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53章该出手时就出手(七)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3章该出手时就出手(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 在梅山县,***部门的几位县长人人几乎都配置有专职秘书,而在县委这边,裘樟清这个县委***是有专职秘书的,***的副***和几个***,除了分管办公室工作的乔本昌副***外,县委办公室并不给他们提供秘书人员,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些副***和***们在自己分管的范围内都配有一个随员,其实这些随员也就是秘书,只是叫法不同,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都是工作需要。

领导有大有小,秘书也就分高低贵贱,冯是裘樟清的秘书,就是别人口中所说的梅山县大秘,到了县委没几天,冯就听到这样一个顺口溜,说一等秘书夹包替醉,二等秘书熬夜不睡,三等秘书通知开会,还说只有给县委***掂包、端茶杯、开车门的、伺候吃住的,才是算是秘书中的佼佼者。

冯仔细一想,觉得这个说法有些偏颇,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编篡出来的,起码自己这个秘书就将上面的三项的活都干的差不多了,那不知自己是几等秘书。

因为裘樟清是女的,一般酒局中有了女人气氛会更好,女人成为调剂的催化剂,可是裘樟清是县委***,就不是催化剂是制冷剂,因此在各种饭局和宴会中,除了上级和非常重要的人物要和她喝酒、她需要敬酒、裘樟清会浅尝辄止外,梅山一般也没人敢强迫非要县委一把手和自己碰几杯,就是实在热情的想要敬酒也先要掂量一下,而裘樟清又是个冷脸,平时不苟言笑,加上去年是被陈飞青挤出梅山的,这在梅山又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大家都觉得裘樟清这次回来绝对有清算旧账的意思。

陈飞青是当了县长了,可是陈飞青当时不是被代表们推到县长的座位上的?那些代表又都是什么人?如果裘樟清对付不了陈飞青,还对付不了下面的这些部门领导?因此主动给裘樟清敬酒的人就少之又少,没人会去掠虎须。

另外。领导要是不喝酒,不方便喝酒,身边的秘书就成了代酒的首要人选,可是冯这个县委大秘比裘樟清更加的难以让人琢磨。去年从裘樟清离开梅山之后,冯就到了半间房做了水利站站长,他在半间房那里搞的波澜壮阔的,竟然也跳票当选了副镇长,敢和县长陈飞青的侄子对着干。可见这个冯也不是省油的灯,简直就是一个二愣子,许多人都等着看冯跳票这幕戏怎么收场的,可是笑话没看上,冯来了一个大逆转,一跃成为了县委***的秘书,所以生活往往总是出其不意的,比较起来,冯竟然比裘樟清更加的让人难以猜测,而阎王好见小鬼缠的话大家都清楚。裘樟清是阎王,冯就是阎王身边的小鬼,基层的人都知道往往大官是好说话的,和手里有点小权利的人打起交到确是最让人头疼的,于是“替醉”一说,也就无从说起。

至于说熬夜写稿子,这个冯在裘樟清身边倒是也做过两次,头一次就是熬夜为裘樟清写一篇关于梅山县级***干部会议的讲话稿。

梅山***会议,就是县、乡镇、村主要负责同志的会议,这里面包括的人员涵盖了梅山县委、***、***、***等县级领导班子全体成员。县属机关部、办、委、局、室主要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负责人及省属驻县机关单位负责人,县直各重点企业董事长或总经理,乡镇即是乡镇党委***、街道党委***、乡镇长、副***、总支***等相关领导干部与会,还有行政村、居委会的党支部***、村主任。林林总总的将近一千来人。

县委办的文件稿子一般是指年头的工作报告,以及各种大型会议上领导的讲话以及以县委、县***名义下发的正式文件,县委办公室几个专门的秘书主要就是写领导讲话,县委办文秘这一块儿,内部人叫中心组,中心组真正起草文件的任务并不多。而除了一些重大课题,一般都是各部门根据上级精神和本部门的工作实际,由自己单位的文员起草以后,提交县委、县***领导讨论通过,再由县委和县府这两个办公室审核议定,以县委、县***名义,编号下发就是了。

至于日常领导出席各种会议的讲话,大部分都是有模式可言的,就是抄材料,但是裘樟清初到梅山做了***,县委办摸不清楚裘樟清的习性和讲话风格,关于***会议写了几篇稿子都没有被裘樟清认可,中心组的几个秘书就急了,找领导诉苦,谢小苗想来想去的,就问冯,让冯给出主意。

冯能有什么主意?他猜谢小苗的意思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在裘樟清面前透个信,看看裘樟清的真实看法和意见。

