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54章该出手时就出手(八)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4章该出手时就出手(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冯活了二十多年,也见到了许多的女人、亲身经历了几个女人,在经历的这些女人中,或者清纯、或者精明、或者醇厚,人不同、性格各有不同、感受也不一样,将她们在一起比较是很浅薄的做法,但是今天从厕所里一见到楼下的这个女人,冯立即就联想到了性:这个女人适合弄***,适合做***,否则就是暴殄天物。∈♀,

有这样的想法并不是说就一定要付诸行动,只是一种自我感觉,只是一种欣赏,只是一种下意识的臆想,冯还真是好久没有见过别的身材这样匀称,气质这样佳的女人了,丰田霸道本来很粗犷,这个柔媚的女人站在车边,有一种对比非常强烈的视觉冲击感,倒像是车女郎一样,只不过这女人穿着衣服,和那种***的模特很有区别,也许距离产生美,朦胧了才有***,可能***了反而没有那种很潜意识的想法了。

这个女***约也就是三十岁左右,冯再瞧了一眼,就到一边解手,没来由的想到了这一段总见面的宾馆经理邢亚妮,甚至从前在赣南见过的邱玉如,还有半间房司法所的赵曼,心里想,也许三十来岁的女人都差不多,她们在***上沉浮打拼了好些时日,人生的经验和阅历甚至在性上面都是小姑娘们难以企及的,所以刚刚涉及***上的女孩和这几个人比较,就是有些青涩了,不过迟早青涩的会成熟,成熟的会老去。这是自然法则。是必经阶段。

厕所本来就是排泄的地方。排泄的原因就是身体内部有压力,水满则溢,精多要泄,为什么有些女人被称作公共厕所,也不对,厕所有男有女,那有些男人也可以被称为公共厕所一边方便一边胡思乱想,冯忽然有些想笑。自己真是无聊了,难道是因为这一段和柴可静一直相敬如宾,也没有时间与李雪琴见面,这下猛然看到了一个熟fu就唤醒了内心隐藏着的色心?

这一泡尿顽强的扫射了很久,没有压力全身轻松,冯再一看,楼下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冯就在一边洗手,又想到了一个关于车模的笑话,说外国的车模是让人觉得买车的人拥有了这辆车。就具备了这样类型气质女人青睐的潜质和有品质的人生,可国内的车模会让人觉得。你要是买了她所推销的车,你就会和她这样的女人***大干若干常

拥有一个什么品质的女人和与什么样的女人***睡觉,好像差不多,但是仔细一想,其实差的很多。

思想是最难被控制的,短短的几分钟里,冯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出去就往自己的办公室走,这就再次的碰到了何亚丽,冯觉得何亚丽似乎一直就在等着自己,脸上就带着笑,何亚丽一见冯就说道:“主任,你的字写得真好,有什么秘诀啊?”

称颂一个人的好和长处是接触的第一步,能让对方对你产生好感,冯心说这个女子是要弥补过去的尴尬了,点头说:“我的字好吗?嗯,是有,不过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何亚丽一听就笑了,冯接着说:“不过我会告诉你。”

冯和何亚丽说着并没有停止脚步,何亚丽也就自然的跟着他,两人到了冯的办公室,冯让何亚丽坐,说道:“秘诀就是,先一笔一划的临摹正楷,等临摹个三四年后,你随意的写字,出来的字就会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了。”

“呀,那么久,不过倒是明白了,就是说先正、认真、写好笔画,然后就会飘逸起来,自成风格。”

两人正说着,门外走过来一个人,这人到了门前就笑,冯一看,正是刚刚那个开着霸道车的女人。

刚才距离远,这会近眼看,这女的确实长得好,眼睛像会说话,唇形略显厚,头发丝丝顺滑,皮肤弹指可破,穿戴的十分讲究,腰身似剪,胸臀丰隆,一看就是经过精心保养的,而能够精心保养自己的女人,除了有大把可供自由支配的时间外,还得有大把可供支配的钱,这女人张口轻笑,说:“你好,我是博望铝业的李蓉,想给裘***汇报工作,不知道裘***现在有没有空,能不能百忙之中接见我?”

