流露出不想再谈的意思,就会说裘***,你下来还要做什么什么,或者谁谁打***说有重要的事情向你汇报,让裘樟清有理由送客。

当然,裘樟清有时候也是会自己直接结束谈话的,谈话前就说对方有几分钟时间,不过那种情况很少,多数来访者都是极能察言观色的,将要说的说完,就离开了,他们都知道裘樟清每天的工作安排很紧,到了某一个点就要做某一件事,县委办那边将裘樟清一天的工作安排是有一个日程表的,马虎不起来。

冯进去,听到李蓉正在说企业改制之类的话,还请裘樟清一定在百忙中再次到博望考察的话,裘樟清回复了几句,结束了这次的会面,再次和李蓉握手,冯将李蓉带了出去。

“谢谢主任,很高兴认识你。”

李蓉说着双手递过来一张名片,冯接过,李蓉像是很认真很刻意的看了冯一眼,两人再次握手,李蓉就走了。

冯进到屋里。看着李蓉的这张名片,顺手就放到一边,心想李蓉刚才的那一眼到底有什么含义,然后到了裘樟清办公室将李蓉刚才水杯的茶倒掉清理干净。才回到了自己屋里,这时,听到身后有动静,他回头一看,门外站了一个人。这人是梅山县副县长肖抗战。

肖抗战是管工业的副县长,模样干瘦,皮肤有些黑,个头也不高,要是不认识的话,在街上碰到,你会以为肖抗战是梅山的一个乡村老农,可他却是正经八百的副县长。

裘樟清重新回到梅山一个月了,肖抗战从来没有到县委这边来找过裘樟清,这会一脸严肃的。不知有什么事。

冯还没说话,肖抗战就说:“小冯,***在不在?我有事给她汇报。”

肖抗战的话很直接,没有像一般别的人来了总是和冯闲聊几句,冯就回答说:“肖县长,***在,我先进去看一下,请你稍等。”

肖抗战没有再说话,站在走廊里也不动,目光不知道在看着哪里。冯进去,发现裘樟清还在看份有骆家声图片的晚报,就说:“***,肖副县长在外面。”

“肖副县长?请他进来。”

冯请肖抗战进到了裘樟清的办公室。和请李蓉不一样,冯这会是让肖抗战走在自己前面,可进去就发现,裘樟清已经到了屋子中央,在迎接肖抗战了。

裘樟清首先伸出了手,微笑着和肖抗战一握。请肖抗战坐下,冯就去泡茶,心里想县府那边有级别的领导要给裘樟清汇报什么,一般都会先给这边打个***的,可这个肖抗战,自己倒是来了,很特别。

“……国有企业改制是大势所趋,可是是不是要因地制宜,是不是要循序渐进?效益本来很好的企业,价值几个亿几十个亿,非得要以很低廉的价格转让给私人,这里到底是改制还是人为的给某个人造福?”

“国有企业变成了***企业就那么好?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可是现在有些人不是摸着石头过河,是水上漂浪里白条过河!一些经营本来很不错,效益非常好的的国有企业,根本就没有改制的必要,但是莫名其妙的也强行改了,为什么?”

肖抗战声音有些低沉,语气却很急促:“当初我们县的水泥厂,效益多好,产品远销省内外,可是一改制,半死不活的,最后竟然倒闭了,还有化肥厂,前几年每天在大门口拉化肥的车都能排出去几里路去,好好的也要改制,这会呢,也倒闭了,工人下岗骂娘,财政税收下降,可是富了某几个人1

“肖县长,请喝水。”

冯见肖抗战越来越激动,就在放茶杯的时候轻声说了一句,肖抗战瞧了一眼冯,嘴里说道:“我不喝。***,你刚到梅山,很多事情还不了解,我以一个老梅山人的身份恳求你,到下面仔仔细细的了解一下,看看,听一听梅山县的人究竟都是怎么议论的,这梅山的天,还是不是姓社。”

肖抗战的话很有所指,裘樟清看看肖抗战,眼睛在冯身上瞄了一眼,冯知道,裘樟清是不想让自己离开,就在一边拿了一个本,坐到角落里记载着肖抗战说的话。

“我知道,企业改制的问题争论很大,当初博望公司兼并县里铝厂的时候,很多人议论评估太低了,我当时是坚决反对的,可是县里开会,说国有企业改制的问题,目的是要将先进的企业管理制度引进来,还说既然是改革,就不可能方方面面照顾的那么周到,改革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嘛。可是这个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交学费也不是这样教的,国有资产流失了几个亿,改制后的企业职工全面***,按工龄计算,***工龄几千到几万不等,这样造成几千名职工下岗,下岗的工人***,***,县里怎么做的?层层设卡,围追堵截,最后工人都累了,不闹了,改制也完成了。”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