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过关 > 第151章该出手时就出手(五)

过关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51章该出手时就出手(五)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虽然今天是自己以县委***秘书的身份回到梅山的第一天,也是自己和县委办主任谢小苗第一次见面,可是冯觉得谢小苗非常有问题。,

一个县委办主任,即便是没有入***的主任,在县委这边也是具有相当位置的,谢小苗和一般的***职员见面是什么样的自己都瞧在眼里,怎么和李显贵见面,就变成那个样子?

尽管李显贵是谢小苗的老领导,和老领导见面,就算是出于礼貌或者尊敬,也不需要在电梯外等五分钟吧?

何况,李显贵这个老领导是怎么对待谢小苗的?

这样的老领导,值得长达五分钟的尊敬和礼遇以及等待吗?

何况谢小苗是那种不懂变通不能圆滑的借着和冯说话打哈哈***尴尬场面的人吗?

那么谢小苗为何当时一直背对着冯,像是冯根本不存在一样?

“裘姐,我觉得,谢小苗起始见到电梯里的李显贵,的确是那种发自内心的那种卑下,和对老上级的下意识的恭顺,可是,没一会,可以说就是瞬间,变成故意的奴颜婢膝。”

裘樟清“哦?”了一声,冯轻声说道:“我猜测是这样,谢小苗由原本发自内心对李显贵的谦恭转变成有意识故意的恭顺,首先是配合李显贵。”

“为什么是配合李显贵,因为李显贵今天这样做首当其冲的就是为了羞辱我。”

“李显贵对我怎么样,为什么那样的对我,梅山县***中大部分人都应该心知肚明,谢小苗不可能不清楚,他那样做,就是给李显贵看。证明他自己和李显贵是一条道的。”

“第二,谢小苗那么做其实更深的意思就是想让我看的。”

“为了让你看?”裘樟清皱了皱眉。

“是,裘***,”本来冯给裘樟清叫裘姐,因为这会说的话比较重要,所以又郑重了起来:“我觉得。谢小苗那么做更深层的意思就是想让我看,至于目的,就是想看看我会有什么反应,或者说这件事之后,你会有什么反应。”

裘樟清一听就站了起来,她走到了窗户前,看了县府大院几眼,然后回头说:“谢小苗是陈飞青的人?”

裘樟清并不笨,她一下就明白了冯的意思。

冯点了一下头。裘樟清重新回到了办公桌后面,但是她并没有坐下,手臂撑着桌子,眼睛盯着门口,停了几秒钟,问冯:“你觉得五一九合适?”

裘樟清这会不想再谈谢小苗的话题,冯就顺着她的意思走,说:“是的。不过还是请***你最后定夺。”

“那就五一九吧,按照你说的办。今天我就不见什么人了。你先去吧。”

冯出来。再次到了谢小苗那边,进了门还没说话,门外面就有人说:“主任,我们将***的东西准备好了。”

谢小苗并没有理会去采买物品的办公人员,问冯有什么事,冯就说:“刚才给裘***汇报了住处的事情。她同意了。”

“哦,那好,我这就让人立即去办,”谢小苗说着让人将买回的东西放进来,冯一瞧。光一个保温杯就拿了六七个式样,看来是工作人员不知道哪个花式能让裘樟清满意,就多拿了有个选择。

“你给瞧瞧吧,冯主任。”

听谢小苗一说,冯就伸手拿了一个瓷白色的杯子,谢小苗说:“宾馆那边我让人这会就做隔断,晚上在裘***休息前完成,裘***办公室这里,今晚上一切都会搞好冯主任那边,我们再看看,有什么要添置的,一下弄好,也方便今后工作。”

“真的不需要了,主任已经很细心,很周到,我真是心里感谢。”

“哪里话,冯主任可不要委屈自己,那好,今后有什么,我再协调,哦,这个保温杯冯主任也挑一个。”

冯也没客气,拿了一个青绿色的,就到了自己屋里放好,再次到了裘樟清那边,给裘樟清将杯子洗好,重新的用新杯子为她跑了茶,看裘樟清没事交待,才回到了自己屋里。

今天是裘樟清作为县委***到了梅山的第一天,下午并没有什么事情,因为县直各单位和乡镇主要领导在中午的见面会上已经和裘樟清照过面了,也知道裘樟清今天刚来,需要熟悉和修整一下,再有什么事情也会等到明天和今后了,倒是也有几个县里的领导打***过来要汇报工作的,冯按照裘樟清的吩咐都挡驾了。

晚上谢小苗和冯陪着裘樟清在县宾馆那边吃了饭,然后三人在宾馆女经理的陪同下一起到裘樟清的住处,到了楼层,冯发现果然靠着楼道的尾端已经用厚厚的实木门将五一九几个房间给封隔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独立的格局,这个相对封闭的区域等于有了四套房间是不对外的,门上是电子密码锁,里面还是双重保险,外人想进来,没有里面人的同意很难办到。

谢小苗果然细心,五一九房间里面家具的颜色和摆设以及布局格调都和之前截然不同,窗帘一些细节问题也做了调整,冯心说里面卧室里的物品应该也换了,一会进去一瞧,果然换了。

裘樟清表示很满意,谢小苗就笑说裘***今天辛苦,早些休息,裘樟清就伸手和谢小苗以及那个女经理一握。

谢小苗的脸上一直笑笑的,如果不是今天李显贵的那一幕,冯还真想不到谢小苗的笑容背后隐藏的是什么。

因为今天是第一天上任,谢小苗到底也为了自己的住宿问题跑前跑后的,裘樟清就将谢小苗送到了门口,谢小苗说:“裘***留步,我还要和冯主任去看看他的房间。”

裘樟清听了就说了一声谢主任和邢经理辛苦,自己转身进屋去了,冯将裘樟清的门拉上。谢小苗看着冯说:“***是五一九,这里还有五一八五二零和五二一三个房间,冯主任看住哪个?”