由于对谢小苗已经有了一些疑虑,加上冯觉得谢小苗也清楚自己不是傻子,所以谢小苗这次找冯,就有些特殊的含义,无论如何,冯去问问裘樟清也不是不行,冯就答应了。

裘樟清听了冯转自谢小苗的话,拿着被自己***毙了几次的文稿在上面圈改了一下,又退给了冯,冯拿着又给了谢小苗,谢小苗一瞧,就说能不能请冯主任给润色一下。

面对着裘樟清已经修改的七七八八的稿件,谢小苗拿回去让秘书照着重点翻抄就行了,可是谢小苗却让冯来写,这里面就有了将功劳推手让人的含义。

冯当时面不改色的,心里在说谢小苗是向自己递出了橄榄枝,于是就勉强答应了,但是冯觉得,其实谢小苗这种做法是要不得的,他讨好自己没必要,重点在于裘樟清怎么看,他当时还不如直接将稿子拿着去给裘樟清,和裘樟清面对面的说清楚。

有时候直接比委婉更有效,可是偏偏有些人却思前想后的。这样说明了谢小苗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在陈飞青和裘樟清之间游移不定、骑墙居中,看上去行事是稳妥了,其实是让人觉得畏畏缩缩。

冯觉得自己能理解谢小苗,但不能苟同,这也许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别所在。

裘樟清到了梅山之后,先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调研。重点将梅山十几个乡镇和几个县办企业走了一趟,接下来县委就安排***会议的召开,这对于冯来说又是一阵忙碌。

***干部会议的召开,以县委办为主。***办为辅,同时从政研室、宣传部等单位抽调了一部分人成立了会务办公室,由于是到了梅山第一次比较重要的会议,裘樟清几乎可以说是事无巨细,事必亲躬。裘樟清都这样,冯当然不能轻省,县委办更是如临大敌,从每一天的会议日程到主持会议的领导用的主持词、与会人员的座位安排、车辆的停放、***局的安全保障等,都需要事先准备妥当。

等梅山***会议团结、***、胜利的开完了,裘樟清到了梅山,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冯总觉得今天的春天特别的短暂,外面绿化带植物的叶子不知什么时候就绿了,远处南麓山山头上也是绿意盎然,然后各种的花就争先恐后的一阵怒放。等自己觉察到春的意味,满大街的女性都迫不及待的穿上了裙装,露出了白晃晃的胳膊腿和婀娜的腰肢。

从办公室的设施配备来说,冯这会所处的环境是参加工作以来最为优越的,在短暂的安静状态中,他不知为何总会想起当初在武陵司法局老干部处的情形,老干部处是科级单位,自己这会在的县委办也是科级单位,只不过那会自己是小科员,这会却是副科长。那会每天几乎总是无所事事的对着电脑胡思乱想,这会想冥思一下,似乎也已经是一种奢望,有点不可能了。

冯的办公室与其说是办公室。还不如说是一个临时的接待处,县里的各部门领导和各界人士无论是裘樟清叫来给她汇报工作的,还是这些人主动来裘樟清汇报工作的,冯这里都会首当其冲,成为必经之路,先由冯进行接待。让这些人等待一下,冯去看看裘樟清有没有接见的意图,时间上的安排怎么样,然后出来再安排,或者要给这些人交待一下***能接见你多久,一会还有重要活动,请把握时间和谈话的节奏等等,而且这些人从裘樟清办公室谈话和汇报工作完毕后,也都会再到冯这边寒暄几句,表示一下谢意,攀攀关系,然后才会离去。

来冯办公室的,当然也有些不请自到的,这些人来的心思各异,都是找县委***想达到某种目的的,一般的冯就看情况挡驾了,还有一些模糊不定的,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这样那样的身份和地位,冯就看裘樟清心情和时间上是否允许,于是在这个等待的期间冯就给这些人泡茶,有一句没一句的和这些闲聊,这样就熟悉不熟悉的,交际了不少人。

这天下午三点多,冯送走了一个来找裘樟清汇报工作的乡党委***,饶厕所解手,隐隐约约的听到女厕里面有人说话,说的内容大致是李霸道来了、李霸道真是拉风之类的话,听声音,女厕里面有一个人应该是县委办的打字员何亚丽。

县委这边,除了几个主要领导的办公室有洗手间,其余的办公人员都是共用厕所,刚到县委办的时候,一次冯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碰到了县委办的打字员何亚丽从女厕出来,何亚丽看着冯,愣了一下,嘴里就一句:“冯主任,你也亲自来埃”

何亚丽是个二十出头的姑娘,长的青春俏丽,冯也年轻,还是领导,何亚丽一直想和冯搭上话的,没想到冲口而出的竟然是这个,何亚丽当时就红了脸,冯倒是微微一笑,对着何亚丽说声你好,看着何亚丽逃也似的急匆匆的走了。

所以,冯算是对何亚丽有些印象,这会听何亚丽在女厕里和人议论,就进到男厕,还好这会里面没人,冯就到了窗户那里往外一看,看到大院里刚刚停了一辆丰田霸道,车上正下来一个风姿绰绝的女人,这女人这会正抬起头,对着楼上看,冯当时心里就想,这女人真是一个尤物。未完待续。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