博望铝业是梅山县办企业,主要加工电解铝,下属还有一个硫酸厂,年产值过亿,这个李蓉是博望集团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前一段裘樟清去博望考察,但是并没有见到李蓉。

何亚丽看到冯这边来了人,就对着冯笑了一下出去了,但是她对李蓉却没有丝毫的笑意,目不斜视的,李蓉倒是对何亚丽微笑以对。

文人相轻,女人有时候也相轻,冯就说了一声你好,李蓉走过来伸手和冯握,冯就闻到了李蓉身上的一种香味,似乎和柴可静身上的那种味道有些相同,但是又很不相同,柴可静那是清幽,李蓉则有些浓郁,而李蓉的手也是很软的,柔若无骨,冯一直瞧着李蓉的眼睛脸盘,没有往她脖子以下看,然后就请李蓉坐下,却并不给她沏茶,嘴上说***这会正在忙,请稍等,我一会进去请示一下。

让来找裘樟清的人等待,这已经是冯掌握的一个小手段了,这个手段很有必要,不能一来人自己就去问裘樟清见不见,其实裘樟清这会在办公室干什么,是不是正在接见某个人,是不是在和哪位领导和下属通***,或者是不是在批文件,仰或是休息,冯心里最清楚,但不拿捏一下,略略的套问一下来人的目的,不让对方等,就会是自降身段,没法做到心里有数,进去后就不能给裘樟清大致的说来人想要做什么,一问三不知。冯觉得。那就是自己的不称职。

至于沏茶喝水。也有说法,每天来找裘樟清的人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了,要是见人就泡茶,那冯一天就可能要在这上面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再有冯给这些人泡的茶他们几乎都没喝,一来是没心思喝,再有泡茶就要开水,刚泡的茶水都很烫。想喝也难以下嘴,于是等这些人离开,好好的茶水就被倒掉,这真是一种浪费。

忙碌了还没有效果,还不如不做,再说,来找裘樟清的人也不差冯的这一杯水,所以这茶水就给的有些讲究。

今天冯就不想给李蓉泡水,他觉得自己即便沏茶了这个女人也不会喝,她这种人对生活中自己所用的物品应当极其考究。县委办的茶是什么品种的,在不了解的情况下。李蓉绝对没有以身事茶的觉悟。

“是这样的,前一段我到国外去了一趟,西欧那边有些业务要处理,裘***去我们公司视察工作,我不在,实在是失礼。”

李蓉双腿合拢,稍微的侧着身子坐在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显得很是恭顺,这样冯就看到了一个修长的腿型和圆圆的臀部很生动的展现在自己眼前,冯心里就说这个女人真是会做人,知道自己的优势是什么,也能自然不露声色的推销她自己。

对于这样的女人冯是尽量的保持距离的,因为一旦你开口说话,她们就会借着你的话题往下溜,利用自己长相的优势慢慢不着痕迹的将谈话朝着她们想要操纵的方向扯,从而想达到她们内心想要达到的目的。

冯并不畏惧这些,相反曾经他以走街串巷与人磨嘴皮为生,倒是很喜欢和人这样斗心机,然后在这样的交锋中成就自己、提高自己,这本身就是一种成长的途径,只是这会他的身份特殊,加上这个场合特别,他就对着李蓉礼节性的笑了一下,然后装作还有事办,瞧了一下时间,低头拿着一份报纸看着,手里的笔还在上面间断的写写画画。

冯手里的报纸是武陵市的晚报,上面的头版是市wei***骆家声的一张大版面的图,图上骆***低着头,仿佛在思考什么,图片的背景是一望无际的田野,配图的文字是大意是理清发展思路,持续推动工业农业发展,和谐发展新型城镇化,齐心合力打造武陵市辉煌明天。

县委***的秘书研究上级领导的动向也可以算作广义上的学习,在前些年,机关里的许多部门的工作人员每天清闲,没有像普通工厂的工人一样计时计件的忙碌,早上起床吃饭然后是最忙碌的时候,急匆匆地赶到机关上班,有孩子的还要送孩子,但是一到单位后除了有紧急任务和一年里固定的几个大会例行任务外,就是喝茶看报打发时间。而天天看报,报上说的总是那么几条和几个套路,于是最后连报纸缝隙里加的广告也研究的津津有味,以至于什么东西学识用不用得上,但总是装在脑壳子里,出去和人说话也似乎知识渊博的不得了,一套一套的让不是体制内的人听了云里雾里的莫测高深,乍一听似乎都有道理,细细一想和自己的生活没一点关系,表面上尊敬,心里鄙夷,就知道这些人整天在办公室里不办正经事,全是孔乙己,看他们一个个眼高于顶的,真的实用的却很少,可能到了地里连麦苗和韭菜都分不清,而今电脑网络普及了,一杯茶一张报一半天的时节一去不复返了,茶还是那一杯茶,报纸却可有可无,换成了高端的电脑,资讯十分便利,看网页浏览新闻看连续剧都手到擒来,本地快讯国家大事世界争端张口既出,仿佛真的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到了没到饭点就商量着去哪吃,下午继续使然,一天就过去了,领导稍不关注,上班迟到、早退或者中间溜号就成为家常便饭,往复循环,周而复始。

所以冯觉得自己这会看报纸纯粹的就是不想和李蓉多说话,至于她怎么想,那是她的事情,李蓉虽然是一个大企业的总经理,可是还管不住自己这个小秘书,到了县委办这个地方,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李霸道就是遇到了冯大秘,没地方讲理,规则在冯的手里掌握着。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