冯对这个问题没有考虑过,就说随便哪间都成,谢小苗就说:“那就五二零吧,和裘***对门。又和这个隔断有些距离,相对清静些,毕竟,冯主任也要好好休息的。”

冯就依言,女经理先行一步推开了门,三人进了五二零,里面的家具也是新的,床上用品也换了,冯说自己很满意。感谢谢主任,也感谢宾馆的经理,然后请他们两个坐,谢小苗说冯主任也累了,客走主人安,我今后再来叨扰。

这个女经理姓邢,也不过三十来岁,正是女人最美好的岁月。看起来很是精明,身材也好。***的臀部很圆,刚才在裘樟清那边她有些紧张,这会到了冯屋里,觉得自己要再不把握机会,就很难给***秘书留下深刻的印象,于是就双手拿了自己的一张名片要给冯。冯接过,一看,嘴上就说:“邢经理的这个名字好记。”

谢小苗一听就看着冯,说:“怎么?”

冯说:“邢亚妮,我很喜欢mei国的一个音乐家就叫雅尼。和邢经理倒是同名。”

邢亚妮就笑:“那我希望今后冯主任能像喜欢那个mei国雅尼一样的喜欢我的服务。”

冯听了点头:“会的,那个音乐家出生在希腊,邢经理是梅山人吗?”

邢亚妮摇头说:“我是咱们五陵市人,不过在梅山久了,也算是半个梅山人了。”

看到冯很随和,人不大谈吐倒是中肯,邢亚妮有心多说话,就指着墙角茶几上的***机说:“冯主任,这***前面加一个零,然后按房间号就可以拨打内部***,具体的***宾馆***号码,这个小册子上有记载。”

邢亚妮说完,见谢小苗在一边站着不说话,知道该走了,谢小苗果然就再次说了请冯主任早些休息,冯就将他们送到了外面电梯那里,等两人上了电梯,冯才回来将隔断的门关上了。

这会也不知道裘樟清睡了没有,进到五零二,冯等了一会,将屋里仔细看了一遍,想要给裘樟清打***问一下她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可是再一想,觉得还是不打了,也许裘樟清这会正在洗澡也不一定,自己也去洗漱完了后再请示不迟。

于是冯就冲了个澡,这衣柜里有睡衣和一次性的**,冯想想还是将自己的衣服穿上,刚刚穿好,手机就响了,是裘樟清打过来的。

冯接通说了一句裘***,裘樟清就说:“你过来一下。”

果然裘樟清还有话给自己说。

冯出去没有关自己的门,反正这会有门别人也进不来,他过去一敲门,裘樟清就说请进,冯一推,门就开了,裘樟清穿着两件套的睡衣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杯子在喝水,屋里的灯光并不是很亮,裘樟清的脸上带着一种很干净的光泽,屋里还有淡淡的浴液香味,冯知道裘樟清刚才是洗澡了,就将门闭上,叫了一声裘***。

裘樟清说过没人的情况下让冯叫她裘姐的,可是冯觉得,还是叫裘樟清***的好,太亲近容易产生疏忽,自己和裘樟清之间,一定要保持好距离,一定不能让裘樟清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知道进退不懂得轻重的人才好。

做秘书的对领导没有分寸感,冯觉得那是很危险的。

“小冯,坐下。”

冯听了坐到裘樟清的对面,裘樟清问:“谈谈你的想法。”

这么晚了裘樟清叫自己过来,问的必然还是谢小苗的事情,冯就回答说:“***你一年前在梅山代li县长的时候,谢小苗还不是县委办主任,就是说谢小苗成为县委办主任不到一年的时间。谢小苗算是在方***的手里被提拔起来的,可是鉴于梅山的情况,这里面就有和一个问题,谢小苗任主任一职到底是方***的意思,还是陈县长的意思?”

裘樟清静静的听着冯的话没吭声,冯就继续说:“假设,陈县长和方***在裘***你重新回到梅山之前是不清楚谁会继任下一届的***的,谢小苗如果是方***提拔的,那么就没什么,单纯的就是为了提拔人而提拔,但是这要是出于陈县长的意图,我猜陈县长这样做有两种意思,一个是陈县长觉得他可能会在方***之后做***,还有一个就是陈县长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做***,如果后来的发展是第一种情况,就是陈县长担任了***,那么证明谢小苗这个人的确有能力,今后陈县长会重用他,如果是第二种情况,那么陈县长就是在为今后做准备。”

裘樟清听到这里眉头挑了一挑。未完待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过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348478.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